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59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洙賢】愛是,誘惑



 
  金明洙踏入這行已經五年了,從當初剛入行時處處被剝削的那個菜鳥小模特兒已然成為了每個同行畢恭畢敬的前輩,只是這些年來從上面那裡受到的苦頭並沒有讓他成為一個尖酸刻薄、對後輩同樣殘忍的前輩,他反而一直都是那麼和藹可親一視同仁,只是……
 
  他的個性讓人非常摸不透,總是做一些旁人無法理解的決定。
 
  明明現在已經是個可以挑選喜歡的不喜歡的攝影師的模特兒了——雖然攝影師大多也都有自己的脾氣,但誰讓金明洙是模特兒界的瑰寶,怎麼拍怎麼美、怎麼呈現都怎麼完美,沒有他駕馭不了的風格、沒有他詮釋不了的照片,以致於攝影師們即使都有自己的規矩也還是爭先恐後的想要找他來參與自己的拍攝——但金明洙卻總是拒絕那些高名氣的攝影師,答應某個剛出道的小新手。
 
  「明洙啊,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那麼多好攝影師想拍你你卻連看都不看一眼。」金明洙同為模特兒的好友李成烈好奇又無奈的用手撐著下巴說著。
 
  「那些有名的攝影師以前還不是新手。」金明洙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
 
  「可是他們是新手的時候拍的也是新人模特兒,你……」
  「唉、好了別說了,我就是喜歡給他拍嘛,一個模特兒總是會遇到一個注定的攝影師。」金明洙打斷李成烈的話說著,臉上盡是只有他自己才明瞭的笑容。
 
  「真的假的啦你都給他拍三次了、你居然一丁點抱怨都沒有?」李成烈瞪大著雙眼不可思議的問著。
 
  也不是說金明洙是那種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面目嫉惡地抱怨著的人,而是他對自己的工作有非常執著的毛病,因此跟他合作過的攝影師通常會被他用各種理由打進黑名單裡;而這次這個剛出道沒有多久的新興攝影師居然能讓金明洙主動要求合作了三次,甚至連那位攝影師的出道作主角都是金明洙。
 
  ——當時可是連熟知金明洙個性的李成烈都深感訝異。而在照片出來後大眾無一不被兩人合作的默契和照片呈現出來的感覺打動,明明就是拍金明洙,卻好像能從他眼裡看見攝影師的內心似的。
 
  之後那位新興攝影師的名字快速崛起,通常跟著金明洙的名字被人們提起。
 
  「我說、你是不是欠人家錢沒還才要這樣三番兩次當他的模特兒啊?」李成烈這麼結論著。
 
  金明洙對他翻了翻白眼,「並沒有好嗎,我就只是喜歡他拍攝的方式。」
 
  「什麼拍攝方式啊居然能收服我們難搞的L男神大人?」李成烈失笑,說出口的稱號是粉絲們給金明洙取的,L是他的藝名,很合他奇特的個性。「我下次應該也試著了解一下……」
 
  「不用。」
  李成烈聞言挑眉,感覺事情不是金明洙說的“喜歡他的拍攝方式”那麼簡單而已,「幹嘛?他又不會吃了我。」
  「我倒還擔心你吃了他。」金明洙面無表情的說著。
  「喔?」這事情有趣了。李成烈完全把這當八卦了,他感覺他就要知道大名模L金明洙的祕密了。
 
  金明洙抬手看了看錶,「跟他約的拍攝時間要到了,我先走了。」說罷就直接站起了身,也不管好友一臉“快跟老子講你的祕密”的表情,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李成烈的視線。
 
  「欸欸欸、金明洙!」
 
  ※
 
  因為實在太好奇了,李成烈被金明洙丟下之後就馬上動用網路去搜尋關於那位新興攝影師的資料。
 
  鄭大賢,生日1993年6月28日,巨蟹座。名校相關科目畢業,畢業時拿的成績還是全系前幾名。出道作因為和金明洙合作而聲名大噪,本來話題應該要是金明洙居然願意和新人合作,但是照片本身的話題性卻遠遠大過了這件事——看過那系列作品的人都知道,在鄭大賢鏡頭裡的金明洙眼裡映著鄭大賢對作品的理念想法,幾乎是看見金明洙的眼睛就能明白鄭大賢的想法。
 
  李成烈隨手滑開一張照片審視,那張照片絕大部分都是後面的街景,金明洙只佔了畫面一小角,但他的眼神卻強烈得叫人無法忽視;他放大去看金明洙的眼神,李成烈和他是入行時就相識的老友,而這樣的眼神在他熟悉的執著之外還有濃厚的狂熱意味。
 
  他再去打開其他照片,仔細看了才發現所有的照片裡金明洙根本都站在同一個地方,只有拍攝的人不斷變換了位置去拍而已;而這一系列的名字就叫做:Fever。
 
  這個鄭大賢曾經在求學過程中留待倫敦一年,李成烈想起金明洙曾經說過他到倫敦走某個時裝設計師的秀時遇到一個命中注定的人……
 
  李成烈突然覺得自己心裡有什麼接上了,回想了一下那年時裝秀的準確年份、又對了下網路上關於鄭大賢的資料寫著的時間……
 
  靠、那不是同一年嗎?
 
