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拖延症


  「燦烈、燦烈,醒醒,別睡了。」
 
 
  同桌輕輕搖著他枕著小睡的手臂,朴燦烈覺得自己才睡得正熟而已就被搖了起來,他意識不清得從桌上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下意識看向自己的同桌,朝他點了點頭表示謝謝他叫自己起床。
 
  翻了下課表,這堂課是數學,朴燦烈睡眼惺忪的把手伸進抽屜裡摸出一本綠色封面的數學課本,隨便翻開、也不管自己到底是不是翻對課程,翻開了又趴上去準備繼續睡。對他來說不過也只是多了一個枕頭罷了。
 
  但他一趴下就看見自己的小同桌眨巴著大眼睛正看著自己。
 
  「……幹嘛?」好似與同桌很熟那樣隨意地問了出口,「沒帶課本?」
 
  小同桌點了點頭,那彎彎向下的八字眉看著好似很委屈似的,朴燦烈總覺得有種不救他就會良心不安的感覺。他撇了撇嘴,還是把自己壓著的課本抽起來放到他桌上,小同桌的表情馬上變得閃閃發亮、卻又不敢確認朴燦烈是真的要把課本讓給他。
 
  「只有這一次,下次記得帶課本,要不然就和我一樣把課本全塞抽屜你就不會忘記帶了。」帥氣的換來小同桌閃著崇拜感激的眼神,他突然想到數學老師在上課前會檢查課本和作業的呢……啊啊看來等下上課不能睡了要被叫到後面罰站了嗚嗚嗚。但儘管內心如此哀嚎著,朴燦烈還是瀟灑的裝出一副沒什麼的樣子。
 
  小同桌看起來好像有話要說,但他看了看課本又看了看朴燦烈、最後卻閉上了嘴。
 
  當數學老師進到教室的時候,朴燦烈一直在心裡祈禱老師最好今天突然心血來潮不打算檢查課本了,但天總不從人願,朴燦烈就這樣順利地和幾個忘了帶課本或作業的同學同病相憐的站在教室後面一整節課。
 
  小同桌好像覺得很不好意思似的頻頻轉過頭去看朴燦烈,卻又在他發現他的視線時轉開。
 
  這個小同桌好像挺有趣的。朴燦烈即使是被罰站也沒有那個心思認真聽課,平時都用來睡大頭覺的課堂不能再好好睡覺的時間裡被他用來觀察自己的小同桌,入神到就連旁邊幾個同學小聲的聊天他都沒注意到。
 
  上課的時候小同桌很認真,就算桌上的課本是朴燦烈的,他也還是拿著筆認真的抄抄寫寫。可能是因為自己拿了朴燦烈的課本、讓本來應該要安穩的在課堂上睡覺的同桌代替自己罰站而覺得過意不去吧,還幫朴燦烈檢查之前的課堂習題有沒有哪裡錯誤或是解題不妥的地方。
 
  為什麼平時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可愛的小同桌呢?
 
  帶著這樣的疑惑,朴燦烈即使是到了下一堂課還是不斷地在觀察他的小同桌;他是那種只要不要翹課翻出學校打架鬧事、就算在班上從第一節課睡到最後一節都不會有老師有任何怨言的學生,也不是頭腦不好,他的成績甚至還在班上的前面,學習好的同時打架也好,就是讓老師們都頭疼的孩子了。
 
  突然上課不睡覺也不翹課翻牆了,今天來到這個班級的老師們都覺得這是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戰戰兢兢的,但朴同學卻是一點也不明白老師們的心地只顧著觀察他親愛的小同桌。
 
  小同桌也皺著眉頭轉頭過來說他今天是怎麼了、數學課之後就都沒有睡過了,朴燦烈只是笑著說大概是睡飽了吧。
 
  然後他繼續看著小同桌,他好像發現了朴燦烈的視線,顯得有些侷促,但是卻沒有出聲阻止他,朴燦烈也樂得更光明正大的看著今天才發現讓他覺得可愛得不得了的小同桌。
 
  沒有太多表情的時候不會特別形成八字、微微向下彎的眉毛,雖然看起來有那麼一點運氣不好的樣子,可是彎著眉毛看著自己的時候,真的是特別委屈、特別可憐、特別……可愛。皺著眉頭偷偷看過來、彷彿在抱怨他的視線讓他沒辦法專心上課了,但就算是帶點負能量的小表情也還是只讓朴燦烈覺得可愛而已而並沒有小同桌自己認為的殺傷力。
 
