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好孩子不可以這樣做 (02)

  也順道幫金鍾仁弄來了那個下垂眼店員的名字、邊伯賢。然後朴燦烈金鍾仁不知不覺中已然成為一個陣線的了。
 
  「鍾仁啊,你先回去吧。」
  「……你要幹嘛?」
  「別管我要幹嘛,你先回去吧。」
 
  面對金鍾仁完全不想放他一個人在這裡的懷疑臉,朴燦烈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一個好理由去打發自己的兄弟走,沒辦法了、只好放出誘惑了。他挑挑眉,「不然我今天有獲得情報再跟你分享,現在先回家吧?」
 
  「……可是我才不要那個小傢伙的情報喔。」金鍾仁板著一張懷疑朴燦烈獨自留在這裡是想到做些什麼時候的臉說著。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不會給你關於他的情報的啦!」
 
  給過保證之後金鍾仁雖然還是帶著不甚相信他的表情,不過也是聽話地回家洗澡刷牙睡覺了。朴燦烈看了看錶,十一點了,等大夜班的那個叔叔來了之後,他的小寶貝就會脫下便利商店的制服下班了。
 
  噢,說起那件制服,在朴燦烈的眼裡也是誘人犯罪的一件事情。
 
  也許是因為店裡的制服準備得沒那麼齊全,也可能是店長翻出最後一件就這樣讓他將就一下,總之他的制服並沒有像更早些時間來到店裡的邊伯賢那樣合身;朴燦烈研究過,如果說邊伯賢的制服尺寸是剛好的M,那麼金鍾大的就是過於寬大的XL,小小的身體罩著那件寬鬆的制服就好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那樣,只露出纖細的雙手雙腳,天啊那什麼、傳說中的男友襯衫不是也是這個樣子的嗎!
 
  於是他就常常幻想自己打開自家房門的時候,有一個小巧可愛的金鍾大坐在他的床上,身上穿著他的襯衫、因為過於寬大還露出了美好白皙的鎖骨……和纖細勻稱的雙腿……當然褪去襯衫後裡面什麼也沒有穿……啊啊啊這樣想著他好像就又要硬了啊!
 
  叮咚一聲,已褪去制服的金鍾大走出了便利商店。
 
  05.
 
  朴燦烈揚起唇角邊的笑容,跟了上去。
 
  前面的小傢伙看起來心情很好——雖然他好像沒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不過總是笑著的金鍾大真是可愛啊。朴燦烈也跟著心情大好。
 
  他小心翼翼的跟著,金鍾大卻是一點都沒有發現似的拿起了手機熟練地撥出了電話。
 
  「喂?伯賢啊我下班了、你要一起出來吃宵夜還是我買回去就好?」
 
  嗯?跟邊伯賢在講電話呢?
 
  朴燦烈像是得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情報那樣地竊笑著,無聲地跟著他走進了小巷子裡。
 
  「你在睡覺?好吧那你睡吧——」
 
  金鍾大惋惜地將手機拿離耳邊,朴燦烈就趁機從背後靠近他,一把拿走他的手機,直接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欸、等——你、你是誰啊——」金鍾大完全沒想到自己一個男孩子居然也會在臨近午夜時分的下班時間在租屋處附近的巷子裡被人這麼襲擊,瞪大的雙眼也不曉得該怎麼去反應,下意識就想回過頭去看偷襲自己的人是誰。
 
  「小寶貝先不用知道我是誰。」朴燦烈嘿嘿地笑著,另一隻手快狠準地抓住了他的一隻手,更是厚臉皮地將自己的身體向前貼上金鍾大的背後,任由誰來看都是想要佔他便宜的舉動。
 
  「什麼啊——你的聲音我認得!」
  「喔、是嗎?」
 
  金鍾大說的類似威嚇的話語被朴燦烈不甚在意的忽略過去,他勾起唇邊邪氣的笑容,把下身那已無法安分下來的炙熱貼在金鍾大小巧誘人的屁股後面,就這樣隔著褲子忍不住下流地向前頂弄著。
 
