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荼蘼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賢才】那笑容的瞬間(1)

 


  因為好朋友金鍾仁在那間飲料店打工的關係,劉永才時常下了課就會去捧個場順便聊個幾句,幾次下來變成了常客之後連老闆都會和他攀談,由於他非常的有禮貌所以老闆很喜歡他,後來就算劉永才沒有去買飲料、在路上遇見了還會話家常呢。

  所以,和飲料店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好吧。

  老闆的人也很好,常常說要不是他們沒缺人他就直接讓他來上班了。然後金鍾仁就會抗議為什麼偏心,但通常這樣的抗議在老闆一個溫暖的微笑之下就會消失於無形,這種時候劉永才都會讚嘆老闆治理員工的能力。

  不過神奇的是,自己的好朋友——那個人稱開爺的金鍾仁,好像還挺喜歡這樣的,尤其是在老闆露出那個溫柔的微笑的時候。

  劉永才想,也許自己找到了這傢伙的把柄也不一定呢。

  今天還是像往常一樣,劉永才下了課就跟著好友兼同班同學去飲料店報到,當然金鍾仁是去打工而劉永才是去喝飲料的。

  「鍾仁,今天怎麼沒看見你們老闆?」一邊喝著點習慣了的飲料,劉永才咬著吸管往店裡頭望去,今天似乎沒聽見那位溫柔老闆的聲音呢,難怪看金鍾仁怪怪的、像少了個魂似的。

  「幹嘛?」金鍾仁一邊忙著給其他客人製作飲料,在聽見自己好友問了個問題之後瞥了他一眼,「他是我老闆欸、做什麼關心那麼多。」

  喝下一口飲料,仗著金鍾仁在忙看不見他在做啥、劉永才毫不掩飾的勾起了唇,「我們鍾仁今天火氣還真大,要不要來杯飲料消消火啊?」調侃著自己的好朋友,劉永才一整個就是快笑出來了。

  「小心風水輪流轉,哪天你就不要這樣結果被我笑……先生你的飲料好了。」真是的,要不是在工作他一定會衝去扁他的,「他今天有事情所以不會來啦,奇怪,劉永才你幹嘛管那麼多?」

  劉永才只是靜靜的挑了挑眉,「……所以今天你看不到他就對了?難怪你莫名的看起來就很鬱悶。」帶著看好戲的微笑看著自己好友,劉永才用左手托著下巴,完全就是已經樂在其中了。

  「……什麼?」金鍾仁往杯裡倒冰塊的動作頓了頓,「劉永才你……」哇哩咧你為什麼知道我……咳、要不是外面還有客人,金鍾仁很確定在看見他臉上的笑容時他手中的飲料杯絕對會飛出去的。

  「放心啦,」劉永才放下手中已經喝盡了的飲料,站起了身走向金鍾仁並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兄弟我不會和你搶的,我挺你,加油啦!掰~」說完之後一溜煙就跑走了。

  這傢伙……金鍾仁一手拿著飲料杯,瞪著劉永才捉弄完就跑了的背影,他再重申一次,如果不是因為正在上班,他絕對絕對會不顧一切的追過去的!

 

  期末考快到了。

  考試似乎會造成讀書的旺季,越接近考試的日期,班上的同學就越把自己埋在書裡,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恨不得把書裡的每一個字都記起來。

  但每當這個時候,劉永才都覺得格外的無聊。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他成績好是因為平常就有固定的讀書時間,而且剛好又比別人聰明,就算到了大考也只要依照平時的時間複習就好,成果自然就在理想之中了。

  但是大多數的學生都是不斷的玩玩玩、玩到考前才要通宵唸書,然後考完試就又馬上回復無止盡玩樂的日子。

  這兩者的結果從數字上就看得出落差了。於是比起現在在努力讀書而非複習狀態的同學們,劉永才顯得從容很多。

  期末考的考程分為兩天,通常這種統一放學時間的日子劉永才都很不想去飲料店報到,那些因為考完了一部分科目而開始想放輕鬆的學生們會一窩鋒的跑去買飲料,他不是很喜歡太多人擠在同一個地方。

  感覺很浪費生命。

  於是劉永才打算今天只有要經過而已,說不定金鍾仁會感激他沒有去店裡煩他……還有去佔他們老闆的時間以及空間吧。

  想到這裡,劉永才笑了出來,儘管現在他正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應該不會有人覺得他很奇怪……吧?