  跟眉毛相反地,漂亮的大眼睛上有著弧度完整的雙眼皮,眼尾微微上翹著,和他那獨特的眉毛卻是顯得相得益彰,小巧的鼻子下是可愛的貓咪嘴,慣性上翹的嘴角讓他就算不笑看起來還是很溫和善良、以及可愛。
 
  可是小同桌卻好像連一本課本都沒有帶,除了數學課時桌上有著朴燦烈的數學課本,其他課堂上因為老師都沒有檢查課本的習慣,小同桌的桌上只擺著一本空白筆記本塗塗寫寫,好幾次朴燦烈探頭過去想要看看他在畫什麼,卻都被機靈的小同桌躲了開來。
 
  「以前為什麼我沒有注意到你?」
  「你看現在有同學注意到我嗎?」
 
  他疑惑的問著自己的可愛小同桌,可是小同桌卻只是微笑著這樣回答了他。
 
  「咦?什麼意思?」
 
  小同桌也只是沒所謂的聳了聳肩,對於朴燦烈的疑惑都只是四兩撥千金的回答著,要不就是賣關子似的拒絕回答,這讓朴燦烈都更加好奇,可是小同桌不說就是不說,朴燦烈也忘了去探究他所說的話語。
 
  自從發現自己的同桌是個可愛的傢伙之後,朴燦烈便天天乖乖的到學校報到,上課也不光明正大睡覺了,雖然老師嚴重懷疑他有干擾同學上課的嫌疑,但因為也沒有人跟老師反應抱怨,所以老師也就只好在他鬧事之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幾個禮拜以來,他試圖詢問小同桌其他的連絡方式或是住家地址,但是小同桌都是一臉神秘的躲開或是直接說沒有。問了幾次都是這樣之後他也就不再追問了,反正小同桌看起來並不想說,朴燦烈也不是那種會一直逼迫別人的人,只是會一直覺得很好奇很好奇而已。
 
  不講的話就會更好奇了不是嗎。
 
  「欸朴燦烈、我們被隔壁學校的嗆了,放學後準備去堵他們,兄弟一句話、去不去?」某節課下課時有個染了一頭奇怪顏色、連襯衫扣子都沒好好扣好的男同學痞痞的晃到他們班上,就倚在窗邊、一臉『義氣』的問著。
 
  「當——」
  「欸燦烈!」朴燦烈一向是最講義氣的,平時兄弟這種小要求就是要他現在翹課出去打架他絕對是奉陪到底,也沒有理由不同意,一開口就要答應下來,小同桌卻在這個時候伸手拉住他的衣角。
 
  「……?」朴燦烈疑惑的看向他的小同桌。對了,自從他注意到這個小同桌之後他到現在還沒有去打過任何一場架或是鬧事,這個小傢伙也會擔心自己受傷吧?
 
  「不要去,拜託你,不要去。」小同桌雙手抓住他的手臂,朴燦烈那麼喜歡的八字眉此刻正緊緊地揪在一起,眉目間盡是擔心和祈求的神情。
 
  朴燦烈輕輕笑了笑,伸出沒有被小同桌抓住的那隻手揉了揉他的頭頂,「你在擔心我吧?沒事的,以前我也常常打架,現在還不是好好的。」
 
  「不是那樣、以前是以前,求求你不要去……」
  「朴燦烈你到底去不去?」倚在窗邊的男同學不耐煩的敲了敲窗框,「是不是兄弟就一句話啦,幹嘛在那邊碎碎念。」
 
  照朴燦烈如此重視義氣的個性,平時稱兄道弟的朋友一來找他打架他當然是義不容辭,可是……他第一次感到為難的看了看自己兄弟又看了看拉著他希望他不要去的小同桌,兄弟需要幫忙就只剩他一句話相挺了,可是眼前的小同桌卻又那麼殷切的希望他別去……
 
