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鹿晨】雙月之夜●上

 
  ●Host
 
 
  最近金鍾大總覺得他的戀人不對勁。
 
  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感覺一切都和平時並無二樣,但也許這正出於一種直覺。
 
  由於小時候曾親眼見過出軌的親人和另一個他不認識的人上床的畫面,在他當時年幼無知的心靈裡紮了根的不信任使他容易對自己的戀人產生懷疑,天天疑神疑鬼地讓他的精神也很是疲累,他也想要過安穩的小日子,但是這之於他來說似乎非常困難。他必須偷偷地懷疑著什麼才會使他的心裡變得踏實一些。
 
  從和鹿晗交往至今,他三不五時也會偷偷懷疑著什麼;例如他研究室裡那個紮著雙馬尾的小學妹上次為什麼請他喝咖啡,縱使鹿晗說全研究室裡的人都有,他還是會在心裡想著說不定給鹿晗那一杯是特別的。
 
  有次他刻意去研究室接鹿晗,那溫文儒雅的戀人一見著他便脫下了外套披在他身上,時近秋季深夜,金鍾大身上只穿了件短袖T恤和一件薄薄的長褲。揚起嘴角對著鹿晗笑了開來,換得戀人寵溺地牽起他的手,直說金鍾大外面站久了手都涼了,鹿晗彎著眼,用自己的雙手捂熱他的雙手。
  金鍾大眉眼彎彎,卻隔著心思去看那個紮著雙馬尾的學妹。那是個面貌清秀的女孩子,個子不高,頭髮倒是挺長,此時正含著略為難過的目光偷偷看向他們,那有些不甘心又有些羨慕的眼神全讓金鍾大看見了。
 
  別人的心思那麼明顯,就只有鹿晗什麼都不知道?
 
  金鍾大自認為不是笨蛋,不過鹿晗願意在他自己的研究室成員們面前承認自己、就表示他對那個學妹無心,現在他看來雙馬尾學妹也不太會隱藏心思,那大眼睛裡的情緒全都讓他看光光了,八成也不是城府太深的人——所有猜測質疑到此也該結束了,但金鍾大卻並不是一個會輕易放過自己的人。
 
  如果不是那個雙馬尾學妹的話,那會是誰呢?
 
  也並不是非得要鹿晗真的出軌他才開心,但是他必須不停地去確認,他的鹿晗、只有金鍾大一個人。
 
  清晨醒來發現鹿晗依舊不在枕邊,金鍾大惺忪的睡眼一瞬間戒備了起來。
 
  ——總應該得做些什麼事情。
 
 
  ●Host
 
 
  金鍾大滿意地看著自己書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像是剛做了重大工程那般地滿意的鬆了一口氣,他伸手拍了拍電腦螢幕上方,就好像給孩子拍拍頭要他好好聽話、好好加油,他唇邊的那抹微笑也是正期待著什麼的意味。
 
  洗漱之後金鍾大隨便從冰箱拿了瓶牛奶就出門了,現在才早上六點,這個時間點並沒有大學生會在街上晃蕩,金鍾大邊喝著手裡那瓶冰涼的牛奶邊看著路上要趕著去搭校車的高中生們,感嘆著這個年紀的孩子還記得青春熱血的青澀模樣,卻一點也不想要回到自己的高中時期。
 
  很小的時候,金鍾大就懵懵懂懂地發現自己可能永遠也無法喜歡女孩子了。也正是在國高中時期、經過反覆地自我確認才明白了自己的性向;也是在高中時期為此受了很多苦。
 
  在遇見鹿晗之前,他模模糊糊地喜歡過幾個學長、也曾經對自己的同學有好感,不外乎都是把自己當兄弟的男生,一旦發現金鍾大的感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馬上就把他當病菌般地遠離,有些惡劣的幼稚男孩,甚至還會出口嘲笑他、動手欺負他。
 
  疏離和稍微嘲諷他都能夠忍受,不過就是青春期的喜歡而已,他早就很明白這種和別人不一樣的情感容易讓他的生活變得困難,那些害怕驚恐都是在他預想之中的反應,可他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本來稱兄道弟的夥伴、下一秒就能夠因為自己的喜歡將他打得鼻青臉腫。
 