  「你——放、放開我!」
 
  金鍾大似是沒想到對方會有如此誇張的舉動,掙扎著扭動著自己的身體、被抓住的手腕也使力著想要逃脫,掙扎之間身後的傢伙為了壓制他便將下巴放到他肩膀上,金鍾大想趁機轉頭去看對方的面貌、卻沒想到那人噴灑在他脖子間的呼吸喘息如此粗重,更沒想到他的呼吸居然還能讓自己的身體起了奇異的變化……
 
  「就算你現在要確認我的面容也沒關係,反正我是不會放開你的。」
 
  說著朴燦烈就往他的褲頭探去——就像他幻想過許多次的那樣——熟練地解開他的褲頭、拉下拉鍊,然後順勢摸進褲子裡。
 
  06.
 
  朴燦烈其實並沒有想到金鍾大的分身也有了些微的反應。
 
  不過他本來就是就算金鍾大毫無反應只想要逃走、他也會盡責地把這次打算要做的事情做到最後,現在發現金鍾大也不是沒有反應的樣子,他反而更有藉口、更加順水推舟,理所當然地幫著他撸動了起來。
 
  「小寶貝也有反應了呢?為什麼呢?」
 
  「你、閉嘴……」
 
  金鍾大很緊張。朴燦烈幾乎算得上是從背後擁抱著他,這樣的距離和接觸讓他感覺得到金鍾大全身都繃緊了的神經,是因為第一次讓人這樣摸呢?還是因為這個除了他們兩個就半個人影都沒有的巷子?
 
  同時他當然也感覺到了居然不再反抗了的金鍾大。
 
  因為被他抱著的關係,金鍾大的身體微微地向前彎曲著,用著沒有被他抓住的那一隻手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巴。朴燦烈猜得到被他捂得嚴實的小嘴應該是隱忍地咬著下唇的模樣,唉、可惜了,如果能聽見他可愛的呻吟聲就好了。
 
  不過這小傢伙遇到變態都是這樣的反應嗎?朴燦烈皺了皺眉,忍不住就加重了點力道,前面的小傢伙沒料想到他會突如其來這麼一招、一時沒忍住還是讓細微的呻吟溢出口。
 
  「唔、」
 
  金鍾大聽見自己的聲音時也嚇了一跳,他倒抽了一口氣,很快地就回過神再次壓住出走的防線,但身後的人卻因為他剛剛那一聲而情緒高漲、努力不懈地把玩著他不知何時已經高昂著的分身。
 
  居然半夜在外面被人摸那麼敏感的地方摸到這個樣子……
 
  「吶、如果不是我的話,你也會這樣讓人摸嗎?」
 
  身後那人似乎很苦惱,被情慾渲染的聲音又更加低沉了,重低音的聲線刺激著金鍾大的耳膜同時也震進了他的內心。
 
  不知道是因為他說的話還是因為羞恥感,金鍾大不知不覺地就紅了眼眶,他不敢去看那人的『犯案現場』,只得咬著自己的掌心看著前面的街道。啊……那裡就是他租賃的地方了、明明就快要回到家了啊……為什麼會在回到溫暖安全的屋子裡之前遇到這個人和這種事情呢……
 
  他忘了身後那人還有問題等著他回答,又或者是他根本無暇顧及應該怎麼回答。
 
  眼眶濕濕的,眼前的景物越漸模糊,他想努力制止自己的眼淚掉下來,可是身體越來越燙、而且所有的熱度都往下集中在一個點上……
 
  眼淚無聲地滾落至他的臉龐,同時他感覺到有什麼打濕了那隻握著自己炙熱之物的手,他大概能知道是什麼,但卻不敢低頭確認。
 
  其實他只想罵髒話。
 
 



——
你以為金鍾大不會跑嗎?
那是因為朴燦烈犯完案就會跑了(⊙◞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