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6033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白橙】在七夕邀請吸血鬼回家?(全)

 
  七夕前一天。
 
  今天打工小哥也是晚班,下班前大夜班的副店長大哥還對他意義不明地眨眨眼,邊說著『明天你放假呢好好過個七夕吧?』,金鍾大看著大哥那莫名其妙賣萌的臉就很想吐槽他,他還單身呢過個什麼七夕啊!但想想講到這話題單身四十年的大哥應該又會馬上變臉讓他滾出店門,他還是制止了已經到嘴邊的話語。
 
  但才剛剛走出店門口,金鍾大就愣住了。
 
  他呆呆地看看左邊巷子又看了看右邊大馬路,欸?這整個村子路燈都壞了又是啥事啊?
 
  「唷,晚班的打工小哥,下班啦!」正對面撞球場的客人正好迎面走了過來,金鍾大定睛看向對方,發現根本就沒見過這人長相,不過撞球場的客人大多都會對他們這家便利商店的員工自來熟,他也就習慣性地揚起笑臉隨意回應了句。
 
  再順手買了個雞排當消夜,金鍾大站在馬路邊,看著對面通往自己住處的每條馬路都黑壓壓一片,突然心生一股惡寒。
 
  唉,聽說這是鬼月來著?
 
  他抓緊了手中裝著雞排的塑膠袋,壯膽似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嘿、別怕,不過就是整個村的路燈都壞了嘛!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就是鬼月嘛!他金鍾大坐得正行得直,連鬼屋都不怕了有啥能怕的!
 
  於是他拿出手機的手電筒模式,將帶來一絲光源打在前方馬路上。
 
  越靠近他租賃的地方,馬路越黑暗,抬頭望也沒有一點星子在對他眨眼耍浪漫,金鍾大直直盯著前方,唉,還真是一架路燈都沒完好,整個村黑成這樣又一個人都沒有到底是想嚇誰啊!
 
  ……會不會他等等轉個頭會出現一隻吸血鬼正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
 
  這樣的想法盤踞他腦海大概三秒之後就被他甩掉了。什麼吸血鬼,這是現實世界不是少女的幻想啊喂。
 
  「嘿、小哥!」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鍾大開始緊張了起來,他吞了吞口水,「誰?」
 
  「我沒有惡意,只是這條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我有點害怕啊。」
 
  那爽朗的聲音帶著一些無奈,金鍾大忍不住就著這樣的聲音腦補對方的樣子,也許是個初來乍到的大學新生吧、就像幾年前的自己那樣,對於不熟悉的地方因為熄滅的路燈感到害怕想找個伴一起走上回家的路也不一定。啊,這麼說來,他也只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啊。
 
  「啊、我只是有點神經敏感而已,你是我們學校的新、生……嗎……」金鍾大熱心的轉過頭想好好照顧這個可憐的孩子,本來是想盡學長之誼的,但話說到最後卻被對方的模樣震驚得說都說不完整。
 
  面如死灰般的蒼白、缺乏水氣而乾燥的銀白色頭髮裡藏著幾搓生機蓬勃的紅髮,含著笑的雙眼蘊含著一股沒由來的魅力,使人驚豔的異瞳一則全白一則血紅,妖異得像是能把人的靈魂都吞噬進去,雙唇像失去滋潤般地、死白又枯燥。在這樣悶熱的暑假裡,他還披著一件黑色長袍,胸前打著鮮紅色的細長蝴蝶結。
 
  ——我這是碰見啥了?
 
  「不是唷。」對方還笑瞇瞇的。
 
  「啊……」金鍾大愣愣地點了點頭,緩緩地在腦袋裡消化自己看見的身影,想通了以後他嘴巴越張越大,眼睛也直瞪著眼前的傢伙。
 
  ——吸、吸血鬼?
 
  什麼東西來著!?他剛剛只是想像而已啊怎麼真的出現了!!!
 
  「話說,我餓了。」吸血鬼先生晃著那張燦笑的臉龐,直接就湊上金鍾大脖子聞了幾下,「好香啊,是什麼味道?」
 
  ——我是要被當作消夜吃了嗎啊啊啊啊啊啊!!!
 
  金鍾大瞪大了雙眼,沒克制住就後退了好大一步,硬生生拉開了和吸血鬼先生的距離,他戰戰兢兢地朝他晃了晃手中的塑膠袋,「是雞排的味道,我只能請你吃雞排而已。」
 
  如果吸血鬼先生是文明人的話,應該聽得懂他這句話的意思吧?
 
  「雞排?」吸血鬼先生歪著頭,「雖然我不吃這個東西,不過我還是先答應了吧。」
 
  「欸?」他眨了眨眼。
 
  啥毀?
 
