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好孩子不可以這樣做 (fin)

  至少犯完案之後他還記得要為金鍾大拉上拉鍊。
 
  「……能問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這種事嗎?」金鍾大的身體還僵硬著不敢亂動,只得乖巧地讓身後的壞蛋幫他拉上拉鍊——事實上,他以為對方並不會就這樣放過他——不過現在看來有這種想法的自己還真是變態。
 
  「能在被這樣對待了之後、這樣對我說話的你也真是讓人疑惑。」
 
  「……欸、」
  「嗯?」
  「手機還我。」
 
  對齁手機。朴燦烈這才想起被塞到自己口袋裡的手機,常理來說應該要還給他的,可是他就是不想現在還。
 
  那怎麼辦?
 
  當然是、跑。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朴燦烈就真的馬上放開了金鍾大、轉過頭就拼命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被抱著的人突然放開,金鍾大那本來就沒剩多少力氣的身體就直接滑落在地,他沒想到這個對他毛手毛腳的傢伙居然會拿了他的手機就跑了,反應過來之後才從急急忙忙地從地上站起來、想要追上去卻發現自己沒有力氣跑。
 
  「可惡、手機還我啊朴燦烈!」
 
  卻只能看著他的背影跑出巷子。
 
 
  08.
 
  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朴燦烈是這麼說的。
 
  「鍾仁,哥昨天拿到好東西了,請我吃炸雞吧。」朴燦烈走到金鍾仁的位置對面坐了下來,一臉跩樣的說著,「哥不會虧待你的,就請我吃吧。」
 
  正埋首啃著炸雞的金鍾仁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從盤子裡挑了最小的那一塊拿到他面前,「這是訂金,看哥說的好東西有多好決定請多少。」
 
  朴燦烈略微嫌棄地接過那塊炸雞,「不是吧,我們鍾仁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說歸說卻也還是把那塊炸雞咬進嘴裡,「只要我拿出那個好東西,你會決定請我吃整桶的。」
 
  「先拿來再說。」
 
  朴燦烈滿足地擦了擦手,還是那副跩樣的拿出了口袋裡的手機——金鍾大的手機——但當然他並不會把金鍾大的手機交給金鍾仁,他只是假裝若無其事地把玩著。
 
  「先講好價值,下垂眼的電話能換一桶炸雞嗎?」
  「……當然能,要是你能把地址也給我就請你吃三天炸雞。」金鍾仁咬著一隻雞腿抬起了頭,「不過哥你應該沒有變態到跟蹤他回家吧?你昨天應該是跟蹤你的小傢伙才對啊?」
 
  朴燦烈一臉勢在必得。
 
  「你要連請我四天炸雞了,包括今天的。」他笑得狡黠,「我同時取得了下垂眼的電話跟住址了。」然後他滑開手中那並不屬於自己的手機,跳出來的畫面是標明著『伯賢』的通訊號碼,「這是鍾大的手機,下垂眼是他的室友。」
 
  金鍾仁瞪大雙眼,嘴裡的雞腿掉到桌上。
 
  09.
 
  某方面來說,朴燦烈其實是個膽小鬼。
 
  他已經一個禮拜沒去便利商店對面『站崗』了。不僅僅是因為那天跟蹤金鍾大回家結果不知為何腦袋一熱就對他做了那種事、更是因為他當時厚臉皮的拿走了金鍾大的手機他根本沒膽去還。
 
  「不然我去幫你還?」金鍾仁邊喝著剛從邊伯賢值班的便利商店裡買來的飲料編對著在炸雞店裡嘴咬一根骨頭一臉哀怨的朴燦烈說著。
 
  朴燦烈搖了搖頭,「你會被邊伯賢砍掉吧,他會以為你拿了他閨蜜的手機。」
 
  金鍾仁認同的點了點頭,「那……不然你拿給伯賢哥、說是你撿到的。」
 
  朴燦烈還是搖了搖頭,「他肯定會說撿到的幹嘛非得要給他,而且鍾大一拿到手機、一問過邊伯賢就知道是我了啊……」
 
  「知道是你,那你怎麼還沒膽還?」金鍾仁翻了個白眼。「不管你了,今天我要去學校,新生報到,哥你也是那個系的,陪我去吧。」
 
  「好吧、讓你自己去你肯定被那群系會裡的女人生吞活剝。」
 
  跟著金鍾仁回去一趟整理了報到資料之後、又循著原路經過了炸雞店和那家便利商店,朴燦烈羨慕的看著金鍾仁帶著孩子般得傻笑和店裡的邊伯賢揮手打招呼、而邊伯賢也帶著笑容和可愛的下垂眼朝他揮揮手的樣子,雖然很想猛地一掌從他腦袋打下去讓他出糗,但他卻也因此突然很想念金鍾大。
 
  不知道沒有觀察到的幾天,小傢伙的可愛指數又攀升到什麼樣的境界了。
 
  10.
 
