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7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鹿橙】社長夫人 03.



  夜裡,金鍾大躺在床上,房間裡一點燈光都沒有,四周黑漆嘛烏的、可是他卻張著大眼睛盯著上鋪的床板,還若有所思的睡不著覺。
 
  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情了,這讓他有些招架不住。社團跟社團之間的事情都還好辦,自己是副社長,能做的事情他一定會努力去做,但是在社團之外的事情……例如鹿晗,例如張藝興,唉煩死了為什麼這些哥哥一個一個像吃錯藥似的!全世界是不是只剩下自己是正常的?
 
  還是其實最不正常的是他自己!?
 
  『喀噠』一聲,金鍾大聽見了房門被人打開的聲音,宿舍是兩個人一間房、所以肯定是張藝興回來要準備休息了。害怕跟張藝興對上眼的金鍾大幾乎是瞬間反應地緊緊閉上眼睛,全身也因為緊張而僵硬著,連假裝翻身都不敢。
 
  就如同過去每一天一樣,張藝興進門後並不會打開電燈,只會走到書桌前打開檯燈,讓那不及日光燈的亮度晃晃地為他照明視線,而接下來張藝興應該去翻出睡衣準備去洗澡,金鍾大都已經在心裡盤算好了、好在張藝興這次出去後背對過去好好陷入睡眠,以免自己要這樣戰戰兢兢地……
 
  但這次他卻沒有走向衣櫥,而是走向金鍾大的床邊。
 
  金鍾大緊張地閉著雙眼,努力要假裝放鬆、假裝自己已經進入睡眠的眼皮能夠感覺到從張藝興的書桌照射過來的光線被一個人影遮擋住的光影視覺,他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臥槽這哥是想幹嘛?趁他在睡覺的時候殺掉他?喔不他還想上台唱歌啊嚶嚶嚶!
 
  感覺到那個人影越走越近,金鍾大也越來越緊張。糟糕搞不好根本就不是他親愛的室友哥哥而是學校裡隱藏的殺人魔啊啊啊啊啊啊啊!那那那、那他的室友哥哥去哪裡了?被殺掉了所以殺人魔才能取得門卡進來嗎啊啊啊啊啊?不啊他還沒跟張藝興說他彈吉他的時候很帥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嗚嗚,室友哥哥作曲的時候也很帥啊嗚嗚嗚。
 
  「鍾大。」
 
  ——欸?
 
  不是殺人魔?
 
  是……鹿晗?而且還特別正常地喊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像之前那樣戲暱地叫他Baby?
 
  走到他床邊的鹿晗停下了腳步,喊了一聲『鍾大』之後嘆了一口氣,雖然嘆息的聲音很輕,但是在一室寂靜的默裡,卻是比心跳聲還要更加巨大的聲響。
 
  本來緊張得心臟都要嘣出來的金鍾大一顆心像沉進了水裡似的,被一股隨時都會放臭的水悶著,一股氣也像是憋在鼻腔與喉嚨之間、使他的呼吸都跟著變得沉鬱。
 
  「鍾大啊、為什麼,要躲我呢?」
 
  鹿晗的聲音很輕、輕到把他的呼吸都扼著,他下意識想要去否認來讓那個少年不要用那麼難過的口氣說話,但是卻發現自己並沒有資格否認。對,他就是在躲他,甚至還希望他最好跟熱舞社的英知學姊在一起好了,這樣就不會來打擾他的生活他的情緒……
 
  「就算不喜歡我,也該指著我罵罵吧。」
 
  他很無奈,金鍾大聽出來了,那裡頭還帶著一些寵溺。他不知道有什麼好寵溺的,他不是應該要生氣嗎?氣自己這些天都刻意躲著他、還……看到柳英知學姊對他告白。
 
  但是鹿晗卻好似更希望自己生氣、像以往生氣那樣地指著他罵。這一次他應該要用什麼理由罵他?罵他強吻自己?罵他自以為是地幫他自慰?罵他為何要喜歡上自己?罵他……為什麼被學姊親的時候不推開她?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生氣。
 