  男孩子打架是家常便飯,可是為什麼是這種原因、為什麼總是要變成單方面的霸凌。
 
  高中三年他沒少挨打過,也曾莫名其妙在大晴天淋了一身濕回家,最嚴重之時還發燒三天、甚至連手都骨折過。父親每每見他這麼軟弱的樣子總是會大聲吼他,在母親背後拿著棍子教導他:是男人就應該站起來回擊。
 
  後來他帶著新買的鋒利無比的美工刀上學,卻還是不敢拿出來防身,他想不到那些人有什麼錯能讓自己用美工刀對著他們,卻在被欺負之後覺得自己很沒有用,看著鋒利地發亮的刀片,竟往自己手臂上劃下。被欺負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掉過眼淚,金鍾大是不輕易在外人面前哭的,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也鮮少流淚,但看著手臂上一條一條紅豔的血痕,他居然坐在廁所隔間裡哭了出來。
 
  這才被邊伯賢發現了渾身濕淋淋、手臂卻血淋淋的金鍾大。他在外邊就總覺得廁所裡的動靜很不對勁,但班上的同學卻直接拉著他走回教室,他越想越不放心便又繞了回來,巡過一遍之後本來以為都只是自己太敏感而已,才剛想離開廁所就聽見那絕望崩潰的哭聲。
 
  金鍾大的命,算是邊伯賢救回來的吧;從那之後不知怎地、也許是因為有邊伯賢罩他,那些常常欺負他的人像是礙著什麼似地不敢動他,身體上的苦痛折磨消失了,但金鍾大卻還是鮮少露出微笑,還是邊伯賢花了不少心力才找回那個愛笑的金鍾大。
 
  對於金鍾大來說,邊伯賢是像氧氣那樣不可或缺的人,但他卻也不敢完全地信任他,總是似有若無的對邊伯賢的笑臉抱有一絲懷疑。
 
  金鍾大帶著淺淺的微笑停在路邊,行人號誌的紅燈像是某種警告。口袋裡安靜了許久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斷斷續續地唱起歌來,他毫不在意地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在看見來電顯示為『鹿晗』時,弧形美麗的嘴角便揚起了一抹微笑,他滑開螢幕接聽的同時號誌便轉換為綠燈,金鍾大邁開了腳步向前走去。
 
  「哥,我快到你的研究室了,你早餐想吃什麼?」他語氣輕快地說著,漂亮的雙眸中承載著談戀愛時的小幸福。
 
  『鍾大抱歉、我們今天的研究時間突然延長了……』
 
  鹿晗略帶內疚的聲音從手機冰冷的四方體裡傳來,金鍾大臉上的笑意一瞬間消失無蹤,他忽地停下腳步,就這麼突兀地停在斑馬線中間,對面的小綠人標誌開始一閃一閃地警告行人盡快通過馬路、號誌顏色馬上就要換過了。
 
  金鍾大突如其來的沉默讓看不見他狀況的鹿晗有些緊張,等不到回應於是他又開口,『鍾大?你現在在幹嘛?』
 
  這裡並不算是交通要道,即使周圍三三兩兩地經過些高中生,這時間也鮮少有車輛駛過。此時,空蕩蕩的街道上有一輛小貨車正從金鍾大左邊不遠處駛來,一車獨大的快感讓司機有些超速,正當司機發現斑馬線上的行人並無走動之意時,他慌張的轉了方向盤避開、順道啐了口髒話。
 
  車輪與柏油道路激烈摩擦的聲音以及司機的罵聲清晰地傳進通話裡,電話那頭的鹿晗嚇得差點連心臟都停了。
 
  『鍾大!你沒事吧!?說話,告訴我你沒事!』
 
  金鍾大雙目毫不在意地看著行人號誌轉換成紅色的禁止,才踩著傲慢的腳步向前走去,他緩緩動了動嘴唇,方才還盈滿笑意的雙眸此時卻是冰冷的,「……我沒事。」
 
  真的沒事。
 
 
  ●Another
 
 
  有時候,他總覺得自己就像是生活在暗不見光的世界裡,不是特別明顯的黑夜,而是猛地向前望去才會發現一片荒蕪。
 
  鹿晗總不要他主動打電話,他也擔心自己會打擾到他做研究或者好不容易得來的休息時間。他們見面的時間很少,但所幸他並不是愛黏人的嬌氣小男孩。
 
  鹿晗是他的初戀,也是他想要認真過一輩子的人。
 
  今天的課只到中午為止,通常他和鹿晗都會一起吃飯,但遲遲沒有接到那人的電話使他對今天的行程有些茫然;鹿晗的研究課時間超時也是常有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他覺得特別的失落與漫無目的。
 
