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8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鹿晨】守夜

 
  鹿晗作為系學會的元老成員,即使走上四年級、手把手地也把新任系學會會長拉拔起來了,還是會跟著去處理迎新旅遊的事情——八成是看著會長從大一屁孩長成一系之長覺得不放心吧。
 
  說到這一次新上任的系學會會長,長相清逸溫暖、個性善良熱心,做事方式也是上任優質會長鹿晗教出來的,才剛順利使迎新活動啟程、眾新生們就開始嚮往美麗的大學生活了,而這系學會會長嘛……新生是還不知道,但是其他人的評價一致都是:會長什麼都好,人品、相貌、個性、處事方式,沒一個能挑剔的,但就是有一點讓人有些不敢恭維——
 
  「啊——」
 
  迎新活動第一天,晚上九點,在鹿晗身後那片樹林裡不時傳出駭人的尖叫聲,當然多半被嚇到的與主要被嚇目標都是那些新進學妹們,那些尖叫聲尖細得讓鹿晗不耐煩地掏了掏耳朵。
 
  現在是夜教時間,也是所有學長的重點活動,基本上所有工作人員都要『下海』去嚇學弟妹,只有幾個高層幹部會待在起點等待第一名歸來的隊伍,本來鹿晗這位置是新任會長金鍾大該坐的、也就是他應該在這裡迎接歸來新生,但是因為『某種原因』所以是鹿晗坐在這裡百無聊賴地等待。
 
  「鹿晗哥一個人待在這裡不怕啊?」從最近的樹叢裡緩緩走出一個臉上化著吸血鬼妝、戴著異色美瞳穿著黑色長袍的少年,他拉了拉身上的黑袍不讓路旁的枯枝劃破那身借來的服裝。
 
  「第一次一個人坐這裡會怕,後來就覺得你們真是愛嚇人的屁孩。」鹿晗撇撇嘴,看都沒看旁邊那個面容驚駭的吸血鬼一眼,「喔對、你幹嘛出來?不回去崗位嚇人?」
 
  「孩子們都通過第一關啦,我不想餵蚊子就出來啦。」吸血鬼舔了舔唇邊的紅液,「噁、這東西有點難喝。」
 
  鹿晗聞言終於是瞥了他一眼,「……你穿那身是能被蚊子咬?」
 
  「哎、我就無聊想來陪陪鹿晗哥你嘛。」
  「小噁心鬼,對我撒嬌我沒好處給你。」
  「哥,我腳痠了。」
  「沒位置。」
 
  吸血鬼少年白了他一眼,「小氣鬼。」
 
  後頭那片森林裡還是一陣一陣地傳來尖叫聲,由近至遠、再由遠至近,鹿晗隨手準備了登記歸來組別的東西,第一組進入森林的孩子就帶著刺耳的尖叫從那端狂奔而來,所有新生都被嚇得六神無主、四處亂竄,只有小隊長很鎮定地清點人數並且向鹿晗報到。
 
  「啊、吸血鬼果然是伯賢學長啊!」
  「什麼『果然』,都差點被嚇尿褲子了還說什麼大話。」
  「學長扮吸血鬼也好帥喔。」
  「對啊對啊今年萬聖節學長扮吸血鬼嘛?就用這身裝扮!」
  「鹿晗學長怎麼不下去嚇人啊?扮個鬼怪肯定很帥!」
  「對啊對啊鹿晗學長……」
 
  對於每批來到終點的新生回過神來的狗腿,鹿晗也只能笑著邊跟他們亂回幾句、邊仔細的登記歸隊人數。他還抽空白了旁邊那至始至終都笑的甜甜地跟學弟妹們打招呼的吸血鬼一眼,什麼怕鹿晗哥無聊、什麼怕蚊子咬,就是想享受被新生們眾星拱月的感覺吧,哼,現在的小孩子真是。
 
  「學長那第七關的貞子是誰扮的?怪嚇人的!」
  「對啊對啊也不說話也不幹嘛,就這樣站在那邊……」
  「還以為真的遇到了呢嗚嗚嗚。」
 
  鹿晗登記人數的手頓了頓,抬起頭來,本來想開口,但旁邊的吸血鬼卻突然開了口。
 
  「什麼貞子?第七關應該是個酸奶大媽啊?」邊伯賢一臉震驚的說著,戴著異色美瞳的漂亮雙眼掩飾不住地透出一絲害怕。
 
  氣氛一下子靜了下來,隨口詢問的學弟妹們和邊伯賢面面相覷,兩方人馬不約而同地看向淡定地寫著報到登記的鹿晗,只見鹿晗淡定地瞥了邊伯賢一眼,然後聳了聳肩,「別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
  「……欸、別騙人了吧。」
  「伯賢學長就是愛亂嚇人……」
  「對嘛對嘛一定是伯賢學長亂說……」
  「看鹿晗學長表情就知道了、伯賢學長真的很壞欸。」
 
