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89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橙】鄰居:02.給那小子的情書?

  做為一個壞學生,朴燦烈時常翹課跑出學校,班導師翻天覆地的找也找不到他,這種時候別吳世勳不曉得他的行蹤了,就連金鍾大也不見得會知道他在哪裡、正在做什麼。
 
  於是很多人有事情找不到朴燦烈、便都跑去找金鍾大了。例如吳世勳會哭喪著一張小臉說朴燦烈跟他借了一百塊還沒還、或者是他的狐群狗友們會堵在他家外邊的巷子向他問朴燦烈的蹤影,又或者是……
 
  「請問、你是金鍾大同學嗎?」放學後,金鍾大特地繞到國中部接了自家弟弟金鍾仁一起回家,剛牽著他走出校門就遇上一個長頭髮的女同學向他搭話。
 
  「啊、我就是,有什麼事情嗎?」看對方的樣子也不是自己班上的同學,好像也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她要找的人似的,金鍾大直覺對方應該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自己,雖然對方有些扭捏的樣子看起來不太自然。
 
  「我、請幫我把這個交給燦烈同學!」女同學突然朝他90度鞠躬,纖細的雙手直直地遞出一個米白色的信封,突如其來的禮貌把金鍾大嚇得倒退了一步。
 
  「啊?給燦烈?這是什麼?」金鍾大警戒地盯著那薄薄的信封,好像接過來就會爆炸那樣地警惕著。
 
  「葛格笨蛋,那是情書啊情書。」一直被金鍾大牽著的金鍾仁拉了拉他的手,並且用著略為鄙視的口氣埋怨著自家哥哥的不成材。「這個姊姊說讓你幫她帶給燦烈哥的。」
 
  「是的!因為聽說鍾大同學和燦烈同學感情很好,所以才想說能不能請你幫我這個忙的!」女同學還維持著鞠躬的動作,絲毫不敢大意,像是很擔心金鍾大不會願意幫她。
 
  「啊~」被弟弟鄙視之後,金鍾大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豪爽地接過女同學還尷尬地遞出來的那封米白色情書,「好啊,我幫妳拿給他。」
 
  「真的嗎?謝謝你!」女同學感激的握住他的手,「不管他會不會接受我,我都會回報你的!」
 
  「啊、那倒不必了,舉手之勞而已……」突然被女孩子握住了手,連一次戀愛經驗都沒有的金鍾大慌張地擺了擺手,被突如其來的接觸弄得臉都紅通通的。
 
  女同學不停地對他道謝、鞠躬著,在她終於笑靨如花地離去之後,兩兄弟繼續手牽手回家,但一路上金鍾仁都皺著一張小臉不肯跟哥哥說話,無論金鍾大怎麼逗他都不肯開口,這倒是讓作為哥哥的金鍾大非常無奈。
 
  一打開家門,班導師翻天覆地的找著的傢伙就大喇喇地坐在他們家客廳。
 
  金鍾大站在門口愣了愣,牽著金鍾仁又走出家門,在門外左顧右盼了一會、又確認了自家門牌,一切無誤後才又走進屋子裡,疑惑又震驚地看著正在吃著他家零食的傢伙,「你怎麼在我們家?」
 
  朴燦烈倒是很不以為然,「來敲門,伯母在家我就進門啦。」
 
  「喔。」金鍾大語氣平淡地喔了一聲便彎下腰來脫鞋子,單詞的使用上極為敷衍、但語氣上卻無法教人對他發脾氣。他拍了拍在努力脫鞋子的金鍾仁的小腦袋,「仁仁乖,脫鞋之後去洗手吃點心。」
 
  「哼!」金鍾仁特別孩子氣地用鼻子重重哼了一聲之後甩掉腳上的運動鞋往廚房的方向跑去。
 
  「唉唷,你又惹可愛底迪生氣了?」朴燦烈翹著二郎腿、吃著洋芋片,把金家兄弟倆的互動都看在眼裡,包括金家哥哥剛剛進門看見了他又出門確認自己家的模樣、他都偷偷在心裡面覺得可愛透頂。
 
  「那孩子根本叛逆期吧,一路上都不肯跟我說話。」金鍾大聳了聳肩,他壓根就不明白弟弟是怎麼了又跟他鬧脾氣。
 
  「無法理解弟弟在生氣什麼的哥哥不是好哥哥,」朴燦烈嘖嘖地埋怨著,「搞不好你在放學路上多看了哪個漂亮學姊兩眼,他才生氣的。唉咿辜,真是不懂弟弟心的哥哥啊。」
 
  「……喔對、今天有人找你,」金鍾大無視掉朴燦烈演技爆發的嫌棄模樣,翻出剛剛那個女同學讓他轉交的情書遞給他,「臭小子還挺有行情的嘛。」說了一句不曉得是調侃還是酸他的話之後,他也轉身走進了廚房。
 
  「這是啥?」接過了米白色信封的朴燦烈疑惑地來回翻看,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打開信封確認裡頭的內容。
 
  「自己看唄。」覺得還是不能直說那是女孩子送的情書,這個驕傲自大的傢伙搞不好會直接丟進垃圾桶裡呢,嘖嘖、糟蹋少女心的傢伙。金鍾大留給他一個讓他自己拆禮物的神祕背影後就消失進了廚房。
 
