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糖果Kiss

  雖然今天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但是好說歹說昨天也是個白色情人節;即使他們身為不能公開戀愛的偶像,像是什麼『情人節想跟誰一起過』、『想要送給誰糖果』這類的問題也只能管著自己嘴巴的回答一些已制定好的官方答案——而事實上他們當日都忙昏頭了,想歸想,但誰還能有那個空閒時間過情人節、甚至是約會。
 
  想著兩人都是大男人,也就沒有太過制定對方一定要給自己送點什麼——何況白色情人節,是男生要送給女生糖果的節目——
 
  傲嬌如金鍾大,怎麼可能坦然的跟朴燦烈要糖果。
 
  想想上個月的情人節,粉絲們送了一盒又一盒的巧克力,全吃了怕肥、不吃又怕浪費了粉絲的心意,一群大男孩待在宿舍裡就把為數可觀的巧克力全都好好的吃掉了,就目前來看,還會有一陣子不會特別想吃巧克力吧。
 
  不過就恍了個神而已,時間就從14號變成了15號。
 
  像這種跳躍似的過日子也是時常發生的狀況,忙著忙著、一回過神來日子就被往後翻了好多,仔細回想起來好似也想不起究竟在這些日子裡都做了些什麼事情,可是卻也不是虛渡過去了,因為明明就那麼充實,充實到連多出一個小時去做點別的事情的時間都沒有。
 
  金鍾大稍稍轉過頭去看著自己身邊那個男人——說是男人,其實還是時常撲上來咬咬啃啃的像隻找到主人的大型犬;但要是說是男孩,這人很多時候也是非常可靠的。
 
  嗯……朴燦烈這幾天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兩人就像平時那樣閃閃弟弟們、鬧鬧哥哥們,也沒有什麼因為情人節的到來而改變的跡象。
 
  好吧。人家說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15日這天,小情侶有個電台錄製,是只有朴燦烈金鍾大兩個人的行程,要錄的內容是為了給予在白色情人節沒有收穫的男女們一個After Service。炯秀哥還說這種企劃讓小情侶來做真的是個明確的選擇嗎?
 
  ——就當作是給我們兩個一個有趣的情人節經驗吧。朴燦烈對著金鍾大眨了眨眼,笑容依然那麼燦爛,金鍾大看著看著就有那麼一秒失了神,回過神之後還暗自責備自己怎麼這個年紀了還老是像個十幾歲的小男孩情竇初開時的模樣。
 
  啊……!所以朴燦烈根本就沒忘記情人節這種東西嗎?
 
  金鍾大後知後覺的想著。
 
 
 
  結束了電台錄製之後,兩個人回到車上準備回宿舍休息。
 
  「聽說今天中國那邊要播上次M去錄的節目呢。」
 
  耳邊傳來朴燦烈的聲音,金鍾大偏了偏頭想了想,咦好像就是今天沒錯?15號了嗎?啊對啦已經15號了!
 
  這是什麼記性,明明一直惦記著今天15號,可是卻沒把別件15號的事情兜上來……啊真是。
 
  「現在趕快回到宿舍應該能看到吧,想看看我們唱得怎樣嗎?」金鍾大微笑著看向身邊的朴燦烈。
 
  「你現在唱給我聽就好。」朴燦烈一如既往的微笑著,但不是那種沒心沒肺的大笑,僅僅是唇邊的一抹弧度,溫柔而似水。「每天都能夠唱給我聽,我好像不必趕著時段去聽電視裡的你的歌聲。」
 
  「誰說要每天唱給你聽了……」金鍾大僅瞥了他一眼,羞窘的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頰。
 
  可是旁邊的傢伙卻依然如此坦然地看著他,「你不唱給我聽是想唱給誰聽啊小畫眉。」
 
  ——什、什麼小畫眉啊這死小子!
 
