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7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Parallel 04.

  要不是親眼見過,金鍾大怕是一輩子也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真的像電視劇裡的角色一樣穿越了,儘管只是時間背景有著微小差距的平行世界,但仍然是一件讓他摸不到真實的經歷。
 
  這個世界的朴燦烈總是在他提起一些關鍵字詞的時候巧妙地避開不談,金鍾大發現了,但這樣神秘的未知感並不能消去他的好奇心,反而大大地引起了他的求知欲。
 
  「你說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會有另一個我啊?」在冰淇淋店裡,金鍾大一邊吃著他點的草莓冰淇淋一邊向並肩坐在旁邊的朴燦烈問著。
 
  「就理論上來說,也許會有吧。」朴燦烈說得漫不經心,實則卻小心地挑著用詞,「時空的位移基本上複製了百分之九十的生命體,至於人生背景與遭遇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誰也說不定平行世界裡究竟有沒有另一個自己。」
 
  「喔……」說得這麼鉅細靡遺做什麼,金鍾大心裡腹誹著,這個朴燦烈看來就是在用這些話遮掩什麼,「那你見過這個世界的我嗎?」
 
  「沒見過。」
 
  朴燦烈堅定的反駁倒是讓金鍾大稍稍起了一些疑心。沒見過那幹嘛對鏡子裡另一個世界的他那麼上心?又幹嘛每每在他提起『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時轉移話題?
 
  有鬼,肯定有鬼。
 
  他的眼眸中閃著一絲鬼靈精怪的光芒,但是金鍾大沒有蠢得去讓朴燦烈發現他此刻的想法,只是吃掉了剩下的甜筒。
 
  「那就可惜了,虧我還想看看另一個世界的我呢。」
 
  他從冰淇淋小店的板凳跳了下來,習慣性地看了眼自己的手錶,才後知後覺的想起稍早前朴燦烈給自己說過的那個『別的世界的時間在這個世界不管用』的道理,所以自己的錶在來到這裡之時就已經罷工了。
 
  他回過身,拉過朴燦烈的手腕欲看錶上的時間,舉止自然地彷彿兩人是相識已久的好友。
 
  金鍾大自體少一根筋,沒覺得有什麼,但是朴燦烈卻不那樣想,他看著傻裡傻氣的算著因為姿勢而被倒過來的錶上時間的金鍾大,心裡有些情緒已經落了底。
 
  「都下午五點半了,到平時放學時間了。」看了半晌終於研究出準確時間的金鍾大放過了被自己折騰的手腕,伸了個懶腰。
 
  「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朴燦烈三兩口吃掉他的甜筒,也站了起來。
 
  「你都那麼早吃晚飯?」金鍾大刷出了一臉震驚。
 
  「閒著沒事也是沒事,就養成了這習慣。」朴燦烈瞥了他一眼,有些淡漠的眼神一瞬間就盛裝著不知名的寵溺,「我看你吃了一整天了也沒停過,我家附近有一家紅豆湯圓的攤子,這個時間點吃晚飯的話、八九點正好能趕上他們剛煮好的時間喔?」
 
  聽見那四個字,金鍾大吞了吞口水。
 
  「如何?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吧?」朴燦烈的笑容之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有一間很好吃的咖哩飯喔?」
 
  加上咖哩飯三個字,讓金鍾大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啊,他絕對不是想嘗嘗看這個世界的紅豆湯圓、也絕對不是餓了!
 
  吃完那些再問問別的他想問的事情好了。
 
 
  後來金鍾大發現朴燦烈除了理論之外,似乎什麼也不想告訴他。
 
  關於平行時空的事情他已經聽得差不多了,可每當問起這個世界的自己時,朴燦烈假裝沒什麼事情而仔細說著理論的樣子雖然看起來沒什麼,但金鍾大卻隱隱的覺得不對勁。
 
  也是,問了十次一樣的問題、沒有一次認真回答的,不管怎麼變著法子問都一樣。朴燦烈那個樣子要不是認識這個世界的他才對自己感興趣的話、說出來誰相信啊。
 
  就算是死對頭好了,又幹嘛非得四兩撥千金硬扯別的事情呢?見過就見過吧、沒有見過就沒有,這個人那麼不誠實他也很難去相信他啊。
 
  而且問他怎麼回去自己的世界也老是不說,自以為笑得跟一個校草一樣就可以躲開問題,他可是從小看著那張臉長大的怎麼可能會上鉤啊這個朴燦烈的腦子用什麼做的?
 
