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荼蘼

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78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0.張雨鑫


  是的我不幹正事居然在寫SNH48的同人 ლ(•ω •ლ)
  我愛寫文,寫文使我愉悅!

  這是一篇系列文,講述塞(S)納(N)河(H)學院旅遊部出遊時發生的各個玄(撞)異(鬼)事件。很多設定都是此故事背景需要,盡量不遠離原人物個性。不是百合,不強制百合、不刻意百合。不會有過度的愛情戲碼描寫,我喜歡的是她們之間超乎友情與愛情的情誼。所以才寫玄幻故事。CP有,但這篇文不是重CP的文而是重故事情節。CP都是我自己的腦補,與真實人物並沒有關係,她們都是感情很好的成員,互助互愛,都是我羨慕珍惜她們之間的情誼、以及我自己被蘇到的萌點擴大描寫。

  主人翁是Team NII的張雨鑫。一個病弱、傻氣、逗比的日常作死少女。此文為以她加入旅遊部為展開的故事,甚有著重在其他人物的情感描寫或者事件描述。

  希望來到我這裡想看哥哥們的同人的小伙伴們不要看到這篇更新就關掉,稍微停一下腳步,讓我介紹一下被我所愛著、珍惜著的她們吧?(๑•́ ₃ •̀๑)
  (黑子退散)


  日常視角,張雨鑫
  
  戳照片之上的名字可以連結到她的微博。
  以後每一篇都會帶上一個成員照片,畢竟我是在向大家安利她們。


  可以的話,食用前看一下男裝公演《男傭》這個舞台。想學霸氣曉的黑洞叉簡直不要太萌。看幾次萌炸幾次。勿噴歌唱技巧,我們會知道的她們自己也知道,否則拉黑。
  好啦,說了這麼多也都是我的私心。反正發在這裡應該沒啥人看。如果妳是對這篇文有興趣的,也是SNH48粉絲的,下面正文開始。

旅遊部社員
  戴莫、馬鹿、曉叉。
  戴萌、莫寒、張語格、孔肖吟、徐子軒,馮薪朵、陸婷、黃婷婷、何曉玉、張雨鑫。

  原先是想寫全員的,但人數太多怕不能將每一個女孩描寫清楚。S與N為主,除十人外其他成員也會出現。


  新的學期開始了,來到了嶄新的校園的新生們都萬分期待,想像著自己在這美麗的校園內會展開如何的新生活。塞納河學院是此地唯一的女子學校,校舍優美校服可愛,附近縣市的女孩子搶破了頭都想考上這裡,但入學分數要求頗高,學校也在控制著學生的智商質量。
 
  張雨鑫也是朝這個學校的名聲慕名而來——儘管她的好鄰居何曉玉說有些東西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美好。不過,管他呢。這種體認不是去到哪個地方都會有的嗎?
 
  比起好奇教室與同學,張雨鑫更想知道學校裡那些有名的社團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塞納河學院特別重視學生們的課外成績,社團活動就佔了很大的比分。她先是去了網球社,看那些少女穿著可愛清新的白色百摺裙青春躍動著的樣子,她的心也隨之飛舞了起來,一個衝動之下差點去找社團經理,可一看到她們額上流下的斗大汗滴她就放棄了。
 
  萌是很萌啦但是她並不想每天在大太陽底下跑跳呢!那種累死人的事情她張雨鑫才不想天天放學後都在那裡揮汗如雨咧!
 
  後來她在校內參觀了許多非運動型的社團,學生會、聲樂社……但不知道怎麼的,看來看去就是沒有一個喜歡的。直到她走到一間社辦,門口的牌子寫著『旅遊部』,門裡的情景像是在發光一樣——她毫不猶豫地就敲了門。
 
