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Nonage:Growing

 
  從那天之後,朴燦烈就時常在碰見金鍾大的那個時間點上站在便利商店外面像站衛兵似的等待著他的出現,然後故技重施、耍流氓地要金鍾大幫他買菸——他還沒十八歲,自然是不能向知情的金珉錫買菸——
 
  那一天會刻意要求金鍾大幫他買菸,是因為去年九月時金鍾大的班上同學給了他一個生日驚喜,當時的動靜被時常窩在金鍾大班級附近的他收進眼底,可朴燦烈卻也不敢確定確切的日期,硬是憋到了十月才開始了行動。
 
  這一個月來他一個禮拜站衛兵三天、那三天會剛好都是金珉錫的班,因此他每一次都能順利穩當地遇見戴著黑框眼鏡背著厚重書包的金鍾大,朴燦烈依然每一次都會要他幫自己買菸,而金鍾大也會每一次都帶走一瓶牛奶、然後朴燦烈再去找金珉錫結清牛奶錢。
 
  因為對朴姓小混混想追求自己親弟弟的事情耿耿於懷,金珉錫雖然沒有強烈的反對但這一個月來也是對朴燦烈擺著一副愛理不理的臉,可是這天卻異常地主動在朴燦烈又到門口站衛兵的時候走出店門。
 
  「你就沒有想過鍾大可能會有喜歡的人?」金珉錫一臉認真的說著,表情完全沒有在開玩笑,一雙手插在口袋裡,沒有了當店員必須要有的很有禮貌的樣子。
 
  朴燦烈本來還想打哈哈說唉唷哥你終於願意主動和我說話了啊,但是聽見他說的話之後他卻一句屁話都說不出來,心裡像是被注射進了什麼令人費解的情緒,可他卻束手無措。
 
  「……如果他真的有了喜歡的人,那我不是應該將他搶過來嗎。」他沉默了許久才淡淡地這麼說著,話裡的語氣比起金珉錫聽過的任何時候都還要認真,「就算他有了愛人,縱使我做的事情會讓哥你反感,我也還是會把他搶過來——或者說,我會讓他愛上我。」
 
  金珉錫愣了愣,他有一點無法消化朴燦烈說的話語。以往朴燦烈好像都只會鬧騰的胡言亂語、和狐朋狗友一起鬧事的時候滿口髒話的樣子他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從朴燦烈口中聽見如此真摯的語氣。
 
  他該慶幸嗎?這個人用著這麼堅定的模樣說喜歡他的弟弟。
 
  金珉錫甚至還想不到該說什麼好回應朴燦烈、該怎麼做才是此刻最適切的反應,就有一個中年男子走進了便利商店裡,金珉錫看了一眼表情凝重但眼神卻落在遠方的朴燦烈,嘆了一口氣就轉身跟著走進了店裡、馬上就換上了職業笑容喊了句宏亮的歡迎光臨。
 
  待金珉錫走進了便利商店裡之後,朴燦烈才帶著那個凝重的表情偏過頭看向正在櫃檯幫客人結帳的金珉錫。
 
  為什麼,珉錫哥要那樣問呢?
 
  只要一想到也許有那麼一個人,可以擁抱金鍾大那嬌小瘦弱的身子、可以親吻金鍾大那俏皮小貓般的雙唇、可以獨佔金鍾大那狡黠自傲的笑容……朴燦烈就覺得自己要瘋掉了。
 
  他喜歡他三年了。
 
  入學典禮那一天早晨、朴燦烈早早就起床出門了但卻一點也不想走進校門,他在附近早餐店想著到底該去打網咖還是鬧學校打發時間,卻正好發現旁邊巷子裡有一個個頭不高的少年與幾隻凶神惡煞的肥貓咪在對峙著,朴燦烈看著那個畫面沒由來地就想笑,正想開口捉弄少年的行為時他才發現少年腳邊窩著一隻瑟瑟發抖的小貓,瘦骨嶙峋、全身髒兮兮的。
 