  一直到夜裡也不肯放他回去,自顧自地給他整理出一間客房。唉,都深夜了那小子的父母也沒有回來,不知道是工作繁忙還是已經先走了,這麼大一間屋子也不好說實情是怎麼樣子的,金鍾大坐在客房的床舖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睡不著。
 
  最後他還是離開了客房,小心翼翼地走到朴燦烈的房門前,猶豫了幾秒才試著去轉動了門鎖,卻意外地直接轉開了門板。
 
  咦?這種富家小子為什麼睡覺不鎖門?明明就沒有任何大人在家裡啊!幹嘛不鎖房門!
 
  金鍾大嘆了口氣,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躺在床上睡得正熟的朴燦烈。
 
  今天白天,就算一整天都在外面晃,走過幾條人潮洶湧的街道、去了幾間人滿為患的小吃店,但是作為翹課的孩子、居然沒有一個同學或是朋友打電話問他發生什麼事情了;傍晚在那個咖哩飯館有幾個穿著這個世界行星高中制服的學生,但是朴燦烈看也不看一眼,回到家裡也是,什麼人都沒有。
 
  這個朴燦烈,好像很寂寞……?
 
  是因為這樣,才會在撿到平行鏡之後對鏡面映照出來的世界起了興趣、碰巧看到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和朋友們玩樂的樣子,覺得很羨慕吧?這麼一想,就覺得這個人不想放他回去的心思好像也不是那麼難懂了。
 
  「總是一個人……應該很寂寞吧?」他皺了皺眉頭,又轉身走了,只是這一次卻幫他從房間內鎖上了房門。
 
  在他離開之後,原本安穩地躺在床上熟睡著的朴燦烈卻張開了雙眼。
 
  那對眸在黑暗的房間裡沉著星光般的光芒,卻一下子黯了下來。
 
 
  金鍾大抱著一直跟著自己的那面小鏡子跑出了朴燦烈的家,他趁著朴燦烈洗澡的時候偷偷拿過他的那面大平行鏡研究過,幸好他本來就是個熱愛解出好奇心的人,從那人的鏡裡研究到的東西他轉換到自己的小鏡子裡,順利地看見了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自己的畫面。
 
  這個世界裡明明也有一個金鍾大,而且明顯和朴燦烈在同一個班級裡,那個傢伙為什麼總要避開這個話題呢?
 
  好奇心在這樣的狀況下壯大了好幾倍,於是金鍾大就想著自己偷偷跑出來看了。
 
  在這之前,他也想過不同世界的同一個生命體是不是能夠這樣見面,但是、從之前的經驗來看,這個朴燦烈也曾經在校園祭的時候跑到後台,和另一個他那麼靠近,不也是什麼事情都沒有。
 
  那麼,要不是同一生物體相斥理論在這裡不存在,就是只要別靠近一定的距離都沒關係了。這樣的話,那個距離、有多遠呢?
 
  他依據著鏡子裡映照出來的模糊畫面走到了相似的街道,但黑夜讓視覺的判斷能力大幅下降了,加上這裡的街道除了朴燦烈帶著他走過的、他實在是不熟,最後一直在兩三條巷子裡轉著,找不到準確的地方。
 
  另一個自己就住在這種地方嗎?轉來轉去的,真的不會迷路嗎?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了小圓鏡,再一次確認畫面中的門牌,別說畫面解析度不高了,映照出來的門牌也是破破爛爛的、根本很難分辨出是哪裡。最後靠著號碼才勉強依循著一戶一戶的住宅找到了。
 
  好吧,現在算是找到了這個世界的自己的住處了。
 
  金鍾大站在一個出入口窄小的公寓前,吹著初春夜裡還有些涼意的夜風,突然想到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他要怎麼上樓、另一個自己又是住在幾樓啊?
 
