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BZ】Killer十五、Another

 
  早晨,又是一日的太陽東昇,看起來即是新的一日的到來,洗去昨日的黑夜。
 
  有種重生的感覺。
 
  張開雙眼,看著穿過窗簾間縫隙撒落的金黃色晨光,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就有這種感覺,什麼重生、新的自己之類的感覺。
 
  新的、自己……嗎?
 
  不過……
 
  「哥?你醒了?」背後突然冒出一道稚嫩的聲線,他嚇了一跳,原來這裡還有人嗎?轉頭,映入眼簾的是與聲音相同稚嫩的臉龐。
 
  他皺了皺眉,不懂眼前的人為何看起來如此高興。
 
  那稚嫩的臉龐愣了愣,頓時添了抹震驚,看在他眼裡,還真有那麼點心疼。「哥……為什麼是那個表情……?」
 
  什麼啊?他還無暇去釐清新頭那抹奇異的感覺是什麼,他就被眼前孩子的話語打敗了。呀、那本來是他心中的疑問欸?「不然,我應該要是什麼反應?」
 
  孩子愣愣的眨了眨晶亮的大眼,「哥……?你記得自己被大——呃、被一台車撞到了嗎?」差點說出大賢哥的名字,崔準烘連忙改口。
 
  只是崔準烘話一說出口,驚訝的角色就換了人。「什麼!?我被車子撞到了!?」
 
  「哥、果然不記得了嗎?」崔準烘倒抽了一口氣,那漂亮眼睛裡的光芒一閃一閃的,忽明忽滅,卻逐漸傾向熄滅。
 
  「不是吧?重點不是我記不記得,而是出了車禍應該要送醫院吧!?」他看了看房間四周的陳設,再看著看起來好像很失望的崔準烘,心頭又是一抹奇異的感覺一閃而過,他想抓住仔細查看也來不及,在正視之前他的話語就已脫口而出,「天啊,我還能醒來根本就是奇蹟了吧……」然後說著還好我沒有死之類的話語,看上去好似很崩潰,只差沒有抱著頭哀嚎。
 
  但是崔準烘卻突然靜默了下來,剛剛還漂亮地閃著光芒欣喜愉悅的眼神變得黯淡。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深深地看著那個在他眼裡變得陌生的方容國——是對他變得陌生的方容國——眼裡的失望轉為悲傷,帶著眼前人還好奇不解的一切事物心情不好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這感覺就像連我、連我們之間的一切都被你否決掉了一樣。
 
 
  關燈,捲縮起身子抱著膝蓋坐在角落,在黑暗中沉思般的張著明亮的大眼睛、偶爾眨了眨,像是孤獨地待在夜空中的星星一樣。
 
  即使是在學校裡被同學用著下三濫的手段欺負惡整,他也從沒有像這一刻如此地難受、絕望;他清楚地明白,就算全世界都用著莫名奇怪的理由排擠他、怨恨他,他回到家之後還有已然成為他的全世界的方容國,就因為有方容國,所以他可以不在意其他那些不重要的人對他做的那些事情。
 
  可是如果換成是方容國,只要對他殘忍一點,他就無法承受,甚至會覺得他的世界已然崩塌。
 
  他什麼也不需要,只要有一個方容國就是他世界裡的全部,這個冰冷的社會沒有給予他的溫暖與愛,他全部都從方容國身上感受得到也同時擁有著……
 
  當方容國連他是誰都記不得的瞬間,崔準烘是真的有了斷自己的念頭。既然連唯一的幸福的理由都拋下他了,也就沒有什麼生存下去的理由。
 
  一秒間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似的,他直想哭。
 
  好累……好累啊,容國哥、可不可以,什麼都可以不要再想了?準烘……真的很累啊。
 
  崔準烘閉上了眼,一直以來他都不是什麼堅強的孩子,他所有的支柱、支撐著他的一切力量只有方容國這個人而已,只要方容國還會擁抱他、輕拍著他的背,崔準烘就能夠還是無敵的……至少,還是堅強的。
 
  閉上了眼睛之後就不想要再張開了,眼淚一滴一滴地落下,他無力阻止也無心阻止,如果能夠這個樣子睡去甚至是死去,該有多好。反正他也、不可能再看見希望與幸福了,不是嗎?容國哥……都把他忘得一乾二淨了。
 
  過了十分多鐘,崔準烘才又張開了雙眼,被淚水浸濕的世界如此模糊,他突然就忘了看著的地板原來該是什麼顏色,但他知道一直哭也於事無補,隨意的用衣袖抹去眼淚,他心酸地想起每次他哭的時候方容國都會溫柔的為他抹去。
 
  以前無論發生了多麼痛苦的事情,眼淚都流不下來,因為總還有那麼一個人是他幸福的理由;現在就算不想哭,眼淚都會不聽話地瘋狂掉落。
 
  崔準烘恍恍惚惚的走了出去,再走回那間讓他躲著哭的小房間的時候他的手裡拿著一把槍;特製的槍身刻印著『Bang』,那是方容國的槍,崔準烘在把他扶進屋子裡、搬到床上的時候從他身上摸到的,他怕他壓到會不舒服才收起來的,但還真沒想到自己居然用得到。
 
  如果……如果死在容國哥的子彈下,也是一種浪漫吧?崔準烘虛弱的想著。
 
  ……不過,要是能由容國哥來執行的話,應該會更好的吧?
 
  再次閉上了眼。
 
  他學著曾經看過鄭大賢殺人時的樣子將槍上膛,也許因為是方容國的關係,崔準烘即使是第一次碰槍也熟練得像是個慣犯。
 
  深呼吸了一口氣,他想,若是這樣做了之後容國哥能想起他,甚至願意和他走上一樣的選擇得話,那就好了,不是嗎?容國哥……
 
  輕輕的、他輕輕的按下板機……
 
  「呀!你到底想要幹嘛啊!?」
 
  緊閉著眼,在感覺到應該要灌進腦袋裡的子彈之前,他發現自己又聽見了方容國的聲音。唔……也許深愛之人的聲音對他來說就像穿破大腦的巨響一樣吧;他這麼想著,依然自暴自棄的雙眼緊閉,沒有發現的是真的有人衝進了房間,並且搶下了他手中的槍。
 
 
  轉機不見得是奇蹟,所以為什麼選擇相信?
 
 



 
 
 
  -TBC.
 
——
終於完成連電腦都沒有時間開、連睡覺都要放在最後順位的期末周了
接下來也要緊鑼密鼓的碼字了
如果這學期也能all pass就好了
 
做自己想要完成的夢 두려워하지 말라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