  本來他以為朴燦烈看了裡面的信後會哈哈大笑地說『爺就是這麼有魅力』之類的囂張話語,但一直到洗完手之後都沒有聽到他的任何一個反應,就連本來在乖乖洗手的金鍾仁一見到他進來廚房就啪噠啪噠地跑出去了。
 
  洗好手走到客廳時,金鍾仁和朴燦烈兩個人在沙發一角神祕地交頭接耳著,而那封情書已經被收信人拆開來讀過了,正整齊地被放在桌上,金鍾大看了攤開來的信紙、又看了看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的兩人。腦袋轉了十幾秒之後果斷放棄理解他們的行為,直接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是女孩子直接堵到你面前說要給我?」正當金鍾大自然地拿過剛剛朴燦烈吃到一半的洋芋片開吃時,朴燦烈抓著金鍾仁窩到他旁邊問著。
 
  「對啊,還蠻漂亮的,可以考慮考慮。」金鍾大一手拿著洋芋片吃,一手握著遙控器轉台,漫不經心地給予良心建議。
 
  「什麼啊誰問你這個了。」朴燦烈委屈的嘟起嘴巴。
 
  「嗯……」金鍾大想了想,「也對,像你這樣的小霸王還是不要招惹乖巧聽話的女孩子好了,免得壞了人家名聲。」
 
  「被你說得好像我是什麼摧花狂魔似的。」朴燦烈把下巴放在金鍾大半舉著按遙控器的右手手臂上。
 
  「說真的,你翹課大家都跑來找我問你也就算了,我可不要以後女孩子跑來找我問你的風流債喔,小霸王歸小霸王,在外頭別欺負女孩子。」金鍾大異常認真地說著,但眼睛卻還是沒有看向隨著他說出口的話語表情變得凝重的朴燦烈。
 
  「我才不是這樣的人呢。」朴燦烈垂下眼眸,頹然地把下巴從他的手臂上挪開,一屁股坐進沙發裡,「真是個壞傢伙,難怪仁仁要對你生氣。」
 
  「……什麼啊?」金鍾大總算是停下了轉頻道的舉動,轉過頭去看今日相當異常的竹馬,只見他四肢大張地癱在沙發上,一副對世界絕望的樣子。
 
  再看向金鍾仁,他還是那副憋屈的樣子、皺著一張小臉看著他。
 
  搞什麼?這兩傢伙是怎樣?講好的一起欺負他?
 
  金鍾大完全搞不懂。
 
 
  隔天好不容易去了一次學校的朴燦烈在放學後和金鍾大一起走回家時,在校門口被一個短髮女孩子擋住了去路。
 
  「別擋路行不行?」小霸王朴燦烈最討厭有人擋在馬路中間了,就算是個女孩子也沒能讓他用好一點的口氣說話。
 
  「我、我喜歡你,這個……給你。」短髮女孩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迅速將手上的東西塞進金鍾大手裡,然後使勁轉身跑開。
 
  那女孩跑遠了以後金鍾大才回過神來,他低頭看著被塞進手裡的粉紅色信封,這才意會過來,但在小霸王鄰居面前被強制收下這個還真是讓他有些尷尬,他張開口想說些什麼讓氣氛不要那麼沉靜,旁邊的小霸王就開口了。
 
  「嘖嘖,到底是誰在招惹女孩子啊。」
 
  小霸王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開心,而他竟一時無法分辨對方的話語代表著什麼樣的情緒。
 
  「什、什麼啊……」
 
  「人家給你的情書呢,不看看嗎?她長得挺可愛的、不考慮考慮?」朴燦烈挑眉,說話的口氣和內容都跟昨天的金鍾大幾乎一模一樣,但那不善地抱胸模樣像是酸溜溜地在質問他什麼似的。
 
  「……不、搞不好不是給我的是給你的。」金鍾大搖了搖頭,本來在學校裡朴燦烈就是風雲人物,聽吳世勳說每天給他的情書都要塞爆他本來空無一物的抽屜,而自己站在他的旁邊、更應該不會有女孩子注意到他才對。
 
  「要不打開看看啊。」朴燦烈歪著頭說著,比起提議更像是挑釁。
 
  金鍾大就好像是聽慣了他這種完全沒有禮貌的說話態度,只是呆愣愣地點點頭應了聲好啊之後就小心地拆開那個粉紅色信封。
 
  信紙一開頭就是娟秀的『鍾大同學你好,』,要想賴都賴不掉。
 
  「遠遠地我就看到那女的只看著你了,你還想跟我說什麼她的情書是給我的。」朴燦烈嘖嘖了兩聲,「真是個糟蹋少女的心的壞傢伙呢。」
 
  面對朴燦烈再度演技爆發的嫌棄臉,金鍾大這次真的是無語問蒼天。
 
  朴燦烈幸災樂禍地笑著,大掌覆上他的腦袋,底下的小臉蛋看起來更加委屈了些,這倒是讓他欺負得很有成就感。
 
  「看來仁仁今天也不會想跟葛格說話了~」
 
 
  後來聽說直到睡覺前、金鍾仁也還是沒和葛格說一句話。
 






——
這篇就完全出於腦洞了
上一篇是真人真事的腦補
別和我哥縮 (噓
拿後因為我是兄控,所以仁仁的設定也是兄控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