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鹿晨/牛晨】Overdose 02. Run


  01.
 
  那天學校裡來了個轉學生,那天隔壁搬來了個新鄰居。
 
  他從來沒怎麼見過新鄰居一家人,卻每天看見新鄰居和另一邊的鄰居家的男孩一起玩、一起上學的情景。新鄰居叫金鍾大,小了他幾個學年,另一邊的鄰居家的兒子叫鹿晗,明明他跟鹿晗同年紀,新搬來的小孩兒卻和鹿晗比較好。
 
  話說他和鹿晗還同個班級,小孩兒幾乎每天來班上找鹿晗,偏偏五次裡有三次會剛好找上自己說要找鹿晗。他總是會盯著金鍾大那期待他轉身去喊鹿晗的眼眸看著,即使沒有任何符合他期待的舉動出現,可是小孩兒還是眨著閃著光芒的眼神看著他,也不問他怎麼不幫他喊鹿晗;最後總是要到過了好幾分鐘,吳亦凡才會面無表情的轉身去喊鹿晗,或者是鹿晗自己發現了門外的金鍾大走了過去。
 
  他確信金鍾大是認識他的,那雙眼睛怎麼看就是有話要對他說的樣子。
 
  同時他也確信鹿晗跟自己同個班、甚至還是同桌但他們之間卻萬般不熟根本就是故意的。別人和同桌不是和樂融融就是不打不相識,通常都能成為好朋友的,鹿晗卻是不怎麼搭理他,就算說他天性高冷好了,跟其他同學玩鬧得下巴都看不見了的景象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你和鹿晗吵架了?』
 
  有同學因為耐不住好奇這麼問他,他也就是笑著搖搖頭說沒有。
 
  就是。什麼吵架,話都沒說過幾句怎麼有可能吵架。
 
  那年他們都還小,小學都還沒畢業呢,關於同桌不和說、關於隔壁鄰居的男孩,吳亦凡都還能輕易地不去想太多,他還有其他朋友,世界又不是只繞著那兩個怪裡怪氣的傢伙轉著而已。
 
  可是隨著年齡增長,吳亦凡真的很想說這根本就是個孽緣。
 
 
  02.
 
  首先,他根本不應該在聽見正值叛逆期的鹿晗和好竹馬金鍾大吵架的聲音,更不應該因為擔心金鍾大而偷偷跑到隔壁去看他的狀況。
 
  他們吵架的聲音就連吳亦凡為了避開他們而繞路走都可以清楚的聽見內容。鹿晗才剛升上國中而已金鍾大就收到了情書,鹿晗覺得此風不可長,金鍾大覺得沒那麼誇張而且他已經回絕對方了——重點來了,鹿晗說要知道對方是誰他要去找他會會面,金鍾大說不需要這樣子,兩個人就吵起來了。
 
  從星座來看也是這樣的,鹿晗有鹿晗的火氣、金鍾大有金鍾大的堅持。而吳亦凡就像隔岸觀火那樣看著他們越吵越兇。
 
  最後金鍾大吼了句『幹嘛一定要那樣!反正我沒有接受就好了啊!』作為在路上爭吵的收尾便丟下鹿晗一個人跑回家。
 
  吳亦凡默默地走過最後一個轉角往自己家裡走去,會在轉角處撞上迎面跑來的金鍾大純屬意外。幾乎是瞬間反應的,他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就要抱住突然撞進懷裡的小孩,但金鍾大的動作卻是比他更快的踉踉蹌蹌地閃進了自家大門,留下在街邊那一頭的鹿晗和正好站在他家門口的吳亦凡。
 
  他轉過頭去看不遠處擺著臭臉站在那裡看著他們的鹿晗,好像因為剛剛的事情又更加生氣了吧,朝著吳亦凡走過去的時候故意撞了他一下,然後頭也沒回的朝自己家裡走去。
 
  其實吳亦凡也不覺得自己被鹿晗挑釁了,他心裡都是剛剛金鍾大撞上來的那一下。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金鍾大家門口,回過神來的時候覺得自己真是夠了、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的站在人家家門口啊——才剛嘆了口氣要轉過身回自己家時,他才發現蹲坐在角落、一陣一陣抽動著肩膀的金鍾大。
 
