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7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Parallel 03.

 
  金鍾大絲毫不懷疑,要是他再試圖拋棄那面小圓鏡,它還是會以各種方式回來,就好像不久前那部鬼玩偶的電影,即使殘了裂了,爬也會爬回主人翁的身邊。
 
  交換禮物的環節已經結束了,那幾個熊孩子發了瘋似的點著舞曲嘶吼著,剛剛那個吉他手女孩抽到了他的禮物,裡面是一個簡單的銀色耳釘,大家鼓譟著要金鍾大為她戴上,但女孩卻以她會害羞拒絕了。
 
  雖然這樣還是免不了被熊孩子們調侃互抽中對方的這種『命運』,讓金鍾大整個人尷尬得恨不得馬上逃離這裡。
 
  他手裡捏著那面小鏡子,心裡錯綜著複雜的情緒,最終他還是受不了自己心裡胡思亂想的焦灼,找了個藉口就佯裝若無其事地離開了包廂。
 
  那個吉他手女孩有些依依不捨,在他離開前還拉住他的衣袖向他問號碼,但被金鍾大婉轉地拒絕了。
 
  吉他手女孩看著腳步有些倉皇的金鍾大,眸中的神色有些難以辯解,但是一轉過身,又繼續融入玩樂的眾人之中。她看向依然坐在位置上的朴燦烈,忍不住輕輕推了推他的肩膀引起他的注意。
 
  「……怎麼了嗎?」朴燦烈抬起頭,那雙乾淨的眼眸大大的寫著一抹疑惑。
 
  女孩開口,卻不由自主地猶豫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跟之前見過的他不太一樣,但是、算了,反正她只是幫人一把。
 
  「還不去跟上他?」女孩指了指門外,要表示的事情在簡單的舉動中一目瞭然。
 
  朴燦烈愣愣地瞪大了眼睛,彷彿還沒能理解她說的話。「妳……」
 
  「就是啊,燦烈你還愣著做什麼。」那邊的熊孩子們也注意到了這邊的狀況,紛紛停下嘶吼到一半的歌曲。
  「要不是為了你,我幹嘛把不喜歡這種場合的鍾大拉來。」
  「快去跟著他,今天就是你的機會了!」
 
  被朋友們鼓舞的朴燦烈此時像充飽了氣的氣球,一下子跳了起來,臉上的神情也是活力無比,他猛地伸手握住了女孩的手,「雖然不知道妳怎麼知道的,但是還是謝謝妳!」
 
  話說完的那瞬間他就抓起了自己的包包,邁開了他過人的長腿,像一陣風似的追出去了。
 
  女孩一頭霧水地看著他跑出去的身影,很是不解。
 
  「明明就是你自己告訴我的啊……」
 
 
  從包廂跑出來的金鍾大一路出了KTV大樓,他站在人來人往的繁華街道邊,路上車水馬龍,幾乎所有路人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他是一個人在寒風之中茫然著。
 
  他的手裡還捏著那個詭異的小圓鏡,他並不是不害怕帶來了奇異事物的東西,他很害怕,但是當他打開盒子看見這面鏡子的時候,他彷彿都能聽見這鬼東西在嘲笑他。
 
  眼前就好像浮現了那個『朴燦烈』的笑容,像看著一個有趣事物的樣子,卻帶著一絲戲暱,令他不由得都要全身發毛。
 
  畢竟那人長著他從小就認識的玩伴的臉蛋啊。
 
  「鍾、鍾大!」
 
  你聽,用不著回頭,他也知道這個正在呼喚他的人就是朴燦烈。
 
  「你怎麼也跑出來了?」金鍾大看著急急忙忙跑過來的朴燦烈,心裡疑惑起來,難道那群女孩裡沒有他喜歡的人?難道他腦補錯誤了?
 
