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晨】Parallel 01.



A
 
  作為行星高中裡所有好學生聞之色變的壞學生朴燦烈,他最討厭的就是像金鍾大那種膽小又懦弱的傢伙。
 
  如果朴燦烈只是個單純的壞學生,並不至於到學生都得避著他走的地步,和那些整天興風作浪的不良少年不同,他不找路人碴、不刁難老師、不霸凌同學,但是他比做這些事情的學生還叫人害怕。
 
  他很少管學校裡的霸凌事件,但被他盯上的人,能收到比霸凌更可怕的高中生活。
 
  比起孩子王,他更像是校園霸主。
 
  上個禮拜他才知道金鍾大這號人物,他們同班,一直是班上第一名,當然這點對於萬年吊車尾的他來說完全不重要,而且他還是在無意間聽見才知道這個畏畏縮縮的傢伙是班上學霸。
 
  那是萬年第二的同學和金鍾大的對話——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第二帶了幾個混混威脅他讓出第一名,就因為每次考第二都被媽媽罵,金鍾大連反抗都沒有,害怕對方的拳頭於是連聲的答應了。這禮拜成績出來,金鍾大還真的考了個全班第二。
 
  兩個都是白癡吧。
 
  朴燦烈看著貼在班級佈告欄上的成績發表,用鼻子哼出了一口氣。這世界的事情倒是一件比一件無聊。
 
  想欺負別人就花錢找混混助陣,要被欺負了就求饒退讓。不靠自己贏得想要的、也不靠自己爭取反抗,青春都蒙上一層厚重的灰。
 
  那天他順手扯了一個翹課的學生問金鍾大的事情,隔天『校園霸主朴燦烈盯上金鍾大』這種主題就傳遍了全校。
 
  真無聊。
 
  就沒有什麼比較好玩的事情嗎?
 
 
 
  他受夠了。
 
  受夠了這個懦弱、毫無靠山的自己。
 
  放學一回到家中,金鍾大就掠過了喝得爛醉的父親,直奔回自己的房間,反鎖了房門之後就從書包裡拿出這次期中考試的成績單,他失去了一直保持著的第一名,退居第二。但他計算過了,這不妨礙他取得學期第一和獎學金。
 
  被班上的萬年第二威脅的時候,金鍾大是一點反抗都沒有的,就算對方不找來那幾個混混逞凶,他也正在計算著對方期初的成績與自己的落差,準備期中考個第二但在總分上坐穩第一名。
 
  對方顯然完全沒有發現他的這個念頭,一下子就放他走了。金鍾大知道自己一直把膽小怕事的樣子演得很好,但這全都歸咎於他親愛的父親。
 
  他的父親不事生產,整天喝酒,酒醒了就出去賭博鬧事,母親工作賺的錢全都用在這方面了,有時候討債的上門來、有時候鬧事惹到別人找上門,父母親唯唯諾諾的樣子是他從小看到大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一定要考學期第一的原因,學期全年級第一的獎學金最可觀,足夠他支付申請了清寒之後還需要繳交的學費跟應付自己的生活費,這是少爺般的萬年第二無法體會的生活。
 
  他假日也會去打工,做一些不需要面對人的工作,賺取微薄的薪資,供自己平時花用。雖然這樣的日子並不是太舒適,但他也已經習慣了。
 
  只是他從沒想過這樣的日子就要有危機了。
 
  他從同學之間的流言蜚語間聽見了誰盯上了他的事情,而那個人似乎正是不好惹的校園霸主——朴燦烈。
 
  他記得這個人,那天他被萬年第二威脅的時候,這個朴燦烈就在轉角,也許只是不小心撞見的,但繼續躲在轉角牆後、卻不制止什麼的舉動讓他印象深刻。一般的同學多數就是繞路走掉了,但是他沒走卻也不干涉,就好像要用這件事情做些文章似的。
 
