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59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92Line】Lover......s


  晨光輕巧又強烈地穿過了灑進了房間裡,躺在床上的人兒因為被陽光干擾而睡不安穩的翻了個身,本來就沒有多正常的睡姿,一翻身把手臂打在空盪的枕頭上時、總是睡得很熟的人兒迷迷糊糊地張開了眼。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在身邊的人都已經起床了,金鍾大下意識地收緊了自己的手心,起床後旁邊空蕩蕩的感覺還真的是挺不好受,雖然也知道枕邊人的工作並不像自己可以睡到日上三竿……
 
  啊啊啊,可是還是想要在起床的時候看見自己心愛的人、或者是被心愛的人喊起床嘛。
 
  才哀怨的嘟起嘴巴、腦袋裡才浮起了那兩個人的面容而已,他放在床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金鍾大馬上就伸長了手去抓住吵鬧著鈴聲的手機,從來電鈴聲是某個人溫暖地唱著抒情歌曲的音樂他就知道是誰打來的了。
 
  「喂?」
  『親愛的Chenin起床了嗎?』
  「嗯……剛好起床了,你們出門了?」
  『嗯,到公司了』
  「啊……嗯。」
  『別又躺回去睡了,小心晚上睡不著。客廳桌上有牛奶和土司,如果冷了再自己熱一下,廚房的東西小心一點弄、不然就等我等一下回家,知道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邊伯賢你是囉嗦的大媽噢……」
  『敢說我是大媽?金鍾大你小子翅膀硬了?』
 
  「煩死了你還要在外面待到什麼時候快回來啦!」
 
  最後金鍾大用著忍無可忍的口氣對手機吼著,吼完就果斷掛斷了手機,忿忿的把手機丟到床上讓棉被埋住它便走下了床。
 
 
  而這一邊,被金鍾大掛電話的邊伯賢……
 
  「天啊我們Chenin好可愛噢居然要我快點回家欸!」邊伯賢抱著手機滿足的發著神經,一點也不管旁邊帶自己這個小小助教的教授對他翻的白眼。
 
  「邊老師你要不要上完課再發花痴……?」
  「教授你不懂啦我們Chenin掛我電話欸好萌噢……」
 
  教授再次用他的大眼睛翻了個白眼。
 
 
  金鍾大坐在餐桌上啃著半冷的土司,剛起床的思緒還是飄飄忽忽的,一邊啃著早餐一邊也忍不住走了神,不知怎地就想起了這種日子最一開始總是徘徊在他腦海裡的問號——
 
  到底是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的?
 
  記得最一開始的時候,自己是先認識邊伯賢的——依照準確的記憶來說是這樣沒有錯——金鍾大轉進隔壁學區的高中,在班上認識了八面玲瓏的邊伯賢;金鍾大是個鬧騰卻很慢熱的人,一開始除了邊伯賢沒人能跟他說上幾句話,邊伯賢也樂得把他藏在自己身後。
 
  先告白的人是邊伯賢。高三畢業典禮時在散場大家都是一陣喧嘩忙碌的時候,邊伯賢在人群中一把抱住了金鍾大。
 
  『我不能忍受以後你有了新的朋友,那個人可能像我一樣總是不讓你跟其他人接觸、可能像我一樣跟你一起走路回家、和你一起吃飯逛街聊天、或是可能像我一樣拿朋友的頭銜偷偷喜歡你……』
  『白痴……早點說啊,我也是。』
 
  當時邊伯賢愣了好幾秒才在金鍾大的瞪視中邊歡呼著邊把他抱起來轉,好友都暻秀在旁邊用他的大眼睛翻了個白眼之後決定忽略他們兩個。
 
  對。一開始是這樣子的沒有錯。都暻秀吐槽他們明明就考上了同一個大學卻把場面搞得像是有人要出國留學似的,邊伯賢和金鍾大互看了一眼之後揚起了唇邊的一抹笑容;都暻秀沒有讀懂他們兩個人的笑容,後來金鍾大更甚至有一段時期無法理解當時邊伯賢的笑容。
 
  他們的確是同間學校,但是科系不同,邊伯賢在這點並沒有動用私心為了把他時時刻刻帶在身邊就也把未來都綁在一起;金鍾大覺得這自由給得理所當然,可是又覺得哪裡不對勁……不過兩人都在同一個社團他也沒有去想太多。
 
  社團裡有個和邊伯賢同班的男孩,長得很高,很喜歡跟邊伯賢黏在一起;金鍾大是在這個時候感覺到危機的,可是他還來不及去想該怎麼辦、那個叫做朴燦烈的男孩就透過邊伯賢把關係都爬過來了。
 
