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洙賢】與你同在

 
  又是一個普通的上午。

  對鄭大賢來說,今天不是幾月幾號,也不是星期幾,他一如往常的在曙光灑進房間、鬧鐘響徹雲霄之前醒來,然後按掉從來不會真正響起的鬧鐘,對著他親愛的戀人的臉頰親暱的說聲早安之後就準備刷牙洗臉出門上班。
 
  啊、我會記得吃早餐的。踩出家門之前鄭大賢還不忘對房間這麼喊了一句。反正關於三餐,他是從來不會忘記的。
 
  到了公司之後,他發現同事們之間的氣氛不太對,但他也不甚在意,反正大概也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情,他想。對這些傢伙來說,可能昨晚他們去哪裡踢球結果輸了、要不就是去哪裡喝醉了今天還在宿醉吧,像是這種問題,從來都不是鄭大賢該關心的,他下了班就回家,晚上通常也不會出門,更別說是與同事們一同出門了。
 
  沒有人來跟他說怎麼了,他也就樂得清閒,打了卡之後就埋首在自己的工作裡面,也不去在意那些平時交誼還不錯的同事兼朋友們之間的低迷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一直到中午休息時間緩緩的逼近,比較親近的同事們開始以比較大的音量討論午飯的話題,鄭大賢管不住耳朵,食物的名字通通跑進他的腦袋裡,甚至還不停地出現令人垂涎的畫面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擾得他心神不寧,漸漸地也看不進螢幕上、文件上的任何一個字;他也受不了友好的同事們一個也沒來找他聊午餐,顧不得先前其他的疑惑,轉過頭就插入他們的話題——
 
  「怎麼聊了一輪都不找我?幹嘛,集體排擠我?」鄭大賢帶著笑容看著已經不管還沒到休息時間就放下工作窩在一起的同事們。他知道這些傢伙雖然懶了點,喜歡自己把休息時間提早,但是認真工作時的效率絕對不輸其他課室。
 
  也就是因為這樣,社長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想起自己公司的社長,鄭大賢就露出了一抹漂亮的微笑;這個公司的社長很年輕,甚至有些新進職員的年紀還比他大,而且也長得非常俊逸有型、帥氣到宛如上天派下來的兵器,每個他走過的課室都會被他迷得不事生產,所以為了公司的營運成績著想,社長很少出現在各課室之間,不過,他也早就已經名草有主。
 
  那個社長就是金明洙,這個公司是他和朋友們一起創立起來的;而他的戀人就是,鄭大賢。
 
  大家都知道社長有戀人了,也都知道鄭大賢有一個感情堅定的另一半,但是沒有人會把他們兩個連結在一起--對她們來說,一個帥哥死會了就夠沮喪了,何況是兩個;如果又知道原來帥到人神共憤的兩大帥哥在一起,恐怕所有女職員會因為太傷心而請長假——只有比較熟稔的同事朋友會知道社長金明洙與鄭大賢在交往的事情。
 
  「……沒有啦,你要吃什麼?還是我們一起出去吃?」窩在一起討論午餐的同事之中為首的劉永才在眾人不約而同的一段小靜默之後開口。
 
  鄭大賢皺了皺眉,才開始加入討論午餐的團隊裡面。他盡量裝得沒事,但他心裡無法真正忽略在他開口的時候、那些同事們各個驚慌錯愕的表情;那到底是得怎樣才能這麼真實的露出那個表情?鄭大賢完全想不透,他又不是什麼鬼怪來著。
 
  可是一開始聊的話,就會越來越融洽,何況除了那一秒間的表情他們也再沒什麼異樣,吃飯的時候鄭大賢就決定把那些都拋諸九霄雲外,認真吃飯之外下午也要繼續工作,那些東西也都別再想了。
 
  吃過飯之後他們浩浩蕩蕩的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在正式接續自己弄到一半的檔案時鄭大賢還在想著他們那時的表情;雖然要自己別再想了,但還是忍不住會一直想起、一直思考其中的原因。
 
  ……如果他沒有分析錯誤的話,他們的表情,好像在說為什麼他會是這樣的語調和心情。那、難道他應該更難過還是更開心嗎?
 
  真是搞不懂。鄭大賢搖了搖頭,甩去那些沒有答案的奇怪問號,雙手碰上鍵盤就繼續埋入工作裡面了。
 
  吃飽了就會想要睡覺,尤其舒適的午後三點倦意更甚。在今天下午的第七次哈欠之後,鄭大賢也決定跟隨那群很會自己放鬆的同事走進茶水間泡杯咖啡來醒醒腦。
 
  「終於下午了,一整個早上都不太敢說話真是快憋壞我了。」
 
  「不過我也真沒想到大賢居然會是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他是真的沒事還是裝沒事啊?真令人擔心。」
 
  在還沒走進茶水間之前鄭大賢就聽見了自己同事熟悉的聲音,發現他們也說著連剛剛吃飯時都沒提起的今天早上的事情,他歡快的捧著杯子就要踩進去加入話題以解惑,但是下一句卻聽見自己的名字讓他幾乎是在瞬間停下動作,那人的話語也讓他心裡更是疑惑,他猶豫了一下就退後了幾步決定把自己藏在轉角處,雖然偷聽別人講話是很不好的事情,可是鄭大賢就是很好奇,關於今天所產生的全部的疑惑。
 
  他不曉得自己應該要有什麼事情,他本來就沒事,要怎麼有事裝沒事?
 
