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ZBZ】希望拷問


  아직도 난 너를 잊지 못해
  到現在還是無法忘記你
  바보처럼
  像笨蛋似的
 
 
  曾經以為自己太過年輕所以不懂愛情。
 
  所以即使是一天不見對方就會渾身不對勁的感情,崔準烘也從來不會說出口。他聽過哥哥們對他抱怨的各式各樣的感情困擾,但是他也只能乖巧的當個安靜的傾聽者,哥哥們比他經歷多也體會多,關於自己心裡的一切,他就乖順的當做哥哥們常常摸摸他的頭時就會說的那些話語。
 
  ——我們準烘還太年輕,果然也還不懂愛情這東西啊。
 
  那個時候的崔準烘都不會反抗說什麼其實自己懂愛之類自以為成熟了的話語,因此他也深信著,自己還太過年幼,所以,不懂什麼是愛情。
 
  所以他不敢說,關於自己喜歡方容國的事情。
 
  崔準烘總是會在哥哥們對他傾訴說喜歡誰誰誰的時候鼓勵他們去表達心意,但對於自己特別緊密的單戀卻像隻懦弱無比的小動物一樣不敢動作。
 
  他怕自己,太過年幼,不懂愛。
 
 
  너는 나를 사랑하지 않아
  其實你不愛我
  다 알고 있어 난
  我全都知道
 
 
  他認為自己是因為如此才會不同於其他哥哥。哥哥們一個一個都是對女孩子有意思,就連看起來那麼呆那麼傻的文鐘業也有會特別注意的女孩子,雖然他也不會說但是旁人總是會注意到。
 
  而就只有自己,是對同樣是男生的方容國有那些戀愛的感覺與想望。
 
  崔準烘也曾經覺得自己是怪人、不正常,在認真聽過課後才想著自己這樣應該不過只是青春期的混淆,就像鄭大賢和劉永才總是喜歡聯手表現給粉絲們看的那些,但是自己卻真實發生了這樣的感情。
 
  只是青春期的混淆而已吧,只是因為太過年幼不懂愛情。
 
  崔準烘這麼說服自己。
 
 
  참 나빠 넌
  真是太壞了 你
  보고 싶다는 말로 날 또 울려
  還是想著我的那些話語 讓我哭了
 
 
  有天方容國很晚很晚才回到宿舍,其實崔準烘也不記得確切的時間是幾點、到底有沒有接近天色漸亮的凌晨他也不曉得,那天哥哥們早早就趕他上床睡覺,而時常回到宿舍之後就只有睡覺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睡不著,他縮在黑暗的被窩裡張著眼睛,忘卻了所有時間的走動,直到方容國歪歪斜斜的走進宿舍裡。
 
  他以為金力燦會起床去應門,至少會去扶著他之類的,但是外面斷斷續續傳來撞到東西的聲音,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因此被吵醒。崔準烘小心翼翼的從床上爬起,只有劉永才不甚安穩的喃喃幾句之後翻了個身繼續睡,看來不可能指望這些睡得像豬的哥哥們了,他安靜的走出房間,卻正好迎上方容國的視線。
 
  「哥……?」他被他略顯狂亂的眼神嚇到,那感覺有點像半夜背著爸媽做壞事被抓到;可是無論他此刻做了什麼也比不上面前看起來就是喝醉了的哥哥還要糟糕。
 
  方容國瞇著雙眼,很努力的聚焦著,想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誰,但最後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看清了沒,只是聽見他低聲說了些什麼。
 
  「什麼?哥你說什麼?」崔準烘滿頭問號,明明聽見了方容國有開口說話,但卻聽不清楚到底說了些什麼,他只好靠近一點並誘使他再說一次,可是一靠近方容國他就聞到他身上濃郁不散的酒氣,混著空氣竄入他鼻腔的時候讓他頭暈目眩一度要昏厥。崔準烘忍不住去想這哥到底喝了多少居然酒味這麼厚重。
 
  「枝……恩、」
 
  方容國獨特的聲音摻了濃厚的失意,一陣一陣傳入他的耳裡,崔準烘在分辨出他說著的話語是什麼的那瞬間僵住了關心的笑容,一點一點的崩落再也不復見。
 
  枝恩……枝恩姐姐,方容國喃喃著的,宋枝恩。
 
  「不是……」崔準烘嘆了口氣,像是糾正一樣地開口,「我不是枝恩姐,我是準烘、崔準烘,哥你聽清楚,不是枝恩姐、是崔準烘。」
 
  「準烘……?」方容國頓了頓,然後像鸚鵡似的重複著準烘準烘。好像開始明白了眼前的人不是宋枝恩而是崔準烘,但又好像從來都沒有清楚過似的更加靠近了他,因為身高的關係方容國只能輕靠在他的肩頭,然後說些枝恩沒有這麼高之類的話語。
 
