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7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嘟晨】Sweet Time

 
  01. 名字
 
  「呀暻秀啊——」
 
  遠遠地,跟邊伯賢待在房裡討論等下預謀要做的成員訪問、還在研究網路上的綜藝片段影片的都暻秀就聽見了金鍾大那高亢清亮的呼喊聲。
 
  也顧不得旁邊邊伯賢絮絮叨叨在說些什麼,都暻秀一被金鍾大這麼喊著,耳裡心裡瞬間都成了金鍾大的俘虜了。坐在他旁邊的邊伯賢聽見金鍾大在喊都暻秀的聲音也是馬上就收回了還在播放著影片的手機。
 
  「喔、叫你了呢。」邊伯賢一邊按下暫停鍵一邊對都暻秀來說是廢話的廢話。
  「嗯、我先去看他。」
  「好好好快去。」邊伯賢也知道都暻秀一聽見金鍾大的呼喚心就整個飛到他那裡去了根本才管不上自己說了些什麼。
 
  他前句才剛說完,都暻秀後腳就晃了出去。
 
  邊伯賢略顯無奈的看著他走出房間的背影,心想搞不好自己不讓他出去的話這小子也是會不管他說些什麼的離他而去。
 
 
  「暻秀啊~」
 
  他從來都不覺得有誰能喊自己的名字喊得這樣好聽。小時候除了點名之外他最討厭被老師叫到名字了,總是要被叫起來唸課文或者回答問題,他真的很想告訴老師他上課沒有心不在焉他只是眼睛大看起來像發呆而已、並沒有真的在發呆,長大後身邊的人們叫喚他的聲音對他來說也只是能清楚地讓他知道要找他而已,其中沒有太多不同的意義。
 
  都暻秀走出房間之後反倒是像企鵝走路那般慢吞吞的朝金鍾大走去,那人也不嫌,只是靜靜地等他走過去。
 
  如果是邊伯賢的話,大概會被金鍾大嫌棄走太慢了吧。
 
  「我水量控制得可好的,」即使是在都暻秀走到他身邊之前開口,金鍾大也是先說了一半,看了看總算出現的救星、再看了看鍋裡的米,他側了個身、就像是知道都暻秀會走向哪裡那般地讓出了個位置給他,「對吧對吧?量還可以吧?」
 
  都暻秀蹭到他身邊去,認真的看了鍋裡洗好的米。金鍾大把手掌覆在米上,他馬上就一副熟練的樣子伸出手碰了碰金鍾大的手腕處,「嗯、可以,到這裡。」
 
  ——其實很厲害的模樣、手把手指導的模樣,不過就只是他想藉機碰碰他而已。
 
  金鍾大聽了他的話之後乖巧地打開了水龍頭,讓水緩緩注入鍋裡。不知道是真的擔心放太多水還是第一次調節水量,水沒加進多少就又關掉水龍頭了,金鍾大抬眼看著都暻秀,本來是想用眼神詢問他是不是要再多加一點的,但沒想到都暻秀居然說這樣可以了。
 
  真的假的啦。金鍾大又看了看鍋裡的水,好像根本也還沒到都暻秀剛剛說的地方,他輕輕皺了皺眉,「再來一點吧?」
 
  才剛剛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說過『可以』的都暻秀愣了愣,看著金鍾大任真的模樣他也沒辦法再說『這樣就可以了』,瞬間有種剛剛自己的專業都要被眼前的傢伙推翻了的感覺,都暻秀也忍不住略為尷尬的笑了出來,「喔那再來一點吧。」
 
  說是再來一點,但金鍾大卻是打開了水龍頭又關上、打開了又關上,水也只要出不出的一滴一滴地跳進鍋裡。
 
  「嗯好了。」
 
  就算剛剛被金鍾大變相地質疑過自己的專業性,都暻秀還是開口控制著詢問自己水量的金鍾大。
 
  聽見都暻秀說的話,金鍾大也是乖乖地放過了鍋裡的水和米,打開飯鍋將準備給孩子們吃的米放進去蒸煮,然後滿意地喊了句之後才按下開關。
 
  都暻秀從頭到尾在一邊像是老闆那樣地觀看著,在金鍾大孩子氣地喊了句煮吧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個人、即使是哥也總是像個孩子呢。
 
  「太好了,多虧有暻秀我才能順利煮飯呢。」
 
  都暻秀愣愣的看著金鍾大轉過身、連眉毛眼睛都在笑著的樣子對著他說著,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給填滿了似的——而那個填滿自己的心的東西,就是金鍾大。
 
