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勳星】Thriller 12

 
  最後徐恩光又是長嘆一口氣,百般無奈的使用他身為上一任小王子的「威嚴」,把還在固執著掙扎的孩子打暈之後扛起;礙於身高關係,比起高挑的陸星材略為矮小的徐恩光在扛起孩子的時候碰上了困難。
 
  唉、這時候如果旼赫在就好了,雖然身高差不多,但是是他的話一定扛得起來的——徐恩光一邊這麼想著。
 
  忽地,他感覺到身後刮起一陣不小的風,還來不及轉過身驚訝地開口詢問那隨風而至的身影怎麼會突然出現,那人就大步走來、面色凝重卻毫不猶豫地接過還在徐恩光懷裡的陸星材。
 
  「你怎麼——!?」
 
  「沒時間詳細解釋了,總之那傢伙好像發現了我們的計畫,給的餌咬到一半就突然回頭。」把已經被徐恩光弄暈的陸星材扛上肩膀,李旼赫用另一隻手牽起身為吸血鬼卻略顯嬌小的徐恩光,「我們得跑、越快越好,昌燮他們已經到說好的地點,我們只要帶星材過去會合就好。」
 
  徐恩光本來略帶震驚的表情在聽完李旼赫所說的話語之後瞬間嚴肅下來,甚至還有一些凝重;馬上反應過來的前任小王子抓緊了牽住自己的手,具有默契的和李旼赫一同揚起漂亮的翅膀飛了起來,很快的就消失在灰黑無星的黑夜之中。
 
  深愛著的另一半、被自己當成親生養的孩子,徐恩光突然覺得眼前這畫面無比的溫馨;前頭牽著他的李旼赫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回過頭輕皺著眉頭看著徐恩光,牽著他的那隻手拉了拉,不自覺的握緊了些。
 
  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像逃命的鴛鴦。
 
 
  今夜的風比刮得起過往任何一天都要瘋狂,就連部分習慣在夜裡活動的人類都早早拉上窗簾關上房裡的燈光,縱使全世界的人都入了眠,風依然在窗外呼嘯、被吹起的脆弱樹葉毫無支力點的在空中狂亂飛舞,不大不小的雨勢與風纏綿著咻嗚咻嗚地、像極了受了傷的野獸不甘心的咆嘯哀嚎。
 
  黑色的翅膀籠罩大地,心愛的身影總是留戀著的月光被烏雲遮蔽,狂風細雨再怎麼狂亂暴烈都不能撼動站在自己黑色莊園內找不著心繫之人的邪佞之物,原本往上梳起的頭髮被風吹得沒了平時的整齊、吹亂的髮絲搭上那冷若冰霜的面容直讓活物繞道避開。
 
  鄭鎰勳站在不知何時就已經失去另一個主人的屋子前面,用一句話形容他現在的心情就是怒氣衝天,緊握的拳頭都已經將指甲嵌進掌心裡他卻絲毫不覺得痛,或者應該說發現陸星材不見了讓他失去了原本該感覺到的痛。
 
  赤紅的眼比起平時更加的灼豔,像是呼應他的情緒那般地紅得囂張;他的雙手都在顫抖,其實他可以不顧一切的張開翅膀往所有陸星材可能會在的地方飛去,但此刻他若不先克制自己的情緒說不定這裡就會被他給燒盡。
 
  閉上雙眼,再張開雙眼。像是能在雙眼噴燃出火似的朝灰黑的天空怒吼了一聲。
 
  整個地域接收了他飽含憤怒的喊叫之後不甚能承受的震盪著,在他居住的屋子周圍的地面枯竭似的裂了開來,無法忽視的裂縫無盡延伸到地平線的那一端。
 
  早知道就把陸星材帶在身邊了。鄭鎰勳張開翅膀,在周遭刮起不小的風速之後飛上天空;他想,他應該是知道為什麼陸星材會在他離開家的這段時間消失無蹤。
 
  他毫不猶豫的飛向稍早前徐恩光李旼赫帶著陸星材離去的方向。
 
 
  I will catch you.
 
 
  널 잡은 악마는 날 보고 비웃지
  抓住你的惡魔正看著我
  날 잡을 수 없어
  嘲笑我無法抓住他
 
 
  徐恩光緊緊牽著走在身邊的李旼赫的手心,剛剛好不容易見到面卻被自己打暈的孩子在身邊人的肩膀上、還呼吸和緩的沉睡著,他和李旼赫肩並著肩走著,陰森的樹影像是鬼魅般的陪伴著他們,在沒有月光的夜晚,鮮少走至的森林深處有著一股引力領著他們向前走去。
 
  這是他們一族從古老以前就居住著的山林,但是因為人類越來越囂張、甚至開始以主宰這世界的王自居,對大自然態度隨便的予取予求,眼看就快要對自己家園開刀了於是所有族人決定離開並且將此地封印起來,讓整座山更加沒有任何聲息,所有把念頭動到這座山上的人類都會在要進入時迷失方向最終成為乾屍。
 
