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開白】雙向單戀

  ——
 
 
  最近轉角那個麵包店,新來了一個工讀生。
 
  老實說邊伯賢已經很久沒有下樓了,應該說,他都在房間裡面對著電腦和資料書籍奮鬥,連續好幾個月,就為了他讀書讀了這麼多年最後還得拼出畢業論文拿到那張畢業證書。為了一張薄薄的畢業證書,他還得趕在教授給出的期限前交出讓學校滿意的、厚厚一疊的論文。
 
  長期對著數據文字那些活不過來的東西,邊伯賢已經好幾次覺得自己已經快要脫離現實世界了;然後會注意到轉角的麵包店是在他敲下論文最後一個句點之後、準備拿去兩條街外的影印店印時經過的。
 
  對,就只是經過而已。他甚至沒有停下來好好看看裡頭的裝潢,僅僅只是視線停留著直到再看下去頭就會扭到才收回心神。
 
  這是新開張的麵包店,在邊伯賢的記憶裡那裡原本是炸雞店,以前他的死黨們總會在放學後揪團光顧;升上大四後打工的打工、談戀愛的談戀愛——他才不會說是那兩個死黨在交往呢——在畢業論文找上之後更是沒有時間像以前那樣一起好好吃頓飯,更別說是炸雞了。但沒想到當時的炸雞店會關閉、重新裝潢成麵包店。
 
  而他看著那家新開幕的麵包店時當然不只是在懷念那兩個見色忘友的死黨,即使那時正值店家忙碌高峰時段,但他還是看見了在櫃檯用完美的微笑包裝麵包的那個工讀生。
 
  雖然皮膚看起來比常人黑了一點,但高人一等的身高不可忽視的在眾多少女顧客中顯得更鶴立雞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再搭配那微笑得如此恰得其分的嘴角——糟糕,他好像心跳快了幾拍。
 
  但是他不敢上門光顧,即使可以利用買麵包靠近那個工讀生他也沒有這麼做,就好像、好像一靠近就會讓那個人發現自己奇怪的心跳聲。
 
  於是直到最後他都沒有踏進那家麵包店,裡面那個他不知道名字的工讀生直到最後也不知道他的心意——才不,故事的結局才不是這個樣子的。本來邊伯賢以為在這方面意外膽小的自己就只能這個樣子了,也許哪天再見面來個真正的邂逅然後他們會墜入戀愛也不一定。
 
  縱使有時候邊伯賢會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在痴人說夢話,還是主動靠近那個工讀生比較實際一點,但他依舊是像隻鴕鳥似的按兵不動。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死黨兩人的電話。
 
  『喂?伯賢我們太久沒來你家忘記怎麼走了,是第一個轉角還是第二個?然後是哪一棟啊?我跟ChenChen都忘記了你可不可以下來找我們啊?喔對了ChenChen要我跟你說——這裡麵包好好吃。』
 
  邊伯賢聽完這段話也只能想到他樓下轉角的那家麵包店、有著那個工讀生的那家麵包店,頓時雀躍了一下但又忍不住心想朴燦烈金鐘大真是談戀愛談到一起變笨了居然連他家怎麼走都忘了;然後他聽見金鐘大的聲音在旁邊說明明就都你在吃你好意思嗎。掛電話之前他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笑了出來。
 
  走進那家麵包店裡時,撲鼻來的都是誘人的麵包香氣,還有一些甜甜的巧克力和草莓香味,呃啊如果配上一杯奶茶該有多麼幸福啊……邊伯賢一走進去就幾乎完全沉醉在其中,差點把眼睛都閉上去享受了;要不是看見自己那兩個蠢死黨他可能就會在人家店門口做蠢事。
 
  他直覺性的想走過去唸唸他們幾句,但嘴巴才張開來而已就看見那個被他暗戀的工讀生親切的朝著自己展開笑容。
 
  啊、呃啊,該死……邊伯賢愣愣的閉上要開始唸死黨的嘴,慢了半拍回應少年的微笑。他突然就知道為什麼這間麵包店天天人潮爆滿了,除了那個工讀生長得又高又帥又溫柔之外,雖然店舖裡的香味也是原因之一但更主要的原因是那個、像陽光般暖化人心的笑容吧。
 
  ……等他領走那兩隻、離開這裡之後,那兩個找不到自己好友的家的小子就死定了……呃、還是、還是應該要感謝他們呢……?
 
  邊伯賢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居然移不開眼。
 
 
  「所以伯賢哥其實住在這附近啊?」
  「對啊、」邊伯賢看了眼旁邊那對吃完東西就開始冒粉紅泡泡閃他眼的情侶,「跟那兩個傢伙一樣在S大讀書,不過快畢業了、明年。」
  「我也是唸S大;不過伯賢哥住在附近為什麼都沒有進來過呢?」
 
  金鐘仁微笑著說的風淡雲輕,若無其事的拿著抹布擦拭著櫃台,而突然察覺到什麼的邊伯賢頓了頓之後猛地轉頭看著他,卻也只是再接收到他的笑容而已。
 
  其實他們沒有很熟。知道這個高高黑黑的工讀生叫做金鍾仁也是剛剛的事情而已;他走進店裡剛想把朴燦烈和金鐘大這小倆口領走而已,外邊的雨就毫無預警地嘩啦啦下了起來,在等雨停的時間裡邊伯賢也只是站在櫃台旁邊跟他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畢竟那邊那兩個已經把人家的店裡當做約會場所了,他跟金鍾仁聊著聊著這小子就開始喊起了伯賢哥。
 