  「走吧。」吸血鬼側著頭看他,又笑了起來,那抹笑容的弧度使他白色的眼瞳顯得更加妖異,倒是先領頭向前走了幾步。
 
  「去、去哪?」金鍾大愣愣地看他,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吸血鬼先生究竟想幹嘛。
 
  「你家啊。」
 
  「欸咦?」
 
  吸血鬼先生轉過頭看著他,那對異瞳裡竟閃著耀眼的笑意,金鍾大似乎錯覺自己從裡頭看見一絲純真。但吸血鬼先生只是伸出了小舌頭舔了舔他那過度乾燥的嘴唇,「不是你自己說要請我吃雞排的嗎?」
 
  「啊、對……」金鍾大後知後覺地小跑步跟上吸血鬼先生。
 
  邁動腳步的那瞬間,他突然在想……
 
 
  如果現在跑回去店裡,大哥會救他嗎?
 
 
 
 
02.
 
 
  洗了個澡出來之後,金鍾大站在浴室門口,還濕漉漉滴著水的頭上頂著白色的大浴巾,貓咪般的嘴唇此時抿成一條線,那對明亮的雙眼直直盯著正大喇喇坐在自己床上翹腳看電視的吸血鬼先生,認真地想著是不是他出來的方式不對。
 
  奇怪,如果說剛剛那些都是幻覺的話,吸血鬼先生怎麼還在呢?
 
  金鍾大扯了浴巾一角再往自己臉上用力抹了抹,試圖把看見吸血鬼、還把人家給帶回來的幻覺抹去,直到覺得臉上被浴巾磨得有些刺痛他才停下來,戰戰兢兢地抬起頭來,卻被一張放大的蒼白臉龐嚇得倒退好幾步。
 
  「哇啊啊啊——」
 
  「嚇、你叫什麼叫啊!」大概是第一次有人類看見他第二次才要尖叫吧,吸血鬼先生也被他嚇了一跳。
 
  「你你你、你怎麼還在!」金鍾大瞪大著眼睛看著甚至拿著自己屋子裡的香蕉在吃的吸血鬼先生,整個人都貼到門板上去了,「……難道你不是我的幻覺?」他驚恐地喃喃自語著,似乎對現實有些不可置信。
 
  吸血鬼先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呀、我是幻覺?」他咬了一口手上的香蕉,笑得怪甜膩的樣子。
 
  「所以你是……真的?」金鍾大將他從頭到尾、從上到下看了好幾遍,「真的吸血鬼先生?」
 
  「你試試就知道真的假的啦?」吸血鬼先生勾起一邊嘴角,朝著門邊的金鍾大靠近了幾步,最後在他驚慌的眼神下停在他面前一步的距離,「你剛剛的眼神還真誘人。」
 
  金鍾大一下子就被嚇炸毛了,「什什什什麼誘人、我我我不好吃別吃我!」
 
  「Gabssong~可是我不想吃熟肉。」
 
  看著吸血鬼先生的笑臉,他才愣愣地明白過來他說的『熟肉』是指雞排。啊、雞排,都過了這麼久了他的雞排得冷了啊!
 
  金鍾大一下子推開了近在眼前的吸血鬼先生直奔向雞排,「對齁!我的雞排啊!」
 
  吸血鬼先生瞇起那對異瞳,緋紅的光芒一閃而逝,他的表情因為這小人類的不解風情而表露著遺憾,看著金鍾大心急地查看那一袋雞排的動作,他無奈地垂下了手中吃到一半的香蕉,香蕉皮可憐地向下空蕩地擺動著,就好像綻放的花又闔上花苞一樣。
 
  他嘆了口氣,「人類,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正歡快地吃著雞排的傢伙頓了頓,轉過頭去看從門邊走來卻一臉興致缺缺的吸血鬼先生,「沒呢,我這次學期成績還在前五名呢,怎麼能質疑我腦子有問題?」
 
  「不過,吸血鬼先生真的不吃嗎?」金鍾大朝他晃了晃手中的雞排,「雖然有點涼了但還是很好次的!」
 
  「嘴巴裡的吃完了才能說話,笨人類。」吸血鬼先生一屁股坐到他旁邊,才剛看著金鍾大的側臉想點事情就被雞排的味道醺得很不自在,只好挪到床上去,毫不在意地就坐在金鍾大折得整齊的棉被上。
 
  「噢。」金鍾大聽話的點了點頭,待嘴裡的肉吞下了才又開口,「真的不吃?」
 
  「你這種行為就像讓我問你要不要喝喝看人血一樣。」吸血鬼先生用他漂亮得手撐著下巴,不知為何看金鍾大吃雞排的樣子比人間無聊的電視機還要有趣上幾百倍。
 
  「好吧,那我自己吃。」說完又繼續啃雞排。
 
  「……欸。」
  「幹嘛?」金鍾大心不在焉地應答著。
  「其實你根本不怕我吧?」
  「啊?我很怕啊。」
 
  放著很害怕很恐怖的吸血鬼不管、自顧自地吃著雞排,這樣叫做怕?
 
