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勳開】Doll

  是第幾年了呢?他又一次張開自己因為材質而僵硬的雙眼,面前的事物從一片模糊慢慢變得清晰,他伸手摸了摸自己依然沒有起伏的胸口,雖然一點跳動都沒有都感覺在他的預料之中,可是卻還是很失望。
 
  那這裡又是哪裡呢?
 
  他眨了眨眼。總是毫無預警地進入睡眠——不,應該說是長眠,每當他再次張眼時面前的世界就好像換了個面貌,這次也是,只是現在他還沒搞清楚這裡到底是哪裡。
 
  沒有心跳,我為什麼會眨眼?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惆悵感,他可以做出表情、可以眨眼還會微笑,可是就是沒有心跳呼吸。
 
  那麼上一次長久地閉上眼之前,自己又是怎麼待在世界上的——他本來想說是怎麼生活的,可是他沒有呼吸,何來活這一說——他用力地回想著腦袋裡可能僅留的記憶片段,可是無論怎麼回想都無法搜尋到一個清晰的片段,每一個畫面都像是被油彩塗開那樣地模糊。
 
  來不及悲傷,他就聽見像是有人關門的聲音。
 
  嗯,人。是真正的人的在走動的聲音。輕巧的腳步聲像是走在他的心上似的,在意不已,默默地將目光移至從房間走出來的人身上,他發現對方是一個身材高挑纖瘦的男人——或者應該說是少年吧。
 
  陽光不輕不淡地從自己所在的地方對面牆上的窗子灑落進來,少年穿著有些寬 鬆的灰白色毛衣、從稍嫌過長的袖子伸出來的手裡捧著一杯冒著熱煙的馬克杯,他得說那身材配上他那一身實在太好看,讓他一時之間看呆了,沒有注意到那人直直的朝著自己走來。
 
  「真不知道亦凡哥突然給我這麼一個人偶到底要幹嘛,都跟我差不多高了,唉、實在不知道要放在哪裡,就委屈你在這裡當我的衣架囉。」少年說完後揚起了一朵笑容,捧在手中的馬克杯裡依然不斷地冒著熱氣,煙霧飄繞著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是人偶。
 
  不能在人類面前動作的人偶。
 
  而少年的背後冬日的陽光滿溢,像極了那日來到他面前卻將他推至地獄的天使。
 
 
  少年不在家裡的時候他會到處走動——喔,家裡,是的,至少來到這裡到現在他還沒看過除了少年之外的其他人在這個空間裡,少年大多數時間也待在這裡,他就姑且稱這裡為少年的家——時間不斷往前走,對於一個盯著主人的作息看的人偶,時間的走動其實是很快的、好吧雖然他自己是覺得很慢。
 
  他一開始會打開電視來看,但不斷換頻道看著也沒有任何一個電視節目能夠吸引他的目光,他覺得沒有一個節目能比得上盯著那個少年看來得更有趣。後來他就翻翻家裡的書本雜誌,甚至會隨手拿起少年書櫃裡的CD放進音響裡播放;可是書本翻著翻著又沒了興趣,最後讓他坐在書櫃前的地板上研究著的是少年從小到大的畢業紀念冊或是日記之類的東西。
 
  少年的名字叫做吳世勳,喜歡喝奶茶,逢年過節送禮物給朋友也送奶茶,日記裡記的每一天幾乎都是跟誰誰誰去喝了哪裡的奶茶、哪家店的新口味奶茶還不錯可以常去這類的東西;縱使覺得認真翻到最後一頁也都還是奶茶記事,他也還是仔細的看到最後一條。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能夠感覺到吳世勳要回到家裡的預兆,吳世勳總是會剛好在他把東西放回原位、然後再站在定點乖巧的等待主人回來時打開門。
 
  可是今天的吳世勳,好像心情很不好呢。
 
  一走進家門就用力的甩上大門,狠狠的砸出了個巨大聲響。他冷靜地看向沒有往常那樣把帽子外套掛在他身上的吳世勳臭著一張臉、卻頹然地靠著大門坐了下來。
 
  空氣中的每一個分子好像都因此變得凝重了似的,連呼吸都變得相當困難——可惜他並不需要呼吸,要不然他也想分擔一點吳世勳此刻的心情——他從沒見過吳世勳那樣的表情,他覺得心很痛,可是皺起眉頭時他才想起自己沒有會跳動的心臟。
 