  鹿晗吻他的時候,其實他可以在當下就推開他的,而不是被嘴唇上的觸感還有漂亮的眼睫毛迷惑、最後還是因為開門聲回過神來的;鹿晗拉開他褲檔的拉鍊時,其實他大可以像是個受害者一樣地給他一個巴掌,或是還有其他很多種逃脫的方式,但是他卻被鹿晗低沉的聲音和溫柔的撫摸收買了。
 
  而喜歡,並不能用來當作指責的原因啊。愛是美好的事物,就算自己真的感到困擾好了,卻也不是因為鹿晗的存在而困擾的。
 
  最困擾的,還是為什麼他不再在意喜歡的女孩子的一切,居然還因為鹿晗被女孩親了而覺得悶悶不樂、甚至還有了『這本來應該是我的權利』的想法。
 
  不。
 
  這種想法或許是因為知道鹿晗喜歡自己才會有的、人不正是這樣的生物嗎?就算自己並不喜歡對方、也覺得對方不能接觸自己以外的人。
 
  金鍾大只覺得自己的腦子更亂了。
 
  「吶、鍾大。」
 
  鹿晗在他床邊蹲了下來,似乎正在細細地看著入睡的他。金鍾大又緊張了起來,很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對方發現了自己其實是在裝睡,他無法接觸到鹿晗看著自己的實質目光究竟是什麼樣的情緒,但就這樣躺著他就覺得整張臉都被看得有些尷尬。
 
  「別逃避我。」
 
  在空氣中蔓延開來的,又是一聲透明的嘆息。鹿晗伸手撥了撥他額前的瀏海,沒有一定的梳理方向、就只是親暱地撥撥弄弄。
 
  「如果你不說討厭我,我就會一直喜歡你。」
 
  溫柔的聲音在沉靜的空間裡被時間渲染開來,最重要的某個字詞在空氣裡某一處不斷鼓譟著,惹得金鍾大的耳朵想要往回縮去,但其實這並不太可能,它只能被動地接收著鹿晗蠱惑般的語氣。
 
  「真希望你也能看看我,」鹿晗輕輕笑了笑,如沐春風的氣息柔柔地打在金鍾大的臉頰上,此時閉著眼假裝睡著了的他有些緊張,他能感覺到鹿晗越靠越近的氣息,還有那帶著笑的臉龐。「這樣你就能發現,我眼中的你。」
 
  鹿晗說的話語對金鍾大的腦袋來說不啻是一種鄙視,他還正在努力消化鹿晗說的這些究竟是什麼意思時,他就已經先感覺到自己的雙唇被一個溫暖又柔軟、似是糖果卻又並非糖果的東西覆上了。
 
  這種感覺他很清楚是什麼。
 
  那是,鹿晗的嘴唇。
 
 
 
  金鍾大再也沒有逃避鹿晗的舉動出現了,張藝興也不再老是擺著一張悶悶不樂的臉,那天之後,三個人都奇蹟似的回到了常軌上。吉他社的社員紛紛表示社辦又安全了、金鍾仁也不再跑去樹叢後面小睡,雖然有時候吉他社還是安靜得很詭異,但總歸還是恢復了;這邊『養樂多Baby』的團練也正式開始了,鍵盤手非常滿意他們家的主唱兼團長回到了原本的水準、也不再總是有靈無魂的樣子。
 
  可是這樣真的回到了本來的模式嗎?邊伯賢想了很久也無法得知到底是在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的轉變的,一問金鍾大也只是聳聳肩並且表示他一無所知。
 
  好吧,金鍾大可能是在裝傻,但他是真的不知道箇中原因。
 
  如果說是那天晚上鹿晗偷襲的那一吻和那些令他心悶的話語改變了他自己對鹿晗的態度,那又是什麼契機改變了那兩人之間、和張藝興與自己之間?如果是鹿晗和張藝興之間的事情,那麼他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本來嘛、他連發生了什麼事情也都不清楚了;可自己和室友哥哥呢?總不可能是張藝興來姨媽吧!?
 