  會再次回到這裡也是因為有那個必要,不然徐恩光真的很不想破壞封印擅自進入。唉、之後要再把這座山封印起來也是一件費力的事情啊,真是頭痛。
 
  而且因為封印的關係,就算身為本族的族人也不能在山林裡大肆的綻開翅膀飛翔,所有的風在吹至附近就會離奇的消失,只要他們張開翅膀飛翔、隨之引起的風就會在山林裡造成毫無意義的損傷。
 
  所以他們才會收起翅膀、在幽暗的山林裡一步一步的走著。
 
  「旼赫啊……『他』發現了的話,會很生氣的吧。」不安的拉了拉李旼赫的手,徐恩光的眼神動搖般的飄忽著,微低著的頭像是做錯事情了的小孩子那樣,縈繞在心頭的疑問也是猶豫了好久才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
 
  縱使到最後徐恩光都沒有說出口,李旼赫也是默默的全部都知道。
 
  「會啊、一定會很生氣的。」雖然知道徐恩光的擔心,但是李旼赫說出口的話語卻是沒有半點安慰性質,像是一點也不知道徐恩光的心那樣若無其事的說著。「但我們卻不能因為知道他會生氣就停下腳步。」
 
  「……嗤、」徐恩光先是愣了愣,然後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無奈得笑了出來,「你還真不想安慰我啊。」再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子踩過地上短短的雜草,卻還是笑了出來;誰知道他這個令人無奈、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招式的戀人說出這些話居然就能讓他莫名的安心下來。
 
  其實也不是李旼赫說的話語讓他感到安心、老實說不管他說什麼都能夠達到那個效果,因為僅僅只是李旼赫的存在就足以讓徐恩光動搖不安的心安定下來。
 
  「如果你想要別種的安慰我倒是可以身體力行給你。」李旼赫說完笑了出來,他自己也知道這種時候還說這種話根本白目,但是要知道他身邊這個所謂的吸血鬼前任小王子可是非常容易感到不安的、如果他還一派嚴肅的對他開導一些也許現在他聽不進去的屁話那根本只會把徐恩光的依賴越推越遠。
 
  於是他知道徐恩光的反應會是微紅著臉翻他白眼,也許微張的唇會罵他不正經之類的,但至少他親愛的徐恩光不會再在他旁邊低著頭像是小媳婦一樣的不安著。
 
  側過頭看著始終走在他身邊的徐恩光,李旼赫微笑,「要知道那傢伙也是鬼王,用我們兩個的角度去想,如果你不見了我怎麼可能不會發瘋。」
 
  縱使是微笑著說著的話語,徐恩光也聽見了其中的真摯。
 
  他抬起頭,看著山林遠處的眼神越漸迷惘,「那我們……又是為什麼把星材帶走?」
 
  如果換作是他,他也不想隨隨便便就被帶離李旼赫的身邊,一旦強迫性的離開了,要再回到他身邊、看見那個朝思暮想的容顏卻又不知已經何年何月了;所以若非迫不得已,否則他是不會隨便離開他的。
 
  誰曉得強行拔除會不會讓整株植物枯死。
 
  ——所以,這麼了解分離的壞處的他們,為什麼又偏偏要分開可能、應該要必須待在一起的孩子們?
 
  「總是在一起,怎麼會知道分離的感覺?」李旼赫沉默了很久、像是在思考該怎麼回答之後反問他。「有些事情不分開他根本就不知道,星材總不可能永遠這樣盲目的跟他待在一起;而且,我們需要他。」
 
  一開始這個理由是鐵錚錚的,但是隨著他們帶『回』陸星材的時間越長、越能感覺到外面世界不再像往常那樣寧靜的吹起狂風下起暴雨前奏的雨勢時,他們的心意面面相覷,認為自己的舉動是正確的但卻越來越迷惘。
 
  他們說著本族需要小王子的坐鎮這類的話語,但是陸星材不在的幾個月裡,他們全心全意的療傷並且更加仔細的調查了鄭鎰勳,除此之外他們的莊園他們的家園——雖然用這話語來形容一群吸血鬼的家也許不甚妥當——但是是真真切切的和諧安祥,沒有因為短暫的失去陸星材而被其他吸血鬼族群覬覦。
 
  就算陸星材的位置缺失了,徐恩光還是穩穩的坐鎮著;殘忍一點說就是無論有沒有陸星材,只要徐恩光還在就沒有人敢侵犯到他們的領土。於是那些什麼「本族需要小王子陸星材」的話語瞬間不攻自破。
 
  說穿了,只是、他們需要他。






——
11月的第一更來得太晚了真是米安T_T
勳勳生氣之後就卡了很久終於祭出旼光結束這回合
 
遇上下雨體育術科不用考了真是期中最開心的消息ヾ(*´∀`*)ノ
最喜歡的時刻大概就是開始動工期末展的這時吧
耶比我的女僕裝我來了(奔)((一直離題###
 
明天要去TeenTop場外……
又不能進場了是不是我這種非搖滾區不去的心態很糟糕啊
如果沒有錢買搖滾區就直接罷工不進場了的我
就算硬要買票進場也還是得設法讓我媽不打電話來
真糟糕下禮拜M黑下個月2AM=_____=
AM直接悲劇我昨天才跟朋友約好1221=_=
我廢話好像太多了ˊA>ˋ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