  「我今天有事,不去了。你們小心一點,有什麼事再打給我。」朴燦烈並沒有陷入思想的掙扎很久,他知道這個兄弟沒有什麼耐心,就是別人多看他一眼他都會想上前教訓對方,這次大家也是他過度誤解了別人的眼神和言語,若不是他是自己兄弟,每一次相挺時他都差點反過來教訓他了;這一次應該能讓他稍稍反省一下他自己的作為吧,當然朴燦烈也沒忽視自己過往總是盲目的相信兄弟、就算親朋好友拼命阻止自己他也沒有一次聽話的。
 
  這次卻因為這個小同桌的一句話就拒絕了兄弟。朴燦烈看著眼前總算是鬆開了緊緊揪在一起的眉頭的小同桌,突然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切,不去就不去還說那麼多。」
 
  少年嘖了一聲,重重的拍了窗框一大下表示不滿之後才一邊小聲嚼著不甚好聽的話離去,教室內有幾個較為乖巧的孩子還因此嚇到。
 
  朴燦烈看著兄弟憤而離去的背影,又低下頭來去看小同桌的表情,還依然拉著他的手臂的小傢伙也轉過了頭去著那個少年的背影,朴燦烈看著他居然看著別的傢伙,忍不住將他的視線扳過來好讓他只看著自己。
 
  「沒事了,我不是說了我不去了嗎。」
  「可是你說有事讓他打給你。」小同桌嘟著嘴抱怨著,一雙美麗的雙眼含著一點怨和怒。
  「不這麼說的話你讓我怎麼辦呢。」他無奈笑笑。
  「就算他打電話給你你也不能去喔!」
  「記得我跟他說我有事對吧,你必須讓我因為你而就算他有任何重大的事情找我過去都不能丟下你趕過去找他。」
 
  因為太神秘了,關於這個小同桌。所以他只好耍小聰明好讓小傢伙有更多除了上學之外的時間待在他身邊、好讓他更了解這個很多事情都不告訴他的小傢伙。
 
  「什麼啊我聽不懂啦!」
  「放學後和我回家一起寫作業吧。」
 
  小同桌擔心不答應朴燦烈的話會被他那些兄弟拉去打架,不知道為什麼小同桌很堅持不想讓朴燦烈去打架,於是他與往常總是拒絕他的反應不同、居然也答應了。
 
  是不是因為不想看到自己打架之後到處是傷的樣子?朴燦烈看著小同桌認真上課時的側臉,忍不住這樣想著。
 
  放學之後朴燦烈開開心心的牽著小同桌回家的時候,家裡一個人也沒有,他就像是習慣了那樣的領著小同桌進了自己的房間。他打開書包拿出了作業本開始認真寫著,心裡想著趕快寫完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可愛的小同桌說,也沒注意到小同桌並沒有拿出作業來寫,只是坐在一邊微笑著看著他解數學習題。
 
  「說回家寫作業還真的是寫作業呢,原來燦烈你也是會這麼認真寫作業的人啊。」小同桌感嘆著。
  「什麼啊、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認真的喔,我想要的話、搞不好下一次模擬考試我還能考到全班第一呢。」朴燦烈哼哼炫耀著。
  「那下次就考第一名給我看看吧。」
 
  「好啊。」他自信的拍拍自己的胸,「到時候你就跟我在一起吧。」
 
  「咦!?」
 
  小同桌瞪大了雙眼,美麗的眼眸中滿是驚訝,朴燦烈的視線從作業本轉到他身上,他輕輕的微笑著,只覺得眼前的小傢伙就是對自己的告白感到驚訝的表情都覺得可愛至極。
 
  「如果不是因為喜歡你,也不會每一次數學課都把課本借給你;如果不是因為喜歡你,也不會一直想要知道關於你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喜歡你,也不會怕你擔心而拒絕了兄弟。」朴燦烈很認真的看著他,「本來我想要寫完作業再跟你說的,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就說了出來。」
 
  小同桌還是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雙眼瞪得大大的,一瞬也不瞬地直勾勾看著認真的告白著的朴燦烈。看他那個一直沒有回過神來的樣子,朴燦烈寵溺的笑了笑,他傾身向前,把自己和小同桌的距離倏地拉近。
 