  「不是唷。」鹿晗又停下了忙碌的手,他抬起頭對著面前不安的學弟妹們搖了搖頭,「第七關,是你們無厘頭的會長扮的酸奶大媽,會拿著酸奶問你們要不要……怎麼,你們沒遇到他?」
 
  帶頭說邊伯賢亂嚇人的學弟聽見鹿晗這麼一說嚇得呼吸都不敢有太大的動作,面前學弟妹們一個個都驚得像被施了定格術似的,和一臉泰然自若的鹿晗成了對比。
 
  「真的假的啦……」
  「這是說會長變成了貞子還是說會長不見了?」
  「不是吧……」
  「那我們是鬼打牆嗎……?」
  「可是貞子幫我們蓋章了欸……」
 
  鹿晗又是聳聳肩,「那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是鹿晗學長記錯了吧?」
  「可是會長呢?還是其實是會長鬼打牆?」
  「那貞子也沒我們酸奶欸。」
  「重點不是酸奶吧?」
 
  「重點的確是酸奶,」邊伯賢又在學弟妹們驚恐疑惑地討論著得時候適時地開口,「你們看前邊那幾組,他們是不是拿著酸奶在喝?」
 
  帶頭的學弟吞了吞口水,像機器人那般地緩慢轉過了頭,發現前面整好隊的隊伍們真的人手一瓶酸奶,有些人已經打開來喝了,有些人還只是拿在手上。
 
  「對吧,」見新生們都看見了前面的隊伍都有酸奶,邊伯賢又開口加強了這個事件,「拿了酸奶才會給蓋章,十關都通過了才能出來,可是你們在第七關遇見了關主之外的人、居然也拿到了章……我突然覺得有點冷。」
 
  「SHIT……」
  「……我們遇到的到底是什麼?」
  「那會長跟酸奶到底去了哪裡?」
  「貞子給我們蓋的是什麼?」
 
  「呵呵,問貞子才能知道囉?」鹿晗倏地放下了手中的筆,朝他們笑了起來。
 
  「鹿晗學長你不要這樣好嗎好恐怖!」
  「誰要問貞子啊他搞不好是真的鬼啊!」
  「你不要亂講什麼鬼不鬼的啦!」
 
  「叫我?」
 
  一群害怕喧鬧的學弟妹們忽地都不說話了,他們一致都驚恐地看著鹿晗身後的方向,那裡、有個白色的人影正在晃動,而對他們說話的正是那個緩緩飄來的白色人影。
 
  幾個學弟妹目瞪口呆地看著鹿晗背後,帶頭的那個學弟手都在發抖,扯上離他最近的邊伯賢的黑色長袍,示意讓他轉過頭去看那令他們受到嚴重驚嚇的人影。那正是他們在第七關碰上的貞子,和邊伯賢的吸血鬼黑袍相反的一襲白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直髮垂瀑在前,看不見他的臉、卻只見他執著地朝他們走來。
 
  「你們幹嘛?」邊伯賢不明所以的問著,但也許是察覺到了他們的不對勁,他稍稍地想掙脫開學弟的求救,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緊張。
 
  「學、學長你轉頭看後面……」不只拉著邊伯賢的學弟這麼說著,鹿晗面前的一個學妹也戰戰兢兢地指了指他後面。
 
  「我、我不要轉頭看啊你們這些傢伙……」邊伯賢一臉欲哭無淚。
  「是貞子小姐吧?」鹿晗卻是一臉神色自若,「學弟妹們,你們的會長被貞子綁架了、這時候要發揮你們的敬愛精神去解救會長啊!」
 
  「啥?」
 
  那群新生還沒理解過來為什麼他們親愛的鹿晗學長變得這麼中二,離他們還有些距離的貞子竟然就這麼朝他們衝了過來,那速度之快簡直就像用飄的,要不了幾秒就已經到鹿晗身邊,並且對他們伸出了手、彷彿要抓住誰的咽喉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
  「會長被貞子抓走了啊啊啊啊——」
 
  鹿晗看著被嚇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孩子們四處飛竄,沒忍住就揚起了嘴角,而站在他左邊那位吸血鬼少年比較沒神經、直接就拍桌大笑了起來,把孩子們搞的一愣一愣的。另一邊的貞子看起來心情愉悅地來了個甩髮,把烏黑的長直髮甩到腦後,柔順的髮一瞬間變得像是剛睡醒那般,不過這也讓人看出來了那是一頂保養得宜的假髮。
 
