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99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燦橙】鄰居:01.家庭訪問

  班上那麼多同學,班導師就是堅持要每個同學都去家訪至少一次,更甚至表明了問題較多的學生她會努力不懈地深入了解。坐在班級最後邊、最角落翹著雙腿直接在開學第一天的課堂上呼呼大睡的朴燦烈特別不明白為什麼班導師不去搞個放學後的活動要一直『監督』著學生們。
 
  而他似乎來到了這麼一個特別關心學生的導師的班級裡。從開學第一天起他就受到許多的關注;上課睡覺被導師刻意的巡堂鬧醒、醒了和隔壁吳世勳聊天被導師三番兩次打斷、找機會尿遁也被派了個同學跟著去了廁所、翻牆出學校之後發現導師就站在面前。所有招式全被防禦掉了,他內心是崩潰的、就差沒有問天問大地了。
 
  總覺得是以前名聲太臭了學校在他入學時就故意派了個導師剋他。
 
  果然開學不到一周,家訪的順序就輪到朴燦烈了。
 
  「一起回去吧,金鍾大那小子說什麼要去社辦拿吉他,順便去給音樂老師調音,叫我自己回家。」放學時間,朴燦烈斜斜地背著他那空無一物的書包,站在吳世勳的桌子邊說著。
 
  金鍾大是隔壁班的,也是朴燦烈的鄰居,從小追著對方打鬧長大的,雖說是感情很好但兩人性格迥異,不說出來的話學校裡根本不會有人會知道他們兩個人認識、甚至還是交情甚好的鄰居。
 
  吳世勳還在慢慢地收著課本和文具,只抬頭瞥了他一眼,「鍾大哥叫你自己回家又不是叫我陪你回家,你家我家可不同方向啊。」
 
  吳世勳則是整個區域人人皆知的學霸,跳級念的高中,卻在開學第一天和全區全學齡孩子個個聞之喪膽的小霸王朴燦烈好上了,成了連班導師都跌破眼鏡的好麻吉。
 
  「呿、小氣巴拉的。放了學連一起走都不肯。」
  「竹馬不陪你放學才想到要找我、誰肯啊!」
  「唉呀,小世勳這是吃醋了嗎~」朴燦烈痞痞一笑,伸手搭上吳世勳的肩膀。
  「那種噁心的東西我才不吃。」
 
  吳世勳做了一個嘔吐的假動作,揹上收拾好課本跟筆記的書包才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的同時對著朴燦烈揮了揮手,「我還得去國中部找小朋友一起放學呢,哥你自己早點回家吧~」
 
  朴燦烈見他真的不管自己就走了,鬧脾氣似的踹了踹吳世勳的課桌椅,見它們歪歪斜斜地才讓心情好一些,「這臭小子真是……」
 
  前頭的吳世勳撇撇嘴,唇邊有一絲掩蓋不了的笑意,但因為背對著所以沒有被發現。
 
  嘿嘿,聽班導師說今天要突襲家訪朴燦烈家呢。
 
 
  小霸王的生活其實也是有些閒的。
 
  吃過晚飯之後朴燦烈就跑回自己房間打開電腦埋首在線上遊戲裡面,他在遊戲裡也是稱霸全伺服器的小霸王,從角色的等級數值到外觀行頭,隨便一項都是讓其他玩家趨之若鶩的,加上他操縱得宜,在對戰裡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他當然不能夠因為現實的小霸王身分拋棄遊戲裡的神人身分。
 
  就在他找了公會裡其他等級高或者是裝備好的玩家準備領團去打限定出現的區域王時,他的房門突然被媽媽敲響了。
 
  「燦烈啊,你是不是在學校又惹了什麼事情了?」媽媽擔憂的詢問隨著禮貌的敲門聲響起。
 
  「沒啊,我最近很乖。」就快要喬定最後一名團員的位置了。朴燦烈一邊飛快地敲著鍵盤和公會裡的成員排定攻守位置,一邊回應著媽媽的詢問。
 
  「那怎麼老師來家訪了?」
 
  「喔沒有啦那是……」朴燦烈下意識地想要隨便忽悠過去,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媽媽剛剛究竟說了些什麼,他停下了敲鍵盤的動作,顯得有些驚慌,「妳跟老師說我去找隔壁玩了,不在家,有什麼事情妳跟她聊就好了。」
 
  開玩笑,現在下樓陪著做家庭訪問,班導師不到深夜不會走人吧!
 
  而且依班導師那已經完全點滿的煩人技能,他可能不到半小時就會被KO擊倒的!他可沒有什麼BOSS寶物可以掉給她們啊!
 
