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荼蘼

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75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橙】Trapped (序~01)


※EXO白晨CP(BaekChen)——邊伯賢×金鍾大

※平行世界設定(參見:Parallel)之第三個故事,此為世界E。單獨看也行。
※黑道老大白×殺手組織晨



——Lipstick, Chateau 酒紅的Color。



【序】新任務
 
 
  ※
 
  黑夜之下,月光籠罩大地。
 
  「你應該知道我找你來的原因。」一個男人佇立於落地窗前,大片銀白色的月光從窗外射進來、灑在他的背後,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落與凡間的天神。
 
  ——如果忽略他從眉眼間、每一個呼吸吐息間散發出來的濃厚黑暗氣息的話。
 
  「又要殺人嗎?」然而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蠻不在乎的少年,他看著那宛若天神、高高在上的男人,眼神中卻毫無敬畏之意,僅有著散漫叛逆的念想,若非看見了那個男人因為自己的話而投射下來的可怕眼神,他有可能已經毫無顧忌地將心中的想法全說出了口直接冒犯了他。
 
  然而他卻像是妥協了、又像是並不想惹上事情似的轉開了視線,他嘆了一口氣,「我不想再殺人了,好歹你也給我一些休假。」
 
  聽了少年示弱般的話語,男人到嘴邊的責罵又收了回去。他瞇了瞇眼,眼中銳利的光芒變得溫暖,然而少年卻因轉開的視線而沒有注意到。
 
  「最後一個了,只要完成這一個,假期任由你選。」
 
  冰冷的話語,聽起來卻竟有一絲溫柔之意。
 
  少年瞇起了眼,因他說的話語笑顏逐開,「好啊,你可不能反悔啊!」
 
  「不會。」男人既冷淡又堅定地說著,在黑暗之中,已經融入漆黑的他雙目定定地看著少年,將他綻放笑容的表情收藏在眼裡。他留戀於少年的各種小表情,但卻又不流露於表面之上。
 
  「那就快把目標的資訊給我吧,」少年舔了舔嘴角,露出一個有些邪氣危險卻純真稚氣的模樣。「我已經等不及了呢。」
 
  「下一個目標叫做邊伯賢,是A區最大的那幫裡的老大,和你差不多的年紀,長得眉清目秀,具體資料在你桌上了。沒有時間限定,你喜歡慢慢折磨他還是隨心玩弄都隨你,只要他的頭能掉就行。」男人平淡的說著,已經對自己嘴裡說著的是一個大活人的性命感到麻木、甚至是很稀鬆平常的了。
 
  聽著男人說的話,少年的腦袋裡快速地運轉著,「看來可以好好玩一場了呢。」
 
  「記住自己的身分、別玩過頭就行。」男人風輕雲淡地這麼提醒著,隨即便轉過了身,看似正欲結束這次談話。
 
  少年也並沒有挽留他的意思,只是背過身去、伸了個懶腰,「哎~要去殺此生的最後一個人了呢,想想真是唏噓呢。」
 
  男人忽地停下腳步,眼中眸光一沉,「這次結束之後,就都收工了。你想過怎麼樣的生活都可以。」
 
  「我知道~」
 
  少年玩味地勾起嘴角,用戲暱的口吻回應著。兩人雙雙背對著,絲毫不想細細咀嚼男人話裡弦外之音,他只是朝著門口毫不留戀地走去,心中盤算著有趣的劇本,在他狡黠的眸光之中,刻劃於他雙瞳之中的是巨大的惡意。
 
  真期待這齣好戲的帷幕被拉開時,這個男人臉上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呢。

 
 
【第一章】
 
 
  ※
 
  「明天還是好天氣~」
 
  金鍾大愉快地哼著電視上長年播映著的不老歌曲,一邊蹦蹦跳跳著拎著一袋剛剛從超市購買回來的食材、預備回家做一頓美味的晚餐和女朋友慶祝交往三個月的紀念日——他並不是什麼浪漫至上的人,只是非常喜愛這個女孩,希望把他認為的所有好的東西都給予她。
 