  於是聰明的金鍾大思考了五分鐘之後就決定躲進了旁邊的草叢裡,試圖等待公寓裡別的住戶回來開門再偷溜進去。
 
  就在他枯坐在草叢裡等到快要睡著的時候,愛睏的雙眼面前就出現了一雙佇足的腿,以為是公寓裡的住戶回家了,他連忙打起精神、屏氣凝神地等著對方打開大門。
 
  一秒鐘、兩秒鐘過去了,對方卻沒有要拿出磁扣開門的動作,金鍾大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那個人是站在自己的面前、而非在大門前。
 
  難道被公寓住戶發現了!?噢,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挺著這副皮囊他大可以說是忘了帶鑰匙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那個……」正當金鍾大欲說出準備好的台詞時,抬起頭才發現對方是一個面貌不善的大叔、而且正用著不懷好意的猥瑣表情看著他。
 
  臥槽,這大叔怎麼回事!?
 
  「唷,小伙子,你爸還沒回家啊?」那大叔一和金鍾大對上視線,馬上就堆起莫名其妙的笑容說著。
 
  什麼東西?難道這大叔跟這個世界的金鍾大是認識的?這個時候他應該要說什麼才好?哦嗨唷?
 
  「你也躲得可真辛苦啊?距離說好要還錢的日子已經過了幾天了嗯?你爸應該是丟下你們跑路了吧?真可憐呢。」大叔猥瑣的笑著,彎下身蹲在他的面前,說著似嘲諷又似宣判的話語。
 
  而這些話卻把金鍾大的腦袋敲得隱隱作痛。他說啥東西來著?還錢?跑路?這個世界的金鍾大竟然有這麼衰的遭遇!?
 
  可是現在遇上逃債大叔的人是自己啊!
 
  #在平行世界裡原來我是幸運E嗎#
 
  「啊……那個、大叔,我想你認錯人了,我爸沒有欠誰錢,我在這裡只是在等同學……」這個時候還是先撇清關係吧?雖然說怎麼看都不覺得這個大叔會相信……
 
  「喔?等同學是吧?等誰?」大叔也沒馬上戳穿他的把戲,只當是可憐小動物的垂死掙扎而已。
 
  「呃……」好像怎麼回都不對啊!有沒有對話選項可以讓他選啊!
 
  「是在等爸爸是吧?沒關係,回去我們那裡也可以等,而且搞不好這樣你爸就會心軟上門來呢!」大叔顯然並沒有太多的耐心,伸出他那醜醜的手臂就要拉過金鍾大。
 
  搞什麼啊啊啊啊啊!
 
  大叔出手的那一剎那,金鍾大內心刷滿了髒話,但身體卻早一步行動地直接從草叢裡跳了出去,全速往巷子外面奔去。
 
  「誰要跟你回去啊混帳!!!」
 
  大概是動漫看太多吧,金鍾大跑出巷子前還不忘這樣大吼著。
 
  雖然找到這裡花費了很多時間跟精力,但路不是白白亂繞的,剛剛在公寓前只有那個大叔一個人,也許三更半夜的也沒想到會堵到欠債人的孩子所以單槍匹馬的來了吧,那麼繞進其他巷子把大叔甩掉再從別條路回去朴燦烈家應該是可行的。
 
  但就在金鍾大自作聰明繞了三條巷子後,卻被十幾個黑衣人擋住了去路。
 
  「小伙子倒是挺會跑的啊?」大叔慢悠悠地從後邊包夾了上來,「你懂地形是一項優勢,但是我們人多也是一個優勢唷。」
 
  金鍾大靠著牆大口喘息著,邊休息邊觀察著地形。臥槽他只是半夜睡不著想要看看這個世界的自己而已啊,為什麼要搞成這樣啊!
 