  「欸、小傢伙,幹嘛蹲在這裡哭。」說實話吳亦凡嚇到了,他以為金鍾大進了家門所以才在他家門口覺得自己是笨蛋的,但沒想到金鍾大居然會就這樣蹲在門口角落哭。
 
  在這裡多久了,一直都這樣哭著?他擔心地蹙起眉頭。
 
  「我沒有鑰匙進去……還有我沒有哭。」
  「沒有哭的話怎麼不抬頭看我。」吳亦凡在他面前蹲下身子,想眼見為憑確定他到底有沒有在哭,但是就算看見了他的眼淚也沒有戳破,「就這麼不擔心靠近你家的會不會是壞人?」
 
  金鍾大把佈滿著眼淚的小臉埋進自己環著膝蓋的雙臂,「看到你的腳了,知道是你。」
 
  「好吧。」吳亦凡聳了聳肩,他知道自己就是個大長腿,沒辦法,「怎麼沒有鑰匙?以前怎麼回家的?」
  金鍾大聞言頭又更低了,「以前、都在鹿哥家裡待到媽媽回家……」
 
  吳亦凡沉默了一陣子,最後還是伸手覆上了他的腦袋,「嗯……不管再怎麼親近的關係,都會吵架的。有時候,我連跟我媽媽都會吵架的。」
 
  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人,但他只好說些話語好轉移他的注意力。他一下一下的摸著他的頭輕柔地安撫著他,安慰的話語越講越不著邊際,腦海裡面不停運轉的都是剛剛回家路上聽見、撞見的畫面。
 
  鹿晗出乎意料的在意和金鍾大告白的人和事情,金鍾大出乎意料的不在乎除了鹿晗以外的事情。尤其是那句,『反正我沒有接受就好了啊』不斷的在他的腦海循環播放著——什麼樣的關係會那麼在意跟對方告白的人?什麼樣的關係會這樣斬釘截鐵的說著別人都不重要的話語?
 
  除了互相喜歡,他再也想不出別的可能了。
 
 
  03.
 
  他設想過很多,關於初吻的事情。
 
  例如什麼神聖的月光照耀著相愛的兩個人,像被月光施了魔法那樣的越靠越近、最後雙唇碰在了一起;又例如對方被自己的告白感動,撲進自己懷裡然後迎來兩個人的初吻……
 
  但是,果然現實跟幻想永遠都搭不上邊。
 
  他看著眼前突然湊近自己親了上來的小孩,腦海裡還沒反應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愣愣的想著啊這是我被親了嗎、原來在真實狀況裡是相反的嗎?
 
  感覺小孩也不知道怎麼親別人,就只是呆板地把嘴唇貼在他的嘴唇上、緊張地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都在輕輕的顫抖著,透露了主人雖然主動但卻還是很緊張的情緒。
 
  吳亦凡當時也不知道怎麼表示喜歡被他親吻的感覺,只好稍稍用力地將身體向前傾去,加重了相貼的唇上的力度。
 
  主動親上來的小孩又主動退了開來的時候臉都是紅的,看也不敢看一眼,吳亦凡看著他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就心情好,像是知道了些什麼那樣,完全遺忘自己方才還在為金鍾大和鹿晗之間的關係猜測傷心。
 
  「初吻……?」
  他小心翼翼的問著,金鍾大卻是一掌打上他的頭,「不然在你心裡我像是有很多經驗的樣子嗎?」
 
  吳亦凡看著他怒視著自己的樣子,笑了起來。
 
 
  04.
 
  「還沒和好嗎?」
 
  下了球場,他拿起自己的水瓶先是灌了好幾口,然後坐到鹿晗旁邊。
 
  這是第一次跟鹿晗搭話。吳亦凡其實也只是沒話找話講,但鹿晗這個只踢足球的人居然會過來跟他一起打籃球就已經夠破天荒了,他先找他說話好像也不是什麼很驚悚的事情。
 
  「你很在乎?」鹿晗沒轉過頭去看他,只是面對著下午有些炙熱的陽光瞇了瞇眼。
  「……就是好奇而已。」
  「那傢伙要做什麼事情我都是支持的,第一次這麼在意他做的事情沒先問過我。」
 
  其實他本來不覺得鹿晗會說的。也許會說,但肯定不會跟自己說——沒想到他卻這麼簡單就說了出口——吳亦凡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在遊戲裡選對了對話選項突增了一堆親密度一下子就能進入內心對話那樣。
 