  「蛤?可是……」
 
  「只有媽媽跟老師家庭訪問也是可以的吧,法律沒有規定學生一定要在場吧?」朴燦烈伶牙俐齒的說著,又開始敲起了鍵盤。他當機立斷的把領團的角色交給了另一個和他並駕齊驅的成員,並且哀號著家庭訪問的事情來平息眾怒。
 
  「唉唷真是,好啦好啦,學校真該派你去參加辯論大賽的……」媽媽沒好氣的說著,還是轉身下樓和班導師家庭訪問了。
 
  支開媽媽並不是這場戰役最後的招式。朴燦烈完全能猜測到這個『足智多謀』的班導師決定會親自上樓找他,所以他才先退了王團;打算撤退的徹底一點。
 
  他打開窗,從書桌上隨便拿了個小東西丟向對面那扇窗,沒多久對面房間的人就唰地打開了窗戶,探出頭來的是一個有著略委屈眉毛的清秀少年。
 
  「幹嘛?」他癟著嘴,看起來不太開心,從被打開的窗戶看進去能發現地板上的樂譜與吉他,大概是在練琴被打擾了。「說了多少次了不准拿東西丟,觸手可及的距離你不能敲兩下窗戶嗎?」
 
  「大晚上的敲什麼窗戶啊怪可怕的好嗎?」朴燦烈擺了擺手,一副不太在乎的模樣,「先別說這個了,讓我過去。」
 
  那就是朴燦烈的鄰居金鍾大,那個從小就追著打鬧長大的竹馬。
 
  金鍾大聽他這麼說,沒問他要做什麼、也沒有開口說好或是拒絕,只是很自然地退到旁邊,下一秒朴燦烈就踩著自己房間的窗框爬進了金鍾大的房間,動作流暢得就好像爬過無數次了似的。
 
  「所以說別關窗戶我就能直接過來了嘛。」站穩了之後朴燦烈甚至還伸手關上自己房間的窗戶,以免可怕的班導師看見了之後打開來檢查。
 
  「不關窗豈不是小偷強盜都能進來了?」金鍾大抱著吉他坐上他柔軟的床舖上,「你今天又怎麼了?偷騎姊姊機車摔了被她發現了?還是伯母又看到你考零分的考卷?」
 
  「你的窗只有我進得來好嗎!」朴燦烈撿起了地上的樂譜,「我們那個煩人的班導師突襲家訪,所以過來避難。你最近在練這首歌喔?我也會唱,要不要聽聽?」
 
  「呿,家訪你還不小聲點嚷嚷。」金鍾大搶過被他拿在手裡的樂譜。
 
  「會彈多少了?彈給我聽。」朴燦烈完全不理會他話裡的調侃,只是像一隻大狗狗似的蹦跳著坐到他身邊,用著閃閃發亮的眼睛看著他。
 
  「……不彈。」金鍾大用鼻子哼了哼,說著就要站起來將樂譜和吉他都收起來。
 
  「唉咿小氣鬼、」他伸手拉住金鍾大又把他拖回自己旁邊,「我們鍾大以後可是要當搖滾明星的欸?一首歌都不彈給竹馬聽以後你的粉絲知道了會嫌棄你的。」
 
  金鍾大被他耍賴的樣子逗笑了,「在那之前他們會先嫌棄你。」
 
 
 
  隔天課堂上。
 
  「……我昨天去朴燦烈同學家突襲家訪,他媽媽說他在樓上,但下樓後卻告訴我燦烈不在房間裡,害我只能跟他媽媽跟姊姊聊天,我還想說待晚一點能不能等到他回家,沒想到過了十點他還是沒出現巴拉巴拉巴拉……」
 
  果不其然,班導師一進教室就在講堂上說著昨晚到他家突襲家訪的事情,還順道唸了他一頓,像是要把家訪時沒有唸到的份一次補足,朴燦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時不時地打呵欠完全不給班導師面子。
 
  「……所以說你昨天到底去了哪裡啊?」最後班導師直接在全班面前這麼問著。
 
  朴燦烈掏了掏耳朵,一副理所當然地開口,「隔壁啊。」
 
  「隔壁?隔壁有什麼好玩的?」班導師顯然也是不懂,一臉的一頭霧水。
 
  「唉這妳不懂啦。」
 
  接著又是朴燦烈和精力旺盛的班導師今日的早晨嘴架。只有坐在朴燦烈旁邊空桌的旁邊的吳世勳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瞪大了眼睛。
 
  全班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朴燦烈家隔壁住著金鍾大。
 
  也只有他曾聽朴燦烈炫耀過自己房間窗戶一開、能夠跳去金鍾大的房間。
 
  ……不是,整晚沒回去的話也太、
 
 
  吳世勳小朋友很順利地腦補了所有。
 
 



——
開學啦~
這系列大概會有十篇,都是方便食用的小短篇,沒有意外的話十篇都會出來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