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92Line】喜歡你

 
  鐘聲響起,早早就等著放學的邊伯賢在老師終於甘心喊了那麼一句解放孩子們的『下課』後隨即一把抓起書包,隨便跟幾個同學喊了明天見之後就衝出了教室。
 
  「喔喔喔邊伯賢你偷跑!」
 
  連頭都不用回,邊伯賢也知道朝自己喊著的是班裡的死黨朴燦烈,此時他心裡揚起各種勝利笑容,「哈哈哈誰叫你動作慢~」然後頭也不回地向三個班級之外的教室跑了過去。
 
  就連比賽賽跑恐怕都沒有這麼努力吧。衝到那間教室外面的邊伯賢本來以為這樣就能搶先朴燦烈一步,可是三三兩兩走出教室的人一個一個經過了他的身邊,他左顧右盼地往裡面探頭看去,平時在人群裡他也能夠一眼認出的那個人卻沒有在他的視線裡面出現。
 
  「啊、伯賢同學,我們班提早下課,鍾大應該先去你們班才對了啊。」一個認出邊伯賢的同學好心地提醒了句,然後看著邊伯賢愣愣的露出『啊是這樣啊』的表情之後揮了揮手離去。
 
  「你看、鍾大在那裡呢。」跟在剛剛那位同學身後的同學指了指他的背後。
 
  邊伯賢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倏地轉過了頭,果然看到了朴燦烈一臉勝利的勾著金鍾大的肩膀朝他走過來,而那一點也不知道兩人之間的戰爭的人兒就眨巴著漂亮的眼睛、看著他微笑著。
 
  「因為提早下課了就到你們班外面等了,但沒想到伯賢居然會跑到我們教室、」金鍾大頓了頓,「每次一下課就看見你的原因難道是因為這個……?」他瞪大了雙眼,像是在向邊伯賢求證。
 
  「啊、才不是呢,」天曉得邊伯賢是怎麼去壓抑自己的心意、讓差點要衝出口的承認話語硬生生轉成了詭辯,「之前那都只是剛好而已,今天是因為我跟朴燦烈打賭了看誰先到你的教室外面。」
 
  「哪是啊明明是賭看誰先接到鍾大!」
 
  朴燦烈哇啦哇啦的糾正著邊伯賢說錯的話語,金鍾大看著又開始吵起來的兩個人,又是無奈又是愉悅地輕輕笑了起來。
 
 
  其實賭的內容根本不是那個,開始賭些什麼的日期也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
 
 
  邊伯賢很喜歡看金鍾大穿著學校的制服——個子高的朴燦烈穿著其實應該更好看——可是因為是朴燦烈所以邊伯賢倒沒太多感覺、可是明明全校男生穿的都是一樣的衣服,他就是覺得金鍾大穿著比誰都要好看多了。
 
  高中是男孩子體型身高變化劇烈的時期,興許是因為朴燦烈已經長得夠高了,朴媽媽給他準備的制服幾乎是合身得完美襯托出這孩子的帥氣不凡,邊伯賢第一次見到朴燦烈的時候也是震驚得想問上帝這種傢伙到底哪裡來的,可是當他轉頭看見金鍾大時,才發現朴燦烈給他的震撼在他人生裡根本就是小Case。
 
  因為個子較小的關係,也許金媽媽對小兒子的身高成長力寄予厚望、甚至也期盼著這孩子可以吃胖一點,好讓他整個人能看起來不顯得那麼嬌小,所以制服的尺寸完全不符合金鍾大的身材,那過大的寬鬆衣領即使把扣子扣到最上面也總是毫無自覺地露出一小片白皙肌膚在他面前晃悠著、過長的袖子總是只露出一小截的手指讓他無時無刻都像是在撒嬌一樣地可愛……
 
  怎麼會有人那麼可愛。而且還是個男孩子。
 
  所以明明就是不同的班級,邊伯賢還是靠著自己的厚臉皮認識了隔了三個班級以外的金鍾大——為了不讓他發現自己這奇怪的心思,他還偷偷去打聽他進了哪一個社團——可是第一次踩進社辦時就看見那一口大白牙在那裡對著金鍾大開心地咧嘴笑,邊伯賢當時就深深覺得自己還要走很長的路。
 
  可是認識到現在可以一起上學一起吃飯一起回家就是很棒的生活了嗚嗚。
 
  今天的放學路上也是一邊聒噪地聊天、一邊偷偷地看著各種表情各種模樣的金鍾大。邊伯賢看著因為自己或者是朴燦烈說的話輕易地就笑了開來的金鍾大,平時要是遇到這麼容易笑得那麼大聲的孩子邊伯賢哪裡不是嫌煩的一掌揮過去,可是因為是金鍾大,清脆的笑聲就好像敲進心版裡那樣使人動心。
 
  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的模樣、笑得小小的臉都皺在一起的樣子,啊真是的怎麼腦海裡會浮現摺子小貓的畫面;上揚的嘴角、掩不住歡快卻那麼溫柔的眼睛線條,嗚如果說想啾下去會不會被當作變態?
 