  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回什麼,就在他沉默的時候鹿晗又開了口。
 
  「我在想,一直放任他的話,他會不會從此不把我放在眼裡,結果我辛辛苦苦當他的竹馬把他帶大他卻跟著別人跑了。」
 
  鹿晗這不就是擺明了在跟他說『金鍾大就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跟我搶』嗎。吳亦凡如是想,於是他又想到了金鍾大主動吻上自己的畫面。
 
  還以為這個到現在還是他同桌的小子想通了要跟他聊心事呢,沒想到還是在拐著彎警告自己。
 
  正躊躇著到底應該回些什麼話語,就有同學從操場那一段跑過來,還一邊喊著鹿晗的名字。鹿晗聽見了就轉過頭去看,見著那人很緊急的樣子也忍不住去問他怎麼了。
 
  跟自己說話時看都不用看一眼,有人喊他就回過頭去看,這偏見也太明顯。
 
  「你竹馬的老師現在找他找不到,一個早上了,說是從來沒突然不見這麼久所以很緊張,你要不要去幫忙找找?」那同學氣喘吁吁的朝他喊著。
 
  他看見鹿晗愣了愣,眸中閃過的擔心不假,但卻遲遲沒有動作。
 
  「你說我該不該去找他。」
  「……問我?」吳亦凡反應過來。
  「嗯。你要去找他也行,能找得到就好。」
 
  鹿晗這是在示弱還是在試探他,吳亦凡沒能搞懂。所以他思考了很久,久到來喊鹿晗的同學緊張的問他幹嘛不去找他的小竹馬,他才緩慢的對鹿晗說了句話。
 
  「你不是擔心自己太過放任他、他就會跑走嗎?那你就更該去找他,為了不放任他就該在他每次做奇怪事情的時候制止、為了不讓他跑走就該追上去。」
 
  鹿晗聽見這番話之後才終於第一次正眼看了吳亦凡,他站起身,在跑離操場跑離學校之前,面色凝重的開口,「是你慫恿我追上去的,你最好清楚沒追過去的是你自己。」
 
  他看著鹿晗急忙跑開要去找金鍾大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把喜歡的人讓給同桌的感覺,真不是普通的難受。
 
 
  05.
 
  但很顯然金鍾大根本不那樣想。
 
  他發現吳亦凡在躲他就拼死命的黏上去,而鹿晗越是出現在他翹課打架的地方他就越是去躲鹿晗。吳亦凡也很無奈,鹿晗越來越不常來上課,尤其是在金鍾大進了和他們同樣的國中之後,他看著同桌的空位,無奈之餘也只能繼續上課抄筆記。
 
  越來越少看到鹿晗之後他就越來越常看見金鍾大,上課途中他會跑經自己的教室向他丟紙條,下了課去廁所也能被他堵到討了個吻——他還真的,沒看過那麼喜歡和他接吻的小孩——放學的時候雖然能看見他和幾個頭號不良學生在校門旁邊的巷子打打牌什麼的但那小孩總是不會跟上來,直到傍晚才會到他家狂按門鈴說要進去。
 
  和媽媽說是隔壁的孩子,媽媽也用親切的笑容說能成為朋友也是好事,但卻渾然不知兩個人回到他的房間裡後、金鍾大總是被她的寶貝兒子壓在地上親吻。
 
  雖然男孩子逢青春期總是對某些事情感到好奇,但他們之間也僅止親吻的關係而已。他說他還小不敢動手、他說他只是追求禁忌他不能跟著一頭熱、他說有些事情得等他長大,但沒說的是其實他怕鹿晗會把自己殺掉。
 
  畢竟,沒有追上去找金鍾大的是自己,為什麼能享受金鍾大追著自己跑的感覺。
 
  國中三年就這樣過了,吳亦凡慶幸自己和鹿晗再也不用同桌同班甚至同校了,縱使和他入學的高中相近也沒有必要天天見面相對無言了。
 
  剛入學的那一年還是風平浪靜,他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見過鹿晗了,但日子天天都圍繞在金鍾大身上,他甚至還幫著那個不讀書只管鬧事的小屁孩考上和自己同一所高中,成績塵埃落定之後,他在自己房間裡和金鍾大肩并肩躺在地上看著天花板,手裡把玩著小孩柔軟的髮絲,忍不住問了一句。
 
