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8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Parallel 06.

  對朴燦烈說那些話並不是因為他對自己承認了什麼,而是他強烈地感覺到自己並不會對這個竹馬動心,不希望他再這麼下去才會那樣說的。
 
  有了喜歡的人……
 
  要是那傢伙真的問起來,恐怕金鍾大也不曉得要怎麼回答他。
 
  他還不想正視自己對那個平行世界的朴燦烈的心到底是什麼,說什麼互相喜歡、他從沒談過戀愛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說不定這真的都只是一時意亂,因為看見了和平時認識的那個人不一樣的個性而已。
 
  「在想什麼?」
 
  空氣中突然傳來了那個小痞子朴燦烈的聲音,那似笑非笑的聲線金鍾大馬上就能辨認出來。他下意識地左顧右盼著,還以為過了兩三天清閒的日子之後那傢伙跑來找他了。
 
  「傻瓜,在鏡子裡。」
 
  聞言金鍾大低頭看向自己邊寫作業邊拿著把玩的那面小圓鏡,鏡子中不再反射出他自己的樣貌,而是映照出了遠在平行世界裡的朴燦烈的容顏。
 
  「你……!」金鍾大心裡又驚又喜,但是他不知道怎麼去表達,只能讓唇邊的笑容泄露了他的心思。
 
  「怎麼,想我了沒?」
 
  金鍾大翻了個白眼,「臭美,誰想你了。」
 
  「真是令人傷心,我可是非常想你的呢。」朴燦烈笑瞇瞇的,說起這種話語一點也不像這個年齡該有的青澀,但是卻讓人心中莫名地灼人起來。
 
  「哼,我要寫作業了。」他放下了鏡子,甚至試圖找來一塊布想蓋在鏡子上面。
 
  「別這麼無情,讓天才幫你看看作業如何?」
 
  「……什麼啊平行鏡是用來看作業的嗎,你是家教還是補習班老師,考試的時候要不要也用這種方式作弊啊!?」
 
  「考試要靠自己,小投機鬼。」
 
  金鍾大朝鏡子翻了個白眼。
 
  接下來幾天,他們都靠著彼此手中的鏡子不斷聯繫著,有時候金鍾大會有一種對方正在實現當初說的談戀愛什麼的感覺。
 
  這是談戀愛嗎?他們正在談戀愛?金鍾大搞不清楚,也不想拿這種蠢問題去問對方,感覺那傢伙一定會說什麼『難道你還沒有這種自覺嗎?』然後再附加一句笨蛋。
 
  雖然好像都知道,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缺少了一種實感。
 
  儘管如此,金鍾大還是認真的去忽略那些無法解釋的感受,一如往常地藉著鏡子和朴燦烈通訊,有時候聊聊天、互相吐槽對方——準確點是對方調戲他、他吐槽對方,有時候不說話,金鍾大就只是做著自己的事情,但一抬頭就能看見映照在鏡子之中的笑容。
 