  「我啊、很沒用對吧……?」
 
  吳世勳抬起頭,痛苦的表情裡交雜著懊悔失望。他一時不察,就讓少年深刻的眼神望進了自己的眼裡,他慌張的想要移開視線,可是卻又動彈不得,但所幸少年並沒有發現到哪裡不對勁,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無可自拔。
 
  「唉……跟你說話也不能得到回應啊,我這是在幹什麼……」低頭,吳世勳嘴角扯出了一個笑容,自嘲般的對著自己說話。
 
  不是的,會得到回應的。只是我是個人偶,不能對著你說吳世勳在我眼裡才不是什麼沒用的人。
 
  他很想對他伸出手,或者揉揉他的頭頂要他不要這樣看輕自己。至少比起一個在人前不能動的人偶來說,可以依照自己的情緒喜好摔門怒吼大哭大笑的人類真是好上幾百萬倍了。
 
  可是他不能隨心所欲的動作,只能手足無措地看著吳世勳用手撐著自己的額頭、低著頭也許在反省自己的情緒,但他就那樣坐在地上許久。他不記得自己看著吳世勳這樣坐在地板上沉默著過了多久時間,但無論過了多少時間他都不會覺得這種舉動枯燥乏味,說真的他覺得這比看無聊的電視節目有趣多了。
 
  「你會跳舞嗎?」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之後吳世勳又抬起頭對著他說話,即使知道眼前的人偶根本不會回答他的話,但也可能是抓住了這一點才會對著他開口的,「我啊,很喜歡跳舞喔。」
 
  少年不會聽見他在內心狂喊著他知道、他當然知道,在日記本裡除了奶茶記事之外寫的都是舞蹈,好像吳世勳整個人的生命裡都只有奶茶跟舞蹈,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不管是怎樣不好的情緒,好像跳舞就會遺忘了那樣。」吳世勳閉上眼,過了好幾秒才又張開,他撐起身子從地上站了起來,眉頭還是緊緊皺著,不好的心情也沒有因為剛才長時間的沉默而消逝多少。
 
  吳世勳走到自己很寶貝的音響面前,伸出手想從櫃子上挑了張CD拿出來,打開了盒子卻發現裡面的CD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他愣了愣,下一秒卻直接打開音響的CD蓋,像是在意料之中的看見CD就躺在裡面等待著主人播放它。
 
  他看見吳世勳的表情變得溫和了一點,甚至還對著CD微笑了出來。
 
  沒來得及細想少年為什麼突然微笑了起來,他就聽見了少年播放的CD發出來的音樂聲。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自己也聽過這張CD裡的樂曲,但是看見少年的身影自然輕盈的隨著音樂翩然起舞,他就有種想要跟著一起舞動的感覺。
 
  身體都在蠢蠢欲動。
 
  搞不好自己也是個跳舞的料。
 
 
  後來他才發現那天吳世勳心情如此糟是因為他去參加了一個徵選會,辦方想要會唱歌也會跳舞的年輕人,可是這種條件當然沒有公開在徵選條件上,海報上只寫著只要有過人才藝就可以到場試一試,吳世勳當然就去了,他準備了很久的舞蹈,演出的當下跟他一起進入徵選室的少年少女們都因為他的舞姿震驚了,就連評審們也是讚不絕口;排在他的號碼後面的女孩熟稔的邊唱邊跳著一個性感女團的舞蹈,還自帶Rap,在吳世勳耳裡聽來是覺得那段Rap是多餘的,要是不唱Rap搞不好會更高分吧。
 
  可是他等了三個小時之後,結果出來了。排在他後邊的那個女孩上了決選名單,可是他的名字卻消失在名單內。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但是他就是知道。也許看著吳世勳的眼睛他就能讀出他心裡的故事——平時吳世勳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時,只要他出現了站起身的動作,他只要一眼就能知道少年此刻是想喝水還是上廁所——所以他甚至看見了人群中安安靜靜的等待評審唸到自己的名字、聽到最後卻沒有那三個自己熟悉的音節時的吳世勳,那失落的痛苦眼神。
 
  是啊,明明都已經受到全場的讚嘆了,評審當時也並非無動於衷,怎麼就失策了?
 