  當然絕對不會是蒐證準備揭發那個衣冠楚楚的萬年第二,但金鍾大更希望朴燦烈什麼事情都不預備做。
 
  據說被朴燦烈盯上的人,接下來的高中生活必然會在末日般的生活中度過。
 
  金鍾大淡漠的雙眼一瞇,他從自己那張破舊的床板底下拉出了一個鐵盒子,熟練地開了鎖,盒內放置著一面鑲著一顆淺紫色明珠的橢圓鏡子,鏡面覆著一層灰色的紗。
 
  這是他上個禮拜去打工時,一個大哥給他的,那是清楚他家境也一直很照顧他的大哥。對方向他說過這個鏡子的由來與用處,但金鍾大心中一直在猜測對方的動機,也就沒有真正使用過。
 
  既然那個朴燦烈已經盯上他了,那麼就讓他和這個『寶物』對上好了。
 
  金鍾大小心翼翼地將鏡子從鐵盒裡取出,琢磨著應該怎麼行動。
 
 
 
  B
 
  校園祭。
 
  在熱鬧的行星高中校園中,難得搭建起了一個不小的舞台,被佈置得小華麗的舞台上有一組人馬正在表演著魅力十足的歌曲,舞台下全是簇擁著他們的表演的學生們,以女孩子居多,尖叫聲不絕於耳。
 
  如果不是舞台上的幾個男孩子還穿著行星高中的制服,不認識他們的人還以為是哪個偶像明星來到這裡了呢。
 
  他們正是風靡全校、擄走所有女孩的心思的X樂團。從主唱到鼓手全是學校裡出名的臉讚,特別是作為鼓手的朴燦烈,不單單是顏值破表的一位,連個性都是一等一的好,至此還沒有哪個女孩不為他瘋狂的。
 
  一曲唱畢,台下的女同學們紛紛高喊著樂團成員的名字,雖然並不整齊也毫無章法,但是此起彼落的呼喚倒是足夠讓當事人驕傲一把了。
 
  而金鍾大是負責照顧這個團的『經紀人』,此刻他手裡拿著表演歌單、坐在準備室等待著。說是經紀人,他其實只是個在X樂團周圍打點雜事的角色,買水、整理練團室,偶爾在這種節日安排他們的行程,平時就以朋友的模式相處,那些玩樂器的孩子倒也不會把他當打雜的看待。
 
  說到他為什麼會來當這個『經紀人』,都是因為他那不成材的鄰居親辜,據說他們的父母打小起便是好友,前陣子兩對夫婦手拉手出國玩去了,出門前叮囑他這個做為『哥哥』的要照顧朴燦烈這個小他兩個月的『弟弟』。
 
  所、以,他就理所當然地來了X樂團成了他們的保姆——噢不是,是經紀人。
 
  「鍾大。」
 
  一直關注在舞台設備的學生會的人員突然朝他走了過來,金鍾大抬起頭看向對方,發現他手裡拿著一面鏡子。
 
  「怎麼了?」
  「剛剛有同學在後邊撿到這個,是不是X裡哪一位的?」
 
  學生會的人將手裡的鏡子遞到他面前,但金鍾大翻來翻去就是不記得X裡有誰拿過這面鏡子。那是一面便於隨身攜帶的小圓鏡,大小就和一般的徽章差不多,背面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花紋,僅有一顆珠子大小的淺紫色明珠。
 
  「感覺不是X那些熊孩子的,」金鍾大看著映照在鏡子裡的自己,確定他沒從那幾個傢伙身邊看過這東西之後說著,「這看起來比較像是女孩子的,是不是你們學生會的哪個女生……?」
 
  說著說著他的語尾逐漸地削弱了下來,並不是他突然想起了鏡子是誰的,而是他的身邊竟空無一人,他一低頭、一抬頭的時間,難道對方還能馬上跑出去嗎……?
 
  就在此刻,準備室的門就又被打了開來,原本在前台表演的X樂團已經結束演出了,接著上台的是魔術社,後面的節目也已經沒有他們的事情了。
 
  先朝金鍾大撲過來的是他家隔壁的小屁孩,朴燦烈伸出他的長手,順利地就把自己掛到了他的背上。
 
  「鍾大啊,在做什麼?」
 
  「你是屬無尾熊的嗎?」金鍾大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將他從自己身上扭下來,「你們有人掉了這個嗎?」
 