  他們的認識很普通,會在一起的機緣也沒什麼特別的,但是他十分感謝命運讓自己遇見了她,一個單純善良到甚至有些傻氣的女孩子,與她在一起的時間都是非常快樂無憂的,能夠讓他忘卻人生中俯拾即是的困惑挫折。這樣美好的邂逅與存在,他是想要好好地捧在掌心之中的。
 
  他走到自己租賃的小套房所在的小社區裡,在心裡做著晚餐的想像練習,並且滿心歡喜地期待著第一次到他家吃飯的小女朋友看到一桌她愛吃的菜時會有多麼開心。
 
  應該會高興得連那對盛載了星星的雙眼都瞇成彎彎的月牙吧。光是想想他都覺得好像已經親眼看見了那樣地滿足,但在他迫不及待地想上樓趕緊處理料理時,小區另一邊的花園傳來的動靜卻吸引了他的注意。
 
  「妳晚上不是還有約嗎?」
  「那是晚上的事情,現在還早得很呢。」
  「唷,說成這樣。少女不是應該現在就開始準備嗎?買新衣服、化妝赴約?」
  「那種無聊的男生,穿得清純一點就夠他高興好幾天了,何必花心思。」
  「唉唷,那和我見面的時候也是這樣想的嗎?」
  「當然不是了~你對我這麼好,我每次赴你的約都苦思了一整晚的造型呢!」
  「是嗎?」
  「當然!巧巧最喜歡你了!」
 
  聽見小花園裡的男女的對話時,金鍾大還有些不可置信,然而在確認女生的聲音與從她口中說出的自稱時,他唇邊的笑容瞬間僵硬,當從她漂亮的嘴唇裡說出傷人的話時,他都開始懷疑這一切都只是幻覺了。
 
  他往聲音的來源走去,映在他眼眸之中的女孩,儼然就是那個今天要與自己慶祝交往三個月的巧巧。
 
  小花園中摟著那一襲清涼裝扮、濃妝豔抹的少女的人,是一個穿著打扮都十分時髦亮眼的少年,但兩個人看上去就是很明顯的玩咖,不務正事、耽溺玩樂的氣息十分濃厚。那個染著一頭不飽滿的雜色頭髮少年的視線裡正好看見了金鍾大,隨即揚起了挑釁的笑容,用手肘推了推身邊的少女、並示意她看向入口的方向。
 
  「巧巧……?」金鍾大試探般地喊出了少女的名字,但是心裡卻極度希望眼前的女孩並不是他熟識的那個單純傻氣的巧巧。
  「呃、鍾大哥?」女孩在看到他的瞬間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從身邊男孩攬著自己的那隻手掌中掙脫出來。
 
  他嘆了一口氣,似乎是在緩和情緒。自己一直以為、也一直看著的清純小女友,原來是個敢穿敢說的心機女,他總是將她捧在手掌心上哄著,這樣的心意、是不是一直以來都被當作是可笑的傢伙?
 
  其實,也沒什麼好當作幻覺的吧,分明字字句句都聽在耳裡了,要說誤會或者其他的原因,都不可能再將那個他心目中善良可愛的巧巧變回去了。
 
  「原來真的是妳啊。」既然確認了這個對著別人滿口說著嘲諷自己的話語的女孩是巧巧了,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金鍾大斂下眸中的情緒,退後了一步,將接下來的話語說完了就轉過了身,「……是我冒犯了,再見。以後都別見面了,哪裡比較快樂就往哪裡去吧。」
 
  「……鍾大哥!等等!」女孩著急地就想要追上他離開的腳步,卻被身邊的男孩抓住了手臂。
 
  「難得有一任識相的,妳幹嘛還要追上去。」
  「哎你放開我,讓我跟鍾大哥說清楚……」
  「有什麼好說清楚的,他看見的就是妳的全部!」
  「閉嘴!你有什麼資格阻攔我!」
  「憑我看著妳劈腿多次都還在妳身邊!」
 