  「想什麼?」張藝興忍不住轉過頭去看那個坐在自己書桌猛盯著他看的金鍾大。這小傢伙已經這樣看了二十分鐘了,反射狐再怎麼長都覺得事有蹊蹺了好嗎。
 
  「在想藝興哥前陣子是不是姨媽來。」金鍾大頗為認真的說著。
  張藝興沒憋住就笑了出來,「誰來姨媽啊,真不知道你腦袋用什麼做的?小朋友別看太多奇怪的東西。」
  「我是很認真在想欸,既然不是來姨媽那哥是怎麼了?」金鍾大癟起嘴,看啦!室友哥哥已經覺得自己是個二貨了吧!
 
  「嗯……身為被依賴的室友哥哥,總得保護室友弟弟吧?」張藝興微笑著,笑容裡似乎還帶著一絲狡黠。
 
  「啊?什麼意思?」金鍾大不解地眨了眨眼,他有種每次鹿晗跟張藝興說的話都讓他非常非常難理解的想法。什麼叫做保護他?難道他會受傷?想想就覺得哪裡毛毛的。
 
  學校真的有殺人魔!?
 
  不對啊,那跟張藝興發現自己面對他很尷尬的時候刻意順著他有什麼關係?
 
  「你喔、真是的,」張藝興看著皺著一張臉貌似已經神遊到外太空去的金鍾大,他敲了敲他的腦袋,寵溺般的笑了起來,「這顆小腦袋到底都能想到哪裡去?火星?還是外銀河系?」
 
  「噢……」金鍾大捂著被敲過的地方,小眼神帶著控訴他使用暴力的委屈,「誰叫哥都不說清楚嘛……」
 
  「你只要快樂的做想做的事情就好了,小傻瓜。」
 
  金鍾大還癟著天生獨特的嘴唇,他看著張藝興那彷彿能包容所有的自己——就像是個親哥哥一樣的笑容,好像有些明白了。
 
  所以……
 
  所以張藝興和鹿晗,是因為這個樣子和好的?
 
 
 
  之後,兩個社團都為了即將到來的校慶忙翻天;學生會將表演入選的社團與團隊都公佈了,而『養樂多Baby』與『小鹿向前進』自然如眾人所望出現在名單上頭,所有成員都努力的把握時間練習,金鍾大又是熱音副社又是『養樂多Baby』的主唱兼團長,和邊伯賢那些擁有多重身分的傢伙一樣忙,當金鍾大回過神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校慶的日子了,而他與室友哥哥、甚至是與鹿晗,都已許久沒有好好說個話了。
 
  練團的中途休息時間,金鍾大看著給他和邊伯賢帶了晚餐來的金鍾仁,突然有些懷念被鹿晗擾亂的時光。
 
  「哥,」金鍾仁手裡拿著一隻雞腿啃著,「不吃飯在想什麼?」
 
  「……在想你天天買炸雞我們會不會肥死。」絕對不能告訴金鍾仁說自己在想的究竟是什麼……就算是自己親底迪也不可以說,畢竟金鍾仁還是吉他社的一員。咦?等等、「我們每天忙成這樣,仁仁你不用練團?」
 
  「我比較想要表演舞蹈。」金鍾仁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著。
 
  「所以我就說你當初幹嘛跑去吉他社……」金鍾大隨手拿起一塊炸雞緩慢的吃著,停不下來的小嘴習慣性的碎碎念著自家弟弟。
 
  「是為了伯賢哥才去的。」金鍾仁特別淡定的這麼說著。
 
  「啊?」
 
  像雙胞胎那樣地、金鍾大與邊伯賢兩個人都停格在將肉送進口中的動作,還張著嘴巴愣愣地看著金鍾仁。
 
  「哥你們還真可愛。」金鍾仁可愛地笑了起來,用手撐著下巴好整以暇地看著自家哥哥與自己喜歡的哥哥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因為要是我去了吉他社,就可以幫哥知道他們的事情,這樣的話我和伯賢哥的距離也會越來越近。」
 
  看著自家弟弟開心到眼睛都瞇了起來的樣子,金鍾大真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把金鍾仁捧在手掌心、雖然長得比他這個當哥哥的高大,但是一直都是他心裡那個軟萌的弟弟,像這樣被他寵著的金鍾仁、居然因為想要討好自己好友而捨身去了吉他社……喔媽啊,他是不是養了個胳膊向外彎的弟弟啊?
 
