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9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橙】鄰居:03. 帶親近的弟弟回家時

  不單單只是因為兩人的家在反方向。
 
  還沒跳級前吳學霸的同桌就是金鍾大的弟弟金鍾仁,兩人的感情就好像朴燦烈金鍾大那樣;開學第一天的放學時間吳學霸本來要去國中部找金鍾仁的,但在那之前他的手機就先收到了金鍾仁發來的訊息說是和哥哥一起回家了,他也就只好自己一個人走上回家了路。
 
  「噯、小朋友,」孰料剛走出教室門就被一隻手抓住了手臂,吳世勳下意識地要回頭朝對方吼一句他不是小朋友,那人就又開口了,「你也被竹馬拋棄了嗎?不如我們一起回家吧。」
 
  一看那人明明平時一副小霸王的樣子、此刻又可憐兮兮地說自己被竹馬拋棄了,簡直像個蠢蛋一樣。吳世勳發誓他會答應並不是因為同情對方,他只是不想要一個人走放學的路而已。
 
  而且他才沒有被竹馬拋棄嗚嗚嗚。
 
  說是一起回家,其實朴燦烈也只是把他抓回自己家裡而已。說什麼他要去把學校制服換下來,結果一去就是半個小時。放任吳世勳一個人在他家客廳打呵欠,乾脆從書包裡拿出了一本講義讀了起來。
 
  就在他讀得特別認真的時候,朴燦烈家的大門突然有動靜。這可把吳世勳嚇得半死,他可還沒有什麼見家長的心理準備啊、而且該見家長的不應該是他吧!?
 
  他戰戰兢兢地盯著大門,門被人拉開了,卻緩慢地從門板之後探出了一顆頭。吳世勳幾乎是在看見對方的那瞬間就鬆懈了下來,還以為要見家長了真是嚇死了。
 
  「怎麼是你?」門口那只探出一顆頭的人瞪大雙眼看著坐在客廳的吳世勳,那孩子委屈的聳了聳肩,「朴燦烈呢?」
 
  吳世勳指了指上方,表示那莫名其妙的哥還在樓上。「說是要去換掉制服再陪我回家,去了快半個小時還沒下樓。哥,我強烈懷疑他順便上了個大號。」
 
  金鍾大理解地點了點頭,「這也是有可能的。不過、為什麼要換掉制服?」
 
  吳世勳聳聳肩,乖巧地表示他無法理解小霸王的思維。
 
  金鍾大瞪大著雙眼,「然後你為什麼在他家?」
 
  吳世勳下意識要再表示自己不知情,但想了想這樣好像很奇怪,「剛出教室那哥就用推銷的嘴臉對我說『你也被竹馬拋棄了嗎?』,所以說是要一起回家。」
 
  金鍾大頓了頓,「可是你家……」
 
  「在反方向。」吳世勳理所當然地接了後半句。
 
  誰知道就在他順暢地接完這半句之後,比演技派朴燦烈還要影帝的金鍾大誇張地摀著嘴後退了幾步,「難道、你們……剛剛做了什麼所以他才要上樓換衣服?所以你才會特地跑來反方向的他家?喔天啊、不能讓我們仁仁知道這件事——」
 
  「……哥你到底腦補了什麼啊喂!」
 
 
  朴燦烈又過了十分鐘才慢悠悠地下樓,開學時近秋天、但天氣還是與夏日分離不開的悶熱,他換掉流了汗之後臭呼呼的制服,只穿了一件吊嘎和鬆垮垮的短褲就下了樓,反正只是個小朋友吳世勳,穿得再怎麼好看也不會讓他對自己的印象加分,何況加那個分也毫無卵用。
 
  他完全沒有防備地走到客廳,打了個呵欠想開口催促吳世勳小朋友要回家了,卻被坐在客廳的人一句話嚇得差點跌坐在地。
 
  「把世勳找來你家之後、你居然穿成這樣下樓?」
 
  不是吳世勳的聲音,是金鍾大的聲音。朴燦烈當場就愣在原地,一對明亮的眼睛睜得比雞蛋還要大,像是無法相信本來坐在他家客廳的吳世勳突變成了他的可愛小鄰居金鍾大。
 
  「你你你、怎麼吳世勳還會移形換物?」他驚恐地指著演技影帝派的金鍾大,對方摀住雙眼卻在兩指間露出那對漂亮的眼睛,故意裝出來的震驚與痛心表情算是真正地唬住了朴燦烈。
 
  「我只是接仁仁回家而已你就這麼飢渴難耐找上小朋友,我們仁仁差一點就要頭頂綠光了!真壞啊朴燦烈,居然拐我家的童養媳!」
  「啥?吳世勳是你家媳婦?那屁孩跟金家底迪……?」
  「呃、當作入贅的女婿也行。」
  「喔~」朴燦烈特別鄭重地理解了。
 