  「喂、再只是這樣看著我的話,就要吻你了喔?」
 
 
  ※
 
 
  「燦烈、燦烈,醒醒,別睡了。」
 
  感覺有人在搖晃自己枕著睡的手臂,朴燦烈恍恍惚惚的被從安然的睡夢中吵醒,他睜開眼,看見房間的燈光不知道什麼時候亮了起來、而窗外的天空一片漆黑。
 
  他從趴著睡的桌子上抬起了頭,發現搖著自己手臂要自己起床的人是自家姐姐。
 
  「……姐?」
  「小傻瓜,寫作業怎麼就寫到睡著了?」朴宥拉輕皺著眉輕聲責備著,她的包包和外套都還在身上,從進大門到來到朴燦烈房間的過程好像很著急似的,包包和外套都沒來得及先放下來。
 
  「姐,我的同桌呢?先走了嗎?」
 
  奇怪了,朴燦烈一點也沒有印象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那時候逗小傢伙說他再不回神的話自己就要親他了,然後呢?為什麼他就這樣睡著了?該不會小傢伙以為自己想要非禮他、所以打暈了自己跑掉了吧!?
 
  「同桌?」朴宥拉聞言愣了愣,「還在作夢嗎?我記得你沒有同桌啊?老師怕你影響到別的孩子學習,所以讓你自己一個人坐了啊,忘記了?」
 
  「我沒有……同桌?」朴燦烈愣是呆了好幾分鐘才回過神來。對齁,他沒有同桌啊,就像姐姐說的那樣、老師怕他雖然學習好但喜歡打架逞義氣的個性會帶壞其他孩子,一直不敢讓他有同桌,所以他其實是、沒有同桌的。
 
  那麼,那個小同桌又是……?一場夢?
 
  「先不說那個了,還好你只是因為在房間裡睡著了而沒有接到電話,我跟媽媽打給你好幾次你都沒接,害我們擔心死了。」朴宥拉的表情像鬆了一口氣似的,她揉了揉自己弟弟的頭髮。
 
  「發生了什麼事了?為什麼要打那麼多通電話給我?」朴燦烈翻出自己手機一看通話紀錄,發現姐姐和媽媽分別打了二、三十通電話給自己,就是平時她們需要加班什麼的、就算他沒接到電話,她們也都沒打過這麼多通。「還有姐妳怎麼連包包和外套都沒放就跑上來了?」
 
  「我們聽說平時總是和你一起去打架的孩子出事了,擔心你和人家稱兄道弟的今天也去打架了,想要確認你的平安所以一直打電話給你希望聽到你的聲音我們就能安心了,可是你一直沒接電話、媽媽工作又走不開,我只好直接趕回來看看了。」朴宥拉慶幸著,「還好你只是睡著了,還好你沒去打架,以後別打架了,要是像那些孩子一樣的話、你要讓我們怎麼辦。」
 
  朴宥拉抱住眼前的弟弟,她可沒有第二個福氣去擁有第二個叫做朴燦烈的雖然總是很莽撞但是其實是很善良聰明的弟弟了。朴燦烈的手機一直沒被接起時她的心只有一陣一陣的涼意,現在確認了親愛的弟弟的平安時她簡直安心得眼淚都狂飆而出了。
 
  ……出事了?朴燦烈心底又是一個問號,他有很多比較詳細的事情想要明白,可是只擔心自己的安危的姐姐一定什麼都不知道。他伸出手安慰地輕拍著姐姐的背,心裡又有著其他的盤算。
 
  他想了一整個晚上,關於那個好像在自己記憶中佔了很大份量的小同桌,他怎麼想都不覺得這只是一個夢而已、又或是他並不想要這都只是一個夢而已。
 
  仔細想了想,朴燦烈才發現這一切原來也不是都沒有預警,只是他自己都沒有發現而已。例如,需要在課堂上練習習題的只有數學課、會被檢查課本的課也只有數學課,從遇到小同桌開始,所有的數學課裡、課本都在小同桌那裡,其他課上老師從不檢查課本、小同桌也從來沒拿出課本過……因為怕被自己發現其實他根本不存在所以才總是只借數學課本,而不是怕被處罰才跟他借課本的;例如,從頭到尾都只是朴燦烈跟他交流過,他從來都沒看見也都沒發現、原來沒有人看見過小同桌,也沒有人跟他的小同桌說過話;他每天上課都光明正大的看著可愛的小同桌偷笑,卻好幾次被老師點名說不要看著窗外傻笑好嗎活像個白癡似的。
 