  金鍾大停下了腳步。
 
  「你就只會強迫我往你認為的方向去,怎麼不想想你以前每天摟著不同的女孩時我的心情怎麼樣?」女孩甩開了男孩緊抓著的手,朝金鍾大奔去,看見他就在前頭時心裡有些意外但又有些開心。
 
  「……我大概明白了。」金鍾大無奈地扯出唇邊的笑容,「和我在一起,是因為妳想報復他吧。但是無論如何,請妳以後把自己看得無比重要,別因為這樣就委屈自己和不喜歡的人在一起。」
 
  「不、不是的……」女孩有些急了,但金鍾大越是表現得淡定、她就越是說不出話來。
 
  「我依然願意相信和我在一起時、巧巧的笑容時發自內心的,也能說是我愚笨得看不清事實,但也可能是你無法讓她那樣笑起來。」他朝著還在小花園裡的男孩說著,復而又看向面前的女孩,「妳還有很多事情不懂,但我衷心希望之後的妳都是快樂的。」
 
  說完之後,他轉過了身,不讓女孩看見他的難過與悲傷。
 
  「如果不曾相遇,也就沒有離去。誰都可能成為妳人生的過客,唯獨妳自己——」金鍾大輕描淡寫的說著,但卻又在話語之中寄託深重的寓意,他頓了頓,又再次開口,「真的再見了。」
 
  他捏緊了手中的購物袋,即便依然對此刻身後的女孩存有不捨,卻也狠下了心逐漸走離她的視線範圍。即使現在腦袋來還仍然糾不清楚自己的去留,但打從巧巧的最初就不是因為自己而萌生的感情,這個狀況下、也惟有離開能結束這樣的尷尬關係。
 
  「倘若有緣再見,希望不會再是這樣紛亂的關係。」他輕聲說著,也沒管巧巧是否聽見了、是否聽明白了,這一次、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她。
 
  如果她最後沒能理解他今日的離去,那也無所謂了,畢竟她和那個男孩的事情還是必須他們自己來解決才行。兩個人的感情,怎容得別人置喙?即使他能做傻子為她打抱不平,那他又應該用怎麼樣的身份?男朋友?呵呵。認識的哥哥?呵呵。
 
  只能希望、她能明白了。
 
  金鍾大走出那個小花園,繞路走到小區後的廚餘桶,將手中的購物袋往上一放、就要丟進去的瞬間卻又突然止住了自己的動作。
 
  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收回了手,轉身走向電梯口。原本為了給那個女孩準備晚餐的食材,即使現在什麼都泡湯了他也沒法浪費一丁點食糧,只好回去當作這幾天來的儲備糧食了。
 
  人生十幾二十年,感情的事情他比常人看得開,但是在這晴朗的午後,他的心裡還是失落得起了一些雲霧。
 
  可能他真的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灑脫吧。
 
  ※
 
  夜裡。
 
  如果往喉中灌入一些酒精,或許心中的那些不好的情緒會因此被打散吧。保持著這樣的想法,金鍾大來到了城市內一處的酒吧裡,默默地喝著酒。
 
  白天說得那麼帥氣,獨自吃過飯後又覺得有一股巨大的失落感,那莫名的空虛揮散不去,坐在客廳裡又只越加煩悶,倒不如出門走走,想到了上週應徵的酒吧工作終於有了回音,便藉著先去熟悉工作環境之由解解心裡的悶。
 
  調酒師認出了他,笑著給了他一杯酒。於是他也就這麼跟未來的同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調酒師一邊為其他客人調酒、一邊順口問著,「今天的你看起來是想要買醉的臉呢。」
 