  後來不知怎地,邊伯賢與金鍾大、邊伯賢與朴燦烈之間,就莫名其妙地變成了邊伯賢金鍾大與朴燦烈三個人了;邊伯賢總是玩得很開心的樣子、朴燦烈也一直是笑得很開心的樣子,金鍾大偶爾會從三個人的笑聲裡突然醒來,然後陷入沉思。
 
  邊伯賢還是會在他的身邊,可是他給他的時間好像硬生生被多出得那一個人給瓜分了、或者是自己本來要跟邊伯賢一起的時間也被他占據了。從兩個人變成三個人了,他不曉得他們有沒有發覺到這件事情,但金鍾大也不敢開口說這些,他怕這只是他想太多而已。
 
  直到有一天,那兩人約他去社辦一起吃午飯,他因為臨時被教授叫去而耽誤了一些時間,慌慌張張的趕去社辦他才無意間聽見邊伯賢和朴燦烈兩人在說的話。
 
  『朴燦烈你幹嘛這幾天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死樣子,我和鍾大很擔心欸,幹嘛?談戀愛了喔?』
  『不是啦……但應該也是那樣……』
  『什麼啊談戀愛是好事啊……不是吧、欸你該不會是愛上什麼不該愛的人了吧?』
  『算是吧。』
  『什麼算是吧?朴燦烈你到底喜歡上誰啊把你弄成這個樣子。』
  『……你。』
  『什、什什什什什什麼!?』
 
  什麼!?金鍾大瞪大了雙眼站在門邊看著到現在都還沒發現他來了的兩個人。
 
  『我、你……欸雖然我也很喜歡你可是我有鍾大了……』
  『誰說我只喜歡你啊……』朴燦烈煩躁的耙了耙頭髮,『我以為我只是喜歡上朋友兼朋友的戀人這麼簡單而已,可是我發現自己比起跟你在一起的時間居然更喜歡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明明你們兩個在一起,我這都是在想些什麼啊……』
 
  金鍾大沒想到朴燦烈的告白說著說著居然會說到自己身上,一時之間也不曉得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好在前邊兩個一直都沒有發現他已經到了而且還把他們的對話都聽清楚了。
 
  『什麼啊朴燦烈你這花心鬼。』
  『啊啊啊我怎麼知道我也會喜歡上鍾大啊!』
 
  金鍾大默默的後退了幾步。他以為邊伯賢聽見朴燦烈說喜歡他們兩個時的反應會是劇烈的、不然也應該是勸說他這都是一時混淆什麼的吧,怎、怎麼可能邊伯賢會是……
 
  『那你覺得,鍾大喜歡你嗎?』
  『我哪會想這麼多啊、光是我自己同時喜歡你們兩個的事情就快把我煩死了。』
  『我覺得、搞不好……』
  『什麼啦?』
 
  現在這又是要被導向什麼走向?
 
  金鍾大覺得腦子一片混亂,好友居然同時喜歡自己跟自己的戀人,這是什麼情況?而且自己的戀人居然也沒有表現出抗拒或者遠離的態度,這到底……
 
  一個慌張就不小心撞上後面的門板弄出了聲響,前邊兩個人有默契的轉過頭喊了聲鍾大的同時他回過神來、也不管戀人跟好友在後面驚訝的叫著自己就一個勁的往外跑去。
 
  不管他跑到哪裡躲了起來,邊伯賢總是能氣喘吁吁的找到了他。他不知道邊伯賢是什麼時候採著慌張的腳步來到自己面前的,他只知道一直只會逞強壓抑情緒的自己眼眶都濕了、好像哭了吧,但是他不想承認。
  邊伯賢看見他的樣子也是慌了,哄了好久才把他哄回社辦,只是到那時都已經過了最後一堂課的時間了,邊伯賢拉著金鍾大走進社辦的時候朴燦烈還在那裡,他看見兩人出現時開心的想要上前去抱住他們,可是卻又因為想起金鍾大中午的反應而卻步。
 
  不知怎地後來就變成這個狀況了。三個人,這個讓金鍾大曾經也懷疑過好幾次的狀態。
 
  可是邊伯賢看起來很開心、朴燦烈看起來也很開心,他也就覺得沒有關係了;有時候他會在心裡罵那兩個傢伙,可是轉念一想,自己不也是私心想要看著他們兩個人、想要他們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才會放任情況演變成三個人的嗎。
 