  就算他和邊伯賢同個社團、但是金鍾仁這是為了邊伯賢又不是為了他們社團嚶嚶嚶。
 
  弟弟養大了就是潑出去的水啊嗚嗚嗚。
 
  金鍾大摀住眼睛,「臥槽,好閃。」
 
  那邊伯賢整張臉都紅了,金鍾大可沒見過他那個樣子。真是,自從他發現這兩人的『姦情』之後,他們就絲毫不遮不掩地老是在他面前放閃,明明是他寶貝弟弟搶了他的陛下,卻好像自己才是外人……對啦嗚嗚嗚自己就是個跟邊伯賢鬧著玩的小Couple對象,金鍾仁才是正宮嚶嚶嚶。
 
  「哥羨慕的話,也可以找一個啊。」金鍾仁寵溺地看著自己親愛的伯賢哥,卻對著自家親哥哥說話。
 
  你看,現在連說話都不看著自己了。
 
  金鍾大開口,正欲抱怨弟弟時,金鍾仁就又接著說了。
 
  「又不是沒有人在追你。」
 
  ……臥槽。
 
  這件事金鍾仁居然知道!?
 
 
 
  「所以哥沒有在考慮接受鹿晗學長嗎?」
 
  金鍾大很想撬開自家弟弟的腦袋看看裡頭到底裝了什麼,分明自己才是他最最最親愛的哥哥吧、可是為什麼老是站在別人那裡的樣子?邊伯賢的話也就算了,好歹也是他的死黨兼陛下。
 
  「考慮個鬼,我是直的。」面對金鍾仁的詢問,金鍾大想也不想地就回絕了。
 
  「這樣鹿晗學長會很傷心的。」金鍾仁跟著做起了同情的表情。
 
  ——傷心……嗎?
 
  可是那傢伙,親也親過了、奇怪的事情也做過了,每次都按照他自己心裡的想法來,而且金鍾大認為自己每一次的反抗都稱不上是多認真的反抗,這樣子……他也會傷心嗎?
 
  「我們鍾大就是這樣,小壞蛋。」邊伯賢在旁邊還補上一句。
 
  ——他這樣、真的很壞嗎?
 
  金鍾大提著晚餐的垃圾走往走廊盡頭的垃圾桶,晃著手裡的紙袋、他神遊地想著剛剛金鍾仁跟邊伯賢說的話,又想到自己會被趕出來丟垃圾根本就是那兩個傢伙想獨處、才不是單純因為自己猜拳輸了!
 
  哼哼,談戀愛了不起啊!
 
  他就這樣癟著嘴一直走到走廊盡頭,忿忿地把垃圾塞進垃圾桶後、又進了廁所洗了手才預備回去打擾談戀愛的兩個臭傢伙,邊哼著歌的時候經過了一間還亮著燈的練團室,基於好奇心理,金鍾大站在門口小心翼翼墊起腳尖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向裡面。
 
  嗯,吉他與少年。是吉他社的傢伙在練習。
 
  「鍾大。」
 
  在他身後傳來了一個一如往常、溫柔中帶著戲暱的聲音,金鍾大全身的細胞都在一瞬間醒了過來,就像一隻炸毛的貓咪一樣警戒地轉過身來看著對方。
 
  鹿晗有些好笑地看著金鍾大的反應,「我很可怕嗎?」
 
  他指著自己問,換來金鍾大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
 
  鹿晗當然不可怕,只是他剛才那聲『鍾大』讓他想起了裝睡的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溫柔卻霸道的告白、柔軟卻好似能覆蓋全世界似的親吻……臥槽,他在想什麼!
 
