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BZ】Killer十九、Last Night (終章)

  他像是曲終人散卻被留下來的悲劇一樣,兀自面對自己無意識之際創造出來的狼藉;刻意讓他親手做出這一切、刻意讓他一個人揹負這無法挽回的,腐敗的破爛結局。
 
  懷裡的人兒體溫流逝的速度比過去他殺得任何人都還要快,最後終是無力的癱軟在他臂彎裡;方容國腦袋一片空白,只能任懷裡的崔準烘失去生氣,他茫然的讓手裡那幫助他殺害自己深愛的人的槍,匡啷一聲,在死絕的黑暗裡像那已一去無法復返的生命。
 
  他顫抖著雙手緊緊抱著崔準烘,那不再對他微笑的孩子就軟軟的靠在他的懷裡,他在黑暗中悲傷的落下眼淚,一開始只是一滴一滴地落下來,但隨著懷中孩子的身體越來越冰冷,懊悔的淚水就更加無法克制。
 
  「準烘……準烘啊對不起……哥對不起你……」
 
  本來他以為自己沒有眼淚的;他把所有的愛戀與一切全部都給了崔準烘,只要崔準烘孩平安安穩的待在他的小世界裡,他就可以什麼都不用去擔心的隨心所欲著、去執行任務包括殺人,他以為他可以保護好他城堡裡的小王子。
 
  但沒有想到,最後,居然還是因為自己的疏忽造成了這種無法挽回的錯誤,而且,居然還是他自己、親手去了結了他孱弱的生命的。
 
  這太——諷刺了。
 
  從很久很久已前、在知道崔準烘這孩子能夠看見未來之後,他就知道其實這孩子並不能像其他正常人一樣、要是一生中無病無痛的話還能活得更接近長命百歲;相對的,像這種天生擁有常人沒有或者不同的能力的孩子,通常平均壽命要短得多。
 
  因為是上帝不小心將其遺落在凡間的天使,所以和常人不一樣,當上帝找到自己不小心遺落的他們時,也因為地面上的人類太過邪惡自私,於是也毫無通融地帶回了天使們。
 
  而他是殺手,他從不相信上帝;他們不能夠有信仰,因為不會有任何一種信仰會允許他們毫無顧忌的殺人而不必受到良心譴責,他們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與如同生命般相隨的槍。方容國自己也知道,就連那個身為領袖的金力燦,也未必能夠相信。
 
  不過,相不相信,都不干涉他能毀了所有人的一切的能力;相信又能怎麼樣,不相信也不能夠怎麼樣,他若是會殺你,就是一定會下手。
 
  他沒奢望過金力燦不殺他們,但其實就連他都沒見過他殺人的樣子;一直聽說他殺人從不用自己的雙手、也總是殺人於無形之間……
 
  不到最後你根本不知道他真正想要殺的人是誰。
 
  ——力燦啊,就這麼討厭我?
 
  其實金力燦的心他全部都知道,雖然知道得有些晚但是他一點都不漏的清楚知道著、但是他也不可能為了他的心意去做什麼,更加不可能回覆他,所以即使他開始恨他了他也不會吭一聲;畢竟,方容國心中的金力燦就停留在那個、他的死黨金力燦的時期。
 
  很恨我吧?恨不得殺了我吧?
 
  但是怎麼辦呢?他愛崔準烘,此刻恨不得殺了無法保護好心愛之人的自己那樣地愛。
 
  無論他怎麼做,他都只會愛那麼一個崔準烘,縱使金力燦這樣做也沒有要他愛他意思,可是無論如何,對金力燦、永遠到不了恨;就算他毀了他最深愛的人,他還是沒能真正做到去恨金力燦。
 
  是愧疚吧。愧疚的心那麼多。
 
  到了最後在心裡想要對金力燦說的,居然也只是一句,對不起。
 
  這一夜,他的眼淚未曾停止過;就像自出生之後都沒有過哭泣那樣地波濤洶湧,彷彿傷心得連一切都不要似的讓眼淚落在那在他懷中死去的崔準烘身上,孩子的肩頭一片濕潤,直至天明。但沒有奇蹟,死去的人生主角沒有因為感受到苦痛的眼淚而張開雙眼狗血地復活過來。
 
  沒有奇蹟,他的奇蹟已經死去了;就死在自己的手上。
 
  沒有信仰,他所能相信的一切也全都死去了;死在他連恨都無法的那個人扭曲的心意裡。
 
  他從上帝那裡搶來的天使、曾經說過即使是地獄也要和容國哥在一起的孩子,如今,得要回到天堂,還是和他一同前往地獄呢?
 