  就算是在學校裡,朴燦烈也會閒著沒事打開鏡子看他在做什麼,三不五時還跟他吃無聊的飛醋。
 
  雖然說起來他應該制止這種像是變態偷窺狂的行為,但是完全不覺得反感、還把那面用以連結的小圓鏡帶在身邊,其實這已經是變相支持他這種行為的意味了。
 
  但金鍾大沒覺得這樣的生活有哪裡不對,反倒過得很開心。
 
  「欸?鍾大?」
 
  直到某天,金鍾大上完廁所回到教室之後,坐在他前頭的同學因為覺得怪異而喊住了他。
 
  「怎麼了?」他坐了下來,下意識地伸手摸向書包的夾層欲把小圓鏡拿出來。他可沒有帶著那東西讓別人能看著自己上廁所的癖好。
 
  「剛剛你不是拿了東西說要去社辦嗎?」同學很是好奇地看著他,「怎麼又跑回來了?又有東西忘了?」
 
  「蛤?」金鍾大皺眉,他剛剛只去過廁所,也從沒有說什麼要去社辦啊?去社辦也是放學後的事情……
 
  他頓了頓,沒有……夾層裡空盪盪的,別說鏡子了,連個東西都沒有。
 
  他的心一沉,「……我剛剛拿了什麼走?」
 
  「啊?我不知道欸,小小的,沒看清楚是什麼東西……怎麼了嗎?」同學似乎也察覺到不對勁,擔心地看著他。
 
  「沒有。」金鍾大搖了搖頭,露出平時的那種親切笑容,「沒事,我只是突然忘了剛剛拿什麼去社辦而已。」
 
  同學頓了一秒才笑罵著他的粗神經,但金鍾大只是微笑著回應,直到那位同學轉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他才慌張的把整個書包都翻了一遍,但是即使他連抽屜都仔細找過了、就是沒有那面小圓鏡的蹤影。
 
  搞什麼?來的時候像風,走也隨心所欲的像風一樣!?
 
  原本讓他和平行世界接觸的人就是朴燦烈,現在那面平行鏡是他們聯繫的方式,失去鏡子就如同失去找朴燦烈求救的選項,這讓他瞬間陷入迴圈一般毫無頭緒的危機之中。
 
  那位同學說『他』回來過,並且拿了東西就走,但金鍾大很明白那並非是他自己。這絕對不是他健忘、也絕對不是他要推拖,這個狀況就和他跑去找平行世界的自己的住處那個晚上一樣,被誤認的那個自己應該就是平行世界的自己了。
 
  但是,他來到這裡、拿走了鏡子,是為了什麼呢?
 
  越想越不得其解,金鍾大乾脆抓起了書包往對方向同學提過的『社辦』跑去。
 
  當他跑到社辦時,已經是上課時間了,這個時間點這裡根本沒有人,別說什麼另外一個自己了,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他頹然坐在椅子上,也不想回去教室上課了,就這麼看著天花板發呆。
 
  這都是什麼事情啊真是。
 
 
A
 
  鏡子那一端突然傳來了像是被截斷訊號的雜音。
 
  朴燦烈停下了手邊正在忙的事情,看著黑屏了的平行鏡,瞇了瞇那雙淡漠的眼,一抹銳利的光芒閃過,他張開了雙唇。
 
  「法則。」他輕聲喚著世界的法則,「這是什麼狀況。」
 
  一名如仙人般俊逸的男子隨著他的呼喚出現在他身後,男人無奈的勾起嘴角,「人為事故。」
 
  「叫那小子安份一點。」朴燦烈接著剛剛被中斷的事務,沒有回過頭去看男子,「這不是你的職責嗎。」
 
  「平行鏡可沒有綁定主人的作用,除非受到非正當的破壞,否則易主、遭竊、丟失都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內。」法則輕啟雙唇,如流水般清澈的聲音清淺地流淌在整個空間之中。
 
  「你應該也知道那小子想要做什麼吧。」朴燦烈瞇起雙眼,「放任他就是你的疏失。」
 
  假使法則做了違反平行鏡規則的事情,也是會被自己抹殺掉的。朴燦烈在這段時間內掌握了很多與之相關的事情,還有這個世界的金鍾大,在覺得他越來越可疑的時候他也查了很多東西出來。
 