  「哈哈哈哈哈新來的孩子們就是這麼可愛。」貞子叉著腰大笑著,這下子方才被嚇得差點屁滾尿流的幾個學弟妹們都理解了這是被整了,無不又衝回來吵吵鬧鬧地圍著他們。
 
  「原來是會長!」
  「天啊會長你要不要玩這麼一齣嚇死人的啊嗚嗚。」
  「我真的以為會長你被貞子抓走了!」
  「長得那麼帥卻這麼愛嚇人真的好嗎!」
 
  貞子還是在笑著,腰都彎了下去,亂七八糟的假髮髮絲散落在鹿晗的桌上。
 
  而鹿晗看著他,那大大的笑臉幾乎是在瞬間治癒了他的心——噢,大概是一晚上坐在這裡等孩子們歸來的心需要被治癒吧。
 
  愛整人的小東西。
 
  他笑。
 
 
  在這種荒山野嶺夜教完之後自然是圍著營火唱唱跳跳的時間,在這段活動中金鍾大又出盡了鋒頭,此後系學會裡除了有金會長參加的夜教會讓精神非常受損之外又多了一項『絕對不要放任金會長在營火晚會活動中跳舞』的警告。
 
  雖然他本人從頭到尾都不明白為什麼大家會如此不敢恭維,不過他也沒有想要理解大家抗拒的原因。
 
  「好累。」在孩子們睡覺的帳篷外,金鍾大揉了揉眼睛、一臉愛睏樣的對鹿晗撒嬌著。
 
  「一整天都這麼瘋當然累了,」鹿晗無奈又寵溺地揉了揉他的頭髮,很常見的一頭咖啡髮色在金鍾大頭上比那頂貞子黑長直要好看得多了,把他整個人都襯得乖巧可愛起來。「沒見過有會長玩得比新生還瘋的。」
 
  「我們玩得開心、孩子們才會玩得開心啊。」金鍾大嘟著嘴,「今天我什麼時候守夜?十一點到一點?」
  「你去睡吧笨蛋,眼睛都快閉上了還想守夜。」鹿晗揉了揉他的頭,「會長大人是不用守夜的。」
  「……真的?」他抬眼,狐疑地看著他。
  「當然。」
  「那去年你幹嘛陪我守夜?去年的會長大人?」金鍾大那對漂亮的眼睛裡再無方才的疲勞之意,反倒是鍍上了一層亮晶晶的笑意。
 
  「怕你被鬼抓走啊,笨蛋。」鹿晗笑著揉亂他的頭髮。
 
  最後金鍾大還是被鹿晗趕去睡覺了,畢竟新上任這群幹部明天清晨還得早起準備孩子們的水球大戰呢。
 
  因為晚上沒參與夜教活動,鹿晗理所當然就得在守夜的名單中,他的守夜時間是午夜十一點到一點,雖然說這段時間是最可怕的,不過對於時常忙到兩三點的前任會長大人來說完全是小Case。
 
  去年他作為會長大人,縱使忙了一整天,晚上還是擔心金鍾大一個人守夜會發生什麼事情而執著地要陪著他,當然換班了之後他就抓著他的儲備會長去幹部帳篷睡覺了——即使只有三四個小時,他也還是睡得特別舒服。
 
  可不得不說,一個人守夜真的很無聊。前面一個半小時他滑手機滑到只剩三分之一的電力便不再折磨接下來還要撐兩三天的手機,最後的半小時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用來打發時間的事情,玩魔方嘛、怕轉動的聲音吵到帳篷裡的孩子們,看書嘛、又不想在燈光微弱的此刻把眼睛弄壞;果然沒人陪的守夜時間就是一整天最難挨的啊。
 
  鹿晗想著想著,抬起手腕看了看錶上的時間,十二點四十五分,噢好吧還有十五分鐘,發發呆應該就過了……想是這麼想著的啦,但是他的眼簾卻越來越重、腦袋也越來越不清醒,最後居然模模糊糊地閉上了眼睛。
 
  意識都進入了夢境的邊緣地帶,他掙扎著還想要抓到一點精神醒來、但一邊又想要就這樣毫不費力的墜入夢鄉裡,就在他掙扎糾結的時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一點了嗎?十五分鐘的確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應該是換班的同學來讓他去睡覺的吧。鹿晗這麼想著,勉強打起了精神,張著迷濛的雙眼轉頭就想跟換班的同學道謝。
 
  「想不到你還挺準時的啊……」鹿晗揉了揉眼睛,看向對方的時候他愣了愣。
 
  一團白色的影子。
 
  媽蛋,這是啥?
 
