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Parallel 02.

 
  一大早,金鍾大就來到了學生會室門外,做了一晚上奇異夢境的他認為有必要擺脫那面奇怪的鏡子。
 
  他按照著原先的猜想來到了學生會室,本來就是他們的人撿到才給了自己的,在學生會地盤撿到的東西怎麼會是他們樂團熊孩子的,這根本就是硬塞給他們嘛,還有學生會兼具失物招領的功能,找失主應該也是他們的事情而不是他。
 
  他禮貌地敲了敲門才轉開學生會室的門把,裡面只有一個學生會長在吃早餐,金鍾大站在門口,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誰能毫無顧忌地打擾校園最紅人吃早餐啊。
 
  「怎麼了嗎?」然而那位學生會長並沒有任何被打斷的不悅,他親切地朝著開門的金鍾大微笑著。
 
  門口那人顧著給學生會帶上門,並沒有注意到坐在會長位置上的那個少年唇邊帶著一抹令人匪夷所思的意味。
 
  「昨天校園祭的時候,你們的人說撿到了一面小圓鏡,問是不是我們的,我問過一輪了,熊孩子們……喔不是,成員們都說不是他們的,所以我來歸還鏡子,希望學生會能順利找到真正的失主。」金鍾大一邊說一邊走向那個好整以暇地繼續吃早餐的優雅高中生,直到將小圓鏡放到桌上時、他才對上了那個學生會長的眼。
 
  也才看見了這個『學生會長』的樣子。
 
  金鍾大瞪大了雙眼,「你……!」
  「我知道這不是你們的,」學生會長露出了善解人意的笑容,「是我要給『你』的見面禮。」
 
  眼前這個人,壓根不是那個他因為樂團事務而接觸過幾次的學生會長,而是在夢境裡面、擁有朴燦烈面貌的男人!
 
  「你……你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扮成燦烈的樣子!?」即使對方長著他從小看到大的面容,但那副陌生親切又帶著一絲詭異的笑容卻是讓他不得不防備了起來。
 
  「目的?」『朴燦烈』輕輕地笑了起來,「沒有什麼確切的目的,我就是純屬無聊而已。」
 
  「那你到底是誰?」金鍾大用那對蘊著漂亮光芒的雙眼瞪著他,此刻的他就好像一隻炸毛的貓、拱起了身體試圖想嚇走敵人那樣。
 
  「我?我就是朴燦烈啊。」他卻是裝出了無辜的樣子,「眼見為憑,你覺得我哪裡不是朴燦烈嗎?」
 
  「你才不是他!」金鍾大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這個人用那張臉孔說這種令他萬般陌生的話時,他莫名地就覺得有些生氣,想擦去和他所知的朴燦烈不同的樣貌。
 
  那『朴燦烈』頗有興趣地挑了挑眉,「你說不是,那便不是。」
 
  信誓旦旦說出去的話語本來應該得到對方的反彈才對的,金鍾大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人會是這樣的反應,一股火氣衝上來又被他莫名其妙地堵住了。他說他是朴燦烈、又說他不是朴燦烈,那麼這個傢伙到底是誰?
 
  看見那人眼底帶笑的眸光時,金鍾大突然理解了什麼。
 
  他說他沒有目的,純屬無聊而已。
  他說自己是朴燦烈,又因為他的怒吼說不是。
 
  ——根本就只是在逗著他玩而已!
 
  真令人生氣。
 
  「……瘋子!」金鍾大找不到別的更好的詞彙形容這個人,轉過了身就跑出了學生會室,在走廊那一端撞上了誰也沒有心思道歉,像極了狼狽逃跑的小動物。
 
  還坐在學生會室的『朴燦烈』拾起了那面被遺留下來的小圓鏡,看著金鍾大倉皇而逃的身影,笑出了聲來。
 
  看來這裡發生的事情和人,有趣多了。
 
 
  「鍾大?」真‧學生會長被倉皇跑走的金鍾大撞得踉蹌了幾步,對於他沒有任何道歉、只是一直向前跑的模樣並沒有發怒,反而擔憂地走向了他。
 
  聽見熟悉的聲音,金鍾大終於停下了腳步,他緩緩地轉過了身,在看見了真正的學生會長之後放下心來。
 
  要命,他差點以為自己跳進了什麼可怕的空間裡。
 
  「你臉色不太好,怎麼了嗎?」
 
  金鍾大不顧這樣對對方來說會過於唐突,他直接抓上對方的肩膀,「昨、昨天你們學生會有個傢伙撿了個小鏡子來我們準備室問是不是我們的,那個人是誰!?」
 
  學生會長愣了愣,張大了嘴,「啊?」
  「噢,這點小事可能你不知道,但是我需要知道那個人是誰。」
 
  就算那面鏡子再詭異、剛剛在學生會室的人也很詭譎,但事出必有因,要是鏡子真是從地上撿來的,那麼就得找到當初撿起它的人了。
 
  學生會長聽了他的話之後,略為無奈地指著自己,「鍾大,你說的那個人,是我啊。」
 
  ……啥?
 
