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7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鹿包】Night


  有一種人,天生就是穿梭在人與人之間交際周旋的能手,白天把學校當舞會到處招惹、晚上就去夜店到處放電,所到之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還有另外一種人,看起來乖巧白淨,你猜想這個帶著細框眼鏡的學生晚上回到家之後的行程就是吃飯、洗澡然後溫習最後睡覺而已,但他其實會換上你完全想像不到的衣服,前往夜店找樂子。
 
  這兩種人白天夜晚都可能會碰面,但差別只在於能不能認出來而已。
 
  前者是校園風雲人物鹿晗,要不是他所就讀的學校裡今年還沒有開始票選校草,他這個初來乍到卻在學校裡掀起一陣追鹿風的一年級新生絕對在開學時就有穩坐校草寶座的人氣。而他也不僅僅是在學校裡出名而已,晚上只要到附近的夜店隨便找個人問問,沒有人不知道鹿晗的名字。
 
  因為人氣太高,鹿晗也沒有去同一家夜店的習慣,可只要知道他會去哪些夜店、就會發現其實他有照一定的順序去光顧;和他相反地,另一個夜店之王雖然一切都是神秘的,但是他卻只固定去某家夜店,每一次都會先和調酒師聊上幾個小時,於是有人說他們是戀人、也有人說那位調酒師是為了他才待在夜店裡工作的。
 
  那個人叫做Xiumin。沒有別的稱呼,僅僅只有Xiumin這樣的單字;也沒有別的個人資料,沒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白天又是什麼樣的人,可是卻依然只有他每個星期三會固定出現在那家叫做NinetyNight的夜店這樣的資訊。
 
  鹿晗也聽聞這個人的名字已久,NinetyNight也在他會去的名單之中,但偏偏總是錯過Xiumin的星期三。
 
  而今天也是一個晴朗的星期三。
 
  鹿晗就如同往常一樣在校園內閒晃,他能聽見近處遠處都有女孩子因為他的經過而交頭接耳著的聲音,每每總讓他忍不住想要驕傲得昂起頭來走路,但怎麼說這都不是他的Style。他不習慣太高調、但是也不喜歡太過低調,他就無法想像那個Xiumin晚上那麼高調平時為什麼要那麼低調。
 
  嗯……到底為什麼呢?
 
  鹿晗邊走著邊忍不住想像那個叫Xiumin的夜店King的日常生活,說不定他是一個上班族、過著規律又無聊的生活,搞不好沒有女朋友、所以才固定在星期三到夜店周旋在各色男人女人之間……
 
  大概是因為已經神遊到天邊的關係,鹿晗並沒有發現低著頭迎面走來的學生會長,一個很認真的神遊、一個很認真的低著頭看資料,於是兩個人很理所當然的撞上了。
 
  「哇啊、」這一頭的鹿晗下意識就是抱住突然撞過來的物體。
  「唉、」那一頭的學生會長伸長了手只顧著飛掉的資料。
 
  風吹啊吹,原本還在學生會長手裡的資料就這麼被風給吹走了。
 
  「啊……各社團遞上來的申請書……」長長的劉海下漂亮的眼睛都被細框眼鏡遮擋住的學生會長還沒注意到被人抱在懷裡的事情。
  「啊?我、我去幫你撿!」
 
  倒是鹿晗自己先發現了剛剛一不小心就把人抱進懷裡的動作,唉這真的不是什麼好習慣。他急忙在對方沒發現之前放開了手,也不好意思因為突然發現這個學生會長的眼睛漂亮就多想隨著自己的腦袋去看對方幾眼,一個轉身就為他追起了飛走的資料。
 
  所幸突然刮起的風不算大,資料很快地就因為風停了而掉落在前面的走廊上,鹿晗連忙把那釘在一起的幾張紙撿回還給那位學生會長,只多看了他一眼,那位學生會長也只禮貌的說聲謝謝之後就走了。
 
  鹿晗看著那個乖乖牌學生會長的背影,突然覺得這個人還是應該把眼鏡拿下來才好看。
 
 
  ※
 
 
  「唷、這不是鹿少嗎?今天怎麼來了,不是應該還沒到來我們NinetyNight的日子嗎?」
  「偶爾也該做一些不在平時規律裡的事情。」面對傳聞中和Xiumin甚好的調酒師,鹿晗僅僅只是保有距離地說著。
 
  他時常來這裡,和調酒師也是相當不錯的。但是他想,自己也總不能被這個和Xiumin傳有祕密關係的調酒師看出來他其實是為了Xiumin——啊不是、是好奇Xiumin——才會在不是排好要來NinetyNight的日子來到這裡。
 
  「是這樣?」調酒師挑了挑眉,看起來是不甚相信鹿晗的說法,但也僅僅只是留下了個疑問句,並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這裡的調酒師是鹿晗高中時的學弟,對於這個在高中時就擔任著NinetyNight調酒師的未成年少年,鹿晗還是比較了解那個白天穿著高中制服傻笑著跟朋友玩鬧的朴燦烈。
 
