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燮龍】Tender:虛實之間

 
  梁耀燮時常認為自己是溫柔的。
  太溫柔了;也許就是因為太過溫柔壓抑了,對於一個少年滿溢著卻無法說出口的感情,所以一切才會在無語之間幻化在指間、正當自己也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反身壓上他了。
 
  意識過來的時候他也不想要停下所有動作。他不確定這是不是他原先想要的關係,但或許是他當下想要得到的;既然開始了,就這樣停在這裡、假紳士的退開之後也只能得到他逃避躲藏甚至是討厭的反應,而忽視煞車就這樣順其自然直到結束也不會獲得更壞的結果,那為什麼,他得做一個笨蛋委屈自己但是、結局一樣。
 
  何況身為男人,心愛的人都已經在懷中了、怎麼可能還停得下來。
 
  為了讓他明白自己與其他的男人都不一樣,他擁有比那些來來去去的男人對他更強烈的渴望卻始終只淺嘗輒止、逼迫自己在某個看不見的界線之前懸崖勒馬;在他背後,無論他的目光有多溫柔都只能掩藏,在他面前,無論他有多少心思都只能假裝。
  有多少次想就這樣帶他離開這樣子的是非之地,也曾有過無數次他能夠帶他走,看著那比任何人要來得高傲倔強的背影,他差點就要拉起他的手轉身就跑了。
 
  作罷的原因也不過就是因為知道他在等一個人回來帶他離開。
 
  其實梁耀燮在其他人面前,不完全是那麼一個溫柔壓抑的人。那些面貌都只是因為愛著龍俊亨所以能夠變成的,要不是龍俊亨、他怎麼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冷峻霸道會因為心疼一個男人而如此柔情似水。
 
  他時常是溫柔的。
  但那些溫柔也不過是僅止於給予龍俊亨。
 
  當你認為可以因為無止盡的壓抑而永久的去掩藏某種心情,就已經在無形之中對自己下了咒、要自己一昧的忍耐而沒有出口的一天,但一旦你的容忍已經超過限度卻沒有管道將這些情緒引出去,總有一天、會因為不小心碰觸到而爆炸開來。
  所有能見的、能給的,不能見的、不能給的,通通都會義無反顧的傾洩。
 
  如果沒有了壓抑忍耐,那些溫吞的情緒全都跟著煙消雲散。
  他本來就不是多溫和的人,他可以長久忍耐對他的渴望,但是在龍俊亨面前他就只是一個最普通的梁耀燮;龍俊亨害怕用不平凡的眼光看自己的人,只有最普通最平凡的相處才能待在他的身邊,梁耀燮是最清楚的人、所以用最自然的方式,鬥嘴交心,就是沒有愛情的交流。
 
  精緻細膩的外表之下,梁耀燮其實也不過只是個不稱職的暴君。他瘋狂的想要獨佔心愛的那個人,讓他感受到他那已無法控制的愛戀、自私的用自己的方式愛他,只是他從來都受制於自己的理智。
  為了自己的好處,他總不心軟讓自己找罪受。
  可是為了愛龍俊亨,他已經無數次向自己妥協了,委屈而沉默地。所以這一次,再也沒有理由了。
 
  殷切渴望的身軀就在自己身下輕輕的顫抖著,他愛憐地輕撫過每一吋敏感,感受著心愛的人因為自己的吐息而發出微弱呻吟的美好。
 
  像夢一樣發生著的事情讓他不可抑制地喘息著,太難以置信了,他從不敢妄想能夠像這樣親暱地擁著他愛撫,即使是想像也時常僅是為了望梅止渴。他急切地吻上那輕喘著像是誘惑一般的嘴唇,閉上雙眼像是享受又好似掠奪,扯開那些可憐的布料時動作一點也沒有停頓。
 
  夠久了,他忍得夠久了。
 
  有點像是發狂的野獸、不受控制那樣地,平時的溫文儒雅到了心愛的人面前全成了碎片。漲得發痛的慾望抵在他股間,他感覺得到他的抵抗他的顫抖他的退縮,但不想因此錯過放任愛狂烈燃燒的機會;他沒有甩開他箝制他的手,於是他就像得到默認那樣的繼續著。而他刻意沒說清的情話落在意識迷亂的人兒耳邊,他越想聽出什麼,他就呢喃得越模糊。
 
  在他黏膩密切的親吻中進行的擴張在龍俊亨的嚶嚀逐漸傾向不滿足的時候嗄然而止,迷離的神情讓他眼角的濕潤看起來過於色情。想要確切實際的弄哭他,以到達彼此想望的那個心理——這是在逼迫世人為他瘋狂,梁耀燮咬牙下了這個結論。
 
  「呃嗚、不要……」
 
  就要完全挺入他體內之際,瞇著眼含淚接受他的人兒嚶嗚著這麼低語著。猶如撒嬌般的尾音伴隨著幾聲從喉嚨逸出的哽咽,可憐兮兮的求饒或者該是制止的話語卻因話裡的誘人犯罪因子過多而失效,反倒讓人想要更激烈的讓他崩潰哭泣。
 
  他俯下身,刻意要他感受更多他的熱燙與激情,引起他連續幾個飽含哭音的低叫。「吶……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歡跟你唱反調了。」
 
  在耳邊響起的今晚唯一一句清楚的言語。也許未來每個夜晚他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這句話、這段記憶。
 
  梁耀燮在今晚做了一次龍俊亨的、不溫柔的梁耀燮,一遍又一遍用力貫穿他的身體時他已經做好了之後被他拒絕往來的心理準備,那種預感太過悲傷了就被他當做末日那樣地強烈索取著、一點也沒能顧慮到他略偏虛弱的身體,甚至在高潮來臨之際流出苦悶卻滿足的眼淚。
 
  但看見懷中人因自己滾燙的愛情而痙攣著肆放之後,他不知好歹的又吻上發愣微張的唇啃咬著,一手拉高了他的腿又毫無顧忌的往那柔嫩炙熱之處衝刺著,恨不得把所有的自己全塞進、也恨不得把全部的他融進自己;擁抱著幾乎是任由自己擺弄的人兒,最後的最後,他是昏厥在他的胸前的。
 
  愛,如果看見死期也停止不了俯衝、明知無法全屍卻停止不了燃燒,斷魂的那刻,也該幸福了。
 
  至少是燦爛,而非空置。
 
  梁耀燮自己心裡明白,他也沒打算成了困擾之後還繼續在龍俊亨身邊晃悠,燃成火光放縱過之後就得乖乖化成灰燼了,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否則也不會像要永遠離開那樣的索求。
  可是,他真的沒有想過——
 
  『早安。』
  清晨,他還拉著自己的手,微笑出一如既往的弧度。
 
  僅僅一句話就打碎了他所有心狠。
 
 
  無論何時,都像無法再給那樣地待你愛你。直至、愛枯竭而我亡去。
 




  -FIN.


——
去年今日正巧發了燮龍的咖啡因
好像也只有毛毛生賀能夠不遲到而已
不過短篇一如既往甜不起來
有空再寫寫這篇的相關設定
沒有的話就算了(欸
昨晚心情略糟寫得頗順 希望能感受到想表達的
 
梁耀燮生日快樂
愛你們 一如既往σ(o'ω'o)
 
 
2014/01/05 02:08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