  可是臉上的熱度依然未減,反而好像有越加熱燙的趨勢。
 
  剛剛那個在電台裡跟著他一起害羞臉紅亂叫亂笑的朴燦烈真的是現在他旁邊這個人嗎!?
 
  「鍾大,很冷吧?」
 
  「什麼?」
 
  話題轉得太快了,金鍾大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回答了什麼之後才在對他的問話運轉起來;剛剛電台錄製是室內、車子裡也算是一種室內,他們從室內走到另一個室內,怎麼會到『很』冷?
 
  「我覺得很冷吶。」
 
  「咦?是感冒嗎不然你怎麼會冷?我們不是一直都在室內嗎?」金鍾大皺了皺眉,伸出了一隻手,彎過身子就要將掌心摸上身邊人的額頭。
 
  朴燦烈但笑不語,任由金鍾大擔心的將手放置在自己額頭上,過了幾秒實在看不下小傢伙擔心到天涯海角的表情了才拿下了他覆在自己額上的手,但是卻跟著自己的手放進了口袋裡。
 
  「……幹嘛啦,你沒有感冒啊?」
 
  金鍾大還想繼續說他幹嘛害自己擔心,才要開口而已,被放在口袋裡的手就摸到了塑膠糖果紙的觸感。他抬頭略驚訝的看著朴燦烈,那人的回應僅僅是微笑。
 
  哪招啊這傢伙。
 
  他想這大概又是對方一次的小惡作劇底下的小驚喜,露出了一臉「你就這點伎倆我怎麼會不知道」的表情,驕傲的就要拿出自己摸到的那顆糖,同一個口袋裡的另外一隻手就拿過了那顆本來應該到金鍾大手裡的糖果。
 
  「欸、」
 
  還來不及說些什麼,那人就從容的拆開了包裝、在他面前把水果味的糖果吃進了嘴巴裡。
 
  「啊……不是要給我的嗎?」
 
  金鍾大愣愣的看著眼前臉皮極厚的傢伙。
 
  然後朴燦烈才看著他綻出用牙齒裝點的過於閃亮的笑容……金鍾大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看錯,但他感覺到這其中不知為何摻了一點狡黠。
 
  「不是說想要嗎?」
 
  「嗯?」
 
  什麼啊?金鍾大一頭霧水,不過、等等,這狀況為什麼有種挺熟悉的感覺?
 
  「糖果kiss啊。」
 
  朴燦烈咬著糖果笑著,就像是向好朋友炫耀媽媽昨天給他買了新內褲的小孩子一樣……嗯,好像有哪裡不對?
 
  金鍾大看著說完糖果kiss之後也沒有動靜的人,只是那樣咬著糖果炫耀般的笑著,到底是想怎樣啊?不是說糖果kiss嗎?可是吃了本應給他的糖之後又沒有任何表示……依照今天在電台裡唸的想像故事,這傢伙不是應該要親過來嗎!
 
  「那你幹嘛……愣著不動啊!」叫你親啊、混小子!
 
  「嗯?什麼?」朴燦烈笑得一副欠打樣,眨了眨眼,大眼中的笑意似乎更加的明亮了。
 
  金鍾大簡直快被氣暈了,明明當時他就好幾次暗示了說到想要糖果kiss、明明這人在旁邊也笑得合不攏嘴,現在到底是又在故意幾點的?
 
  不想想太多了。金鍾大又瞪了他一眼,然後紮紮實實地吻了上去。
 
  朴燦烈揚起唇邊一抹得逞的笑意,伸手扣住主動撲上來的小傢伙的後腦勺,靈活地用舌頭把糖果捲回自己嘴裡,小傢伙的舌頭不服輸的就跟了上來,唉唷、他就是喜歡他這一點。
 
 
  糖果kiss,成功!
 
 
 


 
 
  -FIN.
 
——
都已經17號了才生出來是不是反射弧有點長……
總之那天被兩個節目萌得一點血都不剩
星期日又有些忙
送上遲來的White Day賀文囉!!!♥
 
 
2014/03/17 18:59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