  社辦的隔音並不是太好,張雨鑫很容易地就聽到了裡頭騷動的聲音。
 
  「敲、敲門了!有人在敲門!」不知道為什麼裡頭的學姊聽起來很驚慌,像是被她的敲門聲嚇到了一樣。
  「消音妳冷靜點,應該是新生想看看我們旅遊部。」一個軟糯的聲音哄著。
  「有新生加入的話這學期就不必擔心經費了,我們也能後繼有人了!」再來說話的是一個十分積極樂觀的聲音,聽著她說話好像什麼困難只要努力就能跨越了的感覺。
  「我去開門,這可是這學期以來的第一個新生,妳們可不要嚇著人家了。」
 
  這個聲音就顯得相對淡定多了,張雨鑫有些緊張又期待地等待著漂亮的學姊來給自己開門。剛剛聽見的那些聲音雖然各有異,但個個光聽聲音就知道都是美人兒!太好了!看來找到一個金屋了!
 
  沒幾秒,她面前的門就被人打了開來,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戴著紅框眼鏡、一頭墨色及胸直髮的學姊,整個人散發著文藝氣息,唇邊淡淡的笑容和含笑的靈動大眼像是非常歡迎她的前來。
 
  「學、學姊妳好!」張雨鑫激動地瞪大了雙眼。天啊!氣質學姊!眼睛好大!她太幸運了啊!
 
  「妳好,這裡是旅遊部,妳是新生吧?」氣質學姊非常親切地招呼她進門。
 
  「是的……學姊們好!」一進到旅遊部裡張雨鑫就馬上打起了招呼,在塞納河學院裡學姐學妹制雖不算太嚴重,但見人還是得禮貌地喊學姊好。即使她並不太把這種禮儀放在心上,但是被這些學姊的美貌迷得心甘情願鞠了個躬。
 
  除了迎接她進門的氣質學姊之外,裡頭還坐著三個風格各異但卻都是美女的學姊,一個冶豔中帶著清新、一個軟萌安靜看起來特別招人疼、一個臉又小氣質又乾淨溫暖……她的心蠢蠢欲動啊!啊不是,是覺得呼吸這裡的空氣特別幸運幸福啊天啊!
 
  「可以輕鬆點沒關係,這裡的學姊都是好人。妳找個位置坐吧,我是旅遊部部長之一馮薪朵,二馬馮、薪資薪、花朵的朵。在這裡大家都是互相喊暱稱的,妳可以叫我朵朵……或二狗。」被張雨鑫歸類成氣質美女的馮薪朵簡單的做了個自我介紹,坐到那個乾淨溫暖的學姊身邊。
 
  「我叫張雨鑫,弓長張、雨天雨、三金的鑫。大家都叫我叉叉,叉燒的叉。剛進學校,想了解一下學校的社團,走到旅遊部社辦外,覺得有點好奇。」她愣愣地跟著做了自我介紹,馮薪朵說的二狗兩個字在她腦海中打轉。
 
  二狗?總覺得一個氣質超群的美女身上不應該帶著這樣的暱稱。不過看馮薪朵水汪汪的大眼睛,張雨鑫稍微腦補了一下她委屈的癟著臉的樣子、確實是很像小狗狗的。
 
  「旅遊部沒幹啥,就是在假期找地方去玩,玩完了回來寫個心得就行了,不像其他社團還要考個試做個實作,包準妳期末直接通過。」坐在馮薪朵旁邊的學姊像個賣藥的商人般說著,說得張雨鑫都差點直接寫入社申請書了。
 
  不用做作業,只要去玩、玩完回來寫心得就好了!打心得這種事情根本難不倒把碼字當飯吃的張雨鑫,就算說要三、四千字她也可以毫無壓力地寫出來!對張雨鑫而言,她幾乎已經要把這個社團列為聖地了。
 
  「我叫黃婷婷,炎黃的黃、婷是娉婷的婷。直接叫我阿黃就好了。」乾淨溫暖的那個學姊這麼介紹著,她看出了張雨鑫已經心動了,便繼續勸說著,「我們部裡人比較少,但感情都很好,大家都會互相照顧。妳看過不少社團了吧?想不想加入我們?」
 
  「整個學期真的只要玩和寫心得就好了?」張雨鑫小心翼翼地確認著,她剛剛看過了很多社團,拿分的關鍵還是在考試拿證照或者實作、成果發表……想想就覺得都不是自己的拿手範圍。
 
