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8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偽*更衣室PLAY

 
  一直到那時候,朴燦烈才真正算是見著了金鍾大穿制服的模樣。
 
  小時候穿著制服頂多就是分辨這孩子重不重視服裝儀容而已,國中時的朴燦烈見著他的小神棍整齊乾淨的制服也只覺得他是乖巧的學生。可能跟年紀有關係吧,現在看著金鍾大穿著和自己——和所有成員——一模一樣的制服他就覺得自己的腦筋萬分的不對勁。
 
  明明像是其他比較高的成員穿著那一身就明顯更加好看與帥氣,可他就是無法將視線從金鍾大身上移開半分,好像只要一不注意、那人就會被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看去那般地目不轉睛。
 
  那人正什麼都不知道地與都暻秀玩鬧著,整張臉都笑開來的樣子讓他像是在大太陽下打滾得很開心的大貓咪一樣,朴燦烈瞇起了眼,像是對自己腦中的畫面相當滿足的樣子。
 
  沒有多久,金鍾大就停下玩鬧,綻得大大的笑容感染了在場所有的人,感覺到除了自己與同他在玩的都暻秀之外還有其他人的目光落在金鍾大的身上,機警地察覺到一絲危機的朴燦烈忍不住邁開腳步往金鍾大所在之地走去;但比他更快的是金鍾大本人——或許只是碰巧——金鍾大和都暻秀說了一聲之後便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都暻秀跟著走了幾步,開了口想說句『我跟你去』什麼的,但才剛要出聲而已、朴燦烈就直直走了過來,伸手拉了拉他的手臂制止了都暻秀未出口的話語。
 
  都暻秀收回心思,淡然地看著朴燦烈大步大步向前踩著的腳步,動了動嘴唇、像是想說些什麼,到最後卻也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轉過了頭去尋找誰在哪裡似的張望著。
 
  這一邊,朴燦烈追上腳步輕快地向前半跑帶跳的金鍾大後,並沒有走到他旁邊和他一起進入了更衣室,反倒是刻意放輕了腳步不讓他發現自己,就這麼無聲無息地跟了進去。他看著金鍾大走到置物櫃前,在他伸手微微拉開自己的櫃子時,朴燦烈腦子一熱就伸出手『啪』地一聲將置物櫃的櫃門打了回去。
 
  金鍾大被這麼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好大一跳,他回過頭想對始作俑者抗議,才看清楚來人是朴燦烈時卻被對方抱了個滿懷——是朴燦烈把他抱了個滿懷。那人將整顆頭都窩在他的頸窩邊,雖然身高差讓這狀況看來有些搞笑,但朴燦烈卻能感覺到金鍾大努力地想要配合自己的踮起了腳尖。
 
  「燦烈?怎麼了?」
 
  從腦袋上方傳來的清亮聲線聽起來有些擔憂,朴燦烈滿足地用頭顱蹭了蹭他。嗯,真好,這個從方才就把自己搞得心神不寧的小傢伙在擔心自己呢。
 
  「想撒嬌了?」金鍾大輕聲笑了起來,朴燦烈那一頭被新專輯造型師修得短短的頭髮把他脖子弄得很癢,他不由得做出了些掙扎的小動作,卻沒真的將朴燦烈給推開來。
 
  「不是撒嬌。」
 
  朴燦烈吞了吞口水,那小小的身子在自己懷中扭動得真不是時機,他咧開笑容,將金鍾大向後推至靠在置物櫃上,抬起頭便見到他漂亮的眼眸中帶著疑惑、卻還是那樣直接乾淨地看著自己。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突然覺得很渴呢。
 
  「不是撒嬌的話,是怎麼了呢?」金鍾大還是一臉不知道的樣子,但現在這狀況看起來他其實也並不是完全不曉得朴燦烈怎麼了。
 
  他沒再拖拖拉拉的了,稍一俯身就吻住了那總是上揚著、像是無時無刻都在勾著人的心神似的嘴角,還用了門牙咬了幾下,把金鍾大貓咪嘴形狀的嘴唇啃得濕漉漉的才退了開來。他不安分地伸手拉扯著他紮得好好的襯衫下擺,呼吸間又忍不住在那已經被他親的油亮油亮的嘴唇上輕啄幾下。
 
  還沒整個將白淨的襯衫下擺扯出來,他又去拉著打得漂亮整齊的領帶,將他的領帶扯的鬆垮垮的、又轉移陣地去扯他襯衫釦子,彷彿這才是他的目的似的。
 
  「早就想這樣做了……」朴燦烈低頭輕咬上他的喉結,聽見他不能自己地發出一聲小貓般的呻吟時滿意地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著那凸出來的喉結,同時手上的動作亦是一刻也閒不得的解著他的扣子。
 
  金鍾大喘息著,這才慢慢緩了過來,「多早?」
 
  「國中的時候就該這樣做了。」現在還是會想到年幼的他穿著那深白色的制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樣子,朴燦烈不會說他高中午休時好幾次因為夢到那時的他而在醒來後發現自己有反應了的事情。不過沒關係,現在有本人在眼前,該怎麼親就怎麼親、衣服能怎麼扯就怎麼扯……多棒。
 
  「那還是未成年呢……」
 
  金鍾大弱弱地提醒著,不過這對迅速將他襯衫解到最後一顆扣子的朴燦烈來說沒有太大的影響。解完扣子後又去扯領帶,落在他喉結的吻一路向下,到鎖骨處又啃了幾口,發狂似的朴燦烈用力扯出還在褲頭裡的襯衫下擺,雙手抓著露出了大片大片瘦弱胸膛的大開了的襯衫就往兩邊拉去,正當他要繼續啃著他親愛的小神棍的身體時,外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鍾大、燦烈,要繼續拍攝囉!出來吧!」
 
  是邊伯賢的聲音。
 
  朴燦烈愣了愣,雙手生生鬆開了金鍾大的襯衫,他一拳打上旁邊的置物櫃,聲音不響、也沒有太過用力,大略就只是想讓自己腦子清醒點那樣的作用。
 
  「……還好嗎?」金鍾大也是還在喘息著的樣子,他比誰都明白朴燦烈方才是什麼樣的狀態,也知道這種時刻突然被人硬生生喊停有多麼地要人發瘋。他有些心疼,緩緩地伸出手撫上了他低垂著頭而讓他看見的後腦勺,短短的毛髮像剛剛修剪過的草皮那般、使他的手掌心有些發癢。
 
  朴燦烈沉默了很久,而他也放任他這麼安靜著,過了一會兒朴燦烈才蹭著腦袋撒嬌著,「不好。」開口說出話的音調卻比平常還要更低沉、還帶著一些沙啞,「非常、不好。」
 
  金鍾大看他那個樣子就忍不住笑了出來。「誰讓你忘了我們還在拍攝的。」
 
  「啊真是……要瘋了。」朴燦烈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這才抬起頭來將金鍾大的襯衫鈕釦扣回,雙眼卻不敢對上他的眼神。好不容易才壓了下來,他可不能隨便對上什麼危險的目光,要是再失控他可無法保證自己能不能再次自虐似地壓抑下來。
 
  而這傢伙居然還笑得出來。
 
  朴燦烈恨恨地將他的扣子一一扣上。可惡,晚上你就知道了。




——
這段本來沒有要發的,是寫完之後看見一個親在微博發的更衣室PLAY圖才(´///☁///`)
時間點:正規一輯拍攝。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