  「我、」朴燦烈奔至他的身旁,傻氣地笑了起來,「嘿嘿,不喜歡聯誼。」
 
  這種事情金鍾大當然知道,他無奈地搖了搖頭,「那你怎麼還來?」
 
  「因為鍾大來了嘛。」朴燦烈偷偷看著比他矮上一顆頭的金鍾大,「怕你被女孩子搶走了。」
 
  「才不會,哥現在才不想談戀愛。」金鍾大聳了聳肩。
 
  朴燦烈愣了愣,眼中略過一抹失落,「那,哪時候才談戀愛?」
  「好奇這個做什麼?當然先遇到談戀愛的對象才能談戀愛啊。」
  「現在還沒遇到嗎?」
  「……可能吧。」
 
  他停下了腳步,看著毫無所知而繼續向前走去的金鍾大,眉頭焦急地皺著,隨即又舒展開了,小跑步跟上他的身影。
 
  「我們去那個地方吧?」
 
  他牽起金鍾大的手,向著他們小時候常常遊玩的公園跑去。
 
  「唉?去哪?」
 
  「回憶。」
 
 
  公園對金鍾大來說,是個有很多複雜回憶的地方。
 
  小時候,不管遇上了什麼事情,他總是會跑到這個公園,一個人坐在鞦韆上,有時候只是呆坐著思考,有時候什麼也不想、自己輕輕晃著鞦韆玩。
 
  第一次數學成績考差了、第一次被同桌偷看了考試答案、第一次弄丟了零用錢、忘了帶鑰匙進不了家門、還有從爸爸那裡得知了奶奶過世的消息時。
 
  在那座鞦韆上,他一直都是一個人,直到那天他因為奶奶的不告而別傷心欲絕時,第一次,有個人氣喘吁吁地跑來找他,找到他時也不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另一個鞦韆上,陪著他。
 
  那個人就是朴燦烈。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那天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的?」像往常一樣地坐在鞦韆上,金鍾大晃著不再適合他年紀的設施,隨口問著坐在身邊的傢伙。
 
  「我一直都知道,遇上難受的事情你就會在這裡,走出公園之後、你就會變回那個愛笑愛逞強的金鍾大了。」朴燦烈側著頭看著他,小心翼翼地讓自己的雙眸中承載著對方所不知的感情。「我不敢打擾你,就遠遠地看著你。」
 
  「不過,奶奶那次,真的很謝謝你。」
 
  「第一次看到你哭,我快嚇死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安慰你又不曉得能說什麼,只能那樣坐在你旁邊乾著急。」想起那個時候手足無措的樣子,他的視線越發地溫柔起來。
 
  「也還好有你,我才能很快地振作起來。」
 
  朴燦烈的心臟為了接著要到來的時機劇烈地跳動著,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又給自己加油了幾聲,他鼓起勇氣開口,那句準備已久的話語在觸碰到舌尖之時、金鍾大又補上了一句。
 
  「人的一生能有幾個這樣的好朋友,也算是很幸運了吧。」可惜金鍾大並沒有發現到身邊的狀況,他抬起頭,看著今晚的夜空,心有感慨的說著。
 
  「……是啊。」
 
  朋友……嗎?原來他在鍾大的心裡面,一直都只是朋友而已啊。平常多數喊他熊孩子、被他捉弄的時候喊他隔壁的傢伙,雖然日常多數都在打鬧,但更多的時間是和對方在一起的,相似的作息、相同的朋友圈,他抱著一絲希望想像總是拒絕他的親暱又時常照顧保護自己的金鍾大也是同樣的想法。
 
  他以為用自己的方式喜歡一個人,因為出於真心、對方一定會懂的。
 
  但現在看來,別說這傻子對自己一點也沒有那種情緒了,甚至連他的心意也沒有察覺到半分吧。
 
  或許,一直以來,他就當他是個孩子而已了吧。
 
  「哈啾——」
 
  金鍾大打噴嚏的聲音拉回了朴燦烈的注意力,他連忙拿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這麼冷的天你還不多穿一些,真當自己身體很健壯嗎?」
 
  說著他也不顧金鍾大想要拒絕那條圍巾的舉動,直接套上他的脖子。和他認識這麼久了,他也不是不知道金鍾大老是認為自己身體很好,時常把冬天當作夏天在穿衣服,即使真正感冒的次數寥寥可數,但是還是會擔心他冷到。
 
  「啊、燦烈啊,謝謝。」金鍾大搓了搓手,要不是打了個噴嚏他還不曉得自己已經覺得冷了。
 
  「說什麼謝謝。」他勉強地牽起笑容,盡力去忽略那聲『謝謝』帶來的距離感。「……鍾大,我有話想對你說。」
 
  金鍾大抬起頭來,對上他難得地向他閃爍著認真光芒的雙眸,「說什麼……?」
 
  是錯覺嗎?怎麼覺得朴燦烈變得十分真摯的樣子。
 
  他不是沒有見過他認真起來的模樣,但那都是為了練團、為了打鼓、為了夢想,金鍾大從沒見過他為了『一句話』露出這種表情。
 
  ……難道是他們的父母親要從國外遊玩回來了、不能再天天在外邊玩到半夜再回家了嗎?
 