  他彷彿看見吳世勳不甘心的待到最後一秒鐘,卻依然沒有任何一位評審向他走來的孤寂模樣;一直到離開了會場,吳世勳才聽見旁邊幾個男人說著的話語,他們自以為小聲地在討論著徵選的事情,說是徵選明說是有一項才藝也行但內部卻全選了同時表現了兩種以上能力的參賽者——
 
  早說清楚的話,他會準備更多東西的。
 
  不過,沒有想到表現更多的自己,好像也很不應該呢。
 
  是因為這樣才難過失望的,不是因為舞蹈沒有受到肯定。他看著從那之後便開始在家裡練舞而更少出門的吳世勳隨著音樂起舞的姿態這麼想著,是啊這樣的舞姿、誰能不因為多看了你一眼而再也離不開眼呢?沒能選你進決賽,是他們沒有那個眼福、而你還有更大的天空飛舞。
 
  又或者是,就這樣,一直在他面前舞動著就好。
 
  ……不對,身為人偶的好像是自己才對。
 
  他笑了起來。
 
 
  吳世勳開始會對著他說話。本來也會的,但是很少,更多的時候只是看著被他擺在玄關不遠處的人偶衣架,用若有所思的表情發著呆,又或者是在想些什麼;那些時候的吳世勳眼神裡究竟流動著什麼樣的情緒,他卻是一點也看不透。在徵選會的事情之後吳世勳開始有對著他說話的習慣,但也不至於到會被懷疑是不是打擊太大精神出了問題的地步。
 
  出門的時候會一邊把外套從他身上取下一邊說著我出門囉你要看家之類的話,進門的時候會說累死了終於回到家了、然後把外套隨便掛到他身上。
 
  ——不過那件隨便掛上的外套在吳世勳隔天出門前就會變成掛好的模樣。吳世勳從來沒有特別注意到,總是匆匆抓起了外套就走了,也由於吳世勳沒有一次因為發現不對而停下動作狐疑地看著充當衣架的人偶,這讓他養成了會幫他整理好衣物的習慣。
 
  吳世勳不在家裡,他無聊的時候就整理一下他房裡像是小鬼頭大戰過的房間,折折亂丟的衣服、有味道的就往浴室的置衣籃丟去;籃子滿了他還會幫他洗衣服,讓吳世勳回到家時總是看著陽台上晾好的衣物們疑惑自己又是什麼時候洗了衣服的。
 
  可是吳世勳總是疑惑一下便不在在意了,如果他一直放在心上想著的話他就會不敢再去改變他所有東西的擺設,但少年就像越來越習慣了似的,還會往裝著洗衣粉的桶子裡補充著用量,天氣稍熱時還會去摸摸衣服乾了沒。
 
  「不知道人偶需不需要換衣服呢~」
 
  某天吳世勳看著陽台卻用著若有所指的語氣這麼說著,他在他身後卻覺得好像要嚇出一身冷汗了。
 
  除此之外吳世勳還會一邊咬著奶茶的吸管一邊說著今天班裡發生的事情。同桌被一個可愛嬌小的學妹告白、前桌踩到了香蕉皮滑倒、後桌上課打瞌睡被老師抓到叫起來時還說著夢話……諸如此類的事情,有時候是很平淡的敘事句,有時候是很搞笑的日常,他會笑到好像要把手裡的奶茶捏飛出去一樣。
 
  可是為什麼要跟他說呢?是因為寂寞嗎?
 
  自己也是因為有人怕吳世勳寂寞才送到他家裡來的嗎?
 
  總是有一種吳世勳好像把自己當做朋友或是家人那樣的相處著,長久下來他也時常會忘記自己是個人偶、是個被主人當做衣架掛外套帽子的人偶,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走進吳世勳的房間,安靜地看著少年被月光祝福著的睡顏,猜測著少年也許正在做著怎麼樣的夢境,嘴角就忍不住地上揚了一整個晚上。
 
  在少年醒來前的十分鐘,他才會小心翼翼的走出少年的房間,回到定位時看著手中吳世勳的外套,他總是忍不住在想,少年每一次把外套交給他的時候在想著什麼呢?每一次他都沒能對上吳世勳的眼神;可是不管少年是怎樣的心態、是習慣也好是隨手也好,在他眼裡,每一次交到手中的外套就像是全世界一樣。
 
  他情不自禁地抱著少年的外套,閉上了眼睛,想像自己在擁抱那個少年……
 
  可是閉上眼睛的那一秒,眼前好像迎面擊來了一些片段的雪白畫面,他應該荒唐的看見什麼,可是卻又什麼都沒有真正看見。
 
  是關於吳世勳的嗎?憑著感覺,他相信自己有看見在雪白畫面中佇立著的白衣少年,擁著他的外套的感覺也是這麼熟悉,否則不會在閉上眼之後看見既莫名其妙又似曾相識的畫面。
 
  但是什麼似曾相識,也都只是虛無的感覺而已,他明明、什麼畫面都沒有真正的看見。
 
  還沒能仔細去回想自己到底看見的是什麼樣的畫面,就聽見了房裡的少年踩著剛醒的腳步搖搖晃晃地走出來的聲音。他趕緊把動作擺回原樣,但其實——他已經有些忘了自己原本是什麼樣子的姿勢了。
 