  他直接將那面鏡子放到所有人面前,但意料之外地,每一個人都搖頭了。
 
  「既然沒有人的,你就自己收著吧。」朴燦烈笑著把小圓鏡放進了金鍾大的口袋裡,「就當作是命運送給你的吧。」
 
  金鍾大從沒有平白將撿到的東西收下的習慣,但朴燦烈卻是有著會幫他打包行李的習慣,只要朴燦烈丟進他包包或是口袋裡的東西,基本上金鍾大就不會再拿出來了。
 
  「燦烈你還真理所當然,」X樂團主唱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妥,「我看那面鏡子像女孩子的吧,要不要去問問別的社團?」
 
  「我會去問問他們的。」金鍾大曲起手指敲了敲朴燦烈的腦袋,「你也是,別總是撿到東西就要往我口袋放。」
 
  這是什麼奇怪的習慣啊,等伯父伯母回來之後問問好了。
 
 
  夜裡。
 
  金鍾大已經入睡了,白天的校園祭跟著X樂團那群熊孩子就已經夠累的了,結束之後又被朴燦烈抓去逛街吃飯,所以一回到家就洗洗睡了,但深陷在睡眠夢境裡的他並沒有發現桌上那面一直找不到主人的小圓鏡正在閃著紫色的光芒。
 
  像在低低傾訴著。
 
 
  恍恍惚惚地,應該是夢。
 
  金鍾大在一片迎面而來的強光中勉強張開雙眼,他發現自己回到了白天在後台準備室裡的場景。他坐在椅子上,手中拿著校園祭的表演歌單,像時光倒轉了一樣。
 
  「鍾大。」
 
  有個人推開了準備室的門走了進來,和白天所發生的事情相同,那個人的守中也拿著一面小圓鏡。金鍾大看著對方,明明心裡有股很奇妙的感覺,使他並不想回應、但他卻張開了口。
 
  「怎麼了?」
  「剛剛有同學在後邊撿到這個,是不是X裡哪一位的?」
 
  學生會的人將手裡的鏡子遞到他面前,他猶豫著到底應不應該接過它。雖然這應該只是普通的重現夢,但是總隱隱覺得不對勁。
 
  見他遲遲不接過,對方直接將鏡子放到他的手心裡。
 
  「欸、等等,這不是他們的——」他想起白天那些孩子一個一個都說那鏡子不是他們的,冰涼的小圓鏡被塞進手心裡時他下意識就跳起來要還給對方,但當他瞪大著眼睛伸出了手,那個人卻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和那個時候一樣的狀況!
 
  金鍾大終於真正的感覺到不對勁了,光只是拿著小圓鏡他都覺得害怕,隨手將那面鏡子放在桌上,他想也沒想地就奔出了準備室。
 
  「鍾大。」
 
  又是一聲呼喊,金鍾大還沒來得及反應,迎頭就撞上了一個人。
 
  「怎麼這麼冒冒失失的呢?」
 
  那個人在他摔倒之前拉住了他的手,讓他免去出糗的狀況。金鍾大在對方的輔助下站穩了腳步,他定睛一看,原來是朴燦烈。
 
  「燦烈啊,謝謝你。」就算之前遇到的那個學生會的人是假的,至少朴燦烈會是真的吧,這樣想著,金鍾大鬆了一口氣。
 
  「這麼急是要去哪裡?」朴燦烈帶著微笑溫柔問著。
 
  「沒事、我……啊,想去廁所,尿急哈哈哈。」本來想說出關於那面鏡子的事情的,但轉念一想還是對他說了謊,這種事情說出來誰會信?就算是在夢境裡也應該要是有理可循的吧?
 
  就在他乾笑著想帶過這個話題時,台前X樂團的音樂緩緩地傳入他的耳朵裡,尤其是朴燦烈的鼓點,像跟著人類心跳的節拍那般,咚咚、咚咚地在提醒著他。
 
  X樂團還在舞台上,那麼,眼前這個朴燦烈是誰?
 
  他認識的朴燦烈,總是笑得沒心沒肺的樣子,就算拉起要跌倒得他也是那樣嘻嘻哈哈的,這樣溫和的笑容和眼神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這個人,到底是誰?
 
 
  ——只是夢吧。






——
耶、新年快樂
最近在和至親死黨討論平行世界的話題而得的靈感
那麼,喜歡哪個燦和哪個晨呢?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