  雖然總是帶著笑容,可是那是因為工作吧?這小子,其實應該沒有看起來的那樣好相處吧。邊伯賢其實、是這樣想的。
 
  「像伯賢哥這樣的人,應該是喜歡吃甜食的吧?燦烈哥和鐘大哥也吃得很開心。」金鍾仁說著,沒有掩飾自己認識朴燦烈金鐘大的事情。
 
  邊伯賢愣了愣,這次比起剛剛都還要久,反應也更為緩慢。「你說……『燦烈哥』、『鐘大哥』?你們認識?」他眨了眨眼,然後咂咂嘴,「為什麼會有他們兩個認識但我卻不認識的人啊……」
 
  「哈哈哈,哥不知道嗎?熱舞社。」
  「啊?不是吧這兩隻還真的去了熱舞社?我說他們是去砸場的吧?」
  「不會啊、他們都很有趣。」
  不是吧、金鍾仁這孩子絕對是把很搞笑說成了很有趣。邊伯賢暗忖。「有趣……?你們社長沒有覺得他們兩個人的舞都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嗎?」
 
  金鍾仁笑了笑。「我就是熱舞社社長。」
 
  咦……欸?喔該死,他應該要先打探好這孩子的小檔案的!比如就讀的科系、擔任的職務和居然是死黨們這兩年興致勃勃跑去的熱舞社的社長。邊伯賢覺得現下的自己一定看起來萬分尷尬和那麼點好笑。
 
  「不過有機會我也想看伯賢哥跳舞的樣子。」
 
  看著金鍾仁露出的笑容,邊伯賢忍不住撇過了頭;欸咦、那個笑容實在太陽光太好看了所以他的臉會是紅的吧再不然也會是粉紅色——
 
  他在心裡尖叫,偷偷拍了拍臉頰好讓自己清醒點。雖然這動作讓他像是蠢蛋一樣,但是心理作用讓他恢復正常了一點,「你不會是覺得我跳的舞會跟那兩個一樣吧?」
  
  金鍾仁擦拭桌子的動作頓了頓,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笑了出來。
 
  「都很有趣啊、開關舞。」
 
  聽到金鍾仁說的話之後,邊伯賢真的嚴重愣在原地,他看著笑得不像剛才那樣陽光溫煦反倒有些狡黠邪佞的金鍾仁,突然覺得自己像是隻踩到什麼奇怪陷阱但是直到現在還是沒有弄清楚到底踩到什麼東西的兔子……
 
  開、開開開開開開關舞?金、金金金金金鍾仁怎麼會知道他的開關舞黑歷史!?……啊啊啊朴燦烈金鐘大!可惡啊這對白痴笨蛋情侶、一定是他們的嘴巴說出去的!
 
  「欸邊伯賢雨停了我們去找新的炸雞店吧——」無視於邊伯賢與金鍾仁之間的奇怪氛圍,朴燦烈拉著金鐘大的手突然地朝櫃台處喊著。
 
  邊伯賢當然聽見了朴燦烈喊著的話語,他下意識依循他的話語看向窗外,剛剛下得轟轟烈烈的雨像來時一樣、莫名其妙地停止了,午後的陽光還精神奕奕地耀眼著,就好像剛剛那場急雨只是一場奇妙的幻夢。
 
  雨停了,也沒有理由多逗留在這裡,而一時之間邊伯賢又不曉得該怎麼面對金鍾仁,他破綻百出的倉皇應了句喔,像是逃那樣地逃出了櫃台。
 
  他不敢去看金鍾仁的表情,就算他的兩個死黨一臉邊伯賢很奇怪的樣子對他、但一邊笑著跟金鍾仁揮手再見,他也沒有那個膽偷偷混在其中說一句再見。
 
  太丟臉了,他一定、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再碰到他。
 
  現在——還是快離開這裡吧。邊伯賢窘迫的想著,推著還在不停地跟金鍾仁說再見和離別話語的死黨們,踩出店門口的時候他清楚地聽見了那個依然站在櫃台微笑的少年開口對他說了一句話——
 
  「伯賢哥,下次、進來吃蛋糕吧。」
 
 
  所以,不知道誰暗戀自己的那個人、究竟是誰呢?
 
 
 
 
 
 
 
 
  -FIN.
 
——
圈地自萌
不知道自己藏著這文半年多是在幹嘛
覺得也到了放出來的時候了
 
 
鍾仁其實在那間店還是炸雞店的時候就喜歡上白白了,因為知道補刀line會去那裡聚會所以本來要去應徵但是要關閉了就只好應徵之後的麵包店,希望邊白白會去光顧但誰知道沒有
因為喜歡白白所以跟社團裡的Dancing Machine們很好,從他們身上得知很多白白的事情;白白每次都只是經過然後一直看鍾仁的事情其實金鍾仁也知道,在有把握的情況下才會讓燦烈鐘大”假裝”忘記白白家怎麼走,而把邊白白引進店裡製造機會
為什麼要說這麼多呢,因為這是鍾仁篇的故事
而我不打算寫哈哈哈(乾#
所以這裡補上這些東西然後想看的話再寫,於是乎我要繼續去玩92line(這人←
 
 
2013/12/25 16:03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