  「你第一次……喊我鍾大。」金鍾大戰戰兢兢地說著,盡量裝得像是真的『第一次』聽見他這樣喊自己。
 
  「是嗎,雖然對我來說不是第一次這樣叫你,不過要是你不習慣我也可以繼續叫你Baby。」鹿晗笑得有些高深莫測,他走近他,在金鍾大那小羊誤入狼窟一般的眼神中又停下腳步。天啊這小傢伙也太寶了,小腦袋裡都在轉著什麼。
 
  金鍾大抿著唇,有些不知所措。他當然知道鹿晗並不是第一次這樣喊自己的名字,但那天他裝睡、自然得是不知道的啊,可是鹿晗這樣的笑容、這樣子強調……難道他發現了自己那天是裝睡嗎!
 
  不、不行,就算真的已經被識破了,也不能自己露出馬腳!
 
  「鍾仁老是給你們帶炸雞當晚餐,對你的聲音不好,」彷彿一點也不在意金鍾大的異狀似的,鹿晗自顧自地將藏在身後的紙袋遞給他,「所以你一定也吃不多吧,這個給你,別餓著了。」
 
  金鍾大愣愣的接過鹿晗笑著遞到自己面前的紙袋,想說些什麼但是一張小臉卻憋著,這時候應該說些什麼才好?謝謝?
 
  像是知道金鍾大此時的心裡活動似的,鹿晗只是獎勵般的摸了摸他的頭,也沒有強迫他一定要開口對自己說點什麼,「別練太晚了,早點睡。」
 
  語畢,鹿晗掠過了還呆愣在原地的金鍾大,伸手去開門的時候刻意停頓了一下。
 
  「鹿晗哥、」果然金鍾大一點也沒有發現到鹿晗刻意停緩下來的動作。「謝謝你。」
 
  鹿晗的嘴角忍不住上揚,這小傢伙真是超級可愛的呢。他轉過身,唇邊的笑容卻變得有些狡黠,「為了感謝我,是不是應該有實際行動來表示?」
 
  他燦爛地笑著,若有所指地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呃……?」
 
  金鍾大愣愣地看著鹿晗,開始思考起他說的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呃、好吧,暫且不論他是不是認真的,那閃著星光的眼睛裡那麼明顯的期待、而自己居然還因此感到心跳加速……
 
  喔、買、尬!
 
  用英文講就是——
 
  Oh!My!God!!!
 
  難道!他!彎!了!?
 
  金鍾大瞪大了眼睛,捧著自己莫名失速的心跳倒退了幾步。
 
  「……鍾大?」鹿晗見他樣子突然有些奇怪,緊張地想要知道他怎麼了、便又前進了幾步,「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不不不、別再靠近了啊!
 
  金鍾大復又退後了幾步,一下子無法接受自己居然彎了的事情、而那害自己彎了的傢伙還在眼前步步逼近——
 
  他突然想起鹿晗每一次欺負他的時候那些開心得意的眼神、他跑去吉他社時完全不怕自己的鹿晗好整以暇的態度和那個讓他反應不過來的吻、那次鹿晗替他做那種事情的時候自己居然是腦子熱得都糊在一起而不是覺得噁心……
 
  ——我對你可不是需要幫忙那樣簡單的情感而已。
 
  ——為了你好,我必須現在立即離開這裡。
 
  ——我隨時都有可能無法繼續克制自己。
 
  那個時候,他居然在想……就算那樣子也沒有關係。
 
  因為、
 
  因為是鹿晗。
 
  ……腦袋裡好像有條神經啪嚓一聲很轟動地斷了。
 
  「鍾大?」
 
  鹿晗擔心的神色在他的面前晃著,那人甚至還伸過手來想探探他的額頭,金鍾大一瞬間又回過神來,只覺得臉頰一熱、腦袋也是熱的,大概是因為神經斷掉在腦袋裡大肆噴血了吧,他居然就當下……
 