  別人呼喊都暻秀的聲音,在他聽來都不具任何特別意義。
 
  只有他的、因為需要自己而呼喚的那句暻秀啊,才是他心裡最重要的意義。
 
 
  02. 觸碰
 
  ——地上最大、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的、世上最便宜、最沒看頭的Show來啦——
 
  在金鍾大煮完飯、沒骨頭並百無聊賴的趴在桌上滑手機的時候,都暻秀和邊伯賢策劃了一齣有點亂來的Talkshow——但其實更像是一刻也靜不下來的邊伯賢主導的Showtime經典小插曲。
 
  開頭就是這堂皇的Talkshow中堂皇的寒暄問候,都暻秀先是問了誰要來當第一個嘉賓呢,邊伯賢一邊拿著主MC必須要有的台本搧著風、一邊用著像是在尋找獵物的眼神往屋子內看去,都暻秀看著他那樣也知道他是在看誰。
 
  他剛剛就在那裡偷偷往屋子裡那渾然不知的金鍾大看過去呢,他怎麼會不知道邊伯賢此刻的舉動是在假物色真看人。
 
  「那就……正好看到的……」
 
  都暻秀還是忍不住側過身去看邊伯賢看的人是不是就是他心裡想的那一個,耳邊就傳來他喊了一聲CHEN的聲音。
 
  然後他打開了門讓邊伯賢喊他,一高一低的兩道呼喚聲稱得上是有默契或者是悅耳,不多久金鍾大就樂顛樂顛地丟下手機湊了過去。
 
  「我沒有什麼嘉賓優待嗎?」金鍾大只穿著襪子就走出了屋子,乖巧地順手帶上門之後就往他們之間的空位走去。
  「沒有的。」主MC無情地回答著他們珍貴的第一位嘉賓。
 
  金鍾大都還沒坐定呢,都暻秀也跟著與邊伯賢一搭一唱地『欺負』……呃該說是『捉弄』或者是符合主題的『堂皇』似的開了口,「還有為什麼一開始就對我們說非敬語呢?」
 
  那笨小孩兒也只會笑,尷尬的笑著的樣子也還是可愛可愛的。
 
  「這是脫口秀、好像還沒搞清楚狀況呢。」
 
  邊伯賢說著手就摸上金鍾大的肩膀,不只是單純的碰觸而已,還意猶未盡似的偷偷捏了又捏。關於邊伯賢不安分的手都暻秀在旁邊是看得一清二楚,他不著痕跡的抿了抿唇,想上前去拍掉然後把金鍾大攬進自己懷裡。
 
  「說實話、剛剛都做了些什麼了?」
 
  開始第一個問題的時候邊伯賢才把在金鍾大肩膀上揉捏的手從他身上移開,都暻秀在整段對金鍾大的訪問裡都是屬於靜靜觀察邊伯賢這個主MC和嘉賓金鍾大的對話互動、然後看眼色地在適當的時機插話補刀的角色。
 
  平時跟金鍾大相處多了,每天都被這個不像哥的哥歡快地補了好多刀,久了都暻秀也為了防禦而偷了幾招留起來。
 
  金鍾大本來就是容易因為幾句話幾個動作炸毛的人,尤其是補刀團副團長就坐在他旁邊老是說些欠扁的話,炸毛的小孩勃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邊伯賢見他站起來就馬上伸出蠢蠢欲動的手拉住他,都暻秀當然也是看見了老是碰到別人領地的那隻手,明著看像是配合但其實是不甘示弱地也伸出了手把金鍾大壓回椅子上。
 
  總是覺得別人用來碰觸金鍾大的那隻手,太礙眼了。
 
  邊伯賢問他想跟誰一起睡的時候,金鍾大回答了世勳這個答案讓他心情有點不好,不過後面小小聲的補了句「還有D.O.」讓他的心情稍稍的好了些。
 
  就……一些些而已,真的啦。
 
 
  03. 사랑해
 
  看著成員們給金鍾大幫忙準備晚餐,都暻秀忍不住就跟著湊了上去說要幫忙。金鍾大還一臉欣慰的說總算不是94line那兩隻只會鬧場的小屁孩說要幫忙了、我們暻秀還真是懂事呢知道要幫哥哥的忙,卻是換得都暻秀鄙視的眼神。
 