  還是找伯賢去吃飯聊天好了。他這麼決定著,但下課鐘聲一響起,想找邊伯賢的身影時已經找不著了。
 
  真是,八成又是去約會了吧。
 
 
  ●Host
 
 
  金鍾大看著手機裡收到的訊息,鹿晗說今天研究室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了,問他要不要一起吃午餐。金鍾大嘆了口氣,大概早上那通電話把他嚇到了,這才趕緊結束研究室的事情想多陪陪自己吧,但他知道現在的自己或許還惦記著早晨的事情,那偏激的自己、果然還是需要再靜靜。
 
  其實金鍾大真的不是一個容易感情用事的人,早上那是怎麼了、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想想也許是因為最近自己的不安症又在蠢蠢欲動才會讓他一時之間居然只想著要用自己來報復。
 
  真是傻氣。
 
  牛頓的理念就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現在既不能一口咬定他不忠貞,也不能說他完全是清白的。
 
  於是金鍾大滑開了手機,在回覆的內容裡鍵上:趕作業中,晚餐再一起吃吧。
 
  他收起手機,踩著輕快的腳步走向校門口。作業有是有,但早在前陣子鹿晗泡在研究室裡時就被他解決掉了;金鍾大揚起嘴角,漂亮的貓咪嘴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既然下午沒課,那就去逛個街喝杯咖啡吧。
 
  下午兩點。
 
  金鍾大從一間唱片行走了出來,低頭將新購入的專輯放進背包裡,甫一抬頭就看見對面那間裝潢明亮、氣氛開朗的咖啡廳裡,有兩個特別熟悉的身影。
 
  那兩人在稍微靠窗的位置面對面而坐,面容精緻地如同女孩般的少年認真的說著話、另一個明顯畫過眼線顯得有些妖孽的少年同樣面色認真地聽著,時不時插入幾句話,從金鍾大的視線看過去那兩人就像是在討論著什麼重大事情。
 
  呵。
 
  他勾起嘴角。要知道他在學校裡、所有需要分組完成的作業都是和邊伯賢一起的,他從來沒有見過邊伯賢如此嚴肅地在討論事情的樣子,邊伯賢只會把一切資料都先行蒐集好再給組員們過目,大家都看過一遍他才會做表決;他向來最討厭所有人都有不同的意見、說的比做的還要好聽的討論了。所以現在見到咖啡廳裡的畫面,金鍾大也只是稀奇地笑了。
 
  是啊,要是邊伯賢對面坐著的是別人,他還能笑著就這麼過去了。
 
  金鍾大再次撈起手機,按開了通訊APP,點開最上面的那格對話框,手指飛快地鍵入幾個字發送出去,『你在哪裡?剛做完作業,餓了。』
 
  平時,他會放下手邊一切帶自己去吃點心的。
 
  鹿晗最捨不得他餓著了。
 
  金鍾大面無表情地抬起頭,看著咖啡廳裡的鹿晗發現放在桌上的手機傳出訊息提示音,鹿晗停頓了幾秒才翻開螢幕朝下放著的手機來看,在看見訊息時卻是沉思了幾秒,而非第一時間回覆。
 
  鹿晗的舉動引來對面的邊伯賢詢問,他好奇地探頭、鹿晗便稍稍放下手機好讓他能看見螢幕,他們比劃了許久,鹿晗才按開對話框,在螢幕上按下回覆。金鍾大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果然在自己的訊息之前多了『已讀』的標誌,他淡然地看著自己的手機螢幕,不過幾秒,左邊就跳出了鹿晗的回覆。
 
  『回到研究室了,想吃什麼晚點我給你帶去。』
 
  就這樣。
 
  金鍾大笑了起來,你他媽就這麼點話要討論這麼久?
 