  華麗的逃跑了。
 
 
 
  糟糕。
 
  死定了。
 
  急急忙忙跑回自家練團室裡、和邊伯賢金鍾仁面面相覷的時候,金鍾大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背靠著練團室的玻璃門,緊張地吞了吞口水,腦中飄過一句話……
 
  ——別逃避我。
 
  「呃……是鹿晗學長?」金鍾仁指了指門外,疑惑地猜測道。
 
  金鍾大還喘著,心臟也撲通撲通地跳得像是在快跑一樣,只能瞪著還沒反應過來的眼睛、惶恐的點了點頭。
 
  「還以為你被大象追呢,怎麼了?鹿社長對你做了什麼嗎?」邊伯賢眨著好奇的眼睛閃亮閃亮的問著,就像一隻聞到食物香氣的小狗兒可愛地搖著尾巴那樣。
 
  但金鍾大卻只用力地搖搖頭。
 
  「該不會……」金鍾仁也來猜測的興致了,漂亮有魅力的眼睛也跟著亮了起來,「被壁咚了?」
 
  金鍾大搖頭搖得更用力了。
 
  「不是?那……就是你對鹿社長做什麼了?」邊伯賢摸著自己的下巴裝模作樣的說著,在他的腦補裡大概自己已經成為了福爾摩斯吧。
 
  金鍾大想了想,還是搖頭。
 
  「你對鹿晗學長壁咚?」金鍾仁完全異想天開。
  「哇賽反擊嗎?」重點是那邊伯賢居然還和他一搭一唱的,「你終於發現自己喜歡鹿社長了?」
 
  這次金鍾大的表情特別驚慌,眼神都在飄,才欲蓋彌彰地搖搖頭。
 
  邊伯賢驚喜地瞪大眼睛,才剛要說話時就瞥見玻璃門外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喔那當然是鹿晗了,要不然他剛剛差點要誤以為是逗留在校園內的冤魂了;想想就略可怕,邊伯賢求保護的往金鍾仁挪去、幾乎是要巴在他的身上。
 
  「鍾大,這是我最後一次說了。」
 
  門外的鹿晗悠悠地開了口,聲音卻是暗蘊著認真;門內的金鍾大戰戰兢兢地抱著剛才鹿晗給他的紙袋,腳步卻無法移動半分。
 
  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尚未平靜的喘息聲,他知道、此時他有多麼慌亂,他身後這個男人就有多麼冷靜,冷靜得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使他莫名地有些畏懼、又有些期待。
 
  金鍾大有股預感,他知道鹿晗要說什麼。
 
  他輕輕地張開口,劇烈起伏的胸口像是能感覺得到門外那人的心跳頻率。
 
  ——別逃避你。
 
  「別逃避我。」
 
  金鍾大用唇語這麼說著、鹿晗同時亦隔著玻璃門認真的重申著,那邊窩在一起的金鍾仁和邊伯賢皆因為這一幕看得呆了。
 
  撲通。
 
  金鍾大清楚地聽見了心跳聲。
 
  「……好。」
 
  他更是清楚聽見了自己這麼回答著。
 
 
 
  金鍾大完全無法理清他和鹿晗現在算是什麼樣的狀況。本來他單方面地認為他們是敵對關係,但是現在他知道鹿晗根本只是小孩子那種喜歡你就要欺負你的心理,哪裡能構成什麼敵對啊;要說是朋友的話也太沒禮貌了,人家都擺明了說喜歡你、是要怎麼裝朋友啊;可是,就算金鍾大現在發現自己喜歡他好了,鹿晗卻是不知情的、他甚至也沒有要金鍾大愛上他的意思,僅有的,只是讓他不要逃避自己而已。
 
  所以,所以他們現在是互相喜歡但卻沒有表明心跡的階段嗎?
 