  「……鹿晗該氣炸了吧。」
 
  說完便是迎來一陣沉默,吳亦凡暗罵自己不會說話就乖乖閉上了嘴不再說話。他們在一起時從來就不提鹿晗這兩個字,金鍾大還是一直在躲鹿晗,吳亦凡也想過他待在自己身邊根本就是為了躲避鹿晗,但他們之間誰都不曾主動提起過那個名字。
 
  「……管他呢,沒見過比我媽還管更多的人了。」金鍾大沉默了許久卻也是主動開了口,「我媽讓我去考小鹿的學校,說這樣她才比較放心,但是我才不要呢,每次我想做點什麼他就會跑出來,上次我跟一個學長借了車要騎,他一出現就搶走鑰匙還給那個學長,死拖活拉把我帶走,害我到現在都還不敢出現在那個學長面前。」
 
  金鍾大像是突然被打開了話匣子那樣開始細數鹿晗抓包過他多少事情,但一整晚吳亦凡卻沒再開口,任憑身邊的孩子一口一個小鹿、一句一個鹿哥的像把刀一樣不停刺上他的心頭。
 
  就算像再也不想看見了那樣地躲,那孩子卻也還是能夠記得鹿晗的每一件事。
 
 
  06.
 
  究竟是鹿晗卡在他們之間還是他卡在金鍾大和鹿晗之間?
 
  這種問題,金鍾大才不會回答他吧。
 
  事情爆發、改變現狀的起火點就在金鍾大升上高中之後,他追求的禁忌越來越變本加厲——許是想著反正鹿晗會出來阻止他——抽煙、喝酒被鹿晗抓到後是被他關在金鍾大自己的家裡一整個禮拜,打架被鹿晗抓到後是被他關在導師室裡聽訓一整天,大概是想要測試鹿晗的底線在那裡、他不斷地想要去踩踏那樣。如他所願地,就在他跟一群損友拿起毒品時——
 
  真的是才拿起來而已,都還沒有人說那是什麼、也都還沒有人開始慫恿誰去嘗試那些,鹿晗就帶著金鍾大從來沒見過的殺氣出現在他面前。
 
  連放下手裡東西的時間都還沒有,他就被鹿晗一語不發地抓著離開了現場。
 
  論起吳亦凡怎麼會知道的這件事的,當然是因為他就在旁邊。但估計鹿晗火氣衝腦都沒注意到等待時機想要出去帶走金鍾大的吳亦凡。
 
  他知道金鍾大今天要幹嘛,因為小孩在前一天拉著他的衣角都說了。他會來是為了避免鹿晗沒出現導致金鍾大真的在起鬨之下服用了來路不明的毒品的狀況,但是鹿晗出現的那一秒,他真的很想對著金鍾大吼,說為什麼你不相信鹿晗會出現、為什麼偏偏讓我來守著你。
 
  鹿晗第一次在發怒之後把他帶回了自己家裡,吳亦凡一路跟著回去的,怕被發現還刻意隔了好遠,當鹿晗用力甩上門的時候吳亦凡就在不遠處,再次跟了上去,他就站在他們家門口,聽著。
 
  不是什麼好奇到變態的心態作祟,他只是擔心金鍾大在盛怒的鹿晗手裡會受到傷害,他不了解鹿晗,但至少鹿晗從來沒給過他好臉色,所以擔心金鍾大會不會受到傷害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在發現原本在門口徘徊的對話越漸越遠時,他鬼使神差地往窗邊走去,就那樣靠在窗邊聽著屋子裡的聲響。
 
  就連聽見他喜歡的那個孩子嚶唔般的悶哼、鹿晗粗重的喘息時,他一步也沒有離開過,只是望著天邊的眼神隨著傳進耳裡那些斷斷續續的呻吟越飄越遠,最後他閉上了雙眼,無意識地流出的眼淚被闔上的眼皮擠落,而屋子裡的所有聲響都逐漸歸於寧靜。
 
  他才邁開腳步離開,像是自虐那般的。
 
  這該死的世界,他再也不想看到那兩個人。
 
 
  07.
 