  ——他在保護那隻看起來隨時都會死掉的小貓。
 
  意識到這一點,朴燦烈半張開的嘴已是什麼調笑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仔細一看他才發現少年握著樹枝的手也在發抖著,和他腳邊那隻小貓如出一轍。這讓他覺得更有趣了,想著怎麼會有人不顧自己的害怕也要拯救這種輕飄飄的脆弱小生命、他靠著牆壁準備看他怎麼擊退想霸凌小貓的肥貓們。
 
  那些肥貓要是全衝上去的話,估計就算少年是人類也得被抓得遍體鱗傷吧。朴燦烈想著,然後忍不住在心裡估算著自己大概要在什麼時候出去英雄救美。
 
  但根本沒有他上場的餘地,少年抄起隔壁早餐店放在巷子裡方便打掃的掃把就朝著那群肥貓揮去。朴燦烈沒少打架過所以他一看就發現少年的掃把揮舞的路線是嚇阻大於攻擊,但是肥貓們看來並沒有發現這件事情、發出兇狠的喵叫之後便踉蹌地散了。
 
  見終於趕走了那群肥貓,少年才急急忙忙地彎下腰去查看窩在腳邊的那隻小貓咪,小貓還沒張開眼睛,但小小的貓嘴卻是一直發出微弱的叫聲,宛如是在求救、卻又像是在表達自己還活著似的;少年小心翼翼地脫下自己的外套包裹住小貓咪、抱著牠就往巷子外邊跑。要不是少年只顧著懷中的小貓咪,他就會發現迅速躲到早餐店裡的朴燦烈了。
 
  朴燦烈看著他一路跑進了便利商店裡,正在補貨的店員被他嚇了一跳,但對於少年在架上拿的牛奶也只是默默從自己口袋裡掏出零錢丟進收銀機裡、沒等少年開口就將牛奶熱過才拿給他。少年走出了便利商店之後便蹲在路邊看著小貓咪一口一口地喝著牛奶,喝完之後又把牠抱進店裡。
 
  那名店員對於少年的舉動好像很頭痛,但還是一副拿他沒轍的模樣接過了小貓。
 
  朴燦烈雖然沒有走進便利商店裡邊去聽見他們的對話,但還是能夠想像少年開心地笑出來的臉蛋說著的是下課後會來接走小貓咪、店員輕敲了下少年的腦門,催促他趕快上學。
 
  離去前朴燦烈進了便利商店裡買了一瓶飲料,記下了店員的名字,金珉錫。
 
  時間過得很快,他認識了金珉錫三年、代表著他也暗戀了那個英勇救貓的小傢伙三年了,這三年來就連金珉錫都不知道他喜歡的人就是當年那個抱著小貓咪衝進便利商店裡的孩子,會想串通金珉錫取得他的名字也是因為在大考完之後他們就即將畢業了,他毫無把握在畢業之後還能不能看見那個乖巧上學的少年。
 
  終於得知他的名字那天他也才知道原來金珉錫是他的哥哥,其實他心裡是鬆了一口氣的;這些日子以來,除了那個買牛奶不用付錢而金珉錫還幫他顧小貓的事情之外朴燦烈還看過不少他寵溺金鍾大的畫面,他懷疑過好幾次他們會不會是情侶,而那天會與金珉錫串通也是為了試探。
 
  說真的除了這個之外,他還真的沒想過金鍾大會不會已經有喜歡的人更甚至是戀人的可能。
 
  整個世界,不應該還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個小傢伙的。他善良卻又狡黠、勇敢卻又脆弱、心靈這麼巨大個子卻如此嬌小,像這樣的金鍾大應該只有他朴燦烈一個人看得見。
 
  他正神遊著,不遠處一陣吵鬧將他拉回現實,定睛一看發現是兩個在他眼裡一樣嬌小的少年、穿著同樣的校服還擁有著相似的身形,粗略一看會以為走來的是一對雙胞胎,但朴燦烈一眼就發現其中一個正因旁邊少年說的話語而笑了開來、連眼珠子都看不見了的小傢伙就是金鍾大。
 