  朴燦烈一踩進學校的綜合活動大樓就後悔了。
 
  「唉、以前偷偷來打球都不覺得這裡大,全部都是看不懂的報到程序的時候就覺得這裡無邊無際了,」金鍾仁茫然地看著幾乎都是人的大廳,「燦烈哥,我要先去哪一個啊?」
 
  朴燦烈指了指正對面,「那裡,跟著人潮向前,一個部門一個部門的交資料。」
 
  金鍾仁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了然地點了點頭,「那我們走吧……」
  「你先過去吧,我要先去上廁所,你交完資料我再帶你去我們系上的位置報到。」朴燦烈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就拼死命的往廁所跑過去。
 
  金鍾仁看著不知道突然發什麼神經的朴燦烈,雖然滿腦疑惑但還是聽話的走到排隊的人潮裡照著順序交上資料。雖然人好像很多但是只要遞出資料就行了,所以隊伍也算是前進得很快,來到最後一個的時候金鍾仁把手裡最後一張紙交出去,才發現負責的人是金鍾大。
 
  「唉?鍾大哥!」
  「嗯?」低頭只是接過單子的金鍾大聞聲抬起頭來,「鍾仁?你也來唸這所學校啊,當伯賢的學弟好看緊他嗎?」
  「啊……是為了方便對伯賢哥毛手毛腳。」金鍾仁認真的說著。
 
  金鍾大帶著笑的嘴角一秒抽搐了起來。還真是那個傢伙教出來的『好孩子』呢……「你還真是……忠心啊。」
 
  「忠心?」金鍾仁歪著頭,擺明了沒理解他話中話,「是說燦烈哥有跟我來喔。」
  「他在哪!?」金鍾大瞪大了雙眼看著他。
 
  「……逃到廁所去了。」
 
  金鍾仁看著金鍾大馬上轉頭和自己的同學交班、頭也不回的衝去男廁,輕輕的笑了笑,脫離了排隊交資料的人群之後自己找到了貼著他報名的系所名的海報的桌子,直接當作朴燦烈說他要帶他報到的話語已經作廢。
 
  身為弟子都幫到這裡了,師傅先生應該很能把握的吧。
 
  金鍾大跑到廁所之後正好看到朴燦烈在裡面慢悠悠地洗手照鏡子,他喘著小氣,這些天那些不明所以的鬱悶居然也就在看見他的那瞬間一掃而空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對著還在照鏡子的那人喊著——
 
  「朴燦烈!還我手機!」
 
 
  FIN.
 
  朴燦烈瞪大眼睛看著站在門口朝他大吼的人許久,久到金鍾大自己忍不住先撲過來咬住他的嘴唇。
 
  「叫你還我手機、你聽不懂嗎?」金鍾大離開他的唇之後用氣沖沖的模樣揪住他的衣領,趁著朴燦烈完全沒想到他會出現而還震驚著的時候板著臉罵,「都是你害我這一個禮拜起床都要靠邊伯賢、上班也不能偷滑手機了!還有我回家還要先把邊伯賢挖起來讓他借我手機跟媽媽報平安、因為這樣我已經請他吃了一個禮拜炸雞了!」
 
  就在金鍾大緩了口氣、開口就要繼續罵的時候,剛剛嚴重當機的朴燦烈已經回過神來,看著自己心心念念了一個禮拜的小傢伙就在自己面前,他心裡滿是激動,也顧不得場地或者時間不對,抓住面前的人就狠狠地吻了上去。
 
  小傢伙才罵到一半呢、小嘴也來不及閉上,朴燦烈倒是趁機讓自己的舌頭溜進去和他的玩耍、糾纏,他捧起他的臉讓他迎合著自己的親吻,小傢伙乖乖地任著他擺佈,許是因為太過想念他了,朴燦烈心裡越是激動就吻得越狂烈,不斷地變換著角度、似是要把他的唇都吞進肚子裡一樣。
 
  「唔、唔唔!」被吻得一口氣喘不上來的金鍾大紅著小臉推了推朴燦烈,聽見他的推拒時朴燦烈聽話的退開了吻。「哪有人第一次正式見面就這樣親的!」
 
  「我不只想這樣親而已。」朴燦烈認真的看著他,一把拉過金鍾大的手腕、順勢將他抱上了洗手檯上,轉眼間兩人就像是對調了身高一樣,他抬頭咬上他的喉結、復而色情的舔弄著,雙手也沒有閒著的朝他的褲頭攻去——和那天晚上一樣——熟練地拉開拉鍊、扯開他的防備,理所當然的伸進去握住他的敏感。
 
  「混帳……這是學校裡。」金鍾大難為情地一口咬住他的肩頭,「有人進來的話怎麼辦?」
  「他們看見就不敢進來了。」朴燦烈靠著他的鎖骨說著,說話間的呼吸全呼灑到他骨感纖瘦的鎖骨上,「在學校裡有什麼不可以的,我還有更多更變態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就只是因為那是你,我全身的細胞無時無刻都在叫囂著。
 
  想要你。
 
 
 
——
詳細後續被作者馬賽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