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59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洙賢】捉迷藏


  ——
 
 
 
  鄭大賢人生中從沒有像現在如此慶幸自己的身高連一百八都不到。
 
  如果又高又壯,他現在恐怕就無法如此靈巧的躲在也許有崩塌可能的衣櫥裡面,雙手抱膝、像個小動物般的捲縮在一角,心存恐懼的微微顫抖著、卻又要努力不讓自己可能使衣櫥看起來可疑,事實上他快哭出來了,但出聲他就沒戲唱了。
 
  衣櫥內其實比想像中的黑暗,透過想像這裡可以很窄小、也可以無比寬廣,但窄小的是眼前、寬廣的是身旁,因為看不見周圍事物的關係、只要不小心摸到一點布料都會讓他嚇到心臟停止。
 
  ——噢對了他不是膽小鬼,真的不是。
 
  就在鄭大賢在思考自己應該無限期躲藏下去還是要放手一搏找出口逃出去的時候,一個沒有經過掩飾的腳步聲清脆的從遠處緩慢的踩近,也不曉得是不是恐懼帶來的錯覺,那腳步聲彷彿正往他所在的衣櫥緩慢的靠近中。
 
  他呼吸一屏,也不敢想別的事情了,他知道衣櫥外的那人是誰——當然也只有那個人了——心臟噗通噗通的在此時似乎又更加明顯,那種隨著越來越靠近的腳步聲都要跳出喉嚨的感覺都快要不像是錯覺。
 
  「躲好了嗎……」
 
  乾淨清澈的聲音輕輕的響起,不輕不重、很溫柔的落在感覺有點距離的地方,那是鄭大賢喜歡到幾乎迷戀的聲音與人,但他的反應卻是在瞬間摀住了嘴巴才阻止了自己差點尖叫出來的衝動。
 
  「大賢啊……躲好了吧?不然、怎麼都不出聲呢……」
 
  恐懼得瞳孔放大,他得緊緊的摀住嘴才能抑制自己的下意識反應尖叫,雙手都在微微發抖,他能聽見那個人的聲音就離他不遠了、甚至還能感覺到他的目光灼熱的穿過衣櫥的木板落在自己身上。
 
  換做是今天以前,他會覺得很幸福。眾人景仰的優質學長、是他的戀人。
 
  「躲好的話——」
 
  鄭大賢不自覺的往後靠,眼前本該是一片黑暗的視線倏地出現一絲光線,是他、正用著足以折磨死一個正常人的速度打開衣櫥的門板。鄭大賢雙眼瞪大,猜想自己一定被發現了,他不敢呼吸,即使心裡已經有了底,還是在賭一個可能。
 
  「學長就要去找你囉?」
 
  一定、是被發現了——鄭大賢完全沒辦法往好處想,他害怕得想要閉上眼睛,可是卻沒辦法讓眼皮闔上來迎接即將到來的危機,只能看著眼前的衣櫥門被人緩慢的越打越開,竄進黑暗裡的光亮打在他臉上時他心裡混亂的飄過一堆髒話和自暴自棄。
 
  拜託、上帝還是耶穌還是菩薩還是阿門……什麼都好,快救救他、他還不想死啊——
 
  然後眼前打開衣櫥門的動作硬生生停了下來。
 
  鄭大賢還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但也不敢太樂觀的去幻想自己剛剛心裡想的那些也許靈驗了,畢竟、根本就不可能。
 
  過了幾十秒之後門又被緩緩的關了回去,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被發現了,否則怎麼可能被如此對待?一般人才不會放過衣櫥這個這麼好的躲藏地點——呃好吧他承認學長不是一般人。
 
  「要躲好喔……呵呵。」
 
  清澈如翠玉的聲線又穿過門板,落在耳膜裡的感覺讓他全身都不舒服,平時愛戀的心在此刻完全無法舒展開來,鄭大賢都快要哭出來了,但是他不敢做任何可能會背叛自己的事情——例如哭出聲音讓對方發現他在哪裡。
 