  「你叫什麼名字?」
  「金鍾大。」
  「……噢。」
 
  雖然被忽視的感覺令他有些不爽,不過吃東西時毫無防備的模樣還真是……
 
  他瞇起了雙眼,試圖在腦海裡尋找可以使用的人類詞彙。
 
  啊、對,可愛。
 
  真是可愛的人類,就連名字也都毫無防備地給了他。
 
  「那你呢?」
 
  正當吸血鬼先生暗自竊喜著的時候,前邊的金鍾大咬著雞排轉過頭問著,一對大眼睛寫著好奇、眨巴著直盯著他,看得他竟覺得有些不自在。
 
  「……邊伯賢。」
 
  「啥?邊伯前?」金鍾大咬下一口雞排,說錯的音不曉得是因為又往嘴裡塞了雞排還是因為單純聽錯。
 
  「是『賢』!」吸血鬼先生無奈地糾正著,「還有不要邊說話邊吃東西。」
 
  「噢。」隨意地噢了聲,但金鍾大還是邊咬著肉邊說著話,「我還以為吸血鬼先生的名字應該很洋派?沒想到挺入境隨俗的?」
 
  「……我拒絕和腦子有問題的人類說話。」
 
  見邊伯賢還挺有志氣的把臉撇過一邊,無論他怎麼干擾對方就是不肯說話,最後玩膩了的金鍾大打包起吃剩的骨頭,抹抹嘴掠過了他又走進了浴室裡洗臉,把嘴裡雞排的味道刷牙解決掉了之後出來一看那吸血鬼還是一臉拒絕說話的屌樣,就又再次掠過他爬上了床。
 
  「不說話就不說話,哼。」這年頭的吸血鬼大大也太難搞了吧,這麼小孩子脾氣。金鍾大腹誹著,自知大概是搶不來被邊伯賢的屁股壓著的棉被,只好隨手再抓來一條薄被,安穩地躺好來準備睡覺,「你自個玩兒去吧,晚安。」
 
  也許是因為打工的疲累以及下班還被個吸血鬼嚇的關係,金鍾大閉上眼後還真的就這樣睡著了。
 
  正睡得舒服的時候,金鍾大隱隱約約地好像聽見了電視機裡人物說話的聲音。
 
  「唔……」他翻了個身,想拉起自己身上的薄被蓋住耳朵好繼續睡時,突然感覺到耳際毛茸茸的、像是誰的髮絲蹭了上來的觸感。
 
  ……等等。
 
  ……那、那啥來著,好像還在他房裡齁?
 
 
  吃飯時智商低下的人類傷不起啊。現在起床跟吸血鬼大大認錯還來得及嗎?
 
 
 
03.
 
 
  「呀、人類,我餓了。」
 
  冰冰涼涼的語氣從耳際漫進腦袋裡,金鍾大差點就要從床上跳了起來,但智商恢復了的少年根本沒有那個膽動彈,他困難地嚥了口口水,思考著如果不動下去存活的機率會是多少。
 
  但他還在估測著,冰冷的手指就觸碰上他光裸的脖子。要命,大熱天的穿得少、果然容易被襲擊啊!這事果然不論男女都通用的啊!!!
 
  那隻手指在他動脈處游移著,和人類相異的冰冷體溫把金鍾大激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但對方冰冷的鼻息湊近了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被纏在蜘蛛網上卻不自知的小蟲子那樣、正要被打包吃進肚子裡。
 
  「就這麼毫無防備得睡著也真是單純呢。」
 
  那冰涼的聲線像秋季的晚風在不注意之時就冷了起來,金鍾大多想爬起來使勁搖頭解釋他真的不是什麼愚蠢至極的人類。
 
  「雖然你很可愛、」
 
  ……欸?
 
  「不過我快餓死了,頭都發昏了啊白癡。」
 
  ……不是,你餓死了跟我是白癡有什麼關係?
 
  吐槽是不分時間地點人物的。金鍾大小心翼翼地在心裡吐槽過後又為自己的性命擔心了起來。
 
  他感覺得到那股冰冷的鼻息正在靠近他無辜的頸動脈,由於太過緊張他甚至沒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緊繃得露出破綻。噢,反正不管他醒了還是沒醒,吸血鬼先生都還是要下口的啊。
 
  「這麼緊張做什麼,就咬一口而已……」
 
  「話說得那麼好聽要不你來給我咬一口試試!?」
 
  ……啊,沒忍住。
 
  金鍾大一聽他說什麼一口而已就炸開來了,誰知道他會不會一口就吸乾他的血啊!人類嘛,腎上腺素發作起來也能嚇退一個可怕妖異的吸血鬼的吧?總之他突然這麼一吼把正要下口的邊伯賢唬住了。
 