  鹿晗吞了口口水,低頭看向自己的錶,十二點五十二分,分明還沒一點。
 
  「啊……這一定是幻覺。」見鬼的原則就是不看不聽不說,鹿晗淡定地複習過一遍,又轉回了原本的姿勢,「看來今天真的累壞了啊……等等一定要睡個爽。」
 
  就在他下定決心忽略那團白色的東西時,肩膀上又被人拍了一下。
 
  ……幹嘛就要纏著他不放啊!想當初他訓練金鍾大成為領袖時也反過來被金鍾大訓練了膽子,普通用來騙小孩的把戲已經再也嚇不到他了,不過這造成他對這些嚇人的東西越來越感冒的後遺症,也就是他後來再也不參與夜教的原因……也就是說他現在看鬼跟看無物一樣啊管他是不是活人扮的——
 
  但是要是那是真的鬼還是很恐怖哇!!!
 
  白色的影子似乎很不服氣,乾脆整個人趴到了鹿晗後背,陰陰涼涼的氣息像冷氣機吹出來的風一樣襲上他的背,鹿晗忍不住的抖了抖,這荒郊野外的哪裡來的冷氣風……
 
  「就算是夏天,山裡入夜還是挺涼爽的呢。」鹿晗安慰著自己道。
 
  背後的涼意又一瞬間消失了。
 
  他戰戰兢兢的繃著神經等了幾分鐘,確定那個纏著他的東西不在了之後才鬆懈了下來。臥槽,這裡是本來就不乾淨還是被他們夜教召喚出來的啊……
 
  鹿晗低頭又看了眼自己的手錶,十二點五十八分,太好了再兩分鐘他就去幹部帳篷把下一班的傢伙挖起床……他在心裡慶幸著,甫一抬頭卻對上近得彷彿就在眼前的白影。
 
  「……」
 
  就兩分鐘也不肯放過他嗎……
 
  他和白影就這樣僵持著,他不動,白影也不動,鹿晗連呼吸都不敢太過用力,心裡不斷祈禱著下一班的傢伙準時起床準時過來交接……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白影忽然動了下,烏黑亮麗的髮絲無風而飛揚起來,在半空中就好似張牙舞爪的小蛇那般竄動著。
 
  不是吧,爺二十出頭的花樣年華就要暫停在這荒郊野嶺了嗎嚶嚶嚶。
 
  黑髮底下膚色的肌膚若隱若現,鹿晗忍著不去看白影的樣貌。要死了,無論如何都不能和對方對到眼的,就算裝看不見也要裝到換班的同學醒來為止!
 
  白影緩緩露出了臉,膚色完好無缺的部分僅僅只佔一小塊,當烏黑的髮絲散落至他頰邊時,血肉模糊的臉部也隨之暴露在空氣之中,僅只眼角餘光瞄到而已、鹿晗就下意識的憋住了呼吸,就好像已經聞到了血和肉絞在一起和時間揮發出來的氣味似的。
 
  當那雙過大突出的眼球擠上他面前、近得只剩幾毫米的距離時,鹿晗無法克制地尖叫出聲——
 
  「啊……!」
 
  白影卻像是被他的尖叫嚇到了,突然變得慌張了起來,伸出了手就摀住了鹿晗的嘴,可他還是瞪大著雙眼一副飽受驚嚇的樣子看著白影。
 
  「不許叫。」白影終是說話了,聲音刻意被拉低了,但很明顯的是個男孩子的聲音。縱使這樣,鹿晗的表情還是沒有好一些,依舊那般活見鬼了的樣子。白影等了幾秒,認為停下尖叫的鹿晗不會再尖叫了才緩緩放開了手。
 
  「不許再尖叫了,會把別人吵醒的。」放開雙手之後鹿晗沒有再繼續尖叫了,那團白影才伸手探向自己的臉,一把就把一團東西扯了下來,而那張血肉模糊的臉就這麼被他扯了下來,就好像鬼魂的不科學自殘似的。
 
  「啊——!」
 
  見到這景象的鹿晗竟又放聲尖叫起來,響徹雲霄。
 
  「哎、不是讓哥別叫了嘛!」白影三兩下扯掉那層假臉皮,露出原本乾淨清秀的臉蛋——那竟是先前被鹿晗趕去睡覺的金鍾大,他錯過了鹿晗眼裡掠過的一絲光芒,只擔心已經進入夢鄉的孩子們會被吵醒、連假髮也沒扯掉就緊張的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對方的聲音。
 
  鹿晗的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揚了一些,伸出手一把扣上眼前人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金鍾大一愣,這才理解了自己被騙了。
 
 
  不遠處,在幹部帳篷外,因為聽見鹿晗的尖叫聲而自動醒來的接班的孩子正苦惱著到底該不該去崗位上報到。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