  「永才。」

  走著走著馬路對面突然有個人在叫他,轉過頭才發現對面就是那間飲料店,叫住他的正是那位有著溫柔笑容的老闆。

  劉永才發現老闆旁邊還站著兩三個男生,看起來不像是要買飲料的客人,比較像是朋友,身上還穿著和他們一樣的制服,大概也是學校的學生吧。

  「今天不喝飲料嗎?」劉永才隔著馬路簡單的打了招呼之後那位老闆微笑著這麼說著。似乎還聽見幾個女生的尖叫,劉永才看到正忙著製作飲料的那位仁兄果然臭著一張臉,似乎還在喃喃唸著“一直露出那個笑容幹嘛,這麼閒是不會來幫忙喔……”這種吃醋的話語。

  「不了,人很多我下次再去吧。」劉永才禮貌的回應著,心裡卻是想著金鍾仁現在都不隱藏了呢。

  「好,那回家路上要小心喔。」老闆像是完全沒見到店裡累積了已經算是為數不少的客人,自顧自的對著對面的劉永才揮手。

  劉永才看見老闆旁邊的其中一個男生轉過了頭看著自己,於是他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長得很好看的男生,雖然注意力有那麼一秒被他吸引過去了,但是劉永才還是轉開了視線,也朝著向自己揮手再見的老闆揮了揮手。

  然後,他又看見了。

  那個男生看著他,唇邊勾起了一抹笑容。

  就那麼一瞬間而已,劉永才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亂了一拍,臉頰上也襲上了一股紅潮,眼神還會不自覺的想要逃避、又想要看著他的那抹微笑,就好像、好像……

  好像心動一樣的感覺,在那一瞬間填滿了他的心臟,明明世界依然還在轉動,卻有股整個宇宙都停頓了一秒的錯覺。

  和老闆說完再見了之後,劉永才像是被電到一樣的迅速收回了手,由於那種被陌生人的笑容秒殺、而且還是個男生的感覺太過奇怪,劉永才幾乎是馬上的就把自己的臉撇向另一邊。

  臉上的熱度太過明顯,好像自己的視線再多停留一秒就會被那個男生發現一樣,雖然不知道那個男生還是不是依然看著他。劉永才不可置信的伸手撫上自己的臉,熱熱的,不是錯覺。

 

  是真的,一種叫做動心的感覺。

 

  本來以為,那天遇到那個男生、甚至迷戀上那個笑容都只是生活中的一個插曲,很快的自己就會遺忘那些了,他是這麼想的。

  但是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短短幾秒的記憶像是不斷重複的畫面在他的腦海裡播放著,只要他一靜下來,就會毫無空間的想起那個男生,害他現在不論在做什麼事腦海裡都會浮現他的身影。

  感覺……生活很嚴重的被干擾了,或者又應該說、被打亂了?被一個他連對方名字都還不知道的陌生人。

  嘖、這如果讓金鍾仁知道了的話他一定會被他調侃到那種無地自容的境界。

  可是現在這種情形……如果想要知道那個男生的事情,他似乎也只能詢問他們了,要不然他唯一的線索也只有和他同校而已,連個學號的開頭也不知道。

  而且,一個男生打聽男生的情報這種事情,怎麼想都很奇怪好不好。

  「鍾仁,前幾天和你們老闆聊天那些人你知道是誰嗎?」又一天放學,劉永才在店裡異常安靜的喝了五分鐘飲料之後故作只是突然想到才提起這件事的說著。

  「知道啊,你指哪一個?」可憐的工讀生金鍾仁忙著製作飲料,連抬頭起來看自己好友一眼的時間也沒有,否則他就會看到他臉上的紅暈了。

  「期末考那天……在我經過的時候,大概站在這裡的一個男生。」走到記憶中的那個位置,劉永才看著金鍾仁認真的說著。

  金鍾仁看著他,認真的回想著期末考第一天放學時的狀況,他是知道那天誰有來找老闆聊天,可是站在那位置上的人究竟是誰他真的沒什麼印象,最後還是轉過了頭看著正閒閒的從裡面走出來的老闆。