  「那傢伙總是很逞強,這次大概也是吧。怕我們會擔心他,所以一副沒有事情的樣子。」
 
  「唉……其實我們也不是別人,真的難過的話可以表現出來的,畢竟今天是『他』的忌日……」
 
  「為了怕大賢難過,聽說東雨哥今天連公司都沒有來。」
 
  「他們也要悼念明洙哥吧……唉,哥明明就是個好人,為什麼上天這麼狠心呢。」
 
  「唉……別說了,都出來多久了我們也該回去了,總不能讓人家說我們是社長沒來就狂偷懶的部門,走吧回去喝咖啡。」
 
  直到茶水間裡的對話在最後一句附和之後嘎然而止、裡面的人都走了出來鄭大賢還是待在躲藏的那個轉角裡,過了約莫半個小時才出來,也沒有進去泡咖啡就直接折返回辦公室,進門的時候有人問了他去哪裡,他卻說了他去上廁所,但沒有人注意到他手中的杯子,所以也就沒有人提出疑惑。
 
  鄭大賢坐回位置上的時候,像是接通了什麼一樣的想起了很多事情。一年前他和明洙哥一起下班的時候,當時人潮多行車也多,他們安份乖巧的遵守紅綠燈讓行人先行,但對街一台像是得了失心瘋的車子不偏不倚的就往他們這裡撞過來,他還在驚慌失措之時金明洙就先轉過來抱住了他,整個身體幾乎擋在他面前為他承受了所有的撞擊力道,當他再次張開眼睛時,只看見一個陌生的醫生宣告著他此生最愛之人的死亡。
 
  那之後他幾乎是發瘋了,因為車禍的後遺症再加上摯愛死去的精神創傷讓他的記憶錯亂,每天也像個刺蝟般的攻擊靠近他的人,睡夢中總是喊著明洙明洙讓人的心是揪著疼,在一陣瘋狂又疼痛的日子之後他漸漸平靜了下來,也不曉得是好了沒有,但開始不會再說些明洙還陪在他身邊之類的話語了;又過了三個月醫生才小心翼翼的讓他出院,而今天是金明洙離開他離開世界的一週年。
 
  想起來了。

  鄭大賢用手扶著隱隱作痛的額際,他知道車禍的後遺症一直都還在,平時他的頭腦是忘記這些事情的,忘了發生過車禍、也忘記金明洙已經離開人世;但他本來就堅信他還陪在他的身邊,只是因為都沒有人相信所以他就用他們的認知生活著,他還是,相信金明洙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重新被修正的記憶讓鄭大賢頭痛欲裂,他瞇著雙眼勉強分辨著眼前的事物,拉開抽屜他翻出被他丟到角落的小藥瓶,裡面的藥錠八分滿幾乎沒有動過——那是他出院前醫生給他的,說如果出現奇怪的記憶或是頭痛到快看不見就吃——剛出院的時候他每天吃,因為他認為車禍的記憶是錯誤的,後來他學會對自己洗腦,拿了新的藥之後就很少碰了。
 
  吞下藥之後頭漸漸不痛了,鄭大賢默默地繼續著工作,直到下班的時候也沒有發生類似的狀況,他只覺得精神很不好,頭腦混亂得好像他的記憶在打架一樣,他不曉得是醫生開的藥的問題還是他心裡不甘心所造成的。
 
  他不太記得自己下班時對同事們說了什麼,只記得可以回家處理自己的狀況讓他有種解脫感。
 
  「大賢的表情不是很好,一定是覺得很難過,他今天應該都在硬撐吧……」他沒聽見的是同事們一臉擔憂說著的話語。
 
  就算有點搖搖晃晃但總算是平安的走進了家門,他喘著氣,關上門的那一刻卻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換了個眼神。
 
  ——對了,他都記起來了。
 
  然後他面色正常的走過客廳、廁所,最後走進房間,像是確認了什麼似的,鄭大賢揚起了漂亮的笑容,就像他和金明洙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他給予自己戀人的美麗弧度。
 
  因為沒有人相信金明洙還待在自己身邊,所以他就把他的軀殼搬出來和自己待在一起,那麼,無論是靈還是體,他們、都不會再分開了。

 
  沒有什麼,能夠分開他們。
 



——
阿洙生賀
但是主題好像……呃好吧(攤手)(並不好##
雖然這篇很明顯就是去年的存稿>_<
但還是 生日快樂囉
親愛的明洙哥哥♥
 
不知道能不能看懂最後描寫的樣子
明洙很早以前就離開了
賢哥因為打擊太大所以精神有點狀況
但是現在隱藏得很好大家都以為他好了
然後屍體在房間裡,所以說他們一直都在一起
 
 
2013/09/11 15:14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