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勳星】Thriller 11

 
  是第幾個月圓,又是第幾次天空像今天這樣、月黑風高,好像有什麼鬼神要降臨,但是身為吸血鬼小王子的陸星材卻還天真的望著天空充滿疑惑。
 
  「我出去看看,你就乖乖待著?」鄭鎰勳摸了摸陸星材的頭,像是徵詢同意般的問著;在總算是互相確認了心意之後,每次他要離開這裡都會像這樣告知陸星材,交代自己可能會去哪、做什麼、什麼時候回來之類的事情,可能是因為有過奇怪的吸血鬼上門找過鄭鎰勳的麻煩所以陸星材都會擔心,可是只要他在說好的時間裡回來就好。
 
  事實上鄭鎰勳也不敢放他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太久,陸星材可是吸血鬼小王子,就算已經是他鬼王鄭鎰勳的了但是不保證外面沒有其他傢伙在覬覦他。
 
  「嗯……那你盡量早點回來,不然下次我就在你出去之後跟在你後面陪你去。」不能只是當個什麼事情都乖巧聽話的小媳婦,陸星材漸漸地也學會伶牙俐齒,他看著鄭鎰勳的眼神萬般堅定,像是在傳達他是真的會那樣做的意思。
 
  鄭鎰勳笑了笑,他相信要是自己沒有依約早點回來,陸星材下次一定會在他前腳出門之後跟著他跑出去,「但你也要乖乖的,在家裡不要亂想。嗯?」
 
  陸星材當然知道他意指什麼,於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用自己的微笑送他出門。
 
  昨天他才很害怕的把這些日子以來的夢境告訴鄭鎰勳,因為又快要到下一次月圓的時間,根據這次的夢境來看陸星材判斷萬物歸於寧靜的情景是所有夢境的最後了,但是那種全世界只剩他一個人的感覺實在太過可怕了,沒有哥哥們也沒有鄭鎰勳在的世界、就算吸血鬼有他媽的永生也都只是垃圾。
 
  也許這次月圓之後在他的夢境裡世界會變得荒蕪,不只是消失了的哥哥們與鄭鎰勳,說不定就連陽光也都不會再出現;雖然討厭陽光、討厭白天,但是就算世界進入被生活在黑暗裡的生物猖獗統治的永夜,他可以毫不在乎黎明何時會來的自由活動,但是只剩下自己,說真的倒不如跟著一起被毀滅掉。
 
  鄭鎰勳聽了陸星材描述的夢境與每次月圓之後的改變,表情沒有震驚卻只是越來越凝重,最後很慎重的把陸星材擁在自己的懷抱裡、沉默了一段時間才緩緩地說出其實他也和陸星材一樣,一樣做著那些夢、一樣每次月圓夢境都會改變。
 
  連、夢境的內容都一模一樣。
 
  陸星材的視角、被哥哥們藏起來、茫然的看著哥哥們衝出去迎戰、耳邊的聲音與像是赴死般的腳步聲,還有最後總算能自由活動時、眼前像是被毀滅過而後趨於寧靜的黑夜。
 
  這樣的夢境讓鄭鎰勳很是害怕,但他不是因為這些以陸星材的視角所做的夢裡完全沒有自己的身影,而是就連陸星材的哥哥們也在最後全部消失了,整個世界那麼安靜,像是只剩下陸星材一個似的。比起自己不在陸星材的身邊,他更擔心的是沒有人陪在陸星材身邊、讓他孤單的待在這個世界上。
 
  他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他們還來不及討論出個所以然天就亮了,雖然待在屋子裡面不受陽光的侵擾可以讓他們就算不休息睡眠也沒有關係,但是鄭鎰勳說最近這幾天外面都不怎麼平靜,最好趁那些騷動在白天稍稍緩和下來的時候好好休息飽蓄體力;至於那些夢……暫且就先當作是夢而已,雖然巧合得太可怕。
 
  夜晚再次來臨,屬於夜行動物們的派對時間準備開始。很難得的陸星材沒有賴床,張開眼睛之後只是心情頗鬱悶的窩在鄭鎰勳的懷裡待著;鄭鎰勳也早就醒了,只是還像是不願承認今天似的躺著,手指漫無目的的捲起懷中孩子的髮絲玩著、偶爾輕拂著,直到不能再賴床的時候才心甘情願的起身。
 
