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勳星】Thriller 16

  전율의 이 밤 터질 것 같아
  戰慄的這個夜晚 像是要炸裂似的
  숨막히는 이 순간 Tonight
  屏住呼吸的這瞬間 Tonight
  그래 즐기고 있어 이렇게 Thriller
  沒錯 我正在享受著 這樣的 Thriller
 
 
  「把星材交出來。」
 
  他踩過這森林每一條密境、燃燒每一片樹葉,無視這群吸血鬼在方圓幾百里外設下的結界,把熊熊燃燒著的森林烈火像故意隱藏的秘密阻隔在他們家園的結界之外——也許這些傢伙會因為這樣而沒發現世外的火焰煉獄,不過誰說那不是他的目標呢。
 
  鄭鎰勳就像是帶著火焰直達徐恩光的面前,就連徐恩光都感覺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高溫燼屑,灼人的高溫中豪邁地揮灑著憤怒,看不見陸星材也無法確保他還能夠回到他身邊的不安疑惑讓他變成幾乎要長出角的惡魔。
 
  可是即使如此,「在黎明到來之前,我連他在哪裡都不會告訴你的。更不會,把他交給你。」
 
  他面前的徐恩光微笑著,鄭鎰勳卻感覺到在身後無限遠的森林裡的烈火、因為他這麼一句話燒得更烈了。
 
  然後他也不生氣,只是跟著露出微笑。沒關係,大家可以來比比看。
 
 
  광란의 시간 뜨거운 이 밤
  狂亂的時刻 火熱的夜晚
  꿈꾸듯이 날아가 fly high high
  像是在作夢一樣飛翔著 fly high high
  아직 느끼고 있어 너와 나 Thriller
  我還在感覺 你和我 Thriller
 
 
  他感覺得到。
 
  自己正待在黑暗又窄小的空間裡面,估計連把腳伸直都沒有辦法做到,他只能姿勢怪異的縮在像是禁錮般的空間裡,把手張開的話、還沒伸直就已經碰到了牆面,他蹬了蹬腿,想像自己也許是被塞在一個方方正正的空間裡面。
 
  他摸了摸觸手可及的牆面,一片光滑毫無任何疙瘩的牆讓他就連想要摸出任何可能像是有出口的跡象的可能都沒有。那麼、他是被憑空塞進來的嗎?他搖搖頭,但搞不好就是憑空被弄進來的,誰知道徐恩光又一次把他弄昏之後做了些什麼事,讓他意識一清醒就發現自己就在這裡面了。
 
  而且他居然,連雙眼都張不開。
 
  他看不見自己可能身處於什麼樣子的地方,所以從頭到尾只能憑靠感覺來得知,他感覺不到任何光線,於是他想反正徐恩光絕對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情,除了擔心此刻一定因為他的消失而發狂的鄭鎰勳之外,他實在不需為自己擔心些什麼。
 
  無論如何嘗試都出不去,依徐恩光的個性也不會那麼認真的把他塞進來之後卻隨便就讓他找到出去的方式的;在某方面來說,徐恩光比李旼赫還更獨裁心狠一點也不一定。
 
  雙眼就好像被強力膠黏上一樣,努力張開卻徒勞無功讓他放棄繼續做無用的掙扎,軀體上的眼睛有時還比不上靈魂張開的心眼,於是陸星材打算放寬心胸張開心眼去觀看所有他想要看見的事情。
 
 
  Tonight’s atmosphere is hazy I enjoy the thrill It’s crazy.
 
 
  無星無月的夜空,厚重的烏雲看不見盡頭地霸占著,即使開了心眼也看不見隱藏在烏雲之後的月亮的樣貌;如果在這種天氣裡張開雙翅飛翔,翅膀上都會沾染了有重量的水氣、拖累飛行吧,他想。
 
  不遠處的天空,卻有火光閃爍不停,毒辣的火舌一波又一波的竄上天空,可是看起來卻又那麼熾烈地把地面上的所有事物燒耀的那麼扎實、像是沒有任何一點微小的灰塵能夠逃離那地獄般的烈火。
 
  火?怎麼會有火?
 
  陸星材一看見火就完全沒了頭緒,更何況火勢那麼地猛烈、又那麼地靠近。這裡可是孕育他們族裡所有吸血鬼的山,就連他也是在這座山裡最黑暗、連一絲光芒都沒能存活下來的山洞深處誕生的——所以說他這麼喜歡月光其實也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這裡、就等於是他們最初的家園。
 
  他沒有餘裕把眼光看向其他地方,就像是被那捲直沖天空的火光吸引走了一樣,目不轉睛卻眉頭緊皺的看著,恨不得能夠直奔到事發地點一探究竟;才這麼想著,視線就開始從遠處拉近,就好像隨著他的想法似的往所向之地奔去。
 
  沒有實際的形體,就只能看著的心眼在某種程度來說是那麼方便、卻又那麼不方便;陸星材——的視線——以比飛翔還要更加迅速的速度直奔至熊熊燃燒著的火焰裡,因為沒有形體而更加的毫不畏懼,所以直接看見了就連縱火者也沒有想要讓他看見的畫面。
 
  這場暴火的起源地、所有火苗中燃燒得最為完全最為原始的正中央,就躺著他親愛的哥哥。李旼赫。
 
  「星材。」
 
  他還愣在當下的意識裡,他還沒有頭緒是不是該把躺在那裡那麼熟悉的身影辨識為他親愛的哥哥李旼赫,對方就率先開口喊了他的名字。
 
  李旼赫抬起了頭,模樣看起來很是狼狽,但是好像卻沒有因為那麼狂烈地燒豔著的火勢而受到什麼影響,否則早就被燒光了也說不定;他看著他,卻又因為心眼的無形而顯得好似什麼都沒看見。
 
  陸星材鬼迷心竅的就想回喊了句旼赫哥,可是反應卻無聲無息才讓他意識到現在自己只是用心眼在看見、而李旼赫其實不過就只是看到了他的意識。
 
  「沒事的、」李旼赫試圖揚起一抹符合他說出的話語的笑容,但在陸星材眼裡看起來卻是那麼地虛弱,「不要擔心哥,哥沒事的。」
 
  明明是看不見陸星材才對的,畢竟孩子也只用著心眼在看著。但是透過灰黑與火紅光芒交織糾纏的天空,李旼赫就是看見了那個被他當作親生結晶養育了大半輩子的孩子,甚至還能看見那孩子眉目緊皺著擔心他的模樣。
 
  要是平時,早就衝過來了吧。
 
  李旼赫笑了笑,輕閉上眼,瞬間浮出來的畫面讓他錯覺地覺得溫暖。
 
 




——
有些卡了,但這表示逼近最後了(是這樣嗎
 
這是個
文字繁盛卻在寫後記時虛無的夜晚
 
下雨了。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