  一人一吸血鬼之間在這麼一吼之後竟然沉默了下來,邊伯賢看著金鍾大的眼神冷淡得像是在看一頓晚餐,把他看得渾身發毛他才猛地想起自己本來是想起床跟吸血鬼大大認錯的。
 
  「好啊。」
 
  沉靜了數十秒之後,邊伯賢突然沒頭沒尾地應允了什麼,在金鍾大像傻子一樣地露出滿臉問號的表情時,他張開鑲著尖牙的嘴、一口咬上了覬覦已久的頸動脈。
 
  突如其來的痛楚雖然並不是持續的,不過還是把剛醒來的金鍾大活生生嚇暈了過去。
 
  可憐的人類。
 
  金鍾大暈過來沒多久,邊伯賢就一臉嫌棄的退了開來,盯著那白淨脖子上被自己咬出來的四個鮮紅小圓孔,露出腥紅的小舌頭舔去他潔白牙齒上沾到的血液。
 
  「……早知道就別讓你吃雞排了。」
 
  邊伯賢輕輕皺著眉,喃喃地說著。
 
  這時的人類少年並不知道,吸血鬼大大正準備控管他的食物品質。
 
 
 
  金鍾大一早起床竟覺得神清氣爽。
 
  他在自己平常睡覺的位置醒來,身上蓋著的也不是昨晚扯來的薄被,整個房間都沒有那個異瞳吸血鬼的影子。
 
  舒服地伸了個懶腰,床邊手機才響起了鬧鈴。金鍾大一愣,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鬧鈴響起前起床,但還是勾著一絲笑意按掉鬧鐘,嗯、一日之計在於晨,果然如此完美的起床就能開啟好心情呢。
 
  「啊~果然都是夢。」
 
  什麼吃香蕉的吸血鬼、什麼吃雞排就智商下降的白癡,全都是夢!
 
  先是特別愉快地大笑了三聲之後,金鍾大才下了床,唰地拉開了窗簾,大片的陽光馬上就侵蝕進來,他蹦跳著小腳步進了浴室裡洗漱,咬著牙刷哼歌的時候瞥見自己脖子上怪異的痕跡,那四個鮮紅的小圓點,怎麼想都不會是蚊子強迫症留下來的傑作。
 
  不是吧。
 
  吃香蕉的吸血鬼大大是真實的,不是夢。
 
  昨晚吃了雞排就智商大幅下降的自己,也不是夢。
 
  啊,吃東西就會那樣子是老毛病,本來就不是夢了說什麼傻話。
 
  他瞪大了眼睛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驚訝地張大了嘴使得牙刷跳樓摔進洗臉台哩,幾秒之後從喉嚨裡發出震天響的尖叫。
 
  「啊——!!!!!!咳咳咳咳、」
 
  夭壽,吸進牙膏泡沫了。
 
 
 
  他今天和好友都暻秀約了吃飯的,兩人不同學校,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情好不容易喬到時間見面吃飯的。雖然經歷了被吸血鬼咬了卻還沒死一事,但堅決還是要赴約跟好友吃飯的金鍾大此時正坐在餐廳裡和都暻秀大眼瞪小眼。
 
  「你每次這種像便祕了的臉都是有事情想說卻不敢說的徵兆,」都暻秀一臉『就你這鬼樣子發生了什麼鳥事難道還想騙我嗎』的知己表情,「說吧,不管多荒誕的事情我都會聽你說的。」
 
  「……便祕去蹲廁所也是會有蹲不出來的時候。」金鍾大苦著一張臉說著。
 
  「我可以幫你打出來。」都暻秀馬上換了一個陰沉的表情、做了個摔角經典姿勢的假動作示意著。
 
  「今天很順暢沒有便秘的困擾,」金鍾大馬上改口道,「暻秀啊我覺得……我最近好像給自己太多壓力了?」
 
  都暻秀愣了愣,「啥?現在是暑假欸?」
 
  「不然我怎麼會遇到吸血鬼?這肯定是幻覺都侵蝕到我大腦了。」金鍾大雙手抱頭,好像這樣就能抑止他所說的幻覺似的,「我是不是應該去找個精神科醫師?」
 
  「吸、吸血鬼?」都暻秀聽他一說也不敢吐槽他又在亂開玩笑,只好從自己皮夾裡翻出一張名片,「這個人、聽說是很厲害的人,他說不定可以幫你。」
 
  「真的?嘟嘟你最好了,比吸血鬼大大還溫柔體貼一百倍!」金鍾大雙眼發亮地接過那張名片,便迫不及待地讀著上面的內容。
 
  BH醫院精神科首席醫師 邊伯賢 博士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來著?
 
 
  現在可以從頭開始來一次嗎?從他昨晚下班的那一瞬間可以嗎?
 
 
 
04.
 