  「當然還有行前的收集資料等等的分工,」黃婷婷盡責地說著,「不過想玩的話查資料也會很樂在其中的,可以發現哪裡是自己有興趣的地方。想要去哪裡也可以提出來大家討論呢!怎麼樣?」
 
  「好棒的感覺……」張雨鑫雙眼閃閃發光,每次都是父母在出國玩、她則是以要上學為由被留在家裡讓鄰居來照顧她,別說出國了、就算在國內玩她都覺得特別奢望,畢竟她的好鄰居是個惡魔,只要她寒暑假想跟著爸媽出國就會被逮個正著、抱著作業含淚看著他們出國的背影。「我想加入!整理資料我也會幫忙的!」
 
  「太好了!我們正需要妳這樣喜愛旅遊的孩子呢!」黃婷婷像是準備多時,她馬上從抽屜拿出一張入社申請書,「這個寫完就行了,妳已經通過入部面試了。」
 
  「哎?這麼快……?」張雨鑫愣了愣,她以為這麼輕鬆的社團應該是會有很多人來申請,入部應該也會有一個流程,但沒想到只是跟學姊聊聊就通過了?
 
  「阿黃這樣好像要拐賣兒童的少女噢。」另一邊有著一頭漂亮的淺亞麻波浪大捲的學姊調侃地笑著,而她就是讓張雨鑫雙眼一亮的那個冶豔中帶著清新的女孩。
 
  「那麼叉叉就像被人騙了還要幫人數錢的孩子。」坐在她身邊的那個安靜軟萌的學姊掩著嘴笑著,但眼中透出的笑意卻是那麼單純那麼孩子氣,讓張雨鑫幾乎目不轉睛。
 
  「咦?什、什麼意思?」雖然沉迷在兩人的美色裡,但是她也沒有漏聽了她們話語中的調侃與……善意的警告?「我我我會被賣掉嗎?被阿黃學姊?」她整張臉都可憐兮兮的癟了起來,就好像一個QAQ的表情。
 
  正苦逼著,旁邊就傳來一個細小的笑聲,張雨鑫順著聲音看過去,才發現是馮薪朵的笑聲,她眉眼彎彎,溫柔地指了指那張入社申請,「她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說阿黃很會說話而已,而妳看起來就像是個涉世未深的孩子,特別容易被騙。」
 
  張雨鑫更是一頭霧水了,這解釋起來好像還是在說她要被阿黃學姊賣掉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她身後的那扇社辦大門就又被打了開來。
 
  「大哥說什麼放學校門口比較多人所以要去那裡招新生,結果喊了半天的我們是旅遊部歡迎入社,也沒個人來找我們!」門外的人一把打開大門,大大咧咧地就直接這麼抱怨著。
 
  「是妳整個人散發著冷漠氣場,才沒有人敢來的好不好?」另一個同行的人如此反駁著。
  「我平時這麼受她們愛戴怎麼可能是因為我才不敢來的,分明就是妳一臉殺氣嚇跑了軟萌的學妹們!」
 
  聽到她們的對話時,張雨鑫整個人都斯巴達了——更準確地來說,是聽到某個人的聲音時。大難臨頭這四個大字飄過她的眼前,她並不想伸手去抓,但卻重重地壓在她的頭上。她拿著黃婷婷放到自己面前的那張入社申請蓋在頭上、半趴在桌上就當作已經躲起來了。
 
  妳看不到我、妳看不到我——
 
  「好了妳們別吵了,有新生想入社呢。」馮薪朵跳出來阻止了兩人的幼兒級吵架,伸出手來將她們分別都拉進了社辦。
 
  此時張雨鑫邊躲邊在內心哀嚎——別提到我啊!
 
  「看吧,就算不去校門口喊也有孩子會為了一窺曉玉學長的帥氣而來的好嗎。」剛進門的長髮少女聳了聳肩,倒是乖巧地坐了下來。
 
  而張雨鑫的內心依然——誰會為了什麼一窺妳的帥氣來啊!少臭美了!
 