  還有那個大叔一把年紀了在唷什麼唷,噁心死了!
 
  兩邊的人都在朝他一步一步逼近,金鍾大有些心急,他長這麼大從來沒玩過什麼追逐戰好嗎?為什麼一來到這裡就要這麼累啊!?
 
  「就說了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人,到底在追屁啊!」休息得差不多了,金鍾大回身就往大叔的方向跑去,趁著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伸出一條腿掃掉他,繼續向前跑去之後他才發現左右兩邊竟然都有人包抄過來。
 
  #為了抓一個高中生動用這麼多人力真的好嗎#
  #另一個金鍾大是有多會跑啦!!!#
 
  而且這些小巷子裡明明就住著不少住戶,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察覺不對勁然後報警啊!?這個世界的人們是一睡覺就睡死了嗎!
 
  金鍾大沒命似的往前奔跑著,就連前方馬路上多了一個坑也沒發現,直直跑過去的結果就是拐了一腳再華麗的摔倒。
 
  他簡直要仰天長哭了,為什麼在這裡他這麼衰啊!莫名其妙被逃債集團追著跑、跑著跑著還摔了個狗吃屎,現在這是要被抓住的節奏了吧!嗚嗚如果還有命能回來,不管是哪個朴燦烈他見了絕對要先抱著哭一哭。
 
  「摔倒了就站起來啊。」
 
  旁邊的暗巷裡突然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似是無奈又似是鬆了一口氣,接著就有一雙手把正好摔在暗巷巷口的金鍾大拖了進去。
 
  咦?咦咦咦?這個聲音不是那個應該在家裡睡覺的朴燦烈嗎?
 
  金鍾大瞪著雙眼,愣愣地讓對方把自己拉進暗巷裡。
 
  「……你是摔到腦袋了嗎?」朴燦烈緊皺著眉,用只有他們兩人聽見的音量說著,但語氣裡卻是明顯的責備,「不要發呆,除非你想被抓去賣掉。」
 
  「你不是在睡覺嗎?」金鍾大指著他問著,話一出口朴燦烈就翻了個白眼。
 
  「你這樣大剌剌的進我房間我怎麼可能不醒?還有,這個不是重點好嗎?這裡日夜溫差大,你出門都不會拿件外套嗎?你腳摔傷了沒?還可以跑嗎?」朴燦烈邊說邊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到他的身上,再扣起第一顆扣子作為固定,他試圖扶起摔了一跤的金鍾大,但沒等他試試腳還能不能跑,就直接背起了他。
 
  「欸、我覺得我的腳應該——」
 
  「現在能走等一下還是會痛。」朴燦烈直接打斷了他要說的話語,「不要出聲,我們回家去了。」
 
  金鍾大點了點頭,安靜地趴在朴燦烈的背上,看著他熟門熟路地鑽過住宅與住宅之間的縫隙,找出了隱藏在各種方式下的通道,一下子就鑽出了那個交錯著許多小巷子的小區。
 
  其實他很想說,話說得太曖昧了啊那是你家啊你家!不是我們回家啊!
 
  但朴燦烈都那麼認真要他安靜了,他也總不好成為老鼠屎再嚷嚷著什麼。肩上披著的外套隨著風飛揚著,他突然就想到了昨晚被竹馬告白前的事情,朴燦烈圍在他身上的那條圍巾,早上出門前好像塞進書包裡了……
 
  不過,這外套真溫暖。
 
  金鍾大打了個呵欠,大概是因為知道安全了,他竟然有些睏了。
 
  在他閉上眼之前,聽見朴燦烈輕輕地笑著的聲音。
 
  「睏了就睡吧。」
 
  於是他恭敬不如從命。
 
 
  而,在金鍾大家的公寓頂樓。
 
  那個纖瘦的少年靠在牆上面無表情地看著一步一步走遠的朴燦烈和另一個世界的自己,他瞇了瞇眼,眼眸中的光芒沉了下來。
 
  「……可惜了。」
 
  他冷漠的雙唇說著惋惜的話語,再把視線轉回不遠處還在四處搜索著『金鍾大』的討債黑衣人們,不善的嘖了一聲。
 
  他的父親不久前已經因為還不起利滾利的巨款跑了,討債人因此找上他和母親,母親深知那個男人跑了就再也不會回來了,只告訴他要出去找一下子能賺很多錢的工作,也已經近一個禮拜沒回家了。
 
