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59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星辰】「喜歡」


  在冬天感冒並不是什麼太難堪的事情,但是來到了日本、跑到了滑雪場才在感冒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偏偏張藝興的小情人又是特別靜不下來、這邊鬧騰那邊發瘋的小孩子性子;幾個月前過生日的時候就在吵著想要去日本滑雪了,當時張藝興只覺小傢伙在夏末提這麼一個願望存心就是想要逗他。
 
  誰曉得一到冬天、一開始放年假之後,這小傢伙就纏著他問去日本玩的事情;張藝興倒也不是被纏得煩了,為了看他因為想要出來玩而使勁所有撒嬌把戲的模樣、他可是多被磨了一下才答應的。
 
  他也是期待出來玩的啊,怎麼知道一到這地方來就感冒了。
 
  「啊嚏——」
 
  張藝興趴在滑雪場小木屋的窗戶上,看著在外邊一個人玩兒的小傢伙,出門前他強行給那孩子穿戴了一堆禦寒的衣物、怕他也像自己一樣感冒了,本就沒有特別高也沒有特別有肉的身子埋沒在那堆衣物之下,在雪地裡走著就像一隻笨拙的企鵝那樣。
 
  他笑了出來,不顧旁人異樣的眼光。
 
  小企鵝一直在他的視線裡走來走去,偶爾拿起滑雪板滑個幾次又噠噠噠地跑回來在他面前晃,好像不在他的面前他就不會安心那樣,偶爾也會朝他的方向揮揮帶著厚厚手套的手。
 
  後來小企鵝走到窗戶前,張藝興已經被他搖頭晃腦的走路姿勢萌到快要露出癡漢笑容了,他拉下口罩,在窗戶上呵了一口氣,白霧立即襲上白淨的玻璃,形成一個白色的圓,他帶著笑,用食指畫上了一顆愛心。
 
  小傢伙也拉下了圍巾,笑瞇瞇的學著他的舉動。
 
  然後在旁邊模糊不清地寫下了,『好き』。
 
  張藝興再也克制不住唇邊的笑容,也不管玻璃隔絕了聲音,他對著在窗戶外露出甜甜笑容的金鍾大說著,「我也喜歡你。」
 
  但金鍾大彷彿能夠聽見他說的話似的,笑容隨之綻了開來。嘟著嘴就親上了剛剛他畫上的愛心裡邊,小木屋裡的張藝興咯咯的笑,像是在嘲笑他的小情人是傻瓜一樣。
 
  「小髒鬼。」
 
 
  說著,卻也將唇貼上了玻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