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勳星】Thriller 08 (H)

  當鄭鎰勳的唇火熱的再度貼上他的唇的時候,陸星材才遲鈍的回過神來。
 
  他從來就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的喜歡雙唇相黏著纏綿的感覺,或者是說他成為吸血鬼之後、以現有的記憶來說他第一次知道接吻是這樣的,以前有不小心看到旼赫哥與恩光哥親密的經驗,但他只會偷偷覺得害羞直到現在以身試法他才認真開始思考起一些事情。
 
  以往他對鄭鎰勳所有太過明顯的柔情都只是下意識的閃躲,從來都不去思考為什麼、還有自己的感覺;陸星材閉上雙眼,一邊承受他過於狂烈的親吻一邊不太能夠思考的運轉著腦袋,但是他這才發現自己連閉上眼看見的都是鄭鎰勳。
 
  老實說陸星材根本不記得自己究竟被鄭鎰勳抓到這裡已經多久了,他也從來沒有期待過哥哥們會出現在這裡、可能還會說著要帶他回家什麼的,就連對哥哥們的依賴與想念也都不復蹤影,好像只要有鄭鎰勳他就不再需要別人了,每天就只是跟他待在一起、即使沒特別做些什麼事情也不會毫無意義。
 
  但是更之前的生活,陸星材只感覺無趣而已;雖然說哥哥們都很好也很有趣,可是再怎麼說他都覺得少了什麼、似乎應該得說是重心的事物。
 
  「星材在想什麼呢?」
 
  鄭鎰勳稍稍離開了他的唇,輕擰著眉頭說著,右手扶上他那線條姣好的下顎將他的臉抬起,讓陸星材睜開緊閉的雙眼看著自己。
 
  也許是因為鄭鎰勳的眼神太過執著哀怨,看在他眼裡有那麼一點說不上來的委屈,陸星材輕輕的開了口,毫不猶豫的就決定了吐出實話,「在想……為什麼哥會選擇我呢……?那麼多吸血鬼、那麼陌生的臉孔,為什麼……我從沒有,想要離開你呢?」
 
  在這種瀰漫著濃濃親膩纏綿的氣氛之下,如果說不出放在心裡面幾乎快成為心事的話語,那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說呢?要是連這種時刻都無法理所當然的說出來,那麼也就不會有這些疑問了吧,他想。
 
  疑惑的眼神對上鄭鎰勳的,他看見他輕輕笑了笑,不可否認那帶著邪氣的弧度讓他覺得鄭鎰勳帥得一蹋糊塗,然後陸星材聽見他說、「為什麼會是你,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就是看到你,就知道了這是命運。知道嗎?對你來說,我也是。」
 
  從他口中說出來就是這麼順暢的道理,順到就連倒回去看也是完美的驗算、就像是正答一樣,陸星材聽了只覺得心頭一熱。啊、對了,就是這樣的、沒錯了。
 
  他覺得眼眶也熱熱的好像又要流出什麼東西來了,怕因為這樣的話語就感動了的哭了出來的模樣太過丟臉、於是陸星材又主動覆上眼前的那雙唇。
 
  像是回應他的告白似的舉動讓這次的吻一發不可收拾,鄭鎰勳抱起他的身子把他們兩個都甩進睡眠時用的棺材裡,柔軟的層層布料溫柔的接住他們交纏的身體,在感覺到懷裡的孩子因為棺材裡受制的空間而更加害羞的時候他滿意卻又貪心的探索起他身軀的其他地方。
 
  會在他撫上哪裡的肌膚時敏感的低吟呢?會在他在漂亮的鎖骨上烙下燙人的記號時咬唇隱忍嗎?會因為他撩撥似的撫摸而瑟瑟發抖吧?因為星材就是這麼可愛啊。鄭鎰勳一邊執行著尋找心中疑惑的解答,一邊仔細的記下身下孩子的種種反應。
 
  最可愛的是陸星材會在他輕輕圈住他的稚嫩時,緊張的揪緊他的衣服,如同小動物般的眼神蒙上一層薄薄的情欲、還皺著眉頭向他表示他的不知所措的表情讓鄭鎰勳覺得腦中有頭凶猛的獸快要直衝出閘門了;但他最喜歡的是陸星材因為青澀而慌張、卻又想要表示他的慌張不是拒絕的那個表情,啊真是太可愛太可愛了啊。
 
  他想要用一點別的詞語形容,卻又怕露骨的詞彙會破壞了陸星材的單純。
 
  但他真的得說陸星材除了可愛之外還有別的讓他想要不顧一切侵犯他的慾望的特質。
 
  能夠忍到做好了完善的前戲擴張之後才奮不顧身的闖進那比想像中要溫暖緊緻的地方鄭鎰勳也覺得自己真夠正人君子的了,他有多想要忽略一切就那樣在他火熱得要融化他的地方橫衝直撞起來,但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做到忽視陸星材緊緊揪著他衣服還微微發抖的兩個小拳頭。
 