  還有,兄弟來班上找他要去打架的時候,也沒有聽見或看見小同桌哀求他不要去的話語和畫面,才會沒有調侃他說什麼別人叫你不去還真的不顧兄弟情義了的話語、也才會嫌棄他碎碎念說不去也拖拖拉拉的。
 
  是因為在所有人眼裡,從來就沒有這麼一個人。
 
  自從初戀時被狠狠甩掉又被要求復合、心軟的他接受了之後又被狠狠甩掉後,他就不再那麼輕易地對一個人好到不求回報,而且把這樣子的個性全放在稱兄道弟上面,讓家人都很擔心。現在他好不容易又喜歡上一個人,可是這次,上天卻是讓他喜歡上了一個不存在的、夢裡的小同桌?
 
  開什麼玩笑……
 
  失眠了一整晚,隔天準備上學時還被姐姐關心了一下;朴宥拉擔心的安撫他不要想太多,她聽說是有個孩子總是無風不起浪所以被很多人怨恨、和燦烈是沒有關係的不要太擔心了,安慰他說了很多,要他好好上學不要像以前一樣輕易的就被煽動去打架了。
 
  出門之後他並沒有馬上去上學,他心裡還有很多事情還沒有解答。他想了一整晚在小同桌出現之前到底是幾月幾號,雖然很朦朧但應該是學期初,盤算著準確的日子和那天數學課究竟是教到哪一頁,他先是去找了自己那幾個喜歡鬧事的朋友,他們的心情看起來都不太好,看見朴燦烈的時候也只是隨意扯了扯嘴角就算是打招呼了。
 
  那件事情給他們帶來的打擊好像很大,朴燦烈小心地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昨天那個出事的兄弟昨天真的找過自己一起去找隔壁學校的不良少年的麻煩,當時對方只是走在路上慣性罵了幾句髒話碰巧被那兄弟聽見而已就被他說成嗆自己,隔壁學校不良少年的頭頭那時被女朋友甩了心情正不好、又被莫名其妙找麻煩,所以才會在赴架時找了幾個狠手,見迎架的傢伙單槍匹馬的就不小心把他打死了。
 
  「因為那傢伙老是喜歡隨便招惹來頭不了的流氓,我們就也沒有跟他去赴約了,後來我們才知道他這次也沒先打聽隔壁學校的老大他哥是真的流氓……」
  「是啊燦烈你看我們這些人連混混都說不上,還跟人家打架呢,在班上安分守己就算是考個最後一名搞不好老師跟家人還會說是上帝的賜福呢。」
  「你們說我們以後就別鬧事了,安安靜靜上課下課、偶爾談個小戀愛怎麼樣。」
 
  所以,昨天找自己要去打架的那個兄弟,死了。朴宥拉所說的那孩子『出事了』不單單只是可能那傢伙被打到送醫,而是活生生被對方打死了,所以昨天晚上朴宥拉才會急到瘋狂打給他、最後還直奔回家。
 
  要是那個『不存在』的小同桌沒有用那樣可憐的眼神哀求自己不要去的話,他肯定想也不想就馬上答應了,就算那個傢伙是個看見黑影就開砲的屁孩、就算其實那個傢伙也有好幾次因此而陷他於不義中,他也會奮不顧身的赴架、現在的他應該也會是躺在醫院裡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他突然覺得渾身一冷。
 
  可是卻更想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那個小同桌,而他又為什麼會突然抽離自己的生活。
 
  進到教室時已經過了兩節課了,導師看見他還安好時竟也是鬆了一口氣,把他叫去導師辦公室說了很多關心的話語,還要他以後也像這樣安安分分的,不要再整天想著翹課打架抽菸鬧事了,像這樣好好活著不是很棒嗎。
 