 
  ●Another
 
 
  這幾天他的戀人因為結束了一個稍大的實驗,多出了幾天的休息時間,這幾天的休假除了將研究內容與結果彙整成報告之外、還有能夠好好放鬆的日子。他在心裡盤算著該怎麼帶他去好好放鬆放鬆,卻被戀人戳了戳額頭警告得考好期末考。
 
  他摀住了自己的額頭,嘴裡雖然嚷嚷著痛,心裡卻甜滋滋的。
 
  這麼好、這麼優秀、這麼可愛的男人,是他的男人。光只是自己這麼想著,一瞬間那些漫無邊際的、關於自己的男人的奇怪想法也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賴在鹿晗的懷裡,完全忘了明明是想讓戀人放鬆心情的事情、自己更快地舒服的入眠,像一隻午後在溫煦的陽光下躺著曬毛的貓咪那樣、躺著躺著就睡著了,還一覺睡到傍晚。
 
  「唔……」他揉了揉眼睛,剛醒來的眼前模模糊糊地、像剛出生的小貓張不開眼那樣,他揮了揮爪子,只感覺到爪子打在衣料上的觸感。
 
  「小貓咪睡得可真久。」鹿晗似笑非笑地說著,一手就抓住了還在揮舞著的小爪子放到嘴邊親了親,惹得他縮了縮爪,一張小貓臉在他的頸窩蹭了蹭,撒嬌意味濃厚。
 
  真好。如此幸福的午後,如果以後的每一天都能是這種小主人與小貓咪的可愛生活風格的話也不錯。
 
  就在他慵懶地這麼想像著的時候,鹿晗放在屋內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抬起頭望向屋內桌上那支土豪機,委屈地嘟起了嘴。嚶,為什麼偏偏要在這種燈光美氣氛佳的時候打來啦到底是哪位嗚嗚。
 
  鹿晗揉了揉他的頭髮,「小貓咪起來一下,我去接電話。」
 
  適時地聽話是一隻好寵物應該具備的條件,他留戀地蹭了蹭就乖巧的放開鹿晗讓他去接電話,看著朝屋內走去的背影,他瞇了瞇眼,貪睡地打了個呵欠,就這麼在小木屋前的木製地板趴了下來。
 
  這裡是海灘附近的出租小木屋,和高級飯店比起來雖然感覺稍微克難了點,但到海邊放鬆度假就是該要住個小木屋、和戀人在小木屋前曬曬太陽,就算白天屋裡的冷氣一點都涼不起來,也是夏日該要擁有的氣息。
 
  鹿晗的休假排出了兩天和他到著名的海灘玩耍,雖然期末考迫在眉睫,但學習好的孩子一點也不在乎應該臨時抱佛腳的這兩三天,歡喜地請了兩天假跟著戀人跑到了海邊。
 
  他敏銳地發現在鹿晗接起電話後,附近的空氣降了幾度。張開惰於保持清醒的雙眼,正好對上了鹿晗偷瞥他狀況的眼光,而那正接聽著電話的男人接收到他的疑惑眼神時只是溫潤地朝他笑了笑,下一秒不著痕跡地轉過身子用手遮掩住他說話時的嘴型。
 
  一瞬間他心中警鈴大響。
 
  那是誰?是誰打電話給他?
 
 
  ●Another
 
 
  除了和他在一起的這兩天,鹿晗在其他日子的表現上都像個超級大忙人,其實他也不要求每周要約會個四、五天什麼的,就是希望能有多一些交流,不需要天天見面,雖然通訊軟體很不靠譜,但除此之外他又能怎麼樣呢,總比音訊全無要好。
 
  海邊兩日遊結束之後鹿晗就又埋首在論文之中了,他很貼心地不去打擾他,乖巧地上課下課、乖巧地準備期末考,一切都是那麼安分守己,考完試打開手機發現依舊沒有任何關於鹿晗的未讀訊息時,他一次又失望過一次,老覺得自己就像個第三者一樣是鹿晗見不得光又不得寵的小寵物。
 
  他瞇起了弧形漂亮的眼睛望著透著光的多雲天空,忍不住去想著鹿晗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吃飯、打盹、翻研究紀錄打論文?還是……還是根本就和正宮在一起呢。
 
  回想著過去的鹿晗,從不會要他主動打給他,就好像在躲著會讓誰發現那樣的疏離,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手機常常都是放得遠遠的,就如同那日在小木屋裡那般,接個電話竟還要避著不讓他知曉談話內容。
 
  為什麼?難道他真是第三者?是鹿晗用來打發時間的小玩具?
 