  「在能放任的範圍內,我都會任由他去做的。」法則勾起唇,揚起一抹溫柔的微笑。
 
  朴燦烈這才終於轉過了身,正視站在他身後的那個男人。
 
  「這可不公平了喔,法則公子。」
 
  而那個男人只是微笑。
 
 
B
 
  已經一天了。
 
  不知何時習慣了把小圓鏡帶在身上的金鍾大這一整天都過得渾渾噩噩的,像再也沒有別的管道能夠看見鏡子另一端的那個人一樣地使他消沈,一籌莫展的事態讓他連上學都沒動力。
 
  此刻他癱坐在社辦的椅子上,像昨天那樣地盯著天花板看著。
 
  一個氣質和普通學生不同的少年推開了社辦大門,無奈地看著過去意氣風發的熱音經紀像廢材大叔一樣的坐姿,便朝他走了過去。
 
  「怎麼了?一副像是失去了寶物的樣子。」
 
  金鍾大抬眼看向來人,是學生會會長。「作為會長光明正大地翹課真的沒問題嗎?」
 
  「這個你就不必擔心了,」金俊勉微笑著,「聽他們說,你這兩天好像不太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他話裡的『他們』自然就是X樂團的成員們,也就是金鍾大常常說著的熊孩子們,其實他們被這個熱音經紀冷落有一陣子了——也不算冷落,大概就是稍微放任他們了一些——那些孩子吵吵鬧鬧的說金鍾大消失了一天半後就不對勁,只有朴燦烈安靜得反常。
 
  金俊勉這個『聽說』也是聽朴燦烈說的,比起其他人,他顯得更加擔心,卻又不想讓金鍾大知道是他找上學生會長幫忙。金俊勉搖搖頭,這兩個人現在是哪招。
 
  「可能你說對了吧,會長大人。」金鍾大將視線轉回到天花板上,「我好像……失去了寶物吧。」
 
  「是丟失了什麼東西,竟然能讓熱音經紀如此消沉。」金俊勉拉來一個椅子,坐在他面前,「讓我猜猜?嗯……難不成是定情之物?」
 
  金鍾大一下子紅了臉,「才、才不是什麼定情之物!」
 
  「好好好,你說不是就不是,」金俊勉急忙安撫著他,「那你到底不見了什麼呢?」
 
  金鍾大閃躲著他那循循善誘有如幼稚園老師般的和善樣子,「是一面小鏡子……」
 
  「鏡子?」
  「嗯……」他點了點頭,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就是、你在校園祭給我的那面鏡子。」
 
  金俊勉愣了愣,隨即又揚起了然的微笑,「你們有好好相處吧?」
 
  其實是再平凡不過的話語,但是聽到金鍾大耳裡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他瞪大了雙眼看向那總是以旁觀姿態看著校園中大小事情的的學生會長,「你知道那面鏡子……」的秘密?
 
  「什麼?我是說你和鏡子。」
 
  金鍾大看著從容不迫的金俊勉,腦袋裡一時之間有各種對於他的身份猜測,是和平行鏡有關的人?還是平行世界裡的朴燦烈所認識的人?
 
  「好像有人偷走了那面鏡子。」他篤定地說著,縱使他話裡使用的是『好像』這兩個字。
 
  「看來你有懷疑的目標囉?」
  「是有懷疑的人。」
  「那麼,我們去找他就可以找到鏡子了啊。」
 
  金鍾大搖搖頭,「我覺得沒那麼簡單,而且那個人也不是我想找就找得到的。」
 
  「如果那面鏡子對你來說很重要,我可以考慮幫你找找。」金俊勉單手支撐著頭,「畢竟我們是朋友。」
 
  這裡的朴燦烈來找他時,也是這麼說的。金俊勉不曉得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反問他既然擔心鍾大怎麼不自己去找他,但那傢伙只說了『畢竟我們是朋友,不想讓他負擔太多』。
 
  他下意識就差點問他是不是跟人家告白了被拒絕,可是這樣問太打擊對方了,如果他的問題是真的發生過的話。
 
  金鍾大垂下眼眸,「……那就拜託你了。」
 
  承認鏡子對他來說很重要,好像就等於承認了遠在平行世界的朴燦烈很重要一樣。
 
  反正事到如今……再去否認什麼也太懦弱了。
 
  更何況,平行世界的那個自己,好像真的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當初朴燦烈就說過了,只是他對於自己的另一個靈魂、總有不願相信他是不懷好意的心態。
 
  只是……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呢?
 