  李成烈覺得自己好像真的知道了什麼。
 
  ※
 
  「哥,我每一次照片都只拍你的話,不會很奇怪嗎……?」鄭大賢一邊準備著拍攝工作一邊對著已經坐在沙發上等待的金明洙。
 
  他是新興攝影師,從認識金明洙之後拍的人物全都只有金明洙一個。為什麼如此奇特的模特兒會願意一直給一個新進的攝影師拍,並不是像李成烈說的金明洙欠他錢那樣、而是因為鄭大賢是金明洙的戀人。
 
  出差到倫敦走秀的模特兒偶遇當初在倫敦街頭找尋拍攝靈感的攝影系學生,又偶然發現彼此都是韓國人,也許是因為在異鄉遇見說著同樣語言的人帶來的感動太大了,鄭大賢完全沒有防備的和他熟了起來、金明洙則是別有意圖的多待了一個多月才離開,等到乖學生鄭大賢回國後金明洙理所當然的找到了他,沒多久就爬到人家的床上去了。
 
  也幸好鄭大賢本來就發現自己喜歡上金明洙了,不然這位名模的名聲大概會就此爛掉吧。
 
  「不會啊,除了拍我不准拍別人,規矩我定的我承擔。」金明洙笑臉盈盈的看著拿著相機朝他走過去的鄭大賢,「今天要拍的主題是什麼?」
「什麼啊、哥原來還不知道嗎?」鄭大賢捧著相機抬頭看向好整以暇地坐在沙發上蹺著腳的金明洙,「哥這樣怎麼可以!」嘟起嘴瞇起眼就要跺腳。
 
  「什麼怎麼可以啊,」金明洙笑,伸手將鄭大賢拉進懷裡,結果那孩子硬是只靠近了他幾步而已,「是大賢拍的話,就算不做任何準備也都能順利完成的。」
 
  「這樣我很緊張欸!」
  「不要緊張,跟著我就行了。說吧主題是什麼?」
  鄭大賢瞇了瞇眼,今天也覺得眼前的男人還是一樣囂張。「是“Sexy”。」
  金明洙挑了挑眉,「是“Sexy”還是“Sex”?」
 
  「……哥你正經點!!!」
 
  鄭大賢紅著臉爆出一聲吼的時候,金明洙同時也開懷地大笑了出來。
 
  「唉好啦、不鬧你了過來吧。」金明洙朝他招了招手,執意要鄭大賢再靠近他一點。
  「我還沒想好要怎麼拍……」
  「沒關係我看見你腦海預想的畫面了,只有我才能知道你想要如何的呈現方式。」金明洙極具信心的說著。
  「真的假的你每次都這樣說……」鄭大賢不情願地靠近了他翹在桌子上的修長雙腿。
  「真的,你看我哪一次讓你失望了?」金明洙挑眉,若有所指。
 
  ……死流氓。鄭大賢暗罵,決定忽略他那句話。
 
  其實他拿到跟老闆討論過後確定下來的標題時也做了很多想像訓練,反正跟金明洙這傢伙滾在一起的話模特兒別無他選只有金明洙、因為自己的優異表現和金明洙的名聲讓老闆一點都不擔心他,可是他求好心切想像出來的畫面都非常的令他臉紅心跳、想像完又不敢真的去要求戀人那樣做。
 
  例如、例如讓自己坐在他的腿上拍他誘惑自己的表情之類的……
 
  啊啊啊想到就覺得想把自己塞進牆壁裡啊!
 
  「那哥說說看我想怎麼呈現、啊——」鄭大賢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金明洙一把拉到自己腿上,「……哥幹嘛啊!」他急忙穩住自己的身體和手中的相機,一回神就對著金明洙哇哇叫。
 
  不過現在,他可還真的是坐在金明洙腿上。
 
  「完成你自己作的想像訓練裡的畫面啊、別跟我說你拿到題目後腦中沒有出現這樣的畫面。」金明洙好整以暇地將雙手撐在腦後、用著慵懶的口氣理所當然的說著。
  「我……」
  「怎麼了?寶貝不拍嗎?」
 
  姑且不論金明洙是怎麼知道他腦中的畫面的,就眼前這男人一臉饒富興味的看著自己、儼然像是一個誘惑般的存在就夠讓他想拿起手中的相機記錄下這個男人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舉動。
 
  鄭大賢捧著手中的寶貝相機,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已經管不上害不害羞的事情了他就是想要用自己的鏡頭拍下眼前這個男人、讓他透過自己的鏡頭成為完美誘惑的存在。
 
  「哥、誘惑我吧,用眼神、用表情,既色情又不色情的誘惑我吧。」鄭大賢舉起了鏡頭,舔了舔自己的雙唇。
 
  金明洙揚起一抹微笑,比起自己、他認真的認為他的小戀人更懂什麼是誘惑。捕捉到拍攝的感覺時會下意識舔唇的小動作,真是讓人想不顧一切拍攝工作撲上去呢。
 
  所以這樣的小攝影師、才不能夠讓他去拍別人啊。
 
  只能誘惑我,為了讓我誘惑你而誘惑我。
 
  ※
 
  一個禮拜後,照片出來了。李成烈拿著平板電腦看著照片裡的金明洙,忍不住從照片中抬起頭看向面前那個優雅的喝著咖啡的好友。
 
  「欸、我說你,該不會讓那個小攝影師坐你腿上拍吧?像這張……」李成烈把照片轉向金明洙,一臉的怪異。
 
  但金明洙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是啊。」然後附上金明洙牌的招牌微笑,一把拿過李成烈的平板電腦,「啊~我們大賢拍的真是好呢,果然還是我們賢賢厲害。」
 
  李成烈整個石化在現場。
 
 




——
賢哥哥生日快樂昂♥

 
‎2014/‎06/‎28 16:57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