  沒關係,吳世勳應該不會發現的吧。
 
  「啊……你知道嗎,今天是我的生日。」
 
  少年穿著純白的合身襯衫,捧著一杯剛熱過的奶茶緩步走到他的面前,清秀俊逸的臉蛋上還掛著純淨美麗的笑容,瞬間氣質白淨得不可思議,即使是他這樣天天看著也沒忍住一時之間看得呆了。
 
  他突然想起上一次長久的閉眼之後第一次睜眼看見少年的時候,啊、冬日過去,逐漸溫暖的春天來了啊,面前的少年已換上輕薄的春裝,白色的襯衫與合身的剪裁襯得他的身形完美,真是個長得很好的少年啊。
 
  啊、他的生日。
 
  「是啊,我的生日,我可以許個願嗎。」吳世勳看著他,像是在徵詢他的同意,但是口氣卻又只像是個陳述句;少年微笑著,沒有馬上接著繼續說,只是捧著自己的馬克杯像是在等待他的反應。
 
  「別人都說最重要的生日願望不能說出來,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少年看著自己杯裡正冒著輕煙的奶茶,「可是我想讓你聽到,所以我必須說出來呢。」
 
  是嗎?說出來的願望就不會成真了?
 
  他記得好像聽過類似的,什麼第三個願望不能說出來的;這樣不是很矛盾嗎,前面兩個願望都能說出來、就第三個不行,這樣也都能夠被實現?
 
  「不覺得自己開始變得像人了嗎?」吳世勳輕笑著,捧起杯子開始喝著杯裡的奶茶。就好像根本也不知道自己說出口的話有多麼地震撼。
 
  他愣了愣。變得、像人?
 
  面前的少年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喝著奶茶,那就像是小孩子喝奶一樣的畫面在他心頭縈繞不去。但對吳世勳說的話語實在缺乏理解能力,變得像人是什麼意思?他又是怎樣才算變得像人?吳世勳又是以怎樣的觀點覺得他變得像人的?
 
  「你自己根本也沒有發現吧。」又是一句肯定句。吳世勳滿足地放下杯子之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嗎?你叫做鍾仁呢,知道嗎?」
 
  ……鍾、仁?
 
  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的名字,在吳世勳的日記裡偶爾會莫名其妙出現的名字、不是喝奶茶的同伴也不是一起跳舞的夥伴,原來就是自己的名字?他就叫做鍾仁嗎?不過、吳世勳又是怎麼知道的……?
 
  啊啊、頭好痛。他皺起眉頭,試圖以放空腦袋來減緩突然其來的劇烈疼痛,可是不管他怎麼去清空腦袋裡的想法,吳世勳說的話還是依然像是干擾電波那樣地讓他頭痛欲裂。
 
  「把人偶變成了人,會下地獄啊。」吳世勳苦笑,在旁邊的桌子放下了手中已空的馬克杯,轉回身他依然看著自己面前的人偶,「可是我還是想要許一個、希望下次鍾仁張開雙眼會是個真正的人類的願望。」
 
  少年收起帶些憂傷的苦笑,重新綻開一朵美麗的笑容。他伸手擁住了人偶,擁抱的力道很用力很用力,少年啟唇,在他耳邊耳邊說著,「當你漸漸變成人的時候,就又得離開我了。下一次,變成真正的人吧,要不然,就讓我成為和你一樣的人偶吧。」
 
  是情感把一個僵硬的人偶變成了擁有感覺的人類。
 
  可是把人偶變成了人的話,會下地獄啊。
 
  ——無論是那個變得越來越像人類的人偶,還是那個讓人偶開始有了情感的人類。
 
 
  金鍾仁又一次閉上了雙眼。
 
 
 
 
 
 
 
 
 
  -FIN.
 
 
——
生日快樂昂奶包哥哥♥
其實沒有很勳開的文……我盡力看起來比起開勳更像勳開了
老是走向冷門的我到底歐都卡機!?

如果能理解我想要表達的就好了……


2014/04/12 19:28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