  一如既往的溫和順毛、藏在劉海下面若隱若現的彎彎八字眉,嚶好想去揉揉那柔順的頭髮喔;藏在長長袖子裡的手也好想要牽起來喔,還有彎彎的貓咪嘴……
 
  ——啊邊伯賢你幹麻老拿那種眼神看我呢。
 
  忘了收回自己那過於灼熱赤裸裸的眼神了,光顧著看著金鍾大每一分一秒的小表情也不會撞到電線桿的可是卻大意那當事人發現了一點什麼了。邊伯賢下意識啊了一聲卻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那傢伙就是到點心的時間了、餓了吧。朴燦烈也不是解救他的窘境,但就是單方面的隨便解釋了下就勾上金鍾大的肩膀,下一句就帶開了話題。
 
  邊伯賢看著他那過於自然的手臂,眼神微微的黯了下來。朴燦烈這傢伙,可以算上是個很好的情敵吧。
 
 
  是到吃點心的時間了啊,看著金鍾大就覺得很餓。
 
 
  學校離三個吵鬧的孩子的家都有些距離,邊笑鬧著邊走到車站,在這裡派出長身者朴燦烈擠過下班下課的人群們買了三張車票、再拉過他們塞進驗票走道,剛走進月台就剛好來了一班列車,朴燦烈哇啦哇啦邊喊著奇怪的話語邊拉過金鍾大和邊伯賢,穿過人群趕在第一個上車之後使用朴式鷹眼瞄準了個剛好能塞下他們三個人的座位坐了下去。
 
  「太好了,今天也是勝利的一趟回家路。」待兩個小伙伴都在自己旁邊坐了下來之後,朴燦烈開心地呵呵笑著。
 
  「是啊沒有燦烈的話我跟鍾大要怎麼搶位置啊。」瞥了一眼硬是坐在他跟金鍾大中間的朴燦烈,邊伯賢不以為意的這麼說著。
 
  「啊為什麼要說得好像我只有搶位置的功用啊!」朴燦烈不服氣的回了句,「平時午飯也是我搶、有什麼好的我都沒忘記給你們搶一份欸!」
 
  「說得好像我們都在利用你欸臭小子,」金鍾大毫不留情的彎起胳膊給了他一拐,「要不要說說當你被女生告白時都是拿誰當擋箭牌啊?嗯?」
 
  「什麼!?」朴燦烈還沒陪笑似的嘻嘻哈哈回應他,邊伯賢就先發難了,他身手壓低朴燦烈那因為身高擋住視線的頭顱,瞪大著明亮的下垂眼看著另一邊的金鍾大,「你說這小子被女生告白的時候都拿你做擋箭牌!?」
 
  「啊、是啊,燦烈沒有找過伯賢?」金鍾大微微往後靠了靠,對上邊伯賢像是要殺人般的眼神也只是像平常那樣說著話,「他都會說他有兄弟了不想因為談戀愛忽略兄弟之類的話拒絕那些女生。」
 
  邊伯賢幹嘛那個表情?我有說錯什麼嗎?金鍾大略擔心的想著。
 
  嚇死了還以為那小子拒絕女生會說因為喜歡鍾大!邊伯賢差點把朴燦烈瞪穿一個洞。
 
  「啊哈~白白這是在吃醋沒有被我在女孩子面前攬著你說我有你嗎?」朴燦烈卻還是笑得沒心沒肺的勾上邊伯賢的肩膀,笑嘻嘻的說著這樣下次要挑他在的時候被告白才行呢的欠扁話。
 
  「滾啦你臭小子!」邊伯賢一把推開朴燦烈,整個車廂都迴盪著兩個小高中生的怒斥和哀嚎。
 
  伯賢今天好像心情特別不好……?
 