  「我、我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在耍你。」朴燦烈盯著他疑惑的雙眼,鼓起勇氣來深呼吸,「我、我想要能光明正大賴著你,能在你不開心的時候陪在你的身邊,陪你分擔生活上所有的事情……」
 
  他頓了頓,眼前的金鍾大也愣了愣,但隨即就瞇起了滿眼的笑意,那帶點寵溺的反應讓他的心臟忍不住瘋狂地為了自己的猜想跳動著。
 
  「你本來就一直陪在我的身邊了啊?」
 
  是想像中溫柔的語調,但說出口的卻不是他想像的那個樣子。朴燦烈搖了搖頭,一顆心都要跳出喉嚨了,「我不是說現在這個樣子的。我是說——我喜歡你,想以另一個身份陪在你的身邊。」
 
  世界靜默了三秒。
 
  「你、你說什麼?」金鍾大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究竟是什麼。
 
  「我說……」
 
  「Stop!」似乎是自己又接通了短路的腦袋,他抬手阻止了朴燦烈再重複一次告白的舉動,「我、我……呃,你讓我好好想想……」
 
  他後退了一步,面前朴燦烈想要跟上前一步卻又硬生生停住的模樣映在他的視網膜上,那委屈的樣子就和可憐的大狗狗沒有兩樣。
 
  「呃不是,我們是好兄弟啊燦烈啊……」他重新看向一直作為自己的竹馬的朴燦烈,以往這傢伙喜歡黏著自己的畫面翻湧而上,他總以為是他還沒長大、但沒想到卻是因為喜歡他……嗎?
 
  「可我並不是把你當作好兄弟,我一直都喜歡著你。」朴燦烈輕輕地說著,「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是小時候看見你一個人在公園裡哭得那麼傷心、我覺得自己難受得快要死掉時,我就發現了。」
 
  「不管鍾大會不會覺得我很噁心而討厭我,我都喜歡你。不管鍾大會不會有著和我一樣的心情,我都會保護你。」
 
  「決定告訴你是因為,我想要能夠光明正大地待在你身邊,讓你知道我一直在這裡。你在受傷難過的時候,只要奔向我,我一定會在,所以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不要想著怎麼隱瞞我,而是希望你能夠告訴我。」
 
  在句點之後他還想繼續說些什麼,但卻還是閉上了嘴巴,他想要向他靠近一步,但看著已經和自己拉開了距離的金鍾大,卻又不得不制止自己的腳步。
 
  金鍾大沉默著,這訊息量太過巨大了,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消化才好、該怎麼面對這個好朋友他也沒有頭緒。
 
  「不用急著拒絕我,」朴燦烈苦笑,「認識了這麼久了,我怎麼會不知道鍾大現在的想法呢。」
 
  就是因為太熟了,現在反而很尷尬。
 
  金鍾大低下頭,他的腦袋一片空白。
 
  「……我們回家吧。」朴燦烈嘆了一口氣,以往說完這句話之後他會賴在他的背上吵著鬧著,但此刻的他只是默默地朝著回家的方向走去。
 
  儘管金鍾大隻字不吭,但他總好像能預見這就是告白失敗的前兆。
 
  心裡很難受,但他卻束手無措。
 
 
  回到家之後的金鍾大完全提不起幹勁來做任何的事情,打開電視想找個節目來打發時間,卻發現裡頭強烈的聖誕節氣氛與自己此刻的心境成了強烈的對比,打開電腦想隨便晃晃,卻發現大家的動態都在過節、都在放閃,讓他一直想到剛剛才被好朋友告白的狀況。
 
  #被竹馬告白了怎麼辦,在線等,急#
 
  可是他的情緒好像不和其他人在同一個線上。
 
  關了電腦他洗了個澡就窩進棉被裡,本來以為發生了那麼多事情、給自己那麼多衝擊的日子裡他能夠在短時間內睡著,但是好像卻不像他想的那麼簡單。
 
  鏡子的再次出現與竹馬朴燦烈突如其來的告白,不管是哪一件事情都把他嚇得夠嗆。
 
  翻來覆去一直到午夜也睡不著,像是忍無可忍似的,金鍾大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把抓起他洗澡前隨手放在書桌上的小圓鏡,拉開了窗戶,像要投出全壘打那樣地將手裡的東西丟得遠遠的。
 