  他垂下眼眸,雖然很不願意相信自己這單方面的猜測,但是又有誰能來告訴自己:所有的事情並不是他想的那樣?那麼,一切又該是哪樣的呢?
 
  他的初戀是鹿晗,在經歷坎坷波折的青春期之後,是鹿晗明媚的笑臉和溫柔的親近接納了那個對世界還懵懂無知的自己,擁抱了他的世界、為他驅趕黑暗、甚至帶來了光亮,對他來說,鹿晗是他獨一無二的天使、是拯救了他的人。
 
  其實他可能也不是怕自己真的是第三者。像電視上那樣、從第三者身分被扶正的人也並不是沒有。就算不是那麼的光明磊落,但他都已經這麼後知後覺了、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要他放手或是回頭,他做不到。
 
  最怕的是,他的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Host
 
 
  金鍾大坐在房裡自己桌上的電腦前,對著那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筆記型電腦擺弄著,鹿晗剛下研究室回來,簡單洗了個澡之後一出浴室就看見平常不太用電腦的戀人居然一臉認真地坐在電腦前;鹿晗拿著白色的大浴巾,一半裹在身上、一半被他抓著擦拭那頭濕漉漉的髮。
 
  「怎麼了?終於想到要開電腦寫報告了?」他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的小情人,金鍾大平時哪裡會做作業打報告,不成天往外跑逛街喝咖啡玩鬧就不錯了,別說宅在家裡玩電腦了,連作業要做什麼也都不曉得。
 
  「啊……是啊,這次選修課的老師特別嚴,不交報告不給過。」金鍾大嘟起了嘴,開了一個空白檔之後又翻起課堂的筆記資料,一副認真地準備打報告的樣子。
 
  「哪個老師會給不交報告的小傢伙及格的啊。」調皮鬼,再不認真上課啊。鹿晗在心裡這麼唸著,邊擦著頭髮邊走進房裡時伸手彈了下金鍾大的額頭,沒用太多力氣,用的全是寵溺、全是疼愛。
 
  「嗷。」金鍾大委屈地摀住額頭,「老打額頭會笨的。」
 
  「多打打搞不好哪天會記得早點打報告呢。」鹿晗揉了揉他的髮,嗯,剛洗過的柔軟貓毛揉起來就是如此順手。他留戀地多揉了幾下,就換來金鍾大唉唉叫的躲過他的手掌。
 
  「別揉了都亂了昂,」他護住自己的髮型,「我剛發現自己少帶了一份資料回來,我去找邊伯賢那小子拿,回來再讓你繼續揉亂。」
 
  鹿晗笑了笑,「唷,這都會談條件了呢?」他調侃著,伸手就改捏上他的小臉頰,「快去快回吧,忘東忘西的小笨蛋。」
 
  金鍾大笑著逃開了鹿晗的攻擊,幾乎是用逃的方式逃出了門外。
 
  鹿晗目送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門之後,眼裡的笑意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又一層似是要化不開的擔憂。他緩緩地收回眼神,卻發現金鍾大的手機落在書桌上那台筆電旁邊。
 
  鹿晗目光閃爍,許久後卻只嘆了一口氣。
 
  連手機都沒帶著呢,傻瓜。
 
 
  ●Another
 
 
  進門的時候他是戰戰兢兢的,他親眼看著一個少年跑出這扇門,他身上那套清爽的居家服顯示了他並非屋子的客人而是主人,也就是說,那是鹿晗的同居人。他從來沒聽鹿晗說過什麼一起租屋的室友,他一直都覺得忙碌於研究的鹿晗為了生活方便應是一個人住,可卻怎麼也沒想到、那人背著自己居然是和別人同居嗎?
 
  那就是、他的正牌情人對吧?
 