  他忍不住向導師詢問關於那個小同桌的事情,他說學期初時有沒有轉學生,導師一臉疑惑,欲言又止,最後還是翻了一下桌上的資料才告訴朴燦烈本來有一個轉學生要轉到班上的、可是因為那孩子家裡突然有事延宕了,要真的轉學過來也不曉得要到什麼時候了,還問他為什麼知道有轉學生,導師明明連說都沒有在班上說過的。
 
  朴燦烈聽了之後只覺得好像有什麼更加混亂了,也顧不得回答導師的疑惑,說了句謝謝老師之後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走進教室坐到自己位置上時,他完全不能接受旁邊的位置居然空蕩蕩的、沒有那個八字眉貓咪嘴對自己微笑說早的畫面。他昨天偷放在小同桌抽屜裡寫著「小笨蛋,我喜歡你」的字條也不見了,朴燦烈把他的位置都找了個遍也沒有看見,最後他只好當作是早上的時候被同學不小心掃掉了。
 
  他翻出自己抽屜裡的數學課本,找到了記憶中第一次看見小同桌時的課堂進度,上面除了他平時上課時塗塗寫寫的塗鴉和無意義言詞之外、還有著小同桌每次借他課本上課時總會認真批改的痕跡。
 
  朴燦烈忍不住捏緊了書頁,他開始分不清楚,那個不存在的小同桌到底只是夢還是他幻想出來的人物。
 
  是夢的話,醒來之後就會完全消失殆盡,連同他存在過的所有痕跡。是幻想的話,他就不可能、也沒有道理會消失。
 
  搞不清楚了。
 
  你只是個夢還是只是我的幻覺。
 
  於是他又睡了兩節課,差點把午飯時間都給睡過去了,朦朧的醒來他就又想起之前都是和小同桌一起吃的午飯,現在他居然沒有任何想法要吃什麼。
 
  他愣愣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明明昨天以前都還有個小傢伙會跟自己猜拳決定午餐吃什麼的,今天就只剩下自己跟自己的拳頭乾瞪眼了;記得昨天是可愛的小同桌贏了猜拳的呢……
 
  結果他隨便就買了個麵包果腹了。之前跟小傢伙猜拳的時候,因為贏的人可以決定要吃什麼,小傢伙總是喜歡吃有份量的東西,連帶著朴燦烈也要買一樣的東西吃;朴燦烈贏了猜拳的時候,卻也捨不得這麼愛吃卻還這麼瘦弱的小傢伙,一反平時一個人時就隨便吃的想法,總是也決定午餐吃些咖哩飯什麼的餐點。
 
  現在這樣是比較省啦,可是他總覺得心口哪裡悶悶的。
 
  不舒服。
 
  像失去了什麼一樣。
 
  鐘聲響了,這堂課是級任導師的課,他本來因為覺得內心的極度不舒服而想出教室去抽根菸再回來,可是一抬頭看向已經走到講台上的導師身後還跟著個少年時他就停住了伸進口袋裡拿菸的動作。
 
  ——燦烈會抽菸?這個對身體不好,不要抽了。
  ——欸朴燦烈我在你身上聞到菸味了!你是抽了幾根,給我從實招來!
 
  是皺著眉頭或者揪著自己的領子說過這些話的那個孩子。
 
  「今天起有個孩子要轉到我們班上了,這孩子原本學期初就要來的,可是因為家裡有些事情所以延宕了,剛剛我才接到通知說這孩子要過來了,而且也才剛剛知道他是因為生病了才會到現在才真正轉學過來,大家要好好照顧他、跟他相處,不能欺負他喔。」導師在課堂上說的話第一次如此順暢的進入了朴燦烈的耳裡,導師在說完後還多看了朴燦烈幾眼,大概也還是想問朴燦烈為什麼早上會突然向他提起是不是有轉學生的事情、結果她下午就接到通知了,想想還真有些恐怖。
 