  「……也不是什麼大事情。」金鍾大想了想,雖說之前就知道這個調酒師為人不錯,但是他還沒能和人自來熟到可以把失戀的事情直接說出口。
 
  「我看你的樣子就像失戀。」調酒師撇撇嘴,將手中調製好的酒杯放到客人的面前,「見過各種原因來買醉的人,現在我光看表情就能猜出八成了。」
 
  「……唉,情這個字還真難懂。」即使已經被說中了,但金鍾大還是不願意直接承認。他並不想將示弱這種字眼明晃晃地擺在眼前。
 
  「能聽明白的也就不會是真情囉。」
  他愣了愣,「……真深奧啊。」
 
  見金鍾大並沒有太大的意願傾訴他的失戀細節,調酒師也就不再多問,只是多分了一些心思注意他的狀態。金鍾大倒也能喝,陸陸續續喝了不少,卻沒見他的臉色改變多少。
 
  但來這裡的人多為尋歡作樂,要不了多久就有人看準了時機在金鍾大討酒喝的時候輕輕拿過他的酒杯。
 
  「美人,為何獨自一人喝酒呢,這樣喝多傷身啊,不如和我一起品酒?」那人坐在他的身邊,向他舉著自己手中的酒杯,裡頭盛裝著顏色鮮豔的液體,在酒吧的燈光裡顯得十分的不懷好意。
 
  「抱歉,我恐怕不合你意。」金鍾大接過調酒師重新拿給他的酒杯,「你的目的和我的目的並不同,何況你口中的那個形容詞也不該用在我身上。」
 
  男人正準備繼續說些花言巧語,調酒師就刻意收走方才男人拿走的金鍾大的空酒杯,裡頭殘留的酒上浮浮沉沉著不明顯的透明藥物,「看來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呢,不曉得這位客人是否清楚知道本店的規矩呢?」
 
  「不知道您說的哪一條?」看上的美人壓根沒上鉤、還被調酒師當場戳穿了把戲,男人顯得有些惱羞成怒。這間邊氏旗下的酒吧雖看起來是良善經營、但其實邊氏一直是黑道的龍頭,不法交易也都是一直存在著的,甚至時常有人在這裡尋找獵物迷昏帶走做各種壞事也都是被默認允許的。
 
  盜亦有道,邊氏也是存在著一些不可違逆的規矩。
 
  「呵呵,對本店旗下員工出手的您,又覺得自己犯了哪一條呢?」調酒師笑咪咪的說著,將手中的『證物』放在自己的工作檯裡,「他是我們未上工的職員,您在我面前在他酒杯裡下藥,人證物證可是皆齊呢。」
 
  男人在這裡獵豔許久,自然也是知道邊氏這條規矩,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今晚看上的美人兒竟是這間酒吧的員工。開始覺得自己性命堪憂的男人捏緊了自己的酒杯,緊張地吞了吞口水,邊氏處理一條命的手法那可是快狠準的,他從沒想過拿自己的命開玩笑,「既然是未上工的職員,也就不能當作在職員工算吧?畢竟我在這裡可從沒見過他,哪裡知道他是員工呢?」
 
  男人站了起來,逃逸的意味濃厚。
 
  調酒師聳了聳肩,也沒阻止他想保住性命的舉動。畢竟他只是想要幫忙擋下對金鍾大來說的不速之客,也並不是想要利用邊氏的規矩懲治誰。何況,人命這回事從來不是他們這種正當職員在做的事情。
 
  那個男人走後,金鍾大輕輕地向調酒師說了聲謝謝。復而又繼續喝著。
 
  調酒師搖了搖頭,也沒有阻止他。只是更加留意他身邊的狀況了。
 
  一夜過去。直到快要到下班的點,調酒師才發現金鍾大已經這麼喝著直到天快亮,過了最熱鬧的時間後客人就越來越少、他忙著整理吧檯和各式酒,回過神來才驚覺時間這麼晚了,只見金鍾大不知何時就趴在桌上睡著了。
 