  「我記得沒錯的話,是大賢哥吧?」金鍾仁看著他的眼神中帶著不確定的疑惑,老闆是當事人,一定可以解決劉永才這句突如其來的奇怪問題。

  「……嗯,是大賢沒錯。」偏了偏頭想了下,那位老闆肯定的說著。

  「嗯。」回過頭再看向劉永才,金鍾仁把答案整理好,「他叫做正大賢,和我們同年級,你應該多少也看過他吧。」

  「應該吧……」正大賢?嗯,正大賢、正大賢。劉永才在心裡默唸好幾次聽見的那個名字,但老實說,他在學校其實也不怎麼關注別的同學,就算真的見過他,他也沒辦法記得很清楚。

  只有那天被那一秒的笑容秒殺的記憶。

  「你怎麼突然對人家有興趣?」金鍾仁隱約嗅到些不對勁的氣息,劉永才這個人很少說起別人,更別說是陌生人了。

  「呃、沒有什麼啦,我只是、只是突然想到而已……」感覺到好友的視線有些銳利,劉永才不是很自在的瞥開了視線。

  金鍾仁挑了挑眉,「是嗎?」說真的他才不相信咧,劉永才剛剛心虛得超級明顯的!他又沒有眼殘,這種奇怪的舉動又不是抽風……

  算了。雖然覺得奇怪,但劉永才都說了沒什麼了,現下再問也有點怪怪的,倒不如……不如讓他自己露出多一點馬腳,然後自己再不動聲色的觀察他。

  於是他還真的沒再追問下去,只是默默的把好友那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表情盡收眼裡。

  嗯……真的怪怪的。

  金鍾仁想了想,然後勾起了嘴角。認識劉永才那麼久了,那種樣子他連看都沒看過,完全反常的模樣簡直就是……

  談戀愛了。

  如果不是的話,那大概就是有喜歡的人了。

 

