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勳星】Thriller 10

 
  對吸血鬼來說,時間並不是太過重要的一個東西。他們就像是活過一次的物體,不太能說是生物、也無法認真的說他們不是,他們活著、同時卻也已經死亡,正因死亡過一次所以用著踩在死亡線上的身軀苟活著永生的鼻息。
 
  正確來說是死還是活,就連他們本身都不太明白。不過都已經活過一場人生,關於自己本身的對或錯、生與死,其實也不是那麼在乎。
 
  反正雙目還能看、雙耳還能聽、雙腳還能走,張開雙手能夠擁抱自己所愛,活不活著也不是那麼重要。但還是人類的時候,需要進食需要睡眠、需要各式各樣人類理論上的需要;而變成吸血鬼之後,睡眠變成習慣、所謂的進食是從人類身上攝取所需的血液在體內換取成熱量。而人類在睡眠運動中無意識就會進入的『夢』,因為踩在死亡的線上、所以吸血鬼理所當然也會在不知不覺的狀況下進入夢境。
 
  但在重複輪轉不停的夢境中,他們一開始都沒有注意到。
 
 
  血紅的夜、熟悉的哀嚎。
 
  最初的夢境只有這些畫面而已,剛開始的幾天沒有人去在意;對吸血鬼來說一天一天的過去就像是看一片葉子從樹梢上墜落到地上的過程而已,日子短暫並迅速得不被在意,直到這樣的狀況變成一種常態,而且還漸漸地有了不一樣的成長變化。
 
  在陸星材的認知裡面,被他歸類於第二階段的夢境是自己在血紅色的夜裡、竄入耳裡的是四面八方但具體不曉得從哪裡來的熟悉的聲音,他聽不清楚那些聲音是什麼,可能是吆喝聲、也可能是哭喊聲,他被困在一個地方,但除此之外他什麼都無法得知,就連動都動不了。
 
  太頻繁的做著相同的夢境,被陸星材默默的重視了這件事情。他也有想過要不要跟鄭鎰勳說,但是想了想應該是不會影響到正常生活就沒有太放在心上,只是夢境裡的場景畫面與感覺有時候會出現在清醒著的生活,但因為沒有任何不適所以也沒有被他拿出來跟鄭鎰勳討論。
 
  在幾乎是天天反覆著的夢境裡面,本來他一直困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他感覺得到自己想要出去、而且是很急迫的;每天每天幾乎都會夢見同樣的畫面同樣的情緒,煩得他有好幾次影響到平時醒著時的情緒,在不知道什麼樣子的規律裡又改變了夢境。
 
  像是把原本纏繞著他的夢境往前了一點,開頭變成他被一雙手塞進那個讓他動彈不得的地方,他覺得慌張與彆扭、很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要被藏起來,但是那雙手的主人在他耳邊說了些話,卻什麼都聽不清楚。
 
  陸星材也苦惱了好幾天,努力想要想起那個聲音對自己說了些什麼,但不管他再怎麼努力回想也都想不起來,甚至連那個聲音的模樣都沒有太清楚的記憶。
 
  後來他發現,每到月圓的時候,夢境就會改變。
 
  再到下一個階段他就能勉強聽清那個聲音所說的話語,面對自己的不諒解與掙扎,那個聲音也感到很歉疚卻又得狠下心,在陸星材的耳邊說了好好躲著、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直到有人來這裡找到他為止;然後就踩著急促的腳步、像是要趕上毀滅那樣的緊急。
 
  終於清晰的聲音與話語總算是為陸星材解惑了,但是這又為他帶來了另一種憂鬱。夢裡的聲音非常熟悉,熟悉到他應該在聽見的瞬間分辨出來,卻又無法真正的確定,他想過可能是徐恩光或者是李旼赫,但是一想到說完那些話之後那像是要完全離開他的腳步,陸星材就不敢真正確定下來了。
 
  後來的夢境像是完全變成另一個片段,他夢見很久很久都沒有看見的哥哥們,但是哥哥們一個比一個慌張,每個都像是在迎接什麼戰爭那樣的往外跑去,留下他一個愣愣的看著像是逃竄又像是迎戰的哥哥戰士們。
 
  他沒有忽略,外邊的天空,是血紅色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壟罩了天空,為了誰做的什麼事情報復般的降臨。
 
  很不祥。
 
  光是看自己做的這些夢,陸星材也能知道整個夢境看起來非常的不祥,但是夢中的自己卻又沒有像哥哥們那樣的驚慌;雖然根本毫無頭緒這個夢境到底是什麼,可是他卻很清楚,這些不祥的徵兆看起來就不是針對著他來的。
 
  可是若是針對著哥哥們,他又才應該要擔心才對的。
 
  在能完全把夢境的拼圖全部拼湊起來之前,所有的疑慮和擔心好像都是多餘的?可是就算夢境接續到最後、就算真的能把這些綿延不絕其實有點討厭的夢境連接成一段事件,也不代表他真的應該要擔心什麼。
 
  這、不就只是夢而已嗎?只是剛好連續夢了好久、連能把不同的夢境拼成一塊一塊的拼圖而已——雖然就這點來說,能夠莫名其妙的做了些些夢,也不會是一件平凡到能夠直接忽略的事情。
 
  在下一個月圓之後,陸星材的夢境又有了變化,他待在被某個哥哥藏起來的地方,四周都是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哀嚎哭喊、又或是尖叫廝殺,他想摀起自己的耳朵、至少逃避那些刺進他的心的聲音,但卻還是動彈不得——這讓他想到那天鄭鎰勳被上門找麻煩的奇怪吸血鬼打傷、而自己被鄭鎰勳定在屋子裡面的情景——夢裡面的他因為太過束手無措了、就連逃出來都沒有辦法,還因此低低的哭了起來。
 
  為什麼要哭呢?醒來之後的他很是疑惑,但是夢裡面那種想要出來做點什麼事情卻動也不能動的感覺太過清晰,就算不懂自己為什麼哭泣,只要這樣回想起來好像就能夠全部都明白一樣。
 
  然後過了很久很久,久到陸星材也哭累了,想睡卻睡不著的時候,他才好像從什麼東西裡面被放出來一樣的自由了。他沒有印象是什麼東西讓他出來的,也許是那個把他藏起來的哥哥的咒術消失了,但是當他因為身體過度僵硬而步履蹣跚的走出外邊時,他像是個好不容易等到放學卻發現媽媽沒有來接自己的小孩子一樣愣在原地。
 
  血紅色的天空消失了,夜空回歸安靜的深黑色,還零零落落散著一些星星,剛剛還彷彿縈繞在耳邊的熟悉喊聲也全都消失了,全世界趨向一片寧靜。就好像所有夜裡行動歡笑作惡的生物以及聲音全跟著那些吵雜戰爭被清空了。
 
  陸星材一瞬間慌了手腳。這是什麼意思?哥哥們呢?
 
  第一次夢到的時候,陸星材是被全世界僅剩自己一個人的恐懼嚇到驚醒,張開眼睛看見抱著自己入睡的鄭鎰勳的睡顏,他才猛然發現——
 
  這些零散卻又能被連結起來的夢境,不管怎麼看都少了那麼一個人。
 
  鄭鎰勳在他的這些夢境裡的、哪裡?




——
啊啊啊今天勳星的鐵達尼照真的太可愛太好笑了XDDDD(突然
 
默默地也來到第10章了
大概再五集就差不多了吧
距離因為歌詞而想要寫到的畫面還有一小段路
完成勳星吸血鬼之後有太多虐文想要寫了
還有Killer也是虐中虐的未完成……
呃啊這樣想就感覺一堆了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