 
  和都暻秀在外面晃了一整天之後,金鍾大直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到租屋處,洗過澡攤在床上才發現自己肚子又餓了,思想掙扎了幾分鐘之後爬起來抓著錢包就又出了門。
 
  今晚路燈就如同往常一樣,一盞又一盞橘黃色的燈光打在這個有些純樸的小村里裡,在漆黑的夜色裡顯得格外溫暖親切。
 
  看來昨天那是集體短路?金鍾大抬頭看著今天特別正常的路燈們,無法為昨天的街道找到任何適當的藉口。
 
  在巷子外的小吃攤買了碗豆花之後,他一邊晃著袋子一邊走回住處,聽說最近颱風快要來了,這兩天風大的跟颱風天一樣卻陽光普照著,洗過澡只穿著一件吊嘎就跑出來的金鍾大被風這麼一吹倒是舒服得想賴在外邊吹風不回去了。
 
  過去二十四個小時以內發生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最誇張的還是都暻秀拿出神經病醫師的名片上居然寫著吸血鬼大大的名字……要不是後來他們倆都再也沒提到什麼醫生的事情,他可能會在餐廳裡面發瘋。
 
  這應該只是他被FFF團裡的幽靈整了而已吧。
 
  畢竟今天是七夕嘛。
 
  金鍾大這麼想著,從口袋裡拿出了鑰匙打開自己的房門,本來應該空無一人的房間裡、此時正有一個特別眼熟的怪人坐在他的床鋪上好整以暇地吃著香蕉看著電視。
 
  昨天還顯得有些病態的銀白色頭髮和臉色今天看起來竟像是被滋潤過了一樣,比起昨夜幾近蒼白瘋狂的模樣,今天的他是狂野嗜血的形象。
 
  ……不對,他是受害者欸,幹嘛比對加害者昨天跟今天的樣子啊。
 
  這一定又是FFF團幽靈對他的惡整。
 
  金鍾大甩了甩頭,全當這些只是幻覺。他嚴實地關上了門,在門板闔上之前他好像看到了那個囂張地坐在自己床上的傢伙叼著香蕉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閃著銀白色光芒的挑釁讓他突然從背脊處涼到腦袋上。
 
  他做了個深呼吸,安慰自己只要再次打開門、吸血鬼大大的幻覺就會消失。
 
  「好,來數一二三吧,數到三之後打開門……」戰戰兢兢地轉動門把,他才剛要數出第一個數字,門就被從另外一邊打了開來,金鍾大的手還握在門把上,他愣愣地看著敞開的大門後那張像是年輕了幾分的臉龐。「為什麼……幻覺會幫我開門?」
 
  邊伯賢一手撐在門邊的牆壁上,不耐煩地看著他,「這個梗你要玩幾次?」
 
  金鍾大一臉『我聽不懂』的臉,「啥?」
 
  「嘖,」今天的邊伯賢不知怎地好像心情不太好,一把拉過還在門外發呆的金鍾大,「穿成這樣你是要讓多少人看到。」
 
  「啊?」金鍾大一頭霧水,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穿著的吊嘎和短褲,好像沒啥不妥的啊他只是個Boy這樣穿有什麼不對嗎?
 
  然後他抬起頭來正巧看見邊伯賢抿起的唇上那兩顆小尖牙,想起了些什麼,「如果你是說你咬出來的傑作的話,剛剛小吃攤的爺爺讓我別跟女友玩太瘋、我跟他解釋蚊子咬的他還不相信。」金鍾大一臉無奈,擺了擺手,轉身才剛將豆花放到桌子上就被一把抓了起來。
 
  「我是……蚊子!?」
 
  聽見邊伯賢似乎是壓抑著怒氣說出口的質問,金鍾大才後知後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他心裡飄過三個巨大的字:死定了。
 
  「那、那個……吸血鬼大大你聽我說……」他驚慌地揮著手想解釋,低下頭看到自己雙腳已經離地了整個就是沒有懼高症也懼高症發作。
 
  邊伯賢青筋都冒上了額頭,血紅的那隻眼瞳像在冒著火光那般,「好,你倒是給我說說吧、今天一整天都跑哪裡去了?嗯?還把自己洗得那麼香穿成這樣去勾引別人?」
 
  「臥槽吸血鬼大大你說的這都是什麼事情啊,什麼我去哪裡了分明就是你一大早就消失了!回來一身汗難道不用洗澡嗎!天氣這麼熱當然洗過澡就穿涼爽一點啊!突然餓了就出去買消夜又哪裡不對了?」覺得自己果斷有理的金鍾大瞪大雙眼解釋著,只差沒雙手叉腰了。
 
  聽完金鍾大怒吼般的解釋,邊伯賢又突然沉默了下來。他瞇著那對妖異雙瞳,把手裡拎著的人類少年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金鍾大吼完就沒敢再說話了,又被他這麼盯著看、整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突然覺得自己太慫包了,上一秒對吸血鬼大大亂吼、下一秒又怕他怕得要死。
 
  「你不知道嗎?」
 
  邊伯賢突然悠悠地開口說著。
 
  金鍾大被他這樣的口氣和周遭突然轉變的氣氛嚇得回都不敢回一句。
 
  他正等著想聽邊伯賢會說出什麼話來驚嚇他,但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弄得他有些想吐,連尖叫都還來不及喊出口、眼前的世界就又停止旋轉了,他用力搖了搖還在暈眩的視野,才發現自己這是被丟到床上來了。
 
  「這個、是偉大的吸血鬼王給予的烙印。」
 
  金鍾大定睛一看眼前的狀況,差點沒暈過去。
 
  邊伯賢一臉高傲的半騎在他身上,尊貴的吸血鬼膝蓋就跪在他腰側,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竟然敢說我是蚊子?想好要怎麼賠罪了嗎?」
 
 
  賠什麼罪啊難不成當時他真的應該對爺爺說這是吸血鬼弄的嗎!!!
 