  朴燦烈目不轉睛的看著帶著輕淺的笑容站在台上的小傢伙,八字眉、貓咪嘴、纖弱乾癟的身子,就是這個孩子沒有錯,他絕對、不可能會認錯的。
 
  導師幫那孩子做了自我介紹,不外乎是一些原本住在哪裡、哪個學校轉過來的事情,還有朴燦烈一直都不曉得的、他的名字。
 
  金鍾大三個字出現在黑板的時候,朴燦烈突然覺得心裡的歸屬有了個名字。
 
  就當老師正在猶豫給轉學的孩子安排哪裡的座位時,朴燦烈就舉起了手,「老師,讓他坐我旁邊吧,我正好缺一個同桌,很可憐欸。」
 
  老師也是猶豫了很久,擔心轉學生坐在朴燦烈旁邊會就此被帶壞,但是這個學期以來依她對朴燦烈的觀察,她清楚這孩子也不是不好、只是缺少機會而已,所以最後也還是讓金鍾大去坐朴燦烈旁邊的位置了。
 
  「猶豫什麼啊,你本來就是這個位置的。」朴燦烈忍不住在金鍾大準備坐下來時抱怨了一句。
 
  「你剛剛又想抽菸了別以為我不知道。」金鍾大坐下來之後連看都還沒看自己的新同桌一眼、一邊整理著自己的書包一邊說著。
 
  朴燦烈愣了愣。
 
  雖然也還不完全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朴燦烈卻是覺得眼前一片光亮,又可以開始把眼前這小傢伙養胖的計畫了。
 
  「你……到底是誰呢。」
 
  他想了很久很久,卻一點也想不透。
 
  金鍾大卻只是對他微笑著、眨了眨眼,「當然是金鍾大啊,不然你覺得我能是誰?」
 
  明明之前就還沒真正出現在他的生命裡,卻能像是和他相處了很久那般的為他帶來了光,甚至還間接救了自己一命。這小傢伙,搞不好是為了那一次救他才出現的呢。
 
  「……天使,你是天使。」朴燦烈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堅定的說著,「你一定是天使,你知道自己救我了一次嗎?」
 
  金鍾大聽見『天使』兩個字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在朴燦烈像念咒語那般地反覆唸著天使兩字時笑了一下。
 
  「如果我是天使,你知道自己已經讓我失去翅膀了嗎?」他模仿著他的口氣說著,但卻只是笑著。
 
  朴燦烈撇了撇嘴,苦惱了一下之後才又開口,「那我只好負責你的所有以後了。」咧開嘴,他笑得燦爛。
 
  「……傻子。」金鍾大從口袋摸出一張小紙條,放到朴燦烈桌上,「你忘了你的東西,不要隨便放在別人抽屜裡。」
 
  說什麼放在你的抽屜,他明明就看見了他從口袋拿出來的。
 
  朴燦烈略帶疑惑的打開了紙條,卻赫然看見上面是自己的字跡,而且還寫著『小笨蛋,我喜歡你』。原來這張紙條不是被掃掉了,而是被他好好收著了?
 
  「怎麼了,自己的字跡都不認得的?」
  「這是我寫給你的,所以是你的東西。」
  「你又沒寫給誰的,誰知道這是給我的啊!」
  「都寫了我喜歡你還放你抽屜,不是給你的難道我還自戀啊?」
 
  金鍾大聽了他說的話之後也只是笑,彷彿就只是為了想聽到那一句話才故意把紙條拿出來放到他面前似的。朴燦烈見他只是笑也後知後覺的明白了些什麼,他無奈又寵溺的笑著把紙條塞進他的鉛筆盒裡。
 
  「你好像還忘了一件事情。」金鍾大又提醒著。
 
  「我忘了什麼事情……?」
  「才不告訴你,你要自己想起來。」
 
  金鍾大掩嘴偷笑,笨死了。
 
 
  像一場醒不來的夢,睡過頭的你只欠一個吻。
 
  還記不起來忘了什麼啊?
 
 
 
 
 
 
 
 
  -FIN.
 
——
明明休假可以來好好弄點文了
我卻忍不住手賤打了這麼一篇XD
我覺得我有推延症的應該是我才對
農曆七月嘛就應個景
你們覺得晨晨北鼻是天使還是...?
 
 
‎2014/‎07/‎29 3:58
By 望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