  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讓你一個人待在孤獨的世界裡的。
 
 
  어두운 늪을 지나 습기 찬 이 밤에
  穿越幽暗沼澤 在濕氣滿溢的今夜
  음산한 기운들만 이 곳엔 가득해
  只有陰森的氣息充斥此處
 
 
  「星材?」
 
  陸星材坐在屋子前面的空地,一邊看著幾乎被烏雲遮蔽住的月亮,身後不遠處傳來熟悉卻因時日而有些生疏的聲音,那久違的聲線以及呼喊都讓陸星材全身僵住。不曉得應該作出驚喜或是驚恐的反應,只能下意識的轉過頭迎上那人的呼喊。
 
  「啊哈、真的是星材!」
 
  轉過頭就看見那個前小王子風風火火的朝他奔來;即使到了該要成熟穩重的年紀與身份,徐恩光有時候還是像個孩子一樣活蹦亂跳、容易開心容易興奮,尤其又是時隔了這麼久終於又看見像是自己小孩般的陸星材。
 
  「星材啊、哥哥好想你啊!」
 
  陸星材都還沒能說上什麼話,徐恩光就歡騰的抱了上來。「喔天啊哥真的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死小孩都不會想念哥哥們嗎!?」
 
  本來被嚇得不曉得該怎麼動作的陸星材被徐恩光雖然生氣卻不敢太用力的拳頭敲醒,看著抱著自己樂不可支的哥哥,陸星材遲鈍的思路才像是被暖和起來似的,喊了聲恩光哥之後就開心的抱著不放。
 
  「快說為什麼都不跟哥哥們聯繫?要不是那個鬼王被旼赫他們用計騙過去,我可能還沒有辦法潛進這裡,那傢伙不曉得在這附近設了什麼陷阱,我們光是找路就找了好幾個月!」徐恩光說著忍不住罵了幾句,陸星材可是他們的寶貝、他們的小王子,鄭鎰勳居然藏得這麼嚴!
 
  「哥對不起、讓你找我找得這麼辛苦,我——」
 
  「哎、哥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一定是他把你困在這地方所以才會連你都出不去的……嘖、那個鄭鎰勳真是隻狐狸呢。星材乖,不用對哥說什麼對不起,是哥才要跟你說對不起我來晚了,現在哥就帶你回家。」徐恩光慈愛的摸了摸陸星材的頭,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就逕自認定了陸星材在這裡的生活是辛苦不自由的,心疼的抱起了孩子,準備飛向天空實行自己說的要帶他回家。
 
  「等、等等,哥等一下!」
 
  陸星材急急的拉住徐恩光的衣袖,從徐恩光說的話裡他猜想的到他們百分之百誤會了,才開口欲要解釋而已徐恩光又搶著說話。
 
  「等什麼?星材你還有東西遺落在這裡嗎?」
 
  ——有,我的心。
 
  一瞬間陸星材真的差點要這樣回答,但他知道就算說出了這種話語徐恩光也未必會相信或者就放棄帶他回家的念頭——雖然他是也想要回家看看其他的哥哥們,他真的好想念他們。
 
  「不是的、哥你聽我說……」
 
  「唉唷,說什麼啦不要再拖拖拉拉的了,回到家你要說什麼哥都聽你說。」
 
  徐恩光一這麼說、還迫不及待的又抓住陸星材,一副很緊張孩子說出什麼讓她心軟的話語的模樣,讓陸星材心裡很是疑惑。平時徐恩光就算再怎麼毛躁也不會這樣三番兩次打斷他的話、還這樣擅自認定某些事情。
 
  好像很著急著要把他帶回家、離開這個地方似的。
 
  很不對勁吧?這樣的哥。
 
  可是他真的不能走、也不想走。他跟鄭鎰勳說好了要乖乖待在這裡等他回來,鄭鎰勳從來都不會對他食言,所以他也不可以隨便毀壞掉他對他的承諾。
 
  「咦欸?為什麼不走?」發現拉不動孩子,徐恩光嘆了一口氣,「星材你行行好,不管你要說什麼、不管你想留在哪裡,先回家再說好不好?乖,你乖一點哥才不用對你實行暴力啊……」
 
  陸星材沒有說話,只是委屈的咬緊牙關。他知道哥哥們一定在策畫著什麼,而首要目的就是要把他帶回去,所以現在不管他說什麼、徐恩光是一定會用盡力氣把他帶回去的。可是、可是,他不能走……
 
  因為有不能離開的理由。




——
星星的真愛與至親間的抉擇
 
最近真是各種小不順各種小煩躁
然後下了個決定這個冬天要走別種風格
大家期中考加油 還有萬聖節快樂
就用勳勳星星獻上結束這回合
 
……果然勳勳星星跟Trouble Maker有什麼異曲同工之妙(啥
我喜歡這種末日風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