 
  送走了承諾說要幫他找鏡子的學生會長,金鍾大又渡過了一個因為失去鏡子而閒得發慌的一天,他鎖好了社辦大門,轉身要離開時卻被一個女孩子擋住了去路。
 
  「妳……啊,妳是聖誕節那天的那個吉他手!」金鍾大本來以為是因為那幫熊孩子慕名而來要向他們告白的少女,但定睛一看才發現是聖誕聯誼時把鏡子當作交換禮物送給他的女孩。
 
  說不定……她也知道一些什麼?
 
  「又見面了,我這次來是作為信鴿的。」女孩燦爛的笑著,將一直藏在身後的雙手伸出,一面嶄新的小圓鏡就出現在她的手中。
 
  「……咦?」為什麼又是這個女孩?難道她家裡量產平行鏡嗎!
 
  「我是受人所托,要把它拿給你的。」女孩將鏡子放到他的掌心裡,笑得一臉曖昧,「那個人說,不要再把定情物弄丟了喔。」
 
  金鍾大紅了臉,「才不是什麼定情物……!」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那樣說啊!
 
  「喔好好好不是就不是,」女孩急忙擺手安撫著他,但是唇邊的笑容依然曖昧得很可疑,「既然東西也送到了,我還有別的事情,就先走囉。」
 
  「欸、等等……」他拉住急著要走的女孩,「讓妳把鏡子帶給我的人是誰?」
 
  女孩一臉怪異地看著他,「你還有別的情人啊?」
 
  「呃,不是……」
  「那就對了,你覺得是誰就是誰了。」女孩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就走了。
 
  啊,這樣的退場方式好像有點帥。女孩滿意地想著。
 
  這是那個男生第二次來找她幫忙了,第一次是在聖誕夜聯誼之前,那時她對交換禮物非常苦惱,根本不知道該給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準備什麼禮物,一個人在市區逛了兩三個小時都沒有頭緒,那個男生就突然出現了。
 
  他說他準備要告白了,但不想用太簡單的方式。他說之前他喜歡的人把自己送給他的東西刻意遺落在他面前,所以想透過別人把東西還給他,就像網路上有名的請眾人送花求婚的戲碼。
 
  因為聽起來太浪漫了,幾乎所有女孩子都拒絕不了一個俊逸又看來深情的男孩子這樣的請求,而她也不例外。
 
  第二次便是剛剛,在放學之後本來要去練團的她一轉身就看見那個男孩。她又驚又喜——看見長得帥的男孩子,覺得開心是正常反應嘛——便上前去問對方告白有沒有成功。
 
  他說,雖然對方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不過看起來是因為害羞。他說,他們約定了一些事情,他必須去實現才行,暫時還不能出現在他的面前。
 
  天啊!這對一個擁有少女心的女孩子來說,怎麼能受得了呢?所以她馬上就答應了對方的請求,因為在她眼中這個少年就是純情認真的形象,媽媽說要幫助在愛情裡困惑遇難的人啊!
 
  女孩看著蔚藍的天空,大喝了一聲,然後歡快地向前跑去。
 
  金鍾大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心中仍然滿是疑惑。
 
  例如朴燦烈是怎麼接觸到活在這個世界裡的吉他手女孩的?有時間接觸別的女孩子倒不如直接來找他呢……
 
  啊不是,為什麼他好像在吃醋一樣?才沒有吃醋!
 
  算了,反正都重新拿回了小圓鏡,這種事情可以等鏡子與鏡子間的連結通道開了之後再問,說不定那個女孩子是個特殊的靈魂吧,做為普通人的自己雖然什麼都無法參透,但是朴燦烈都知道的吧。
 
  金鍾大收好了再次回到手中的鏡子——噢,也許是新的鏡子吧,誰知道被偷走的那面鏡子最後怎麼了呢——嗯,目前要做的事情應該是去告訴會長、他的鏡子已經回來了,免得會長還在繼續幫他找。
 
  會長……雖然不知道他會在哪裡,不過想要找他的時候、他就會在學生會室裡。
 
 
  金鍾大一個人跑到了學生會長室,因為平時就和金俊勉很熟了,也常有那種不喊人就直接開門的時候,所以他這次也是毫不考慮地打開了學生會長室的的大門——
 
  「會、」
 
  ……長?
 