  「就算是為了帥氣學姊來的也應該是為了小戴吧!臭美何。」另一個短髮少女則是從容地坐在馮薪朵旁邊的位置。
 
  「這就是想要入社的新生嗎?」長髮少女沒理會她的調侃,自顧自地開始端詳起了方才馮薪朵所說的新生,她好奇地湊近了張雨鑫恨不得挖個洞躲起來的樣子,「是不是有點害羞啊?」
 
  「可能剛才覺得自己要被阿黃賣掉,以為妳們都是共犯吧。」那一邊的長捲髮少女還在偷偷笑著。
  「啊?」短髮少女愣愣地張開了嘴,看向了黃婷婷,見她一臉無辜的擺手表示委屈,特別不理解的搖了搖頭,「瞧妳們都對新生做了什麼,看把人家嚇的。」
 
  「叉叉,剛才都是我們開玩笑的,別放在心上喔。」安靜軟萌的少女開始哄起了張雨鑫,「我叫張語格,和妳同個姓,語言的語、格子的格,可以叫我Tako或章魚。加入我們旅遊社之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喔。」
  「噢對了我叫孔肖吟,跟她們一樣喊我消音就行了。」長捲髮學姐也跟著補充了自我介紹。
 
  但張雨鑫雙目含淚——別喊我啊!
 
  「……Tako妳剛剛說什麼她叫來著?」長髮少女似乎沒能相信自己聽見的,她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妳說她叫叉叉?還和妳同個姓?」
 
  「是啊。怎麼了嗎?」張語格不明就裡的點了點頭,漂亮明亮的雙眼裡透出大大的問號。
 
  「很好……」長髮少女從不可置信的表情突然轉變為和藹可親的樣子,她取下張雨鑫擋在頭上的那張入社申請書,朝她堆滿著親切的笑容但卻異常危險,「親愛的張雨鑫同學,妳的掩耳盜鈴看起來非常蠢,我可以不過問為什麼看到我就嚇成這樣,不過妳得先乖乖寫完這張申請書。」
 
  沒了紙張的阻擋張雨鑫當然也就只能正面對上她的威嚇,她雙手抱著自己的頭,看都不敢去看那張被攤平放在自己面前的紙,「何總妳饒了我吧……我不知道妳在這個社團裡……」
 
  「哼,難道妳還想著要躲著我選社團嗎?好了,快寫吧,寫完妳就是旅遊部的一員了。」她漂亮纖細的手指戳在入社申請書上,「要我教妳怎麼寫嗎?叉叉同學?」
 
  「曉曉妳認識叉叉?」馮薪朵有些詫異地問出在場其他看戲的人都想問的問題。
 
  「何止認識,這小孩就是我的青梅竹馬好鄰居。」何曉玉雙手抱胸,就像她以前監督張雨鑫寫作業唸書時一樣,「看吧,這不就有個人崇拜我的帥氣慕名而來了嗎?」
 
  「她就是妳常常說的那個笨小孩?天啊世界真小……」黃婷婷其實很想反駁,但剛剛張雨鑫喊的『何總』她們可是都清楚聽見了。
 
  「哎,可憐的孩子,好好的國家幼苗就這樣栽在老何手上。」短髮少女搖了搖頭,一副感嘆世道的樣子,「崇拜何總的叉叉妳好,我叫陸婷,妳可以和大家一樣叫我大哥,出去的時候也可以叫我Lisa。」
 
  「我才不是什麼笨小孩也不崇拜何曉玉啊……」剛剛那明明是因為害怕而屈服於何曉玉的淫威才喊的何總!張雨鑫癟著一張小臉,委屈得也不敢大聲反駁,嗚嗚嗚世界真的太小,何曉玉監督她的成績那麼久從來沒說過自己唸的就是塞納河學院!
 