  說真的,就算一直惦記著那個人,他也從沒想到自己會那麼誇張。

  無論到哪裡,他總是不停的想起那個名字、那個身影和那個笑容。太誇張了、這真的太誇張了,劉永才覺得自己這個樣子都快要把自己逼瘋了。

  嗯、沒錯,無論在哪裡。例如,他和金鍾仁在校園裡吃飯的時候。

  「鍾仁,上次你說的那個正大賢他是幾班的?」

  「……我們隔壁班的。」

  「喔,是喔。」

  「嗯。」金鍾仁默默的吃下一口飯,在心裡記下一筆。

  或者是,當劉永才把所有的下課時間拿去一個人呆呆的站在教室外面,像是假裝看風景實則不知道在等什麼卻什麼都沒等到之後悻悻然的回到教室之後。

  「鍾仁,那個正大賢好像下課都不出教室齁?」

  「……我聽我朋友說他很安靜很低調,好像很少出教室吧。」

  「難道也不去上廁所?」

  「我哪知,我又不是他們班的,不然下次他來店裡我再問他會不會去上廁所。」

  「我才不是那個意思咧。」

  「我會說是劉永才問的。」

  「……金鍾仁!」

  金鍾仁很確定,他在這個最近都怪怪的好友臉上看到了可疑的紅暈……什麼?喔、更正,劉永才是本來就怪怪的,只是最近怪得比較不一樣。

  再例如,當金鍾仁利用下課時間補眠的時候,劉永才搖著他的桌子、要他起床之後。

  「欸、金鍾仁你不要睡了。」

  「唔、幹嘛啦?下一節又不是室外課……」一邊像把桌子當斷頭臺的趴在上面,大大的眼睛瞇得只剩下一條線,清亮的眸也只剩下濃厚的睡意,很心不甘情不願的醒了過來。

  「我當然知道不是。」看著他那副模樣卻全然不覺得內疚的劉永才理所當然的說著。

  「那你叫醒我要幹嘛?」

  「你時時都在睡,少睡十分鐘又不會怎樣。」

  「……所以?到底要幹嘛?」

  「我問你一個問題喔。」

  「快問。」

  「那個正大賢,他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我想想……」金鍾仁打了個呵欠,心想果然又是因為正大賢的事情,「1993年6月28號,這樣行了吧?」

  「喔~那他生日快到了。」

  「嗯,是啊。」

  「那他是什麼血型的?」

  「……永才。」金鍾仁已經完全無語。

  「幹嘛?」

  「你去問金力燦吧,別問我了。」我要瘋了。

  「為啥?」見金鍾仁又趴下去準備睡死了,劉永才眼明手快的抓住他的肩膀,「我才不要去問他。」

  「他和大賢哥比較熟,拜託你去煩他好不好……」

  「我才不要。」劉永才搖了搖頭,他才不要去找那個三八三八又白目白目的金力燦咧。

  「誰管你……」好你個神經病。

  幾次下來,金鍾仁覺得那個正大賢已經不只影響那劉永才的心和生活,也重重的影響了他的……補眠生活、和日常生活。

  雖然劉永才老是一副在等什麼的模樣、也老是因為沒等到什麼而失落的那種樣子一點都不會礙到他,但他說什麼也看不下去了。

  「永才。」一天放學之後,兩人又來到了金鍾仁打工的飲料店,趁著沒什麼客人的時候拿著一杯奶茶跑到劉永才身邊,此刻的劉永才正露出最近常出現的那種表情。

  金鍾仁一邊喝著飲料,正想再叫第二次的時候,大腦先生突然就自己默默的回過神來,「……幹嘛?」

  「你最近都怪怪的欸,是不是怎麼了。」咬著吸管,金鍾仁直接用了肯定句,畢竟他反常得這麼明顯,隔壁班的吳世勳都跑來問了。

  「我哪有。」總之就是一個勁的否認,也不追究什麼,隱隱的像是有在承認的感覺。

  「我沒有問你有沒有,是問你怎麼了。」劉永才是智商降低了不成?金鍾仁腦海裡閃過這麼一句話。

  「啊就沒有怎麼了啊,哪還有什麼好問的?」完全就是一邊裝死一邊玩文字遊戲,劉永才略為心虛的眨了眨眼,還偷瞄了他一眼,確認沒被發現自己的心虛。

  「雖然我沒有你聰明,但這樣你就把我當白痴了嗎?」金鍾仁突然覺得有些切心,那麼多年的好朋友,他竟然不願意告訴自己。

  「不、不是……」聰明如劉永才當然聽出他的弦外之音了,「只是……」

  「小子,告訴你,沒有什麼好逃避的,不就是喜歡上了某個人而已嗎?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但是真的很明顯。」而且還讓他快要瘋了。

  「喜、喜歡?」劉永才愣了愣,原來自己會這個樣子完全都是因為……喜歡?他、喜歡正大賢?是……是嗎?

  「也有可能不是喜歡。」金鍾仁又突然爆出一句,他看著眼前才在發愣卻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回過神來瞪了他一眼、像是在埋怨他怎麼可以捉弄他一樣,金鍾仁笑了笑,很吊人胃口的又喝了一口飲料。「是愛也不一定。」

  劉永才愣了愣,一秒之後把他剛剛喝到嘴裡的飲料全還給了金鍾仁……的臉上。

  「……呀!劉永才你真的很噁欸!」

  「誰叫你說那個什麼……!」雖然覺得對金鍾仁很抱歉,劉永才一邊拿著衛生紙幫他擦去臉上的飲料一邊還是回嘴了。

  「我說的是事實你才會這樣吧。」一把搶走劉永才拿著的衛生紙,金鍾仁無奈的瞪了他一眼,語氣卻是完全淡定的說著。

  「什麼?」劉永才再次愣住,這次卻像是被他說的話語敲進心臟的定格住了。

  金鍾仁看了他一眼,心想還好自己剛剛有搶走他的衛生紙,不然現在他要用什麼擦臉?抹布嗎?還是劉永才的制服?