  唉、早知道就不要直接全部擠進去了。鄭鎰勳默默地嘆了一口氣,雖然下身漲得他發痛但如果他可以再忍久一點就好了、陸星材也才不會像現在這樣緊皺眉頭讓他心口也不好受。
 
  他捧起孩子五官都揪在一起的小臉,用像是在對待珍貴物品的輕柔動作安撫性的吻著他糾結在一起的眉毛、痛得瞇起的雙眼還有緊抿著的唇瓣,直到感覺到他的放鬆時他還是沒有立刻就繼續下身的動作,只是用手順了順他微濕的瀏海、在看見他的微笑時鄭鎰勳才毫不留情的動了起來。
 
  孩子被他衝撞得整個人都在搖晃,他想抓住因此而無法看清楚表情的陸星材,但總是讓他驚喜的孩子卻率先環住了他的脖子、像是落水的難者抓緊浮木那般緊擁著此時在他體內搗弄的鄭鎰勳。
 
  看見他死咬著柔軟的唇瓣時,鄭鎰勳貼在他耳邊用著惡魔獨有的話語慫恿他鬆開那可憐的被他吻腫的棉花糖;聽見他因為聽話鬆開唇而流洩出來的聲音時,他惡劣的低聲形容他的聲音在他耳裡有多麼性感;感覺到他的身體因為這一切而越發敏感時鄭鎰勳狂野的更加深入他的每一吋摩擦,滿足於小孩仰頸承受著他而眼角泛淚的模樣。
 
  他說不出來陸星材漂亮的眼睛迷離著沾染上情慾的淚水時,他的內心有多激動,只好轉化為下身原始又狂烈的律動好讓他眼角的晶瑩不會被蒸發掉。陸星材在他背後的雙手越擰越緊,他都猜想得到也許孩子的指節都用力到發白了也說不定,但同時他也因著背後的疼痛感受到他沒說出口的相同激動。
 
  是一樣的啊,我們。
 
  他靠近陸星材因為意識逐漸迷離而張著呼吸喘氣的紅腫雙唇、像是要繼續咬腫般的在唇角邊咬嚙著;他知道有太多無法言語的時刻他們都是相同的情緒、甚至是同步著感動,因為他的呼吸也漸漸的短促起來,隨著陸星材的呻吟越來越高音越來越哽咽。
 
  如果我給你的一切,能讓你的回應也使我有著相同反應,那麼我們之間,還有什麼是需要被說出來的。不管是命運還是、愛,早就在我們都還未甦醒之時刻劃完成了。
 
  我們只需要,執行這愛、以及義無反顧的擁抱。
 
  ——「星材啊……」
 
  鄭鎰勳鬼使神差的開了口喊著孩子的名,再次因為過於美好而嘆息的時候他湊近那似乎泛著誘惑香氣的頸項邊,愛憐地舔吻著,卻像是護士在為病人打針之前用酒精擦拭即將插入針頭的柔嫩肌膚那樣做著事前準備。
 
  陸星材幾乎是下意識的回應了句嗯?但他根本沒有能夠思考的神經去想鄭鎰勳喊他的動機了,脖子上被舔吻著的地方涼涼的卻又像是在燃燒那樣使人融化,此時他全身敏感到最高點,下一次喊出哭音之前他空白著意識達到高潮,同時感覺到鄭鎰勳熱燙的在他體內注入了什麼,還有、刺入脖子肌膚的利齒駭人的感覺——
 
  那完全是在同時間開始的兩項事情,上面是鄭鎰勳的利牙咬進他的脖子、並貪婪的吸取著為了他而流動著的血液——啊、大概也只有鄭鎰勳會想要吸他的血了吧——陸星材頭暈目眩的這麼想著,而下面鑲入體內的火熱則源源不絕的被灌入過於炙燙的液體……
 
  是他被這樣的感覺迷暈了嗎?這就好像他們互相灌溉一樣。
 
  在失去意識之前,陸星材美好的這樣想著,在鄭鎰勳一點不漏地將所有液體灌入他體內、也抽起他脖子肌膚裡的利牙之時他再無法繼續保持清醒,任憑自己闔上眼簾進入休眠……但不如說是昏厥還比較符合。
 
  鄭鎰勳伏在他身上,吃飽喝足的他一時半刻還不想離開陸星材,即使雙方身上都佈滿了激烈運動過後的各種不舒服。看著累得已經閉上雙眼的孩子,鄭鎰勳笑了笑,將唇湊近他耳邊,略低沉的開了口——
 
  성재아 사랑한다。




——
老實說我上禮拜就寫好了(翹腳)(靠###
遲遲不敢發的原因是因為寫完H之後 09開頭卡了(居然
事實是剛失戀要寫才要開始戀愛的兩個人根本各種苦逼各種血淚
試著想揣摩過去的記憶卻發現心一直在痛
好像成了某種絆腳石 煩躁呢
 
總之在試著變成星星之後寫出了接續下去的吸血鬼之戀
悶住的一個禮拜整個超級不舒服 只是又寫了其他虐文
室友都說我在寫的時候오빠們一定黑著臉站在我背後
 
還是要祝禎禎生日快樂的一篇文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