 
 
05.
 
 
 
  等、等等。
 
  ……吸血鬼王!?
 
  「你剛剛說、你是鬼王?」金鍾大像是受了不小的驚嚇,雙眼瞪得大大地看著他。
 
  「怎麼,我看起來不像王?」邊伯賢還是那副高傲的樣子,那對異色雙瞳裡閃著的光芒複雜萬變,他彎下腰,那張年輕俊美的臉龐距離金鍾大只有十公分不到的距離,「你看起來很蠢,但其實很聰明的對吧。人類都怕吸血鬼,哪天被咬一口沒死都會變成同類了,你卻還是亂跑亂鬧、像是一點也沒有真正害怕到,你是不是知道、我根本就不會殺你?」
 
  金鍾大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著邊伯賢的雙瞳,無論是虛無的白色還是鮮血的紅色、都純正得讓他呼吸一窒,而他說的話語還在他的耳邊不停回放著,他想回答,有些話卻卡在喉嚨裡。
 
  邊伯賢纖長漂亮的手指輕巧地滑過被他烙下印記的白淨脖子,「如果我昨天不是這樣的心情,現在的你就不會還是這副蠢樣了。」
 
  好像只是一直在被罵蠢而已。金鍾大彎下眉毛,小表情委屈得不能再委屈了,「……你一直罵我蠢又是怎樣的心情。」
 
  沒料到如此嚴肅的氣氛裡金鍾大還會回嘴,邊伯賢聽到他的回覆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對他感到無奈卻又覺得可愛。大概這就是他耐人尋味的地方吧,他突然笑了起來,「栽在一個蠢人類手上本王也是很驚慌的好嗎。」
 
  「這能怪誰啊……咦?」金鍾大下意識地回話了之後才隱隱地發覺到什麼,「我、我做了什麼讓你栽了?」
 
  邊伯賢無語沉默了許久。他很認真的在思考這個人類的智商到底低到什麼境界,為什麼面對一個吸血鬼鬼王的告白還能如此淡定地指著自己、無辜地問著他做了什麼這種蠢問題。
 
  嘆了一口氣,他決定還是先做再說。
 
  他低頭覆住那總是說出智商跳躍話語的嘴唇,血族天性讓他甫碰觸到他就想撕裂那層薄薄的皮膚、好讓他能輕鬆地擷取他香甜的血液,但邊伯賢忍下來了,克制住他嗜血衝動的是金鍾大因為驚嚇而毫無防備的唇齒,他趁勢直接進犯他雙唇間的領地,挑逗起藏在深處那羞澀的小軟舌。
 
  這個人類的調情能力比他想像的還要低,金鍾大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緊張地要闔上牙關,卻被早一步發現的邊伯賢單手扣住了下巴使他動彈不得;他的舌頭也在躲,雙手也抵上了他的胸膛想要推開,感受到被抗拒的舉動讓邊伯賢的腦袋被一陣一陣的不悅襲擊,用另一隻手抓住抵在他胸膛的手掌,半安撫半強硬地扳了下來之後與之交疊。
 
  十指交扣對他來說似乎造成了不小的衝擊,邊伯賢能感覺到還在他胸前的那一隻手改而揪緊了他的衣服,雖然這樣就沒手能對金鍾大幹嘛了,不過這個發展讓他很滿意。
 
  躲藏的小傢伙也被他抓個正著,被他執拗地舔舔咬咬一番之後金鍾大整個人都無力反抗了,邊伯賢留戀地在他貓咪嘴巴形狀的唇峰啃了幾口,下一秒用尖牙劃破了自己的嘴唇。鮮紅色的血液紛紛從傷口推擠出來,瘋狂地將他的雙唇沾染成越加妖媚的花朵;金鍾大半張著眼,彷彿被眼前的畫面嚇到了,他從沒見過吸血鬼的血,也毫無頭緒現在邊伯賢到底要做什麼。
 
  在腥紅的血珠滑落之前,邊伯賢又吻住了那還在喘息的唇。
 
  「唔!?」
 
  血的氣味直直從口腔竄上他的鼻子,金鍾大才像是驚醒那般劇烈抗拒著,他捏緊了拳頭捶向邊伯賢的胸膛,但無論他怎麼捶打、邊伯賢就是不為所動,甚至伸舌撬開他的唇齒將自己的血送進去。
 
  金鍾大動了動腳,試圖攻擊邊伯賢時,突然感覺到周遭的空氣都變得不太一樣了,在這之後他再想動腳踹卻已動彈不得。
 
  一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有了對方是『吸血鬼王』的實感。
 
  邊伯賢一邊餵他一點一點喝下自己的血,同時又往自己唇上再劃上幾道傷口,珍貴的鬼王血液像不要命似的灌入一個人類的身體裡,他的眼神執著而幽深,只有他自己知曉他想做什麼。
 