  「怎麼可能,如果是你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認不出來?堂堂學生會長的臉,擺到哪裡都是萬人注目的焦點,昨天那個分明看起來連個幹部都不算啊?而且依他們的交情,別說臉了,就是他在對面樓說話他都能知道那是誰!
 
  「我才好奇為什麼你在找那個人呢?」學生會長擔憂地摸了摸他的額頭,「你是不是昨天校園祭太累生病了?昨天去準備室找你的時候,你臉色就不太對勁了,要多多休息啊。」
 
  「可、可能吧,我回去上課了……」金鍾大按向自己的太陽穴,暫時把這已經走上另一條道路的生活當作疲累造成的幻覺。
 
  對,昨天拿著小圓鏡來準備室的人是學生會長。
  那個長著朴燦烈面貌、卻和他完全相反的人,也是幻覺。
 
  他把鏡子留在了那個人面前,那麼接下來,他應該沒事了吧?
 
  「要不要我送你去班上啊?還是幫你叫燦烈來?」學生會長看著他有些搖晃不穩的腳步,擔憂的視線沒有離開過,「啊,還是我直接幫你簽假單,你回去休息比較好?」
 
  金鍾大揮了揮手,表示他什麼都不需要,就這麼頭也不回地走了。
 
  「……希望別出什麼事情才好。」學生會長嘆了一口氣,繼續往他的學生會室走去,走三步回頭一次,就怕金鍾大半途又怎麼了。
 
  當他走回學生會室時,發現自己的位置上居然有一份吃一半的早餐,椅子上還有明顯在不久前有人坐過的痕跡,他無奈地又嘆了一口氣。
 
  至少也整理好再走吧那孩子……
 
 
  「鍾、大。」
 
  朴燦烈用調皮的語氣喊著他的名字,孩子氣地賴上他的背,再流暢地將自己的頭顱放在他的頭頂上,見被自己賴著的金鍾大反常地沒有將自己甩下來,喜孜孜地認為自己的方式總算是奏效了。
 
  他的雙手環上懷中人的脖子,抱緊的那一剎那,他唇邊的笑容純真得就像是一個偷到糖果的小孩子。
 
  「嘿嘿,鍾大有進步喔。」朴燦烈滿足地笑著,將整個人的重量壓在他的背上。
 
  「……朴燦烈,你在幹嘛?」
 
  彷彿現在才回過神來似的,金鍾大用著管教小孩的平板語氣說著。他翻了個白眼,一如往常地甩著肩膀想將把自己當作N極一樣黏上來的S極熊孩子,但這次朴燦烈可是加強版的抱著他的脖子,沒有那麼輕易被甩下來。
 
  「唉呀、別亂動,就讓我這樣跟你說說話嘛。」
  「可是你很重!」
  「我最近又瘦了欸,還是很重嗎?」
  「這是身高帶來的問題你懂嗎?」
 
  縱使金鍾大一直抗議,但死死黏在他背上的朴燦烈就是一動也不動。
 
  「鍾大今天心情不好嗎?」朴燦烈偏過頭看著他,知道今天能順利爬上來絕對不是因為他的放任,而是他心裡裝著別的事情。
 
  「啊?沒事啦……」金鍾大搖了搖頭,他自己也知道遇到另一個『朴燦烈』這種事情絕對不是可以隨便拿出來討論的。
 
  「這麼見外,有心事都不告訴我的。」朴燦烈委屈地鼓起臉頰,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
 
  「燦烈……」
 
  金鍾大也不是不懂他說的話,但是有誰能為他證明那些事情是真的存在的?就算朴燦烈願意無條件相信他,這對他本人來說才是負擔吧,畢竟憑空出現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又不是雙胞胎。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什麼?」
 
  他愣了愣,一下子沒了頭緒。這小子說啥來著?
 
  「俊勉哥說你早上好像不舒服,他可以幫你簽假單讓你回家、但你拒絕了……你現在還會不舒服嗎?」朴燦烈完全沒有發現他的不對勁,只是逕自伸出手覆上他的額頭、就怕他是不是發燒或是怎麼了。
 
  金鍾大卻是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學生會長跟這小子說了早上的事情啊。他還以為朴燦烈也碰上那個奇怪的『朴燦烈』了呢。
 
  「……喔、沒事了啦。」金鍾大拉下覆在自己額上的手掌,拍了拍移到肩膀上的那顆頭顱,「你這樣趴在我背上才真的重得讓人不舒服。」
 
  「好好好,我下來、我下來。」
 
  朴燦烈靈活地從他背上跳下來,又繞到他的面前,不甚放心地又摸上藏在瀏海底下那光潔的額頭,「不過,真的沒事了嗎?」
 
  金鍾大看著一直像個孩子一樣淘氣簡單的朴燦烈,輕輕地微笑了起來。
 
  「嗯,真的沒事。」
 
  只要那個人別再出現了就好。
 
  明明他也沒有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只是坐在學生會長的位置、說了幾句匪夷所思的話語,也沒有出現在朴燦烈面前,照理說就當作瘋子的惡作劇吧,但是他卻隱隱覺得不對勁。
 