  腳步聲又開始毫不掩飾的響起,衣櫥裡的他還是不敢太輕舉妄動,直到腳步聲越來越遠、漸漸的再也聽不到那響亮的聲音時,他顫抖著手卻迅速的拿出了口袋中剛才邊跑邊被他設成無聲模式——畢竟只要打通電話,他馬上就會被發現的手機,冒著對方在這段時間內定位找到自己的風險打開了網路向朋友求救。
 
  『我沒有開玩笑,快想辦法救我。』他從來沒有打字這麼迅速過,用現在年輕人最常使用的APP傳了短訊給在班上最親近的朋友,劉永才。比起自己,鄭大賢相信更為聰明的劉永才一定會是個好的求救對象。
 
  『怎麼了?你不是去你親愛的學長家嗎?』對方也迅速的回覆了,大概是被他嚇到。
 
  『對,就是因為學長。我現在有生命危險,暫時躲了起來。』
 
  『那你還有閒情逸致發訊息給我?如果是真的,拜託你快想辦法跑,越遠越好!如果是騙我的,你明天請我吃午餐!』不到一分鐘鄭大賢就收到了不甚簡短的回覆,若換做是別人,一定還在那邊講我才不相信之類的屁話。『不要再回了,你這笨蛋,還要命就跑,不要只是躲。』
 
  於是鄭大賢隨便打了個"好"發送,關上網路再把手機收起來,打開衣櫥的門、毫不拖泥帶水的出來再關上假裝這裡沒有發生過什麼事,就一邊小心的避開學長可能的路線一邊往記憶中大門的方向行進。
 
  「親愛的大賢~學長來找你囉~」
 
  那麼熟悉但卻又有點陌生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像是邊散步邊隨意哼哼唱唱的感覺,但聽在鄭大賢耳裡卻像是隱隱的在告訴他……
 
  ——我看到你了。
 
  鄭大賢渾身一抖,他想又是該先暫時躲起來了,閃身就進了不知道為什麼敞開著玻璃門的陽台,他在一個幾乎要跟他同高的盆栽後面蹲了下來,藏身的同時評估著從這裡跳下去的可行性。
 
  小心翼翼的往下探看著的時候,鄭大賢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他與金明洙——也就是外頭那個他一直躲著的學長——之間的一切,在放學後的音樂教室的邂逅、之後每天放學的秘密約會、音樂心靈上的契合到後來身體上的,每一個每一個記憶,都讓他想起了他們是相愛的。
 
  漸漸地,他停下了想要從這裡往下跳然後逃跑的念頭。
 
  相愛的人們,不是奢望著分分秒秒都能夠不分離嗎?不是僅管全世界反對都要忤逆那些的在一起嗎?不是不怕天崩地裂只怕其中一方先放手嗎?
 
  他們也是那些相愛著的其中之一啊。
 
  就算已經被父母發現了他們的關係並且以死相逼要求他們分手又怎麼樣?金明洙只是不想讓外力分開他們兩個而已,所以鄭大賢又怎麼可以想要先離開他呢。
 
  只要他們在一起,那麼被毀滅又何妨?
 
  「……大賢,我、找到、你囉。」
 
  金明洙獨特的聲線在他的背後響起,鄭大賢想到那個沒有被闔上的玻璃門,對方的聲音如驚喜般的出現時、他也聽見了玻璃門關上的聲音。
 
  啊、是陷阱。
 
  他突然想通了那件剛剛完全沒發覺的事情,不過也不重要了。
 
  鄭大賢轉過身去看那個此時俯視著自己的戀人,他看見他的眼裡有一種重新找到自己的滿足感跟優越感,他很想像平時一樣笑他自我感覺真的超級良好,但是現在他心裡也都是那些情感。
 
  無論是什麼形式、天涯海角,也想要和你在一起。
 
  不逃了。
 
  成功逃跑了的話,地平線的那一端,便不再有你。於是,那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不會再逃了,從今以後。
 
 
  他愛金明洙。
 
 
 
 
 
 
 
 
 
 
——
想守護你們
很想
很想
 
 
2013/08/24 03:53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