  因為金鍾大當時的求職資料上有住址,他便將睡著的金鍾大送回去,鑰匙也在他的口袋中找到。作為正人君子他還鎖上了屋子的門才回到店裡,預備繼續自己的打掃工作時,就看見自家老闆坐在吧檯邊等著自己。
 
  「真早啊、邊老闆。」調酒師笑了笑。
  「少損我。倒是剛剛你送回去的那位、是誰啊。」邊伯賢瞇了瞇眼,看向他停在店外的那輛車示意著。
  「噢,是前陣子來應徵、下周會來上班的同仁。」他有些隱諱地說著,畢竟不知道老闆此時此刻問起金鍾大會是為了什麼。
  「他挺有趣的。」
 
  「……嗯?」調酒師皺了皺眉,做出了最近很流行的問號表情,差一點就將Excuse me脫口而出。他想了想今晚金鍾大做的事情,但無論怎麼想都不覺得『有趣』的地方在哪裡。「是您這位大老闆看上人家吧?」
 
  面對自家職員話中的調侃,邊伯賢也只是輕輕地笑了笑,「夜裡是不是有人踩到邊氏底下的規矩啦?」
 
  他撇撇嘴,別的地方發生的事情他是不知道,他所知的也僅只有那個不長眼的男人在他面前對金鍾大的酒杯中下藥的事情而已。唉唷,這麼看來邊大老闆可是默認了呢,倒是真的有想要處理調那個男人的心思了。
 
  「發生在我面前的,倒是有一件。」
 
  得到了旗下員工的確認,邊伯賢挑了挑眉、眸中的光芒也沉了下來。「如果我沒問,你是不是也不打算向上呈報呢?」
 
  「這種事情邊老闆平常哪管。」調酒師倒是非常不諱言地說了出來。
 
  「那你該知道怎麼處理了吧。」
 
  其實用不著邊伯賢,他也有此意,只是方才在金鍾大面前他不好表現出來。只要他稍微動個身,那個男人的頭分分鐘也得掛在城牆上。「嗯哼。」
 
  邊伯賢執起自己的酒杯,輕啜了酒紅色的液體一口,「沒人可以踩到邊氏的規矩還安然無恙的。」
 
 
  調酒師微笑著,內心暗忖:不不不、這只是你真的想讓那個人死而已,哪是什麼鐵則之下沒有活著的罪人。
 
  「盡快處理掉他吧。」邊伯賢冰冷的說著。
 
  ※
 
  新任職員報到當天。
 
  「那個……」在店裡頭茫然地找不到任何一個人的金鍾大晃了兩圈後總算在廁所前找到一個面貌清秀、卻畫著漂亮眼線的男人,「我是來報到的,但是我應該去哪裡報到呢?」
 
  金鍾大雙眼瞪得大大的,就好像一隻迷路的小動物。
 
  「噢、你就是新來的那個叫金鍾大的吧,」邊伯賢瞇了瞇那雙畫得邪魅的眼睛,「嘛……找我就行了。」
 
  「哎,真的嗎?太好了!」看來是找對了人啊。金鍾大心裡鬆了一口氣,甜甜地笑了起來。
 
  看著他初出茅廬般毫無防備的笑顏,邊伯賢覺得心臟彷彿被他重擊了似的、同時竟有一種全世界都亮了起來的感覺。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臟處,卻沒忍住愚蠢地想著這可能就是世俗的一見鍾情。
 
  「……咳,我帶你去工作人員室填寫報到表。」不自然地咳了一聲掩飾著自己的失常,邊伯賢強裝著鎮定,裝作很認真熱心地領著他去到該去的地方。
 
  「好。謝謝你了。」
 
  在他又要露出那在他眼裡閃耀無比的笑容時,邊伯賢率先撇過了頭。哎,明明是個老大啊卻像個小毛頭似的對一個純真少年動心、邊伯賢你變不變態啊——他在心裡罵著自己。
 
  看他那雙目清澈、黑髮柔順乖巧的樣子,指不定還沒成年呢,呸呸呸、他說過絕對不碰未成年的小朋友的!
 