  「那個……不好意思。」

  就在兩人在這邊鬧著,金鍾仁還完全忘了自己還在上班的時候,一道聲音有些尷尬的介入兩個人之間。

  金鍾仁轉頭看向出聲的那人,眨了眨眼,愣了愣。「……哥?」靠……他這種樣子竟然被看到了……

  「上班不上班你在幹嘛?」剛剛出聲的那人身邊的另一個人忍住笑調侃著,「我是不介意我的員工這樣啦,但你確定要繼續這樣下去嗎?」

  金鍾仁整個欲哭無淚,「我……我去整理一下馬上出來!」竟然害老闆看到我這個樣子,可惡啊劉永才我絕對會恨你的嗚嗚嗚。

  「那孩子老是這樣嗎?」看著金鍾仁急急忙忙跑去後面的廚房的背影,老闆旁邊那位剛剛用聲音登場的人有些想笑又有些無奈的問著。

  「他們兩個完全是活寶。」老闆笑著,走進了沒人在的櫃檯,「大賢你要喝些什麼嗎?」

  此刻坐在旁邊已經進入石化很久了的劉永才在聽見那個名字之後非但沒有醒過來,反而進入了更深一層的石化狀態。

  「都可以。」正大賢不在意的說著,雙眼卻不知不覺的一直往那個坐在旁邊不知為何正定格著的劉永才看去。

  老闆點了點頭,唇邊卻是勾起了了然於心的微笑,「那你隨便找個位置坐吧。」

  「嗯。」很有正大賢風格的淡然的回答了之後,他移動著腳步往內用桌走了過去。正大賢輕輕的微笑著,雙眼卻緊盯著那個石化的劉永才不放。

  什麼東東?叫他隨便坐?他現在坐的位置是最外面的,正大賢隨便坐也會在他前面啊!雖然依然石化著,劉永才還是在心裡哀嚎著。

  但是似乎,沒有人聽見他的哀嚎。

  餘光瞄到一個人影閃過自己身邊,才想著往前走越遠越好,那個人影就直接很不如他願的在他面前——也就是剛剛金鍾仁坐的那個位置——很自然的坐了下來。

  劉永才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你好,我是正大賢,很高興認識你。」

  他說著,在下一秒很沒人性的揚起一抹微笑,前方又有個人被秒殺了。


  這一秒我突然覺得,我的人生是因為你的笑容而存在到今日的。

 

 

 

  -FIN.

——
場景什麼的真有其事 但後續當然沒有賢才這麼命運啦= =
被一個陌生人的笑容秒殺 可那個笑容其實也只勾一邊而已
不好意思齁我都是被這種笑容秒掉(笑)
很想再看見那個笑容 但那人長怎樣我也忘了XD
然後就覺得很適合賢才這樣www
再來我要說一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兒子KAI比某人的戲份多…
還記得年初的新人戰爭嗎 B.A.P和EXO可是被拿來打戰(?)
是真心希望他們能成為像BEAST和MBLAQ那樣又是對手又是朋友的關係的
而且身為BABY和EXO飯的我發現KAI和永才的生日只差了10天而已唷
KAI—1994年01月14日,永才—1994年01月24日
兩位怪怪的少女(!?)應該能成為好朋友的(笑)
那位老闆應該知道是誰吧?(誰知道啊
想知道的或是想對答案的可以來泡杯茶XDD(又這樣


2012/06/15 22:42
By 望夜(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