  大開的門扉能夠看見金俊勉站在會長桌後、本來應該是用來放置學生會貴重物品的萬年上鎖的櫃子前,而大敞的櫃子門裡正迸發著巨大而耀眼的光芒,他刺眼地稍微關起了門,才意識到那道光給他的感覺竟有些熟悉。
 
  ——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
  ——老套。我會找到答案的,在那之前,談談戀愛也不錯。
 
  就像在這之後、從朴燦烈身上綻放出來的那道光芒一樣,源自於鏡中的平行世界。
 
  難道,會長……也知道平行鏡的事情?也和平行鏡相關?
 
  金鍾大靜靜地在門外看著,他秉住了呼吸,就像一個偷偷摸摸的小賊,看著金俊勉和櫃子之中的光芒輕聲說著話,他想、也許櫃子一直以來就不是放置那些永不見天日的學生會設備,而是鎖著連結世界秘密的平行鏡?
 
  「那孩子、聽說已經萎靡了兩天啊。」
  「……嗯。」
 
  散發著光芒的櫃子裡只傳出了一句淡漠的回應,輕輕淺淺地,聽不太出來聲音的主人具體是誰,但是,他總覺得很熟悉、下意識地想到了那個遠在平行世界的朴燦烈,可心裡卻又不明白他和金俊勉又怎麼會相識。
 
  啊、不對,朴燦烈不也能夠找到那個吉他手女孩嗎。也許會長和那個女孩是相似的存在?
 
  「你那邊又是在幹嘛?聽說你在找什麼答案。」
  「……數學題目。」
  「哈,那個世界還有難得倒你的題目?」
  「嗯。關於世界的題目。」
 
  聽到這裡金鍾大已經完全明白櫃子裡面的聲音就是朴燦烈沒錯,而且正是遠在平行世界的朴燦烈,透過鏡子通訊什麼的、正是前天以前他們天天做的事情,雖然跟金俊勉對話的時候朴燦烈顯得比較冷漠。
 
  「能難倒天才的果然是戀愛啊。」
  「只會說風涼話,你倒是透露一些……數據啊。」
  「你以為世界是帶入X值就能算出Y值的方程式嗎。」
  「如果能那樣算,的確是會簡單一些。」
 
  金俊勉淺淺地一笑,「是你想得太難了,天才。」
 
  朴燦烈靜默了幾秒,「……我知道了。」
 
  「不過,」他又接著開口,「你幫我多看著他一些。」
  「嗯?怎麼了嗎?」似乎是嗅到一絲不對勁的苗頭,金俊勉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我猜到的還不是很確定,總之在發生什麼之前,我還是擔心他。」
  「好,那你小心一些。」
  「嗯。還有,我給他新鏡子了。」
  「……總是喜歡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亂來,你怎麼給他的?」
 
  「上次那個女孩子。」
  「上次……啊,你是說那個自由靈魂?」
  「嗯。」
  「說到她就有些可惜了呢……自由靈魂是很棒的體質啊,像自體有著通行證一樣自由來去各個平行世界都沒關係。」
 
  金鍾大聽著,理解似的點了點頭,原來那個女孩真的是擁有特殊的體質啊,言下之意就是她就是一個媒介是嗎?所以朴燦烈才能直接接觸到她嗎?
 