  「妳說什麼?」何曉玉挑了挑眉。
 
  「我說……」
 
  「嗯?」
 
  「我可不可以選擇不要入社了?」張雨鑫欲哭無淚。
 
  「當然,不——可——以。」而她青梅竹馬的那個惡魔則是瞪著眼微笑著,特別甜蜜危險地給了她回應。「別鬧脾氣了,快寫吧,以後有何總罩著妳。」
 
 
  後來,張雨鑫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陸婷與何曉玉去校門口企圖拉新生加入旅遊部時,會一個人都不願意過去找她們——即使她已經親眼見證幾乎每天都有羞答答的女孩來跟何曉玉說話、也看過總有一小群女孩子在遠處偷偷看著陸婷。
 
  而旅遊部聽起來特別涼爽的社團為什麼加上自己也才十個人的原因也是這個關係——
 
  這個旅遊部,每一次出遊都、會、撞、鬼。
 
  一開始她以為是因為旅遊部裡有個徐子軒,她家裡就是職業收妖伏鬼的,整個人也總是有一股半仙的氣質,部裡大家都叫她絡絡,但外邊的學生們卻都叫她徐半仙居多。張雨鑫還以為撞鬼傳言是因為徐子軒家裡的『產業』而起的,不過當她笑瞇瞇地跟她說並非如此時,她才覺得真的不對勁。
 
  比跟惡魔鄰居考了同個學校還誤打誤撞進了她也在的社團還要不對勁。
 
  「可能是因為莫莫的體質,靈體很容易找上她。不過,也或許是因為屬陰的身體多,加上時運,何況旅遊本來就容易遇上這些事情,只要處理得宜,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徐子軒笑了笑,「出去的時候,如果妳真的害怕可以多和萌萌走在一起,我也可以給妳幾個安神符。」
 
  「為什麼聽了妳說我覺得更可怕了……好像真的會發生事情一樣。」張雨鑫抖了抖。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出遊這些事情都是難免的。不過,有我們也曾經歷過的人在,總比妳一個人遇上好得多。」徐子軒指了指不遠處的社辦,「既然妳來了我們社團,這就是命運,很多事情該來的還是會來。就算妳現在退社,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
 
  看著她臉上的笑容,張雨鑫忽然覺得背脊發涼,她一把攬住了她的臂膀,「我我我、我們一直待在一起吧!出去也住在一起吧?」
 
  徐子軒只是微笑,沒有答應她也沒有拒絕。
 
  「咦?我以為叉叉會和好鄰居住一間房呢?」在張雨鑫的身後突然傳來了戴萌朝氣的聲音,她整個人透著一股正氣,像自帶陽光一樣的少女。
 
  「誰要和一個惡魔一間房啊!」張雨鑫中氣十足地喊了一聲。
 
  「喔,那可真是委屈妳了。」何曉玉從社辦探出頭來,一臉的冷漠,「剛剛莫莫說了,妳和我一間房。」
 
  「我不!我要和絡絡一間!這樣我的生命安全才有保障!」張雨鑫扒著身邊的徐子軒不放。開玩笑,有何曉玉在她要怎麼鬧騰都不行!
 
  而莫寒也從社辦探出頭來,雙眼含笑,「那要不妳和我一間?」
 
  「我還是和何總一間吧!我委屈點和何總住!」想到了徐子軒說莫寒的體質,張雨鑫的頭搖得像波浪鼓一樣,長長的雙馬尾晃啊晃的讓她看上去又特別的傻氣。
 
  「我才委屈吧!」何曉玉沒好氣的說著。
 
  「莫莫不是和我一間嗎?」在張雨鑫身後的戴萌三步併做兩步跑到莫寒面前,心急地問著,「是吧?還是和我一間吧?」
 
  「當然!」莫寒顯得有些無奈。
 
  而被張雨鑫纏著的徐子軒依然只是微笑看著這一切。








——
這是一篇序
把旅遊部十人都寫出場
至於叫旅遊部而不叫旅遊社是因為
莫莫是部長(???
旅遊部的規矩是要互相喊對方的暱稱而不喊本名
為了習慣所以成了部規

待我想想發到哪個微博帳號好
哪個都不算大號或小號ヽ(✿゚▽゚)ノ

By 望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