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BZ】Killer十六、Light

 
  不是卡進腦袋裡面,從太陽穴,而且還是崔準烘的。
 
  這個事實崔準烘閉著雙眼再度流出眼淚時才真實的察覺到,用不著愚蠢的張開眼睛他也能知道失手救了他的人是方容國——說是失手,因為他也知道他絕不可能是因為想起了他是誰才會這樣做的。
 
  「……為什麼要救我?」手中的槍枝已經被揮到牆角邊,崔準烘安靜的瘋狂流著眼淚,崩潰著不願接受事實的抱著頭蹲了下來,把淡金色的頭顱埋在雙膝裡,脆弱的哭著。
 
  要是以往的方容國,肯定會二話不說地抱著哭到全身都在微微顫抖的孩子,用他獨有的嗓音低沉但溫柔的安撫著他的情緒,直到崔準烘哭累了帶著滿臉濕潤狼狽但可愛純真地窩在方容國的懷裡就睡著了。
 
  但現在他哭了,因為方容國的事情而哭泣著,可是這次他卻沒有被他擁抱著。
 
  為什麼要救他呢?明明就忘記他了啊。
 
  方容國靜靜的看著他哭泣,眼角餘光還看得見方才被他緊急揮開的槍,腦子裡很衝擊的問著自己和崔準烘脫口而出的話語相同的問題。
 
  為什麼……要救這個孩子呢?他自問著,腦海裡飄過很多可能的答案,他可以試圖抓住一兩個清晰跑過的字句,但卻無法確定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答案,可是他隱隱又感覺到好像沒有任何一個是他所需要的、所謂的「答案」。
 
  分明對這個孩子沒有任何的記憶——或是說其實他對一切都沒有記憶——但是他在房間裡面睡著睡著就因為奇怪的惡夢驚醒了過來,三更半夜的,他躺在雙人床上卻看不見那個看起來年紀很小很脆弱的孩子,即使陌生卻不由得心驚了起來,他試著再次入睡卻輾轉反側,最後受不了的走出房間尋找崔準烘的人影才發現他正持著不知從哪裡來的槍枝指著自己那金燦燦的小腦袋、一副不管是誰來看都是準備自盡的模樣。
 
  當時他心裡就有個聲音使勁的呼喊、要他不能就這樣放任這個孩子了結自己,像是有著不小的刺鯁著似的,還來不及思考應該怎麼反應他的身體就先行衝了出去、揮開孩子手裡差一點就毀掉那麼一條脆弱生命的凶器。
 
  是因為和自己待在同一個空間,所以不希望他出事?還是因為心裡的那個聲音?抑或是因為這孩子堅持的、應該存在在他腦海裡的記憶?
 
  「為什麼要救你……」其實原因可以很簡單,就單純只是不想看一個生命隨意的死去;他可以這樣回答他,但方容國卻不想這麼告訴他,「我的大腦告訴我……你對我來說,很重要。」
 
  最後他抓住、不僅相信了而且還說出口的答案,是一個他在徘徊的時候沒有見過的答案,這樣的感覺、想法,是在開口的前一秒突然冒出來的,可他卻絲毫沒有懷疑的就相信了;並且,也給予了崔準烘。
 
  很重要。雖然很莫名其妙,但是他就是感覺得到這孩子對他來說,其實不只「很重要」。
 
  他看著因為他的話語抬起沾染了晶瑩淚水的臉龐的孩子,對方略微震驚的表情裡雖然佈滿了不可置信,但方容國相信自己看見了他的清澈眼眸裡沒了那些、足以致一個孩子於死地的絕望。
 
  即使很微弱,但他看見了,在崔準烘的眼睛裡,有星星。
 
 
  在那天晚上之後,方容國再也沒有看過那金髮的孩子那麼悲傷過。
 
  他會問崔準烘很多事情,例如生活例如過去的記憶;大多數問題崔準烘都還會回答,但問到某些問題時,他不僅拒絕回答,還會馬上冷著一張臉走人,例如——
 
  「準烘啊、我應該有工作吧?不然要怎麼養我們兩個呢……」方容國開口的時候,沒有注意到他的臉色已經微微變色了,只是一昧的擔心著自己多日沒有上班是否會被開除之類的,他想、這個孩子都跟自己住在一起,一定會知道的……
 
  「哥就算不再工作也夠我們活到死去的那一天的。」崔準烘在一陣沉默之後冰冷的這麼回答著,說完就只留下蕭然的清冷身影給方容國。那一整個晚上,崔準烘都沒再搭理過方容國,直到隔天早上才恢復原狀。
 
  雖然摸不著頭緒,但久了之後方容國也就識相的不再問類似的問題;在不拿這些東西煩崔準烘的時候,孩子都是可愛天真的,一舉一動都和他的年齡是如此合拍,甚至還更小一點也說不定,但比起生氣冷漠的樣子,方容國的確是比較喜歡溫馴可愛如同小動物一樣的崔準烘。
 
  在那天之後,他們日夜相處了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以來方容國對自己失去的記憶一直都沒有任何頭緒,有時候他會夢見黑暗血腥的夢境,但醒來之後他又會遺忘那些夢境的具體內容,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想起來,然後被心上的一片沉重壓得失眠。
 
  可是只要抱著那個雖然長得高但卻非常瘦弱的孩子,無論那些算不算是惡夢都不會再出現,就好像崔準烘是驅散惡魔的天使,帶著溫暖與光芒進入他的生命;自從連他也不清楚的被刷白了的一切、又重新劃上的只有屬於這孩子的記憶與一切。
 
  雖然一開始都是那麼的迷惘、甚至是如此的荒蕪,但是漸漸的他好像能自己發現並且相信崔準烘這小孩就是他過去人生裡唯一的愛與歸屬。
 
  隨著與崔準烘相處的日子越漸多了,方容國心中有一個念頭便也越來越強烈——
 
  如果崔準烘突然跟他說,其實他們兩個人是戀人的關係,他想,以現在的自己是會毫不懷疑地就接受了吧。
 
  如果,什麼也不要改變,他也不在乎失去記憶之前的自己和那些也不知道到底找不找得回來的記憶了,就這樣和崔準烘兩個人生活在一起、直到老死,似乎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準烘、」他喊了喊那個像是天使般純真的孩子,孩子帶著問號的眼神看向他,略長的瀏海微微的蓋住了他的眼睛,漂金的髮絲飄揚之間似是有著光芒在閃耀,「我們,其實是戀人吧?」
 
  看著崔準烘閃著年幼的純真雙眸,方容國覺得自己就像是被誘惑了似的、不知不覺地就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口。有那麼一瞬間他被自己說出口的話語嚇到,但這之後讓他僵住了的是崔準烘的反應。
 
  他眨了眨清澈的大眼,透過燦金的瀏海好像正在發光似的,對於就連方容國自己都嚇到的那個問句抱持淡定的反應,然後他輕輕地張開了雙唇——
 
  「是啊。我們是戀人,我以為哥、已經忘記了。」
 
  什麼都沒有的表情意外讓方容國感到心痛萬分,他忍不住上前擁住他。「我是忘記了沒錯,但我會這麼說不是因為我想起來了,而是我此刻感覺到的心情。」
 
 
  然後他看見,懷中孩子眼中的光芒有什麼活了過來。
 
 
 
 
 
 

  -TBC.

 
——
這麼快就到十六了時間過得還真快
總覺得再過不久就要發完結篇了 番外卻還沒有出來
看來沒時間寫手稿了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呃啊啊(什麼心理準備#

兔子們的女裝真是可愛呢♥
噢才才~~~~~~~~~~(←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