  「喔個屁你給我滾上樓換衣服!」金鍾大見他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樣就忍不住走過去踹了他的屁股一腳,「穿成這樣你是想給世勳看什麼?你那乾癟的身材嗎?臭小子到底在想什麼。」說著又補了一腳,朴燦烈才抱著自己屁股唉唉叫地跑上樓。
 
  金鍾大站在樓梯下看著他倉皇而逃的背影,正準備滾回客廳時就聽見樓上朴燦烈朝他喊了一句。
 
  「我要順便洗澡你要不要一起~」
 
  「……我要回家了。」金鍾大果斷拒絕。
 
 
同場加映。夏日的全裸
 
 
  這是發生在漫長悶熱的暑假裡的事情。
 
  那天網游高手朴燦烈正在房間裡打遊戲廝殺著,他房裡沒有空調,全靠窗外的自然風和一個運作緩慢的老舊電風扇,但基本上要吹窗外的風根本就沒戲,他的窗外只有一個可愛小鄰居,過度靠近的建築讓他的房間更加悶熱了。
 
  盤算著反正他一整天也不會出門,於是從一大早開始他就只穿了條內褲坐在電腦桌前打遊戲,但到了中午也不曉得是氣溫又提高了還是他的電扇又不給力了,明明一直坐著他卻覺得越來越熱。
 
  最後乾脆連內褲也脫了。沒有辦法,熱嘛。
 
  脫了內褲之後他也沒太意識到自己已經全裸了,就坐回電腦前繼續和BOSS廝殺著,因為打得太入迷了,邊廝殺還邊高喊著什麼『去死吧!』、『吃我這招!』、『臥槽新來的補師來幫我補血啊瞎站著幹嘛!』、『什麼這小子居然來撿尾刀!』……諸如此類的嘶吼簡直要衝破天際。
 
  一直到了大概下午三點的時候,門鈴響得比他打怪吼叫的聲音還要刺耳。
 
  他這才想起早上媽媽出門前提醒他今天有包裹會送到,是媽媽上網買的東西、讓他幫忙簽收一下,他才連忙衝下樓去給郵差先生開門。
 
  一打開門郵差先生就傻眼了,對方愣了一秒之後硬是忍著笑告訴他在包裹上蓋章簽名,一直到朴燦烈啥也沒覺得不對地簽收完畢之後,郵差先生才指了指放風得某個地方,「雖然天氣很熱、但是開門前先穿條褲子沒關係的,郵差都可以等的……」
 
  然後在朴燦烈反應過來之後,郵差先生已經憋著笑騎著摩托車走了。
 
  取而代之出現在門口的是他的小鄰居。
 
  朴燦烈和金鍾大沉默了一分多鐘,見全裸只抱著個包裹的傢伙正在石化ing,金鍾大差點一腳把他踹進門——但是他沒有,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下腳。
 
  「你整個暑假都是這樣子出來見人的?」金鍾大扶額,不知道應該叫朴燦烈去穿衣服還是先關上門。
 
  「才才才沒有、是因為今天真的太熱了才……」朴燦烈一張臉都緊張地脹紅了,左顧右盼也找不到一個可以暫時遮羞的東西,只好用手上的包裹擋住腿間,「話說你你你怎麼突然跑來不先跟我說啊!」
 
  「怪我咯?」金鍾大伸手往他的頭敲了一記,「打個遊戲鬼吼鬼叫的,你吵了一整天了你自己不知道嗎?補師沒給你補血是我的錯囉?被捕尾刀我的錯囉?臭小子還不快去給我穿衣服然後回去安靜地打遊戲!」
 
  「鍾大啊我們明天去出去玩好不——」
 
  朴燦烈本來想抓緊機會約金鍾大出門的,但他話都還沒說完對方就甩上了他家親愛的大門。
 
  「玩什麼玩,仁仁還有作業沒寫完。」
 
  金鍾大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來,緊接著是他走遠了的聲音、最後是他進了自己家門的聲響。
 
  朴燦烈委屈的癟起嘴,「仁仁不是有個完美的學霸同桌可以教他寫作業嗎哪還用得著你這小學渣啊吊車尾的小傢伙……」
 
  但他也只敢小聲地嘟嚷,然後拿頭撞了幾下門板,今天被郵差先生看光光的事情實在太羞恥了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開門之後只有金鍾大那不是很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