  以金鍾大的想法來說,他一開始是不認為這樣的狀態可以持續很久;第一,他們都是男孩子,第二,他們是三個人。當時讀書時都好說是兄弟是朋友,畢業了以後也還能說是那樣,但隨著年紀增長,長輩、不知道他們關係的親朋好友,哪一個不是追著他們問對象的。
 
  朴燦烈是演員,除那之外還帶點偶像的性質,不談戀愛不搞曖昧對他的名聲當然是好的;邊伯賢和金鍾大就不是那個樣子了,邊伯賢是知名大學裡的助理教授,縱使熟一點的人都知道他的感情狀態,但面對長輩可就沒有藉口了,僅僅只是一介小小的被編輯追著跑的小說作家金鍾大更是被長輩耳提面命著要他找對象。
 
  這樣下去能到何時呢?這樣下去的話、他們三個能走到哪裡?
 
  金鍾大握緊了手中裝有牛奶的玻璃杯。
 
 
  邊伯賢回家的時間通常不晚,跟教授是舊友的關係加上科目並不需要費太多的心力,能帶回家處理的他就會帶回家弄,有時候金鍾大還會湊過來小心翼翼不吵到他的看他在做什麼,每一次他都被這樣的金鍾大萌了一臉。
 
  「鍾大啊。」邊伯賢今天邊開著小花邊踩進家門,這個狀態的他絕不是因為在學校裡有女同學跟他告白、也絕不是因為哪個女老師多看了他幾眼,全都是因為可以回家找他親愛的鍾大了。
 
  可是他往屋內喊了幾次他的名字都沒有人回應,邊伯賢輕皺著眉頭、丟下了包包鑰匙往房間裡跑去。
 
  「鍾大啊~鍾大~」
 
  一打開房間的門就看到金鍾大坐在電腦面前發愣,邊伯賢看見他若有所思的表情覺得心裡一陣悶痛。到底是在想什麼想得如此入神、連自己在呼喊他也沒聽見?
 
  「鍾大啊?」他走到他身後將他輕輕摟住,懷中的人兒這才回過神來,「在想什麼這麼專心?我回來了也沒聽見呢?」他將自己的臉埋進金鍾大的頸窩裡,這小孩總是嚷嚷著喝牛奶才能長高於是平時都只喝牛奶,這樣一聞總覺得他身上都是牛奶的味道,他深呼吸一口氣,好香、整天心心念念著的就是這個香氣啊。
 
  「我在想、我們能走到什麼時候……?」
 
 
  朴燦烈回家的時候就看到被邊伯賢亂丟在門口的包包鑰匙甚至是領帶。他關上門,一邊想著金鍾大這處女座怎麼沒有幫他整理一邊撿起了那些東西。
 
  ……等等、如果說鍾大不是沒有幫他整理而是沒時間的話……?朴燦烈頓了頓,愣愣的看著手中邊伯賢的包包和鑰匙,他忍不住轉頭看向房間和浴室的方向。該不會邊伯賢一回家金鍾大就撲上來迎接,邊伯賢也樂得丟開這些雜物就地解決小寶貝,然後、然後回到房間……之後為了清洗又轉戰浴室……?
 
  朴燦烈看著亮著燈、響著水聲的浴室無邊無際的腦補著。
 
  難捱的吞了吞口水,朴燦烈把邊伯賢的東西放到客廳的沙發上,順手脫下了自己的外套甩到沙發上,大步大步走向浴室的方向。走得越近就越能聽見浴室裡的所有動靜,他本來應該連褲子都脫了就直接衝進去,可是……
 
  「唔、伯賢等等……」
  「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捨得讓我等噢……」
 
  朴燦烈的手放在把手上,光是聽見浴室裡的聲音就讓他的下身忍不住起了反應,可是他仍然只是握著把手,並沒有馬上就轉開來進去來個漁翁得利。
 
  他記得金鍾大的身體,每一寸肌膚的觸感、每一處敏感的地帶,撫上那姣好的曲線時會倔強的咬著下唇試著不讓那些好聽又催情的呻吟從他的唇中流露出來,這種時候都會挑起他的戰鬥慾,金鍾大越是不想發出聲音、朴燦烈就會越想讓他因為他而呻吟出聲。
 
  他閉上眼,想像邊伯賢把金鍾大壓到洗手台前瘋狂的落下細細的親吻,金鍾大閉著眼睛承受著,長長的睫毛忍不住顫動著看起來好生憐愛,前方是不斷用親吻表示膜拜般的情感的邊伯賢、後方是冰涼生硬的鏡面,金鍾大抬起手想拒絕越親越煽情的邊伯賢,卻是情不自禁地環上了他的頸脖。
 