  他這麼想著,忍下了追上去找他對峙的衝動,反倒是藉著對方出門的機會偷跑進屋子裡。心臟很用力的鼓噪著、像是在慫恿他犯罪那般地劇烈,他緩緩靠在門板上,纖細的手熟練地關上門鎖、拉上門鍊,他的手在不可抑制地顫抖著,不知道是因為終於確定自己的地位還是因為他做了這麼一件悖德的事情。
 
  鎖上門的話,那個人就不會這麼早回來了。
 
  ……也方便他,做一些事情。
 
  當他走進主臥室裡時,鹿晗正裸著上身用一條大浴巾擦拭著他那頭茶褐色的頭髮,漂亮精緻的臉蛋和他身上那股掩飾不了的漢子氣息交織在一起竟是讓他如此著迷,此刻那被胡亂擦拭得亂澎澎的髮和乖巧的髮色讓鹿晗看起來是那麼神似狗兒洗過澡後甩毛的樣子。
 
  「……來啦。」
 
  鹿晗抬起眼,一副等他很久了的模樣。
 
  他心中咯噔一聲,為那略顯高傲的神情、為那彷彿先知般的眸子,在一陣心虛過後咆哮起來的情緒竟是興奮。那樣略帶點輕視的魅惑眼神、美麗的嘴角噙著一點過度的自信,把他心裡的火焰都燃了起來。
 
  鹿晗在等他。
 
  在這也許他與正牌情人滾過無數次的床上。
 
  他吞了吞口水,認為自己是勝利的。此刻這個屋子的大門鎖著、這個屋子裡只有他和鹿晗兩個人、這個房間裡甚至在蔓延著情慾般的煙硝氣息,誰說什麼正宮不正宮、小三不小三的,被愛的人,就是勝者。
 
  被迷惑了心智般地朝鹿晗走過去之時,他眼角瞥見了旁邊的書桌上擺了一台被打開來的筆記型電腦,空白的報告正沉默地螢著死白的光線,邊框上不知道連接著什麼系統的藍色小光點正在一閃一閃地作用著。無所謂那是做什麼用的,反正看就知道那並不是鹿晗的書桌、也並非鹿晗的電腦。
 
  除了鹿晗之外,什麼都不重要。
 
  包括他自己。
 
 
  ●Host
 
 
  在主臥室裡,傳出來的聲音是那麼使人春心蕩漾。
 
  金鍾大的雙腳無法克制地死死站在房門外,他沉默著、連心都沉默了下來,彷彿整個屋子裡都被那樣子的聲音充斥著。那軟嚅而低婉的呻吟聲不是很大聲,但卻清晰得教他都覺得羞恥,還有那他已聽過無數遍的、熟悉的低沉情話與喘息,他依舊感到臉紅心跳、感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興奮地跳躍,但他的心卻沉得像是掉進了泥坑裡。
 
  那個熟悉的聲音是鹿晗,是他的戀人鹿晗。
 
  可是,另一個人是誰呢。
 
  是誰。
 
  誰呢?
 
  清亮而略壓抑的呻吟聲不斷從門板裡的世界傳出來,金鍾大光是聽著就覺得那一聲一聲都像是他生命中最難堪的巴掌、每一下都重重地揮上自己的臉那般地疼痛灼熱,最終他無力地跪了下來,小小的手掌緊緊地摀住自己的耳朵,掩耳盜鈴般的無作用舉動使他看起來可憐的像是下雨天被遺棄的小奶貓。
 
  心臟沉重地像是被誰搬了塊磚壓上來一樣,難以呼吸。這股錯覺讓他張開了嘴大口大口地汲取著氧氣,但吸進胸口的每一口氧氣都經過了詭異的化學作用變得又酸又苦,噎得他眼淚都被逼出了眼角。
 
  那個人,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趁著他不在的時候覬覦他的愛情?
 
  為什麼?
 
  為什麼偏偏要和他搶呢?
 
  當親眼目睹父親和別的女人在家中的主臥室偷情後,他就再也不相信父母間的情誼了,就連他們的婚姻也都被他所深切地懷疑著,總覺得是因為他這個小意外才會使父母親結婚;在原生家庭中的榜樣夫妻裡他得不到平常孩子應該學習到的家庭、愛情和關懷,青春期坎坷的他也因得不到父親諒解受到暴力管教、使得他對家庭的最後一絲希冀也破滅了,學校裡的種種讓他不會去渴求同儕的力量。最後,他只剩下願意愛自己的唯一一個鹿晗了,卻還是被外力搶走了。
 
  他只剩下這除了這個人之外就不會再有了的愛情,為什麼偏偏要和他搶呢。
 
  到底是誰呢?
 
  下作地搶奪別人的愛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