  回來也罷,不回來也罷。
 
  在社會眼中他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受到很多保護。而他選擇還在這裡,不過是想等等看那個說會保護他的母親還會不會回來而已。
 
  這段時間裡,他當然可以對找上門的危險用各種方法化解掉吧。就例如剛剛那個討債的大叔,另一個世界的他不就是來解救他的嗎。
 
  雖然直接被抓走的話,會更省事的。
 
  反正除了把他帶來的傢伙之外,誰也不知道那是平行世界裡的金鍾大。
 
  不是嗎。
 
 
  一直到走進自己的房間裡,朴燦烈才將在自己背後睡著的金鍾大放到床上。
 
  似乎是感覺到睡著的地方變了,金鍾大翻了個身,嘴裡還咕噥著不明所以的夢話,像是還在說著什麼找錯人的辯解似的,讓朴燦烈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一直都很淺眠,打從金鍾大走出客房的時候他就醒了,那時他就猜到了對方也許是想要去看看這個世界的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畢竟那小傢伙趁著他洗澡的時候研究平行鏡的事情他也不是沒發現。
 
  但沒想到他竟然中途來開了自己的房門,一直站在門口不值知道在想什麼,他就順勢裝睡等待著他的下一步動作,本來他一直在天馬行空的猜著對方的想法,但那人心疼的話語像微風一般襲來、卻莫名令他心動不已。
 
  「總是一個人……應該很寂寞吧?」
 
  他的聲音宛如嘆息一般的輕微,他卻一字不差地聽見了。
 
  那時他還在想,要是這個笨傢伙走過來,他絕對要制住他問他是不是想去找這個世界的金鍾大,但下一秒他卻轉身走出了他的房間,還順道幫他鎖上門。
 
  一開始他以為金鍾大是從外面鎖起來的,這樣的猜測讓他有點生氣,就算真防備他也用不著到這個地步,但當他發怒的手掌毫不費力地就打開門把的那瞬間他就消氣了,內心深處還漫起一股無力感。
 
  看來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這笨蛋,擔心別人前為什麼不先擔心自己。
 
  知道金鍾大已經跑出門的朴燦烈這下也沒有睡意了,他拿起自己的外套就跟著出門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不跟去的話這傢伙就會出事。
 
  「笨蛋,一點危險都沒察覺到,你的小命在這個世界丟了怎麼辦。」想想還真是有點生氣,朴燦烈伸手彈了下他的額頭,但在下手前還是改變了力道,睡夢中的金鍾大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平行鏡還是有它的法則的啊,雖然說跑到平行世界、或是把人從平行世界裡抓來都還能被法則放任,但是這也僅止於短暫的時間,一旦久留,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平行世界遭逢危及生命的危機,法則也不會出面干涉,要是運氣不好死在別的世界,誰知道為了抹去同樣的靈魂存在於同個世界的這個錯誤、又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說啊,你可別再亂跑了。」
 
  朴燦烈嘆了一口氣,自己也爬上了床。這是為了防止這個笨傢伙等等醒來又偷偷跑出去,目前絕對沒有別的想法……
 
  躺下去了之後朴燦烈才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彈了起來,他看著睡得很熟的金鍾大,又看了看他的腳,唉,外衣要脫是沒啥問題啦,但是這笨傢伙摔那一跤也不知道受傷沒有,他總不能脫掉他褲子吧……
 
  又嘆了一口氣,好像很難把他弄起床啊,怎麼辦呢。
 
  校園小霸主朴燦烈人生第一次遇上了無法決定的難題。
 
  比平行鏡還令他困擾。






——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