  好像就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樣。
 
 
  所幸在那天之後,金鍾大的生活平靜了三個月。
 
  秋季已過,寒冬來臨,街上的行人紛紛戴上了圍巾、穿上了厚衣服;在忙碌璀璨的高中生活裡,他也漸漸遺忘了在校園祭上發生的事情了。
 
  因為是聖誕夜,市區的每一家商店都充斥著濃郁的聖誕氣息,而在一家KTV包廂裡面,坐著幾個男孩和幾個女孩,時下最紅的歌曲正播放著,為還有些陌生的兩班人馬炒熱一些氣氛。
 
  這是X樂團最愛到處拈花惹草的主唱大人特地邀來隔壁女中熱音社裡人氣最高的樂團舉辦的交換禮物聖誕聯誼會,金鍾大剛坐下來就覺得渾身不舒服,不是因為那些女孩子,而是他活潑的性子實在很難在陌生人面前馬上放開來玩。
 
  本來他想以自己並不是樂團成員拒絕這次聚會,但主唱死活都把他給拖過來。來了之後他想著X的熊孩子們那麼帥,那些女生一定不會看上自己,結果對方的吉他手卻一直有意無意地朝他靠過來、跟他搭話聊天。好不容易挨到了交換禮物環節,他還在心裡盤算著待會兒要用上廁所為藉口逃脫這個地方。
 
  抽籤的順序來到了坐在他旁邊的朴燦烈,但那小子卻心不在焉地遲遲不去抽放在桌上的籤紙,金鍾大怪異地看著他,用手肘撞了撞他的手臂,「燦烈,換你抽籤了。」
 
  這小子,這副心神不寧的樣子該不會是對面那些女孩子裡、有他喜歡的類型吧?
 
  以他們家主唱大人的性子,藉著這種場合故意要搓合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嘛……難道這次主角是朴燦烈?
 
  「啊,噢好。」
 
  回過神的朴燦烈隨便抽了一張籤,拆禮物的過程也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於是順利的輪到了金鍾大,他帶著早死早超生的覺悟,抓到哪張就直接打了開來,紙上正好寫著對方樂團吉他手的名字,那女孩因此雙眼都亮了起來。
 
  噢……哥現在沒有要談戀愛的心思啊妹子妳找錯人了。
 
  帶著有些尷尬的笑容,金鍾大接過那女孩遞來的小盒子。主唱熊孩子的規定是收到禮物必須要拆開來——唉,這人怎麼就閒得沒事要辦這種遊戲聯誼啊!
 
  拆開了包裝紙,露出了裡頭的小盒子,金鍾大沒有多想地就打開了——
 
  他愣愣地眨了眨眼,看著靜靜地躺在裡面的小圓鏡,一瞬間好像又想起了什麼,校園祭那天發生的事情又回到他的腦海裡。
 
  只是個小圓鏡而已,這裡隨便什麼地方都買得到小圓鏡,一個女孩參加交換禮物聯誼時所準備的禮物是小圓鏡也不是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事情嘛。他安慰著自己,把鏡子從盒子裡拿了出來。
 
  旁邊的熊孩子們在鼓譟著什麼他已經聽不見了,他只感覺到自己左胸口裡得心臟正不安地跳動著,像在害怕著什麼。
 
  不會的,這只是普通的鏡子而已,不會是那一個奇奇怪怪的鏡子的。
 
  但一將鏡子翻了個面,金鍾大就為被證實的心理恐懼完全嚇住了。
 
  背面並沒有特殊的花紋,僅只有個淺紫色的珠子鑲在上頭。珠子的材質不曉得是什麼,在燈光的照耀下還閃著詭譎的光芒。
 
  他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這面鏡子,居然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又來到了他的手上,這是刻意而為還是命運?不,一定是那個『朴燦烈』……
 
  即使內心掀著洶湧的猜測和恐懼,但金鍾大還是抬起了頭,綻出一朵親切的笑容,「謝謝妳的禮物……很漂亮,是在哪裡買的?」
 
  「呀啊鍾大你太不上道了,怎麼可以問人家在哪裡買的。」
  「講到價錢就傷感情了嘛。」
  「他又不是問價錢。」
 
  他沒理會那群熊孩子們的吵鬧,只是看著那個女孩,等待著她開口說些什麼。
 
  只見女孩被他注視得嬌羞一笑,「這不是買的,是有緣人給我的,所以有緣的你才會剛好抽到我啊。」
 
  本來這應該只是一個單純習慣直接追求喜愛之人的少女不矯情的告白,但是聽在金鍾大耳裡卻別有另外一個含意。
 
  難道,真的是那個『朴燦烈』嗎?









——
世界與世界是有著時間差的喔ლ(╹ε╹ლ)
持有原鏡的人能夠進入平行世界的過去時間,進而改變那個世界的未來
雖然有點劇透了不過就這樣吧(喂

世界B的校園祭約莫在9月中,所以三個月後才會是聖誕節
世界A開始就是學期的期中考後,約在10月底11月初吧
剩下的就不說了嘿嘿✧◝(⁰▿⁰)◜✧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