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8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Nonage

  他跟著那幫狐群狗友,雖然心中總有著某種正義讓他很清楚再怎麼叛逆也還是有些事情不能觸犯,但是,在這條底線之前,他已然成了同類青少年又愛又恨的不良少年了。
 
  晚上八點,現在是留在學校裡結束溫書的準考生們的放學時間。朴燦烈看著腕上的錶,此刻的他站在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外,一副就像是在等待著誰的到來似的樣子。他其實也在準考生的行列之中,但他討厭天天翻著同樣的依本書就只為了將之背至滾瓜爛熟、倒背如流,他們的人生可不是為了恨不得將那些書中的字句吃下肚卻不能真正當做午飯吃下而活著的。
 
  他站在便利商店外將近十分鐘,才在零零散散來去的客人裡逮著一個揹著書包、看起來剛從學校裡走出來的少年。
 
  「等等。」
 
  朴燦烈出聲喊住那名少年,而那帶著黑框眼鏡、背著厚重書包的少年看起來就是認真向上的努力孩子也乖巧地在便利商店門口前停了下來。叮咚一聲,店門因為感應到有人站在門前便雀躍地自動開啟,還伴隨著悅耳的鈴聲。
 
  少年推了推臉上的眼鏡,轉過了頭看著突然叫住自己的不良少年朴燦烈,「……叫我嗎?」確定除了自己之外四周都沒有人之後、少年才遲疑地指著自己詢問著。
 
  「對。你滿十八了沒。」朴燦烈口氣略微不客氣地問著。
 
  少年用著他那被鏡片掩藏住情緒的漂亮雙眼略微打量了下朴燦烈,然後才開口回答,「滿了。」
 
  「幫我買菸。」朴燦烈不客氣地說著,也沒問過對方答不答應這件事情就逕自從口袋裡拿出鈔票塞進他的手裡,「謝啦。」
 
  少年握住了他塞到自己手裡的鈔票,但卻並沒有馬上走進便利商店;他先是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鈔票、又看了看朴燦烈,似乎是在猶豫對策、但也有可能是別的一些什麼。
 
  見少年並沒有隨即走進便利商店裡,朴燦烈也知道他是對自己的行為感到荒唐,但他馬上就想到自己那群狐朋狗友們威嚇弱小時的把戲,於是他刻意不客氣地往少年走近了一步、用口型對他說了句『快點』,眉眼間透出平時叛逆的狠戾。
 
  他原以為少年會是害怕地照著他的話做的,但他竟也只是紋風不動地問了句要哪個牌子的菸。朴燦烈也沒料到他會這樣問,回答的時候差點就被自己的口水噎到,掩飾地咳了聲才假裝沒事的回答著。而那少年聽了之後也只是點頭示意知道了便走進了便利商店裡。
 
  朴燦烈戀戀不捨地看著少年走進便利商店的背影,他細細的打量著少年的樣子:那不到一米八的身高對總是高人一等的朴燦烈來說這樣的高度算是非常嬌小的,不曉得是營養不良還是天生就吃不胖的體質讓他看起來又比實際身高的數字更小隻一點——
 
  想要將這小傢伙養肥。
  ——像這個樣子的想法,逐漸地在朴燦烈的腦袋裡成形。
 
  他忍不住想起剛剛那小傢伙跟他說話時,那掩藏在眼鏡之後的、彷彿天不怕地不怕的眼神,還有那就算沒有在笑也依然上揚的嘴角,以及看起來很弱但是一點也不害怕不良少年的靠近、連腳步都沒有後退過一步……嗷嗚,從頭到腳都是他的Style啊。
 
  店裡的少年到飲料架前拿了瓶牛奶到櫃檯結帳,朴燦烈見他要向店員要菸了才收回徘徊在小傢伙身上的眼神,轉過身背對著便利商店,假裝自己從來沒有偷看過那個少年似的模樣。
 
  好可愛嗚嗚嗚,還買牛奶喝。
  ——但誰又知道他內心正激動得翻天覆地。
 
  沒有多少時間少年就從便利商店走了出來,他也沒有轉過頭去看朴燦烈,就只是保持著走出店門的那個方向、以和他肩並肩的方式站在他的身邊。
 
  「喏。」
 
  朴燦烈低頭接過少年遞出來的菸,確認買對了之後卻發現小傢伙遲遲沒將該找回來的錢給他,反倒是還若無其事地喝著牛奶,而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小傢伙怎麼還站在他的身邊——通常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趕快把菸丟給不良少年然後跑回家嗎?
 