  就在他與金鍾大兩人分工合作處理蘑菇的時候,金鍾大的手機突然地響了起來。都暻秀還是那副淡定的樣子,偷偷地撇了一眼手機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媽媽呢、金鍾大的媽媽。
 
  看到媽媽打電話來的金鍾大馬上放下還在處理的食物,一邊開心地搖頭晃腦一邊小心翼翼地接了起來。
 
  真是可愛啊。好像不管到了幾歲都會因為親愛的媽媽打電話來而開心地搖頭晃腦著,要是我是他媽媽一定也會把他捧在手掌心上的,太可愛了啊。
 
  「喔媽媽~」
 
  接起電話就是可愛地呼喚著媽媽的聲音,都暻秀心下一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整個世界被金鍾大這麼一亂好像都只剩下可愛、可愛、好可愛的形容詞而已,詞窮得那麼富有。
 
  都暻秀心裡早就因為覺得金鍾大可愛到無以復加而大亂,可是卻一副早已習慣的樣子故作自然地繼續著手邊的事情。
 
  「你在哪裡啊?」
  「我啊、和成員們……」金鍾大用著天生偏高的嗓音回答著,整個廚房都只剩下他的聲音,他頓了頓,似是突然忘了地名那樣地猛一抬頭想問身邊的人,正好一直只注意他的嘟暻秀也發現了他的狀況。
 
  「江陵。」他小聲地提醒著。
  「到江陵玩了~」接收到都暻秀的救助之後馬上回報給媽媽。
 
  小傻瓜,到哪兒玩都記不得呢?哪天被拐了怕是也還不知道吧。  
 
  「伯母您好,我是燦烈~!」
 
  一閃神而已朴燦烈就跑到他倆之間,趁機對著金鍾大手機那頭的媽媽問好。都暻秀聽見朴燦烈那歡快的聲線響起,彷彿被雷擊重了頭似的猛地驚醒。
 
  「鍾大媽媽、你好,我是暻秀~」
 
  第一個被搶走了,當然不能放過當第二個。
 
  「安扭~」金鍾大微笑著讓手機靠近都暻秀好讓他能較清楚的聽見自己媽媽的聲音。「D.O.撒朗嘿~」金媽媽的下一句卻是如此驚人的告白。
 
  「謝謝!」
 
  在金鍾大隨後響起的那令人無法忽略的笑聲之下,都暻秀這下可是沒辦法掩蓋住自己唇邊那再也抑制不住的笑聲。
 
 
  「鍾大媽媽都說了撒朗嘿了,鍾大不來一句嗎?」
 
  之後他笑臉吟吟的對著金鍾大說著。
 
 
  04. 肉
 
  「在那裡烤肉的話、肉會飛的。」——金珉錫。
 
 
  都暻秀想,他會永遠記得那次和金鍾大在外邊吹風冒寒地為成員們烤肉之前,金珉錫站在窗邊指著外邊跟他說過的話。
 
  他本來和金鍾大在外邊——雖然是辛苦地為孩子們烤著肉但是在他看來完完全全就是變相的——單獨約會約得好好的,中途那只心心念念食物的屁孩吳世勳不識相地來過,只是為了肉就介入哥哥們這樣真的好嗎!
 
  再後來他們兩個辛辛苦苦烤的肉整個就被孩子們嫌得一無是處,要是換作別人被這樣嫌一定會生氣的,不過他們兩個都是為弟弟著想的人,非但沒生氣反倒是夾起了肉檢視著失敗原因。
 
  結果就把肉往自己的嘴裡塞去了,都吞下去了也還是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一定是無形中把那群小子都給慣壞了。
 
  他們兩個人一起拿出來的肉也被帶走肉的使者二號朴燦烈帶走了一部分,而且還表明『不要烤好的』。唉,都是些不懂得珍惜食物的屁孩啊。都暻秀這麼想著,然後咬下了金鍾大拿到他嘴邊的肉。
 
  因為是金鍾大餵給他的,所以又、更加美味了。
 
  不管你們吃的肉有多麼香,都沒辦法跟金鍾大餵的比啊。
 
 
  不管在別人眼裡這是多麼糟糕的烤肉環境、還要受冷風吹還要烤著不受歡迎的肉,但是就算沒有人要吃了他們還是會把這些都烤完。一起在困境中烤出來的肉啊,怎麼會不好吃呢。
 
  都暻秀微笑,真是幸福的一天。
 
 
 
 
——
出本內容意見調查表單: 戳我


2014/08/05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