  可是,就算能夠回到天堂,這傻孩子還是會選擇和他同進地獄吧?即使業火燒上靈魂、即使重罪縛綁於身,只要有彼此,就能甘之如飴吧。
 
  或者沒有所謂的天堂、也沒有所謂的地獄,他們不能再感受的只有日月交替的一切,就連天使惡魔這回事都是人們憑空杜撰出來的,而他只是不小心覺得這些形象正巧很像崔準烘和他自己而已。
 
  而所謂的死也不過就是人類體內長期運作的呼吸與心跳等等循環系統停止或者毀壞,然後所謂看不見或看得見的靈魂將消失於無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方容國下定決心最後一次擁抱崔準烘,他彎身拾起掉落在地的槍。
 
  用這把槍殺了這麼多的人、完成過這麼多的任務,他還真沒想到人生最後兩顆子彈會是用深愛之人與自己的身上……
 
  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抑或是待在人間遊蕩或者蕭散於空氣裡面,他都會陪著他一起去;他們得待在一起、誰也不能獨自前往,無論是去哪裡。
 
  扣下扳機的那一瞬間,他甚至沒有心理準備去接受子彈沒有穿過自己腦袋的這件事情。為什麼沒有子彈穿過腦門的感覺?以往殺人時總是會忍不住想像他們死去那秒的感覺、是驚愕還是痛苦更多?痛的話、又是怎麼樣痛的?但,總歸來說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他看著自己手中那染著心愛之人的死亡的兇器,想起最後一次使用他的時候應該還剩下兩顆子彈,那時還仔細計算過了、深怕自己計算錯誤下次就變成自己得吃對方的子彈了的,所以怎麼可能……明明他剛剛只用了一顆在崔準烘身上,所以、應該還有……
 
  噢、不對,他想起來了;另一顆子彈、崔準烘也用掉了。
 
  他心痛地想起自己被車撞了之後失憶的那天晚上,崔準烘傷心欲絕的拿著他的槍試圖自盡、子彈出了槍口卻打上了牆;當時在那顆子彈之後,槍裡就只剩下了一顆——但其實要是那時他沒有及時揮開孩子手裡的兇器的話,那顆子彈也是送進孩子的身體裡。
 
  ——真是諷刺,無比的諷刺。他一生用這把槍殺了多少人,最後的子彈居然打在所愛之人的生命上,斷點。
 
  才咧開嘴想笑而已,笑命運的安排、笑自己的悲哀,一顆子彈毫不留情地就劃破空氣熱辣的從背後灌入,不偏不倚打在他的左心口上。
 
  意識消散之前,方容國分辨出了這種槍法,是屬於鄭大賢的。
 
  教了他那麼多年、帶了他那麼多年,怎麼可能認不出來呢。
 
  他勾起嘴角;這一切,都太可笑了。
 
  但是再怎麼可笑也就只能停在這裡了,只要他心跳一停止,一切就都不復存在了,有的只有在這裡死去的方容國以及崔準烘而已。時間的鐘會停擺,那個人的恨有一天也終將消失,留下來的,只有孤獨。
 
  他擁著懷中已死去的孩子閉上了眼,當他也停止了呼吸的瞬間,這世界的一切都再與他無關,不管是鄭大賢或是金力燦,因為他將、擁著心愛的孩子離開。
 
  或者永遠的留了下來。
 
  窗外漸漸亮了起來,陽光逐退了黑夜,日出之後微風徐徐地吹,窗邊的窗簾被吹得翩翩起舞,但卻沒有一絲陽光照耀進那有著一對相擁著進入永眠的戀人的房間裡。
 
  不遠處,帶著少了一顆子彈的槍悄悄離去的少年,刻意的避開陽光照耀的地方走著,往回報任務的地方反方向處走去。只是那裡,也沒有任何陽光。
 
  只有,令人窒息的黑暗。
 
 
 
 
 
 
 
 
  -Killer 全文完.
 

——
完結了
希望還有期待Killer的朋友
請別吝於告訴我感想謝謝T^T
 
會有番外但還沒生
最近要寫的東西實在有些多
 
94的親辜劉才才生日快樂
유영재 생일축하해요
1004大發
천사대박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