  可是不對啊,雖然自己並沒有表示過,但鹿晗可是三番兩次說喜歡他的啊。
 
  正當金鍾大十分認真的在思考這件事情時,鹿晗就已經以看似隨意卻堅定的腳步來到了他的面前。
 
  這天下午他又一次經過那間練團室,本來都已經走過去了、他卻突然想起方才金鍾仁特別傳訊息告訴他《小鹿向前進》在這裡練習最後的曲目——這個禮拜六,就是校慶了,而社團表演總是最吸引全校目光的一個環節;自家的《養樂多Baby》也一直在努力不懈地練習著……
 
  金鍾大用力搖了搖頭,想把腦袋裡強烈的停留念頭搖掉。他居然因為知道鹿晗在那間練習室裡面而轉過了身想要去偷偷看看他,看他低著頭很認真地撥弄著和弦的樣子、看他輕皺著眉頭哼著旋律的樣子……喔不他才不會承認這幾天他早就偷偷看過好幾次了!
 
  他捂住了自己臉,不行,今天他有強烈的預感、要是偷看的話會被發現的,姑且不論這個預感會不會成真,基本上偷看本來就很容易被發現啊!
 
  於是他毅然決然地轉過身,心裡想著反正星期六校慶當天就能光明正大地看個爽快了,也不差這一時半刻的——
 
  「欸?鍾大?」
 
  一聲特別軟糯特別天然呆的聲線具有活力地在金鍾大背後響起,金鍾大挫敗地閉上眼嘆了口氣,這裡的風水肯定特別不好、每次都在同一個地方被捕獲的心情你們敢不敢來嘗試看看!
  
  「呃……藝興哥……」金鍾大尷尬地揚起笑容,雖然看到張藝興讓他很開心啦,可是這種『小鹿向前進』的練團時間、遇到張藝興不就等於遇到鹿晗嗎!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徘徊?」張藝興來到他面前,一臉好奇地左顧右盼著,「在等人?」
 
  「沒、沒有!」金鍾大堅決地搖了搖頭。
 
  什麼徘徊、這不就代表張藝興剛剛全都看到了嗎!關於他走過去了卻又莫名其妙轉回來的事情……!
 
  臥槽,好丟臉。
 
  「沒有?」張藝興挑眉看著面前搖頭搖得那麼欲蓋彌彰的小室友。
  「真的沒有。」
  「沒有在等鹿晗?」
  「沒……」
 
  什麼!張藝興幹嘛這樣問?他已經發現了嗎啊啊啊啊啊?
 
  金鍾大瞪大著眼看著自家室友哥哥,多希望他能夠說一句『噢我沒有發現你喜歡鹿晗』,但是這樣的想法果然也只能想想……廢話!要是室友哥哥真的說出了這種話那還不表示他什麼都知道了嗎!
 
  等等、要冷靜要冷靜,金鍾大總覺得最近自己的內心話越來越暴走了。
 
  「可是鹿晗在等你。」張藝興淡淡地笑著看他自己在腦內發神經,很有耐心地等他驚恐的眼神逐漸趨向平緩時又對他投下一枚震撼彈。
 
  「……蛤?」
 
  張藝興卻只是輕輕地笑著,金鍾大今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室友哥哥也會露出這麼笑裡藏刀的表情。
 
  他還在消化著這個巨大無比的打擊,就被對方伸過來的手拉走了。
 
  「去、去哪?」哇啊啊啊啊幹什麼!
 
  張藝興轉過頭朝他笑了笑,那笑容可謂燦爛無比、天真無邪,「去見你想見的人。」
 
  末了還附上一個眨眼。
 
  見自家室友哥哥畫風與剛認識時相差越來越多,金鍾大內心完全是淚流滿面,嗚嗚嗚誰來還他一個當初那個傻呆萌的藝興哥?
 
  ……等等,什麼叫做『見你想見的人』?什麼意思?
 
  金鍾大倒吸了一口氣。
 
  張藝興全、都、知、道、了!?







——
某天中午我考完期末某科,興高采烈地打開微博
尼瑪,我居然莫名其妙掉了50粉……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