  白天的他看起來一目瞭然,夜晚的他看起來太過神秘。
 
  不同於往常,鹿晗今天特別留在吧檯邊坐著,也不下去一起跳舞、也不對上前搭訕的人們揚起親暱的微笑,一整個晚上,他都在等待那個Xiumin出現。
 
  「已經兩點了,通常超過這時間他沒出現就不會再出現了。」朴燦烈從容地把玩著酒瓶,「是不是因為知道你要埋伏他,所以他才不來的?」
 
  「說什麼埋伏啊……!」被朴燦烈淡淡地掃了一眼就好像被看穿了什麼似的,鹿晗雖然很想像平時那樣給他一個爆栗,但礙於身分地點他只能安靜地拿起自己的酒杯。
 
  「哥這是承認了在等Xiumin?」朴燦烈笑了笑,「啊、今天他沒出現都是哥害的。」
 
  「……聽說你們有點什麼?」沒正面回覆他說的話,鹿晗只是問出了大部分混夜店的人們都想知道的問題。
 
  「什麼有點什麼,我可是未成年。」朴燦烈白了他一眼。
 
  切,就你那樣子也還記得自己未成年!?鹿晗在心裡吼著。
 
  「哥如果要等他的話,今天大概可以先回家了。」朴燦烈又開口說道。
  「為什麼?」
  「這個時間點過了他就不會來了。」
  「我不信。」
 
  「那就算了。」朴燦烈聳聳肩,轉過身繼續調起酒後便懶得再理他了。
 
  沒有人可以陪陪自己說話,鹿晗只好繼續喝,偶爾跟著舞池裡的音樂搖頭晃腦著,又婉拒了幾個上前搭訕的少年少女。
 
  「你在等人嗎?」
 
  鹿晗已經對打發前來搭訕的人們感到疲憊了,這一次他看都不看對方一眼便直接回答,「嗯。」
 
  「如果他今天不來呢?」
  「那我就明天再來、後天也來。」
  「那要是他早就出現在你面前了呢?」
 
  鹿晗才想開口回說你怎麼會知道那人出現過了沒,張開嘴巴的那瞬間卻突然覺得這個好像在哪裡聽過。
 
  「唉、哥你居然來了?」朴燦烈一副驚喜的樣子,這種反應讓鹿晗確定了這個對自己說話的人就是Xiumin。「我還以為因為這哥你不打算來了呢。」
  「你小子又說些什麼。」要不是Xiumin在,鹿晗早就不只是口頭上罵罵而已了。
 
  「不過夜店之王鹿晗怎麼想找我呢。」Xiumin從容地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剛坐定位而已朴燦烈就將一杯酒放到他的面前、而他連看也沒有多看一眼就直接拿起酒杯啜飲,默契極佳就好像兩人早已配合許久。
 
  鹿晗默默地將他們的互動看在眼裡,想著傳言搞不好都是真的,雖然朴燦烈剛剛好像有否認。「都是燦烈說的呢,誰說我等人是在等你呢。」他揚起唇邊的一抹笑容,視線朝Xiumin看過去、他卻突然愣住了。
 
  「我早說過王不見王的你們居然還真的碰見了……」朴燦烈搖了搖頭,說著說著才發現那位哥哥不知怎地居然看著Xiumin發愣,「鹿晗哥你怎麼了?啊、我們Xiumin哥太帥了?」
 
  也許吧。也許鹿晗是因為Xiumin的美貌而看直了眼,但也可能還有另外的原因——
 
  「可能覺得,白天見過我吧。」Xiumin,哦不、金珉錫帶著神秘的笑容說著。
 
  「靠原來哥白天也是這個模樣?學生會長晚上愛混夜店這樣好嗎?」朴燦烈調侃著,說著又轉過了身去忙他的了。
 
  少了朴燦烈的視線,金珉錫帶著唇邊的笑容湊近了鹿晗耳邊。「怎麼樣?你想像的Xiumin是這樣的嗎?」
  「也許想像過Xiumin的各種樣貌,但還真沒想到你是金珉錫。」鹿晗無奈地笑了笑,他現在有種敵人在暗我在明的感覺,但回神又暗罵自己這什麼破比喻。
 
  「我每個星期三都在這裡的事情你應該很早就知道了,」金珉錫很意料之內的看見鹿晗點了點頭,「但為什麼今天才來?」
 
  鹿晗頓了頓,但他很快地就因為明白了什麼而笑了起來,眼神也一閃一閃的。「猶豫在你跟燦烈之間的關係,他可還沒成年。」
 
  「他要追的是我弟,和我什麼關係了。」
  「啊?你弟?」
  「那孩子可是個乖乖牌。」
  「看他哥哥這樣我不怎麼覺得弟弟真的是乖乖牌。」鹿晗輕笑著。
 
  「不過、你不好奇嗎?」金珉錫突然又靠近他幾分,在鹿晗揚起眉看進他眼裡的時候他又繼續說,「剛剛燦烈說的那句。」
 
  他的吐息近得都讓鹿晗心猿意馬,但他也只能故作鎮定,「哪句?」
 
  「王不見王 。」
  「……有哪裡不對嗎?」
 
  金珉錫輕輕地笑了起來。
  「直到把其中一個變成Queen,否則King與King是不會相遇的。」
 
 
 
 
——
2014/10/20
By 望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