  「說得這麼羨慕還真是不像你。」
 
  朴燦烈淡淡地說著,「先這樣了,我總覺得就是有哪裡不對。」
 
  金俊勉咧開一個笑容,「看來你也是一天沒見著他就會不安吧?天才談戀愛是會變成笨蛋的呢?」
 
  「再見。」
 
  光芒在朴燦烈毫不戀棧地說出再見兩個字時便一瞬間消失了,一直帶著淺笑的金俊勉也關上了櫃子的門,學生會長室又恢復了原樣,而那總是溫文儒雅的少年也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了。
 
  這個時候的金鍾大應該要抱著得知的秘密回家、等著朴燦烈重新和他連結通訊,從他那邊再得到一些訊息——不過,就算旁敲側擊知道得再多,也是比不上朴燦烈和金俊勉的吧。
 
  啊……好奇心又被撩起來了呢。
 
  他握緊了手中的小圓鏡,當機立斷地躲到了兩側的樓梯裡。他安靜地觀察著金俊勉走出學生會室後的動向,畢竟學生會室離中央的樓梯比較近——嘛、要是他決定走兩側的樓梯下樓怎麼辦?
 
  不過天神像是聽見了他的好奇心似的、讓金俊勉像其他人一樣選擇了從中央的樓梯下樓。金鍾大從轉角處探頭,確定金俊勉已經下樓了之後他小心翼翼地跑出來走進了學生會室。
 
  如果金鍾大還有一些防備的話,就會想起每一次金俊勉離開學生會室的時候、都會鎖上門的,畢竟學生會室是站在學生這邊出發的學生自治團體,裡頭也是放著不少學生反映上來的事件公文。因此,心思縝密的學生會長並不可能會犯這種忘記鎖門的愚蠢錯誤。
 
  『喀噠』一聲,金鍾大打開了門把。
 
  他走向了那個熟悉的學生會長桌,一步一步地靠近帶著謎的鐵櫃,伸出的手在即將要碰到櫃子的門把時,原本被金俊勉鎖上的櫃子門卻輕巧地彈了開來,刺眼而又熟悉的光芒從門縫間散發了出來。
 
  ……欸?
 
  就算忽略了學生會室門上的鎖,金鍾大的智商並沒有使他忽略櫃門的鎖和門板彈開的狀況。
 
  這是怎樣?誰打開了門?而且……還是從櫃子裡面打開的?
 
  金鍾大緊張地吞了口口水,心裡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地向後退了一步。
 
  會是朴燦烈嗎?
 
  應該只有朴燦烈會這樣出現吧?因為……可能、那個人會想要見他啊。
 
  「啊、」
 
  金鍾大臉蛋緋紅著胡思亂想,原本覺得會從櫃子裡走出來的肯定是朴燦烈,但是現在、從櫃子裡傳出來的那道冷漠的聲線卻並不是他心裡想著的那個傢伙的。
 
  「居然傳送到了這裡啊……」
 
  那冷漠的聲音之中透著一絲冰冷的慵懶,隨著他說的話語越來越明顯,從門縫間迸出的光芒也逐漸擴大強烈了起來,金鍾大不由自主地退後了幾步,他的心中劇烈的不安著,卻硬是阻止了腦袋裡想要逃離的想法。
 
  在櫃子之後,有一股巨大的壓迫感朝他襲來,心臟的每一次跳動都使他胸膛疼痛得難以忽視。
 
  這是……什麼狀況?
 
  那個傢伙又是誰?
 
  金鍾大忍不住伸手抓住自己的左胸口,不止心臟處的疼痛,耳膜裡盡是嗡嗡的耳鳴聲響,他用另一隻手摀住耳朵,但這些舉動並沒有使他的狀況好轉。
 
  「哎呀呀、」
 
  櫃子的門已經被打了開來,但是門後的人卻完全不是金鍾大所設想的那個人。
 
  「就算跑錯地方、也還是遇到你了呢。」
 
  金鍾大忍住持續靠近的沉重窒息感和腦袋中的劇烈疼痛,看向從櫃子裡走出來的人,但是一陣暈眩息來重擊了他,使他還來不及確認對方的容貌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乘光而來,卻在金鍾大身上打下一道巨大的黑暗。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