  之後崔準烘才知道那天方容國跟宋枝恩吵架了,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小吵小鬧,至少是嚴重到會讓方容國半夜喝醉的事情,雖然之後還是和好了,但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吵架的原因和為什麼又和好的過程,他一點也不想知道。
 
  「嗯,枝恩姐沒有這麼高,所以我是準烘,哥有聽見嗎?」
 
  你聽見了嗎?我內心的呼喊。
 
  「嗯……準烘,」方容國微乎其微的點了點頭,晃動中呼出的鼻息噴灑到他的耳朵,崔準烘像隻被人弄到耳朵的小狗一樣怕癢的晃了晃頭,小聲但清晰的說著哥你喝醉了還是快點睡覺吧之類的話語。「不要、還是準烘……可愛多了……」
 
  崔準烘的心抽動了一下,過於靠近的酒精像是迷惑一樣醺染著他依然稚嫩的愛情,喜歡的人就靠在他的肩膀上說些不著邊際的醉話,他動彈不得,甚至當方容國微微抬頭落下一個輕若鴻羽的吻在他臉頰、還曖昧的遊移著碰觸到他的唇時,他也絲毫沒有力氣推開他。
 
  或者應該說是,他始終沒有多餘的力氣推開方容國。無論什麼時候。
 
 
  나는 너를 사랑했었나 봐
  看來我還愛著你吧
  또 울고 있어 난
  又哭泣著的我
  죽을만큼 미워해도
  就算討厭你討厭得要死也
  지워지지 안하
  無法將你抹去
 
 
  「準烘啊,枝恩在準備發Solo專輯你知道吧?」
 
  崔準烘一點也不意外走到他身後的人是方容國,從來就只有方容國能夠直接走到他背後而不使他回過頭防禦對方可能出現的玩笑性攻擊;然而對於這個人開口又是枝恩姐的名字,還是在崔準烘的意料之內。
 
  對於方容國的所有事情,沒有一項會在他的想法以外。
 
  「嗯,我知道啊。」崔準烘其實心裡莫名的一陣鬱悶,但這情緒的來源不過也就只是因為方容國說了宋枝恩的名字而已,他也知道這樣很小家子氣,何況他根本沒資格跟擁有方容國的感情的姐姐爭風吃醋,所以他裝得什麼事情都沒有。就和、平時一樣。
 
  似乎是因為提起了戀人,方容國難得的露出害羞的模樣,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枝恩有一首歌需要有人feat,聽過Demo之後我覺得你適合幫忙Rap,怎麼樣?要試試嗎?」
 
  崔準烘愣了愣,他想自己心裡大概飄過了髒話什麼的、也或許只是單純的一陣空白;雖然下意識想要反抗,因為由他的角度來看宋枝恩是他不折不扣的情敵,但是因為是眼前這個男人的要求,就算有一千個一萬個理由不能答應,他也還是會——
 
  「好。哥什麼時候能給我聽看看Demo?」他眨了眨清澈的雙眼,看著那個有求於自己的哥哥。
 
  他知道為什麼方容國會找他幫忙feat宋枝恩的歌,大概就是那首歌傾向輕快活潑、由方容國參與Rap的話會太過低沉,比起來還是讓崔準烘來試試會比較適合,再加上就像粉絲們總是說著的:方容國就像是崔準烘的爸爸;他不覺得這其中沒有一丁點像是父親想要炫耀自己孩子的能力的成份。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好。
 
  成為你想要對整個世界炫耀能力的孩子、成為被你需要的人,總比不被愛也不被需要好上太多。
 
  「晚一點我們再一起去錄音室吧?」聽見孩子的答應,方容國顯得開心的綻開了笑容。
 
  「好。」而崔準烘今天也、日復一日的無法拒絕。
 
 
  ——只要你還會需要我,不愛我也沒有關係。
 
  只是,如果不愛,就別需要我的愛。
  除此之外,請儘管、需要我。
 
 
 
 
 
 
 
 
  -FIN.

 
——
感謝陪我很多時光的希望拷問這首歌
 
……不是啦重點是今天是BangBang的生日呢
生日快樂唷親愛的跳跳虎BangBangㅠwㅠ
雖然這篇還是存檔文
但近日事情有些多靈感有些乏啊……
 
雖然不是甜文但是喜歡這篇(自己蹭
我知道最後兩句有點矛盾,但是粗體的不愛是指愛情
最後的如果不愛就別需要我的不愛是指各方面
 
 
2013/10/23 13:30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