  「找回來的錢呢?」
 
  少年卻只是揚起了嘴角,微微偏過了頭看著朴燦烈,嘴唇的弧度就像是得逞的小貓咪那樣撓得人心癢癢。朴燦烈第一次以這麼靠近的距離看見他的笑容,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都被震懾到了;嗷嗚,小傢伙這是對他微笑啊嗚嗚嗚。
 
  「在遊戲裡面,完成跑腿任務就算沒有經驗值也該送個東西吧?即使不是捲軸也補點藥水什麼的。」少年像隻偷了腥的小貓咪那樣地笑著,連眼神都多了幾分狡黠,但這又為他添了幾分魅力。他晃了晃手中的牛奶,「這牛奶就算是跑腿任務的獎賞了。」
 
  然後少年咬著牛奶瓶上的吸管、甩了甩書包,踩著小貓般輕快的腳步就從朴燦烈的面前走掉了,只徒留朴燦烈在原地微瞪大著雙眼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直到少年消失在前面的轉角處。
 
  好、好像小貓咪喔嗚嗚嗚。
  ——覺得少年像隻貓偷了牛奶喝也偷走他的心臟的朴燦烈內心已被萌哭。
 
  他默默地拆開了手中的菸,熟練地從中抽起一根叼在嘴裡,又從長褲口袋裡摸出打火機,點燃嘴裡香菸的動作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用力地吸進一大口尼古丁,再呼出一大團雲朵般的煙霧,朴燦烈滿足地瞇起眼睛。
  啊、真幸福啊,是那個像小貓咪的小傢伙幫他買的菸呢。
 
  正當朴燦烈在享受著那讓他心臟跳動又偷走他的心臟的小傢伙『被迫』買來給他的菸時,他身旁那扇三不五時就會叮咚叮咚地響著的便利商店大門又歡騰地響著,可這一次卻是從裡面走出來了個穿著俗氣單色制服的便利商店店員。
 
  「珉錫哥、怎樣?看到那小傢伙外套上繡著的名字了沒?」朴燦烈又呼地吐出一口煙霧,連看都沒有轉過頭去看那個從店裡走出來後就站在他旁邊的店員,就像是早已認識、更甚至是早已串通過什麼似的開口詢問著。
 
  「那孩子我連看都不用看他外套就知道他的名字了。」金珉錫瞇了瞇眼。
 
  朴燦烈拜託他說想請他幫忙看一下喜歡的人的名字、說他埋伏了很久才知道那個少年總是會在放學後走進這間便利商店買零食飲料;當時聽著朴燦烈這麼說著金珉錫也起了一點好奇心,由於想知道能讓這混混喜歡上的孩子是什麼樣子的、又作為朴燦烈認識了很久的哥,金珉錫才會答應幫他這個忙的。
 
  只是看名字而已嘛,朴燦烈這個跟人家同校三年的傢伙看了三年連明字都不知道、他金珉錫相信自己絕對能夠一眼就解決這個笨蛋弟弟的苦惱。
 
  但他沒想到……
 
  「哥果然就是不一樣!」朴燦烈一聽他這麼說,雙眼都亮了起來,他用著迫不及待的眼神看著金珉錫,大大的眼睛好似在散發著『快告訴我、快告訴我』的急切訊息。
 
  「他叫作金鍾大……」
  「可是哥怎麼會不用看外套上的名字就知道他是誰啊?哥認識他?因為是熟客還是因為是認識的弟弟啊?哥介紹我們兩個互相認識認識好不好?」朴燦烈帶著渴望得眼神不斷靠近金珉錫,雙眼裡的渴求刺得金珉錫覺得自己太陽穴突突地在跳。
 
  「我認識他十八年了……他是我弟。」金珉錫這次能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說這話的時候是咬牙切齒的,然後他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在朴燦烈說話前開口補了一句,「親生弟弟。」
 
  「……咦?」
  「咦什麼咦!臭小子居然打我弟的主意!?」
  「不、不是啦,可是他真的很可愛啊哥哥大人!」
  「廢話少說,你先給我把鍾大剛剛那瓶牛奶結清。」
  「咦?可是小傢伙不是拿買菸找的錢買的嗎?」
 
  「你以為你的菸多便宜啊!」金珉錫忿忿地踹了他一腳,打鬧性質的那種,「要不是他指著門外的你說你會結清,我早就進去拿菜刀出來了。你這臭小子居然叫我們鍾大幫你買菸!?」
 
 
  在哥哥大人金珉錫教訓著朴燦烈的時候,不遠處正走在回家路上的金鍾大正喝著任務得來的牛奶,開心得輕哼著不知名的曲調。
 
 


——
未成年請勿抽菸/飲酒
↑我怎麼突然變成在宣導這個了

 
‎2014/‎12/‎25 02:42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