  朴燦烈突然戒備了起來。他知道金鍾大旁邊的傢伙,常常能聽見他喊他伯賢,在他們還不需要這麼晚放學的時候總是能看見他們兩個結伴一起回家,不過一升上高三後兩人便沒有再一起走過回家的路;藉著自己那優越的腦袋瓜,朴燦烈也能猜想到可能是兩人的家方向不同。
 
  但今天這同學突然出現在這裡倒是讓朴燦烈下意識地將他當成了方才今珉錫話裡那若有所指的對象。
 
  朴燦烈緊抿著唇,那總是沒心沒肺地揚著的弧度在此刻滑成一條嚴肅的直線。
 
  而那在幾步之外巧笑倩兮的金鍾大緩了緩笑,豪不避諱地往那一如既往地站在門邊的朴燦烈看去——依然盈著笑意的漂亮雙眼彎得正美,就像是對朴燦烈此時的情緒活動完全不知情那樣地、噢當然也可能他全都了然於心。金鍾大沒有停下腳步,只有眼神在朴燦烈身上多做了停留、但卻和邊伯賢一起走進了便利商店。
 
  刺耳的「叮咚」聲終於隨著兩人的身影走進了店裡之後,朴燦烈黯下眼神,插在口袋裡的手掌緊緊地握成了拳頭。他沒有像往常一樣轉過頭去看金鍾大那日日夜夜縈繞於他心頭的身影、然後在腦袋裡做一些兒童不宜的想像,而是反常地直接消失在旁邊的巷子裡。
 
 
  金珉錫看見那個高挑的身影消失在門外的時候,幾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
 
  「這樣你有開心了嗎?」看著面前的弟弟和弟弟的好同學,他略為擔憂的開口問著。金珉錫不是笨蛋白癡,他知道自己的弟弟並不是個完全乖順的孩子,所以他自然猜想得到金鍾大對於朴燦烈每一次表面看來像是威嚇但其實只是想多接觸他的舉動並沒有任何抗拒是為了什麼,但相同地、這個孩子心思太過鬼靈精了,他這個哥哥到現在也是沒完全猜透啊。
 
  邊伯賢看了看身旁的好同學,那人看來陷入沉思的樣子讓他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他,「欸、你沒事吧。」
 
  被那麼一撞,金鍾大好似真的就這樣被撞回神了似的,「……我沒事。我能有什麼事。」他扯開一抹笑。
 
  「不是我在說、但你這做法我可是像被你蒙了一層紗什麼鬼都看不懂啊。」邊伯賢拿起結完帳的飲料直接開了瓶口就往肚子裡灌。
 
  「那就是你智商的問題了。」金鍾大給他一個白眼。
 
  金珉錫無奈的笑了。他這樣算不算是躺著也中槍?
 
  「……哥。」金鍾大咬了咬唇,似是在猶豫著什麼,但還是對著他親愛的哥哥大人開了口。「我今天去伯賢家寫作業,可能會晚點回家、也可能不會回家。」
 
  金珉錫聞言微微瞪大了那本來就不小的雙眼,「……你不會為了趕跑燦烈所以要跟這小子假戲真做吧!?」拜託誰來跟他翻譯一下當自家弟弟和他三年的好同學對哥哥說『我今天去他家所以不回家了』的真正意思?是不是小孩子翅膀硬了、成年了都可以隨意對含辛茹苦的哥哥說今晚不回家了啊?
 
  ——雖然金珉錫的用詞有些歧異。
 
  「什麼『這小子』?珉錫哥你不要說這麼弟控的話好嗎——」看著金珉錫緊張地用手指指著自己,邊伯賢一個沒忍住就開口為自己挺身而出。
 
  「邊伯賢你重點錯了!」金鍾大咬牙提醒著。
 
  「呃、喔,那……鍾大你什麼時候對我有意思的你應該早點說啊?」
 
  金鍾大又翻了個白眼。這就是所謂的豬隊友嗎。
 
 
 
 
 
——
下一更結束這個腦洞~

 
‎2014/‎12/‎30  1:46:40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