  金鍾大輕輕皺著眉頭這樣想著。
 
 
  你喜歡的人不知道你喜歡他、也不知道死黨是情敵的時候,才是最麻煩的。
 
 
  意思是如果喜歡的人是笨蛋的話。而金鍾大就是個笨蛋。
 
  「鍾大啊我說真的、燦烈這小子不知道安什麼心眼,有女孩子靠近他的時候不要離他太近,他總是抓你說什麼有你了之類的屁話會被誤會的。嗯?知道了嗎?」
  「欸我說啊、要說我的壞話也不要在我面前對著鍾大講啊,你這是要我附和你還是反駁你才好?」
  「你閉嘴就好。」
 
  雖然邊伯賢和朴燦烈感情融洽的吵嘴也不是什麼多稀奇的事情,金鍾大看慣了有時候沒聽他們吵架還會覺得耳朵不舒服,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比平時還要誇張,沒有一刻停下來過……為什麼啊?
 
  「伯賢啊我問你喔……」
 
  跟邊伯賢一起下了火車,告別了跟他們不同回家方向的朴燦烈之後,金鍾大走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一直回想起今天兩個死黨特別火爆跟特別白目的相處模式,總是覺得哪裡怪怪的、開了口就把疑惑問出口。
 
  「什麼?」一路上金鍾大沒說話,邊伯賢也不會特地去開闢話題,他知道他有他想說的話、不想說的話,會這麼安靜地想事情就代表很重要,所以也就讓他靜了一陣子;畢竟在邊伯賢眼裡安安靜靜沉思著的金鍾大也好可愛嗚嗚嗚。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啊?」
 
  「啊?有啊。」
 
  邊伯賢下意識地回答了之後才後知後覺自己這是回答著誰、回答了什麼問題,愣愣的轉過頭看向金鍾大才發現對方眨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彷彿想繼續下去知道什麼答案似的,邊伯賢摀住自己嘴巴,搖了搖頭堅決不繼續說。
 
  「啊、果然有吧,是燦烈?」
 
  邊伯賢倏地停下腳步。
 
  金鍾大慢了一拍跟著停了下來,站在他面前一步的距離,看著突然停下來的邊伯賢一秒變得面無表情,他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糟了、難不成說中了!?啊啊啊、早知道自己會一下子就說中就應該要先故意問些猜測的問題的啊!
 
  「伯、伯賢啊……」
 
  「才不是朴燦烈。」
  「欸、嗯……?」
  「才不是朴燦烈,你這傻子哪隻眼睛看到我喜歡朴燦烈啊!?」
 
  「啊啊啊、對不起嘛!不是燦烈的話就算了,是我猜錯了!」看到面無表情的邊伯賢突然喊著鬼才喜歡那小子的話語、金鍾大趕緊在他面前推翻自己說的話語。平時交情可以隨便說話但還真的沒有惹到真正生氣的狀況,縱使是金鍾大也有些慌亂。
 
  不過現在這些狀況金鍾大還真不知道是怎樣。像今天發生的事情,朴燦烈先看到在他們班外等著的自己時、邊伯賢的樣子就怪怪的;在火車上說到朴燦烈會用自己當擋箭牌拒絕那些女孩子的時候、邊伯賢的反應更是激烈……
 
  這不是喜歡朴燦烈是什麼?
 
  「你看起來就沒有很認真覺得自己說錯了。」
 
  金鍾大吞了吞口水。果然死黨間太過了解好像也不是一件好事?他看著邊伯賢依然很認真的模樣突然後悔自己幹嘛要沒頭沒腦地問他是不是喜歡朴燦烈。
 
  「我不是喜歡朴燦烈啊,你這傻小子怎麼會覺得我喜歡他啊?」
 
  邊伯賢嘆了一口氣,往前走了一步,伸手在金鍾大覆著漂亮瀏海的額頭彈了一下,看著金鍾大摀著額頭誇張的哇啦哇啦叫著彎下腰裝痛,才又揚起了嘴角微笑著。
 
  看著,我的笑容是因為你啊。
 
  「走啦,回家了。」
 
  邊伯賢故意邁開大步往前走去,丟下還在那裡裝痛想獲取邊伯賢憐惜的金鍾大。他面前的是橙紅的夕陽,後面邊吵鬧著邊追上來的那個小個子是他最喜歡也最笨的金鍾大;夕陽拉長他們的影子,金鍾大跑上來牽住他的手。
 
  雖然其實那只是希望邊伯賢走慢一點的暗示而已。
 
  「欸所以你喜歡誰啊?兄弟之間有什麼不能講的!」
  「你很吵欸、我喜歡你可以嗎!」
  「什麼啦我很認真的問欸!」
 
  我也是認真的。邊伯賢無奈。
 
 
  夕陽的橙光勾勒出邊伯賢反牽住金鍾大的手的畫面。






  

——
可愛哭了比格LINE!!!!
剛碼完擔心些什麼所以馬上發了上來
Overdose請等等我,五篇都會弄出來的,一定

晚安各位
為還活著的一天慶祝


2014/05/23 02:21
By 望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