  就算還會再回來,這樣做也至少平復一些他的心情。
 
  他看著飛得遠遠的鏡子在月光下閃著奇異的銀色光芒,再把視線放到格外明亮的月亮上,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今天的月光有些妖冶。
 
  一定是因為發生了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金鍾大搖了搖頭,關上了窗戶。
 
  明天早上第一節課可是要數學小考的,還是趕緊睡了吧。
 
  已經躺回床上去了的金鍾大當然不會發現,有個人站在他家對面,手裡持著一面鏡子,正眼帶笑意地看著他房間的那扇窗。
 
  至於金鍾大,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丟了鏡子的關係,一覺無夢睡到天明。雖然他沒忘記上學還要面對昨天跟他告白了的朴燦烈,但他還是很快就整理好了出門上學。
 
  剛鎖好了家門,轉過身踩出去的第一腳就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金鍾大疑惑地移開了腳,卻發現腳底下的東西就是昨晚他親手丟飛的那面小圓鏡。
 
  #求此刻金鍾大的心裡陰影面積#
  #這種迴旋鏢的既視感又是從何而來的#
 
  他的第一反應是在內心刷了滿屏的臥槽,第二個念頭是這妖物為什麼還沒被自己給踩碎。
 
  就在他考慮掠過鏡子去上學還是再給它補上兇狠的一腳時,鏡面居然開始起了變化,以中心點為起始,慢慢地向旁邊漫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在被吸引住之前金鍾大果斷決定要選擇前者,但他還沒來得及邁開腳步就被一股力量吸了過去。
 
  「臥槽這什麼鬼東西!我不想死啊!」
 
  眼前的景物像出現在鏡面的漣漪一樣一圈又一圈的被打散開來,失去意識之前他害怕的大吼著。
 
  再次醒來之前,他感覺到一股很嚴重的失重感,像是整個人正在從高處往下掉一樣,但又有種感覺告訴他那只是後遺症、現在的他是平安在陸地上的。
 
  「害怕的時候會大喊呢,真可愛。」
 
  又聽見那個似是朴燦烈又不是朴燦烈的傢伙的聲音,金鍾大像是被電到一般地跳了起來,可卻發現自己居然在校園裡的某顆樹上。他連忙穩住自己的身體與樹取得平衡,抬起頭瞪向斜斜地靠在樹上一副好整以暇樣貌的痞子傢伙時,他忽然不曉得應該先問『你怎麼在這裡』還是『我為什麼會在這裡』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金鍾大皺著眉頭,他剛剛不是才剛出門而已嗎?什麼時候來到學校的?而且天氣暖和得完全不像是聖誕節該有的氣候。
 
  「你不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向你告白的竹馬嗎?」朴燦烈挑了挑眉,「正好我心情也不太好,轉換個心情也許就會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那我是不是要說真是太感謝你了?」金鍾大對於他說的話完全嗤之以鼻,「待在樹上最好是能轉換心情……」
 
  他把書包丟了下去,拎著自己的鞋子縱身一躍正好踩在書包上,他拍了拍書包和自己身上的灰塵,抬起頭來卻發覺這個學校和他所習慣的學校不太一樣。
 
  有著各家社團的大樓在哪裡?為什麼該掛著各社團辦公室牌子的對面大樓教室看起來儼然就和其他的教學大樓一模一樣?
 
  「你發現了吧。」朴燦烈也從樹上跳了下來,穩穩地站在他的身邊。「這裡,並不是你所熟悉的世界。」
 
  金鍾大一臉複雜地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傢伙,「那這裡是哪裡?地獄嗎?」
 
  朴燦烈笑了笑,「你還活著呢。這裡,是我存在的世界。」
 
  他愣了愣,似乎是在消化他所說的話,幾秒之後他撇了撇嘴,「那應該就是靈異的世界吧……」
 
  他說得很小聲,但是朴燦烈還是聽到了,他為這小傢伙的思緒底下產生的有趣結果而開心地笑了起來,「我也還活著,你這個人果然很有趣。」
 
  「那不然這裡是哪裡?你說這裡是你的世界,可是你叫做朴燦烈,這裡又是行星高中,一切幾乎都和我認知的一樣但卻又是完全不一樣的。」金鍾大緊緊皺著眉頭,他是真的不懂,而眼前這傢伙一定明白其中所有事情、卻像在逗一個白痴似的不告訴他。
 
