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BZ】Killer十七、無法到來的黎明

  崔準烘一直很不安,每當夜晚來襲,他就會開始不安;方容國雖然總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會陪在他身邊,不厭其煩地以自己的陪伴安撫著崔準烘不安晃蕩的內心。即使原因還不清楚,但他願意去消除那些。
 
  因為他是這個世界上、他唯一的羈絆。
 
  但是天很快就黑了。明明太陽才剛剛露出可愛的側臉,他們還在留戀徘徊,令人畏懼的黑夜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掃去所有的陽光、佔去全部的天空,侵蝕掉所有可能的光線。
 
  被刻意披上的黑暗,比平時的夜晚更加漫長,也多了被刻意掩藏起來、伺機而動的危機。
 
  黑夜已經不會再有破曉了。
 
  黎明也已經不會再到來了。
 
 
  而尚無自覺的小羊依然與平時無異的生活著。白天活動、夜裡休憩,與窗外蟄伏著的魔物的作息完全相反。
 
  牆上的鐘直指十二點整,床上的兩個人雙手緊握、面對面表情祥和的熟睡著,較靠近窗邊的男人突地醒來,毫無預警,像是機器人那樣張開了雙眼之後轉了下身體,意外看見窗邊也許站了許久的纖細身影之後愣了愣。
 
  他以為自己會害怕,就算沒有也該會被嚇到,畢竟一個陌生人突然在半夜出現在自己家裡的窗邊,怎麼可能不會聯想到竊賊那方面的角色。但,奇怪的就是他一點也不覺得驚嚇或者恐懼,甚至連一點情緒都沒有,就只盯著那個黑影看著。
 
  老實說方容國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人——這是當然,打從失去記憶之後他就只知道了住在同一個屋簷底下的崔準烘,呆了這麼久也沒有看過別人在這裡出入過——擺明了這個人就是個不速之客。
 
  他開口,想問他是誰,但無奈喉嚨裡卻發不出聲音。
 
  「噓——」那人伸出食指抵在他的唇上要他安靜。雖然就算沒有這樣做方容國也沒辦法開口說些什麼,那個人又再次開口,唇聲輕巧不去吵醒方容國身邊那個年紀雖小卻意外淺眠的孩子。「聽好了,現在我要説的是關於你的一切,是你從崔準烘那裡怎麼旁敲側擊也無法得出的情報。」
 
  說也奇怪,分明眼前人說的唇語那麼安靜、但他卻聽得清楚分明,輕易地就能讀取他說得不快卻也不怎麼緩慢的無聲話語;他開始懷疑自己隱藏起來的能力,難道以前他有特別學過或者訓練過?這、就是那個人說的,崔準烘不會告訴他的事情之一?
 
  他的心沉了沉,鬼使神差的聽著他開始敘述起來的一切。
 
 
  一整個晚上,躺在他身邊的崔準烘都沒有醒來過,連翻身都沒有。
 
  那麼乖巧那麼安穩、像是因為在方容國身邊而能睡得如此恬靜,但看他這樣子絕對想不到剛開始那幾天晚上崔準烘還惡夢連連、睡到半夜會不住地全身發抖,那時候方容國還很容易睡到一半醒過來,看到在睡夢中發抖著的孩子他會心疼、自己糾結了很久才會略顯僵硬地抱過他,輕撫著他燦金色的髮絲並伴隨著安撫的話語,直到孩子再次安穩的睡去。
 
  後來他連猶豫都沒有,只要孩子皺起眉頭他就會抱住他——無論是在夜裡的睡夢中還是醒著的時候——一覺過後,早晨醒來時他時常還是擁著熟睡的孩子,窗外的陽光飽滿的穿過窗簾灑進房間,漂亮均勻的落在孩子的身上,每每都讓方容國有種很嚴重的既視感。
 
  ——好像他常常這麼做、這麼看著晨曦襯托他天使般的樣貌一樣。
 
  最後那個不知名的黑影甩著長長的影子揚長而去,即使今天的月光沒有那麼明顯到足以讓方容國看清那人刻意遮掩起來的容貌,但他還是看見了他唇邊的那抹微笑,深不可測而勢在必得,該是有那麼些毛骨悚然,可他卻覺得幾分熟悉。
 
  當然毫不意外地、他在自己的腦海裡搜尋不到任何相關資料。
 
  至於那人留下的一切,無疑是在方容國的大腦裡放置了一顆震撼彈。
 
 
  他說——他天生就該是當殺手的料,無論是身手還是那面對任何人都一樣冷漠的感情;殺手不需要那些無謂的情感,友情、親情、而尤其是,愛情。
 
  他說——方容國這個人,應該是永遠沒有愛情的冷血人類才是,從來就沒有見過方容國在組織裡面有任何關於個人情感上的表達,但偶然之間才發現方容國、不是沒有愛而是根本把全部的情感都只給了那個像是被他藏在家裡的崔準烘。
 
  還不知道你就是殺手以前、還沒對你的冷血起疑心以前,我還天真的以為和我做的死黨、朋友關係就是你的極限了,也一直以為家裡的崔準烘是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但比任和親兄弟都還要親近的弟弟。那人噙著一點自嘲的笑容回憶著,眼神卻如此冰冷。
 
  原來是戀人啊。難怪無論是什麼樣子的人你從來就都沒有動搖過一絲一毫,就連在我面前也是,一次也沒有。嘩啊、你該有多愛那個孩子啊。但是說真的,如果我們都是普通人我就會羨慕,但是我們並不是那種值得擁有完美得可歌可泣的愛情的人。
 
  殺手不應該有任何感情的,你對我不就是這樣嗎?呵。
 
  越深刻、越不能放的感情,都只會讓一個殺手死得越快而已。
 
  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失憶嗎?不知道吧!我說過了殺手的感情是禁忌,偏偏你又表示不可能會離開那個孩子、那麼我只好讓你下地獄了,但可惜沒有讓你死成呢。不過就算失去了記憶、就算那孩子死都不告訴你關於你自己的事情,還是會有惡魔來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那個人披著漆黑的夜色詭譎的笑著,方容國心裡知道要避開這個人所說的一字一句——假設自己還想要平凡的生活並且一直和崔準烘在這裡居住著的話。
 
  空氣中瀰漫著奇異的氛圍,好像有些什麼分子一直以微妙的型態在轉變,他默默地把面前這人所說的一切全部接收了,本該一個字也不能夠相信的,可是他的大腦告訴他:這些全部都是真的。
 
  包括他是一個殺手的事情、包括崔準烘本來是他的弟弟的事情。
 
  還有崔準烘其實全部都知道的事情。
 
  那人揚起形狀姣好的唇,「再回歸殺手吧,這次是我雇用你。聽著,我要給你新的任務,」他刻意拉長最後的尾音,上揚的單邊嘴角詭譎的吊著,朱唇輕啟,吐出的無聲字句形成不得反抗的惡魔般的指令。
 
 
  「這次的目標是——崔準烘。」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