  當他終於退開被自己的血液浸潤的雙唇時,金鍾大原本清晰明亮的雙眼已經變得恍惚無焦距,就像誤吞毒品的人類正逐漸被藥性奪走理智那般的無神。邊伯賢看著這樣子的金鍾大,沉默了幾秒後勾起了一抹笑容,鮮紅的液體本來就將他的樣子妝點得無比妖佞,連同他雙瞳中閃耀著的興奮光芒都將他的面目襯得瘋狂。
 
  「說好要給你咬回來的,好喝吧?」
 
  他歪著頭笑著,伸舌舔去了自己唇邊的一點血液。
 
 
 
06.
 
 
 
  醒來之後他還是沒覺得哪裡不對。
 
  金鍾大覺得比起被吸血鬼弄死,他好像會先被弄得精神崩潰吧。這兩天不是被咬暈就是被逼喝血到無意識,醒來時窗外都已經光亮得令人煩躁了;還好今天晚班,他在心裡這麼想著,翻了個身預備繼續睡時才發現自己打到了一個柔軟似身體的東西。
 
  他淺意識裡認為這次也像昨天一樣,一到早上邊伯賢就會消失,所以當他被睡夢中的邊伯賢摟進懷裡時、他睜大著眼睛瞪著對方的鎖骨。
 
  ……鎖骨?
 
  邊伯賢都穿著那套千篇一律的黑色長袍,還裝可愛的在脖子處打了個結、禁慾般地包得緊緊的,照理說就算躺著弄亂了服裝也不至於看到這樣一片光裸的鎖骨啊?金鍾大越想越不對勁,伸手摸了摸對方的身體發現他根本啥都沒穿、又驚恐地摸了摸自己的身體,摸到昨天晚上他穿著的吊嘎時他不知道應該要放心自己的節操、還是要煩躁沒換睡衣就睡著了的事情。
 
  「……別亂摸,小妖精。」
 
  邊伯賢微染上情慾的沙啞嗓音在金鍾大的耳邊響起時,他不知道應該是先給一大早發瘋的邊伯賢一拳還是應該先問他到底從哪裡學來『小妖精』這種雷死人的詞語。可是依照自己過去兩天和他的相處,還是不要亂說話以免多說多錯得好。
 
  沉默了十分鐘之後,金鍾大打了個呵欠。不行,都不說話也很奇怪,這狀況到底是怎樣他完全不知道啊!
 
  「那個……早上了你怎麼還在……?」他小心翼翼地開口,就怕鬼王大大又哪根筋不對。
  「本王才不在意早上不早上,你屋裡沒陽光就行。」
  「喔……」他點了點頭,還有很多想問的,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喔什麼喔,其他問題呢?」邊伯賢慵懶的張開緋紅色的那隻眼睛,透過妖異的紅色光芒,他彷彿能看見在那眼瞳上燃燒著的火光。
 
  「……太多問題,不知道怎麼問。」猶豫了一下他決定還是老實說了。現在鬼王的狀況讓他不太敢造次,連動也不太敢動;說實話他蠢歸蠢,但還沒蠢到腹部被一個滾燙的柱體頂著他會去認為那是槍枝。
 
  即使就某種程度上,的確是槍沒錯。
 
  「隨便問。」
 
  「……昨天為什麼要那樣餵我喝你的血。」他差點就要說『能不能把你的槍移開』了,但是聽鬼王大大的聲音還啞著,他真的不敢拿自己節操開玩笑。
 
  昨天邊伯賢那是告白吧!不然幹嘛要親他?所以他這是被鬼王大大看上了吧!不然一大早幹嘛拿槍對著他啊啊啊啊!
 
  「說了會讓你咬回來的啊。」
  「那不是咬吧……而且明明感覺有別種原因……」
  「你一夜智商變高我還真有點不習慣。」
  「……求鬼王大大放過我的智商。」
 
  「我喝過你的血,理應還你。」
  「……換句話說好了,副作用呢?」
  「你無法離開我,再換句話說,我無法離開你。」
  「……人鬼殊途啊,鬼王巨巨。」
 
  邊伯賢突然笑了起來,沙啞著的嗓音使他聽起來越加瘋狂幾分。
 
  「金鍾大,你已經不是普通人類了。」
 
 
 
  啊,真是。
 
  What the Fuck.
 