  邊伯賢努力地鞭笞著自己,一邊若無其事地把人帶到了工作人員的休息室。
 
  「坐吧。」邊伯賢為他拉開了椅子,在桌子上放了一張表格和一枝筆,「你先寫這個,等會兒會有人告訴你上班要注意什麼。」
 
  「嗯?」已經入座的金鍾大聞言抬起了頭,「不是你會帶著我嗎?」
 
  面對他單純無辜的眼神、隱隱的總讓他有股做錯事情了的感覺,邊伯賢急忙擺了擺手,「不不不、帶新人不是我的職位能負責的。」
 
  「好吧……」金鍾大嘟起了嘴,有些失望地低下頭開始填著表格。
 
  「你……」邊伯賢嘆了口氣,簡直要被這個小朋友打敗了,看他失望的樣子他就覺得自己無法抬腳離開這個地方,只好在他對面拉開一個椅子坐了下來,「別擺著那麼失望的表情,以後還能常常看到我的。」
 
  「不看到你其實也沒關係啦。」他繼續埋頭寫著自己的資料、刻意冷淡地說著。
 
  真可愛。邊伯賢心情甚好的用雙手托著下巴撐在桌上,看著他低眉順目乖巧地填寫著自家的職員資料、嘴上還嘟嘟囔囔著不高興的小話語,突然就覺得自己周圍可以開出小花來了。嘻嘻,這小孩真可愛。
 
  昨天晚上他是不是因為失戀跑來店裡喝酒?這樣的小孩也會有人捨得分手啊?這太不合常理了。不過,嘿嘿、沒關係,單身了正好,葛格會好好疼愛你的。
 
  「你這樣說真讓人傷心~」邊伯賢瞄著他填寫過的地方,嗯嗯……名字:金鍾大,出生年月日嘛……
 
  唉?
 
  邊伯賢直直瞪著那字跡漂亮的1992年,用雙眼再三確認過真的是1992年之後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
 
  唷、不是小朋友,是親辜呢。
 
  「你是92的啊?真巧,我也是92年生的。」他笑嘻嘻地說著,「我們真有緣啊,就當朋友吧?你直接叫我伯賢就好了,那我就叫你鍾大啦?」
 
  「真的?你也是92的?」金鍾大倏地抬起了頭,眼底是亮晶晶的笑意,「雖然你太自來熟了,不過我們就是朋友啦。」
 
  「以後在店裡有什麼不懂的,問我就對了,我可以算是元老級職員呢。」邊伯賢炫耀般地說著,刻意隱瞞了自己根本就是這間店的老闆的事實。這小可愛看來不諳世事,一下子告訴他自己就是邊氏的老闆邊伯賢、應該會把他嚇跑吧……如果想追他的話。
 
  「好啊。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的在這裡做很久啦?」
 
  「是啊。」邊伯賢笑瞇瞇地,「我去幫你找負責新人的傢伙過來,你乖乖在這裡寫資料。」
 
  「好,謝謝你啦。」
 
  走出辦公室的門之前,邊伯賢回頭又看了認真書寫的金鍾大一眼,把他乖巧的樣子烙在自己眼底,忽然覺得這樣純真的感情居然也會出現在自己身上,伸出手想要觸碰的同時又想到自己這格格不入的身分,一下子就膽小地縮了回來。
 
  但就這樣從這個人身邊走遠,卻又好像很可惜。
 
  不行啊,黑道老大就該有黑道老大的戀愛風格!
 






——
鋪了一點點東西,所以序和01一起發的~~~
(其實也是湊字數
可以代入Lotto的MV!(๑•́ ₃ •̀๑)
新的故事開始啦! 天空部落的改版我的帳號也終於更新好了(๑´ڡ`๑)
不過每天長雜草很煩啊……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