  從那天開始,吳亦凡再沒出現在那兩個人的世界裡。
 
  他轉學到更遠的高中繼續讀書,也搬出了家裡,好好的考了個大學卻在新生訓練那一天發現鹿晗和自己同個科系同個班級,他下意識地選擇不想跟鹿晗正面碰面,但好幾次的分組、就連迎新旅行的分組都被湊在一起,他以為鹿晗會和以前一樣永遠不給他好臉色,但意外的鹿晗對待他就像對待著普通朋友那樣。
 
  不是特別好,就只是至少還有個好臉色、至少會笑著打招呼。
 
  他看著鹿晗若無其事對著自己綻開的笑臉,其實感覺不到對方特別親切的笑意,但他好幾次就差點那樣問他金鍾大的近況。
 
  嘴巴都張開了、話都到嘴邊了才突然想起當初一走了之的人分明就是自己,不想再跟他們兩個人有任何瓜葛也都是自己的念頭,所以自己到底是有什麼資格問金鍾大的近況啊。現在鹿晗和他是好同學,他要是再提起過去那不顯得自己出爾反爾嗎。
 
  能當好同學就當好同學,能當作沒有那些過去就當作沒有。
 
  除了鹿晗又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生活裡——或者是他又突然出現在鹿晗的生活裡——這樣的日子其實還好的像是在料想之中。
 
  但是他忘了,他們兩個和金鍾大有著年級的差異。
 
  鹿晗在新生要進學校的那段時間裡很焦躁——噢這個問題他當然看不出來,是跟鹿晗要好的同學說的,他也只是剛好經過而聽見了。關於鹿晗為什麼焦躁、為什麼正好是新生要進學校的那段時間,吳亦凡發誓他真的不想要知道,於是他很鎮定的盡量減少自己在鹿晗面前出現的次數。
 
  新生開學後,果不其然在新生名單上看見金鍾大這三個字。他盡量讓自己在系上變成一個沒有存在感的學長,讓新生不會去注意到自己、讓教授不會對新生們說到自己的名字,吳亦凡這個人這個名字,在這所學校這個科系裡變得近乎透明。
 
  一年很順利的就這樣躲過了,大三一開始和他同住的室友卻突然說要休學,一個禮拜後就火速搬離了同租的房間,開始找尋新室友的同時也聽說了鹿晗為了自家小情人而從宿舍搬出來的事情——這還是同一個同學說的,只是這次是特地跟他說的。不過吳亦凡就算知道了這種事情也不打算找鹿晗同住。
 
  ——雖然當鹿晗主動來找他說要同租的時候,他是真的很驚恐到去捏對方的臉看看是不是真的。
 
  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從小到大從來不給對方好臉色的鄰居呢,上了大學居然有那個興致說要同租一間房間分擔房租?吳亦凡對著鹿晗毫不掩藏自己驚訝的情緒,鹿晗也不惱火,只是微笑著說著不要打擾到我們就行了之類的屁話。
 
  他媽的什麼叫做不要打擾到我們就行了?
 
  都已經離開你們的世界了,不是你硬要帶著金鍾大又闖進來的嗎?
 
 
  08.
 
  吳亦凡發覺自己肯定是個非常容易妥協的人。
 
  尤其是對已然來到面前的命運、對莫名其妙的鹿晗——關於後者,或者是因為他還攜帶著金鍾大。
 
  所以他和鹿晗同租了一間房間,除了早啊、再見之外兩個人幾乎沒有說過什麼話,但實際上鹿晗不常在房間裡面,吳亦凡猜測他肯定是待在金鍾大身邊好阻止他總是去做些危害人間的事情,不過這樣也好,鹿晗好好帶著那小孩的話他也能好好過自己的日子。
 
  就連課程他都故意和鹿晗的錯開了。他知道鹿晗刻意去和金鍾大修了好幾門一樣的課程,所以和鹿晗的課表錯開的話就是最好的保障,依照這樣的方式他也過了好幾個月清靜的日子。
 
  但,那天早上,他似乎是突然忘記了鹿晗在哪棟大樓上課,才會一時不察便想著要從那棟大樓穿過好節省時間。
 
  他咬著隨便買來的三明治,一邊連跑帶走的走過一樓穿堂,看了眼手錶,跟教授說好的時候還差5分鐘,如果不能盡量早到至少也要爭取準時,這事關他能不能順利畢業,怎麼樣也不能給教授留下不好的印象——這樣趕著路的時候就會忽略前方的路況,想著是早八的上課時間應該不會有人在這裡亂晃,分心模式全開的吳亦凡差點撞上了突然冒出來的小個子。
 
  「嚇啊!」
 
  小個子差點撞到人也驚嚇得喊了出來,吳亦凡沒有多注意,只是說了句小心點就又皺著眉頭往前三步一小跑五步一大跑的走去。直到毫無阻礙地走出了大樓門口他才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猛地停下腳步。
 
  ……那個小個子!
 