  原來在他被邊伯賢咬了之後他的身體就開始變異,他自己並沒有發現,他身體的某部分正在變成血族,但卻因為邊伯賢莫名其妙的私心,他並沒有完全成為吸血鬼,所以他才能在大白天出門、也能喝下邊伯賢的血而沒有馬上死亡。再說到邊伯賢餵他喝血的事情,簡單來說就是契約的形成;邊伯賢將他變成同類,這是單方面的契約行為,血液回流進行了輪轉之後,這條契約就已經存在血液經脈裡,永無解除方法。
 
  他剛理解完畢時揍了邊伯賢一拳。
 
  但鬼王巨巨卻說他能理解為什麼自己會被揍,正當金鍾大帶著鄙夷目光再聽完『契約』的詳細內容之後,金鍾大反手揮了自己一拳。
 
  ——邊伯賢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張口要喝斥他時,金鍾大卻說了一句話。
 
  「噢,那麼挨揍也回流了對吧,那就當我剛剛沒有揍過你吧。嗯,回流完畢,共識達成,耶!」
 
  契約的內容沒有什麼,不外乎是他和邊伯賢一起永生的同時也得綑綁生存,直到永遠,直到最後一點血肉在世界上消失、契約才會失效。往嚴重一點去想,也就是說其中一方死亡的話是一屍兩命,他們誰也沒有自己生命的主控權,無論是邊伯賢還是金鍾大在這點上是誰也沒吃虧、誰也沒有佔到便宜,可金鍾大無法悲觀太久,他只能就直接當作那是結婚證書。
 
  邊伯賢被他這種想法炸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噢,也許他應該學著習慣他的小鬼后有著如此跳躍的智商。
 
  「那麼,我的小鬼后,既然結婚了就可以……了吧。」邊伯賢勾著邪佞的笑容翻身欺上金鍾大,早有預謀而光裸的胸膛距離他不到幾公分的距離。
 
  「你剛剛那是自動消音嗎?」
 
  金鍾大鄙夷的看著他。
 
  但他心裡卻早已掀起滔天巨浪。媽蛋,誰讓他這麼多嘴說什麼啥鬼結婚證書!這下子不只他肚子上頂了根東西,鬼王巨巨整個人都爬上來了啊!待會那東西就會在他……裡面啊!(自動消音)他要自己給他生吸血鬼崽子啊!!!不對啊!他是男的他能生出什麼啊!為毛明明是男的他就得要當啥鬼后!邊伯賢這智商是怎麼了!!!
 
  「這麼平靜地看著我,其實心裡面波濤洶湧吧?」邊伯賢帶著笑看著正在演著內心戲的小影帝,覺得他的小鬼后可愛得害他又更加興奮了。
 
  啊,一定得要他生吸血鬼寶寶出來。
 
  「你怎麼知道!?」金鍾大瞪大了眼睛看他,也沒剛剛演內心戲的那個小表情了。他滿腦子都是『靠,那啥契約的還能搞讀心術嗎』這種事情。
 
  「我就知道~」得到回答的邊伯賢異常開心,臉上的笑容都擠得看不見他的眼睛了,「原來鍾大這麼想和本王……啊。」
 
  「臥槽,惡意解讀一生黑!」
 
  被邊伯賢堵住雙唇之後,金鍾大還想說一句的,但可惜他至少三個小時內不會再有空說了。
 
  ——到底在自動消音個什麼意思的!
 
 
 
  當晚,大夜班的大哥與金鍾大交班時。
 
  「唷,那邊的帥哥是在等你下班的嗎?」大哥指了指坐在休息區的翹腳吃香蕉的邊伯賢。
  「別管那傢伙了。」講到邊伯賢金鍾大就一臉黑。
  「幹嘛?吵架了?」大哥用著市場大媽的八卦臉問著。
  「不是啦……大哥你這麼八卦難怪單身。」
 
  「說得好像你有伴似的!」被戳中痛楚,大哥露出欲哭無淚的表情,「……啊,所以是那小伙子?」
  「……說了別管那傢伙了。」
  「年輕人就是愛吵架,怎麼認識的?」
 
  休息區那邊的邊伯賢臉上掛著邪笑,痞痞地看像收銀台的方向,「七夕前一天一見鍾情囉。」
 
  大哥聽了之後竟轉身對金鍾大比出了一個讚。
 
  「想不到乖巧的晚班小哥這麼開放。」
 
  金鍾大差點掄起手邊的簽到表丟向大哥,「你倒是說說你又亂腦補了什麼好嗎!」
 
  「那我就給你說說好了。」
  「……我不想聽了。」
  「你們是一夜情睡到真愛?」
  「不是那樣!而且我不是說不想聽了嗎!」
 
  看著在櫃台裡跟大哥一句來一句去、炸毛的金鍾大,邊伯賢柔軟的笑了起來。
 
  看來以後日子會很有趣的。
 
 
  「你睡了人家帥哥還是人家睡了你的?」金鍾大都已經炸毛直接抓著邊伯賢走到了門口,大夜班的大哥還在追問。
  「就說了不是那樣!!!」
 
  邊伯賢被他們倆活寶逗得大笑了起來,「是我睡了他唷。」
 
  「邊伯賢!!!!!!」
 
 
  金鍾大呼喚鬼王的聲音響徹雲霄。




——
大夜大哥的原型來自於我們家的大夜大哥
他是壞蛋(。(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