  「你聽過平行世界嗎?」朴燦烈定定的看著他。
 
  「……不會吧?」金鍾大吞了吞口水。他從沒想過這種動漫裡的理論會真實存在在他的面前,但是一切就放在他的面前,即使他半信半疑,可是卻又好像不是說不通。
 
  「時間和空間摩擦會產生細微的差距,差距累積起來就會造成時空位移,位移的結果就是另一個世界的誕生,有多少個平行時空還說不準,但至少兩個以上。」朴燦烈背課文般地說著,豪不在乎的表情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學霸,「時空在進行位移的時候,遺留下來的碎片,被人打造成平行鏡。」
 
  「……還真是、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金鍾大搓了搓手臂,明明天氣很溫暖、明明自己穿了厚厚的衣物,但卻為這第一次聽見的世界秘密感到雞皮疙瘩。「你說的平行鏡,就是那面我丟了還一直回來的鏡子吧?」
 
  「嗯,那只是小鏡子而已,最初的鏡子在最初的世界裡,但經過了千百年的輾轉,可能流落到哪個不知名的平行世界裡了。」
 
  「好吧,那麼、那個小鏡子幹嘛一直找我。」
 
  「不是它找你,」朴燦烈又露出那抹邪邪的笑容,「是我要找你。」
 
  金鍾大看向他,不知道為什麼,聽他說了那些話之後他反而不覺得這個人很恐怖了,之前一直以為是鬼怪什麼的,但既然只是個平行世界裡的朴燦烈,再怎麼痞好像也變得不那麼可怕了。
 
  人類一切的恐懼都是源於未知。或者說是無知吧。
 
  「你找我幹嘛。」金鍾大翻了個白眼。「既然有個平行世界的朴燦烈,那應該有這個世界的金鍾大吧?」
 
  朴燦烈瞇了瞇雙眼,「這個世界太無趣了,我偶然撿到一面鏡子、又偶然從鏡子裡看到平行世界的你,那個世界的行星高中比這個枯燥學校有趣很多,看久了、就對你有興趣了。」
 
  「……」他再翻了個白眼,「還真是有勞您了啊。」
 
  聽著金鍾大刻意裝出來的諷刺般的恭敬,朴燦烈也不生氣,只是讓他更加認為把那個世界的金鍾大帶來是對的選擇而已,這個人真的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有趣、還要……吸引他。
 
  「不敢當。平行時空的經歷可不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接著你就好好在這裡玩吧。」朴燦烈伸手把他背著的書包拿過,甩到自己的背上。
 
  「欸、書包還我。」金鍾大不喜歡這種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給搶走的感覺,他下意識地要搶回自己的書包,卻被那個痞子一把勾住了脖子往懷裡帶,「臥槽,別這樣稱兄道弟的,快把書包還我、我要回去我的世界。」
 
  朴燦烈沉下了臉色,「你想回去?」
 
  難道他真的喜歡那個昨天和他告白的傢伙?
 
  「當然要回去啊,第一堂課要數學小考欸!」礙於被人勾著脖子壓在懷裡,金鍾大完全無法看見這個朴燦烈的臉色已經趨近難看的程度。
 
  「少考這麼一個小考也不會被當掉的。」聽見他真正的想法之後他鬆了一口氣,朴燦烈用另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腦袋,「好,現在本大爺就帶你去看看這個世界的街道吧。」
 
  說著就以這樣的姿勢拖著他朝著校門口走去,也不管金鍾大還在抗議東抗議西的。
 
  「喂喂我說我要回去啊!臭流氓!告訴我怎麼回去啦!」金鍾大扯了扯鑲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喂我要窒息了、先放開我!」
 
  朴燦烈燦爛地笑著,假裝沒聽見他說的話,「首先你想去哪呢?平常你逛街都會去哪裡啊?」
 
  「這麼早哪裡會有商店給你逛街啊!」






——
現在A世界的季節是初春,時間約在二月初開學
鍾大B的個性有些像是能早點出門去學校複習數學就早點出門、
但是半路去了別的世界也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嘛雖然說要回去考試但是沒考到就算了
這樣(到底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