 
  09.
 
  幾年沒再見過他了?
 
  那個哭哭啼啼的抓著自己衣角親上來的小孩、那個會在廁所埋伏只為了抓到自己的小孩。明明是自己一直刻意的躲著他的,卻有種終於再次見面了的感覺。終於。
 
  沒有看見本人就能夠永無止境的躲避,一旦看見了那個身影才會發現思念如潮湧般巨大卻又無力,那天之後他開始會小心翼翼的出現在金鍾大上課的教室附近,僅僅是多看了他一眼之後就會轉身離開,他是怕鹿晗發現沒錯,但是他更怕金鍾大發現。
 
  其實他一直覺得鹿晗八成有什麼關於金鍾大的雷達裝置,不然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裡是怎麼在金鍾大做著各種出格事情的時候當場現身把人帶走的?他還能把所有帶著非分之想想要靠近金鍾大的家伙全都剷除,絕對還有什麼搜尋誰對金鍾大有意思的裝置。
 
  「在期待什麼嗎?我讓鍾大忘了關於你的事情了,不要期待了。」
 
  某天他一如往常的偷看了金鍾大幾眼之後想下樓,鹿晗卻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用著當初他們一起打球之後坐在地上『談心』時的那種表情,看起來有很多不確定因子、但現在看來根本又只是再一次的警告著他。
 
  到底是怎麼發現的,關於他開始會偷看他幾眼這件事。
 
  不對,重點根本不是這個。是所以鹿晗到底為什麼要頻繁的摟著金鍾大出現在他面前?炫耀還是警告?如果那麼不想要讓他靠近金鍾大的話,那麼從再次相遇開始鹿晗就不應該老是讓金鍾大這個名字在他面前出現,鹿晗和他,連什麼該死的室友都不該當的。
 
  混帳,早就說過不想跟你們再有任何瓜葛了。
 
 
  10.
 
  所以說和情敵成為了室友就會有這樣尷尬的情況發生。
 
  把人帶回家對著身為情敵的室友宣示主權?雖然兩人說過帶人回來的話另一個人要迴避,但他沒想到鹿晗會真的把人帶回來,而且一帶就是金鍾大。
 
  要不是剛好要出門,他想他恐怕沒辦法在他們面前甩著鑰匙說著屁話。
 
  縱使嘴上說著不著邊際的調侃話語,看起來好像跟鹿晗的友情很鐵,但他的眼神卻是無法從金鍾大的身上移開。發現金鍾大看見自己之後的驚嚇眼神不是因為想起了那些曾經、而是因為擔心害怕他是鹿晗另外的情人時,吳亦凡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臟被金鍾大毫無意識的摔碎在地。
 
  那聲巨響,大到只有自己能夠聽見。
 
  出了門之後完全沒有任何動力離開,心愛的小傢伙和永遠不變的情敵就待在自己習慣的那個空間裡面,吳亦凡無力地靠在門板上,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好像都被抽光了。
 
  回想剛剛在屋子裡面和那兩人的對話,左心口處還是一陣一陣的抽痛。
 
  看來鹿晗說的沒錯,他是真的忘記自己了。
 
  怎麼忘記的?他可是、永遠都忘記不了這麼一個人。
 
  他永遠都遺忘不了哭哭啼啼地抓著自己就親上來的那個人、永遠都遺忘不了每次回房間都被他壓在地上親吻的那個人、永遠都遺忘不了總是會厚著臉皮要自己親他的那個人,永遠都遺忘不了他兩次在門外聽見的……
 
  像現在這樣,被鹿晗不只是親吻著的那個人
 
  


 
 



 
  -【鹿晨/牛晨】Overdose TBC.
  -Run- END-


——
台灣場是去定了
要去的親也可勾搭一下我們一起來討論我們的節操(嗯?
求唯11安靜點我受不了
明天發03

 
‎2014/‎05/‎15 01:55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