  只是親還不夠他表達內心的澎拜、與那只會日益增長而不見消退的愛意,於是邊伯賢也忍不住用下身那因為一起入浴而興奮多時的小兄弟去磨蹭金鍾大的。
 
  金鍾大的身體、金鍾大的溫度,不夠,怎麼索求都不夠。
 
  心甘情願獻上自己的愛情、獻上自己的一切,只為了換得他在自己懷中喘息呻吟、癱軟在自己的臂彎中,眼中滿滿的都是自己的身影。
 
  「鍾大啊……」
  「……嗯?」
 
  朴燦烈聽見了,金鍾大回應邊伯賢的叫喚時,那壓在喉頭的呻吟。
 
  太性感了,真是要命。
 
  「給我……給我、好嗎?」
 
  朴燦烈沒聽見金鍾大的回答,但是他腦海裡的畫面是金鍾大輕輕地點了點頭,於是邊伯賢再沒壓抑的將修長漂亮的手指探向他股間;隔著門板他聽見了金鍾大細細的呻吟,像在隱忍些什麼、又像是在為了偉大的志向拼了命的適應些什麼。
 
  一隻、等到人兒稍稍適應了之後是第二隻,而金鍾大的手卻是緊緊捏在邊伯賢的肩膀上,隨著他在他體內的抽動越見加重了力道,邊伯賢吻了吻他緊咬著的貓咪唇,伸入了第三隻手指。
 
  隱忍的表情、似是痛也不完全是痛的眼神。透過想像完整的呈現在朴燦烈的腦海裡。
 
  再多一分的抽動、再多幾分的隱忍,對邊伯賢來說都是殘酷的,美食當前他卻得要因為顧慮到金鍾大而假裝溫柔的放緩一切,可是心中的情感早已是鋪天蓋地、再不分享給眼前這個人他就要被漫天襲來的浪潮淹沒了。
 
  「我要進去囉……?」
  金鍾大咬唇,搥了下他的肩膀,「混蛋、誰讓你說的……」
 
  朴燦烈把頭靠上門板,聽見從裡面傳來的悶哼聲和曖昧的呻吟聲時,粗重的喘息也同時從他的口中溢出。
 
  他想像邊伯賢拉起金鍾大纖細的雙腿,讓他們圈在他的腰上,然後所有情感就像裝在瀕臨臨界點的巨大氣球裡、突然被尖銳的針刺破那樣,一發不可收拾。
 
  就著斷斷續續傳入耳裡的、那兩個人交織在一起呻吟喘息的交響,幻化成一幅又一幅那麼熟悉又那麼淫靡的畫面不斷竄入朴燦烈的腦海裡,他的情緒好像也跟著裡頭的兩個人一樣起伏不停,他能從他們呻吟的不同馬上反應出兩個人現在的表情、動作,想著想著他的呼吸就越發粗重。
 
  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就是不乾脆直接開門加入他們,或者是怕他們在浴室「洗」得太久感冒、又或者是他淺意識裡覺得這個樣子比較刺激。
 
  「呼……鍾大要不行了嗎……?」欠扁的話語夾帶著因情慾而變得低沉的邊伯賢的喘息。
  「誰不行、你才……不行……唔、」
 
  都這麼可愛到底是要怎麼辦才好。
 
  朴燦烈閉上眼,聽著金鍾大在邊伯賢的衝刺下發出咽嗚般的悶哼、邊伯賢也跟著重重的低吼了聲,聲調不同卻迸發著相同情緒的炸裂聽在朴燦烈耳裡就好像耳朵也跟著他們參與了這場性事般的舒爽淋漓。
 
  他喘著氣,低頭卻發現自己早已不知不覺的拉開了褲子拉鍊,手上全都是自己的液體……
 
  朴燦烈苦笑。明明就有兩個戀人,他為什麼非得要在浴室門外做這種事情呢。
 
 
  能走到什麼時候?我們有三個人,其中一個人的腳步停下了有另外四隻手可以抱住他,就是彼此拉著也要走到不能再走、走到換用輪椅也還要繼續一起走。
 
  他聽見,邊伯賢抱著金鍾大這麼說著。
 
 
 
 


 
 
  -FIN.
 
——
耶嘿終於弄出第一篇點文
雖然最後沒有真的3P……QAQQQQQ
不過還是希望小T喜歡噢~
 
(P.S: 點文也全都會同步發在微博和鮮網))
 
 
‎2014/‎07/‎16 2:46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