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荼蘼

關於部落格
最後醒來的愛麗絲,住在末日的荒蕪。
  • 1575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1.小石頭

 
  前言都寫在00.裡了
  繼續摸魚,迎來了正式的01,腦洞很多(坑也很多好嗎)希望都能寫出來,自得其樂我也很開心。


  這篇安利主人公張叉叉的(故事中的)青梅何曉玉
  
  小小安利一下曉曉。雖然常常被說嘴唇大或是厚唇什麼的,不過在她美麗的臉蛋上我最喜歡的就是她的唇,尤其是塗上紅色唇膏時,特別的好看、特別的喜歡。公演上比較安靜,私底下是挺鬧騰的小孩。最多的表情包是[冷漠],但是是有著豐富感情的女孩,就是容易不安,可是看到她卻會覺得特別安心。

  「每天都要Smile,天天都要Happy」——來自曉玉的catch phrase。

  曉玉愚人節整成員

  日常其實並沒有曉叉糖。(每次入坑都會有的感想"我是入了什麼冷CP",不過也許是因為這樣,反而很珍惜這兩人)。
 

 
  張雨鑫加入旅遊部之後的第一次旅遊,經過多次討論後決定將日期定在普通的週末,週五放了學就直衝機場,兩天兩夜,週日晚上的班機回來。距離中秋假期還有一段時間,這次的旅遊就當作是一次迎新。
 
  即使只有兩三天但張雨鑫還是萬分期待,就算被通知要和何曉玉住一間也不能消除她對於出遊的興奮感。畢竟何曉玉雖然很喜歡管著她但是不管怎麼說都還是個善良的鄰居姐姐,也是多虧有她,張雨鑫才能順利地通過父母那關出遊。
 
  在她不小心在社團會議上睡著醒來後,這一次旅遊的地點就已經定案了。
 
  就在日本的長野縣——
 
  張雨鑫的腦袋轉了轉,雙掌忍不住朝社辦桌上一拍、整個人站了起來,她忽略旁邊的何曉玉扶額無奈的樣子,中氣十足地一吼,「為什麼!離東京那麼遠!我想去秋葉原!」
 
  「是嗎?那真可惜啊。」馮薪朵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雙眼瞪著大大的,冷淡的話語被她說的特別有威嚴,「如果某人剛剛不睡著確實可以提出異議呢。」
 
  接收到馮薪朵那個瞪得老大的威嚇眼神,張雨鑫雙肩一縮,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朵朵對不起……」
 
  馮薪朵隨即就收起了凶狠的模樣,一如往常的微笑著,拍了拍張雨鑫的頭頂,「乖,下次開會不睡覺就考慮去妳想去的地方。」
 
  「好……嚶嚶嚶我的銀桑……」
 
  何曉玉已經不想承認這個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了。
 
 
  當晚,被何曉玉監督著做完作業的張雨鑫孜孜不倦地打開了電腦、查起了長野縣的資料。何曉玉拿了一包洋芋片回來就看見她認真地在查著什麼,在她身後邊繼續監督著邊吃了起來,但食物的香味還是飄到了張雨鑫鼻子裡。
 
  「啊!何曉玉那包是我要吃的!」張雨鑫轉過了身張牙舞爪地準備攻擊食物賊人,卻被手快的何曉玉直接塞了一片洋芋片到嘴巴裡,她下意識地嚼了嚼把到嘴的獵物吃進肚子裡,預備第二次攻擊時,何曉玉淡定地指了指她的電腦螢幕。
 
  「妳在查長野縣啊?怎麼樣,查到什麼了嗎?會議上睡著的張雨豬。」
  「妳說誰是豬!吃著別人的洋芋片的人沒資格說我是豬!」
 
  何曉玉手裡拿著一片,瞥了張雨鑫一眼,眼底忽然起了一片嘲諷的笑意,「看看我的身材、再看看妳自己的,有S型身材的人才有資格吃垃圾食物。」
  張雨鑫被她堵的差點說不出話,這種大實話聽起來好讓人討厭!「有S型身材又怎麼樣,不好好管理管理妳還是會變形!」
 
  「是是是,感謝小叉叉的關心,何總不只是替妳吃了洋芋片,這個S型身材也會好好管理的。所以妳查到了什麼嗎?」何曉玉又繼續吃起了手裡那包垃圾食物,其實她們在開學之前就討論過要不要將下一次的旅遊地點定為長野縣了、而她也早在當時就把該查的資料都查好了,但看張雨鑫頭一次這麼熱衷於查資料這事情,她還是覺得挺新鮮的。
 
  「還沒,我才剛在查呢!」張雨鑫鼓起了雙頰,不甘心地將視線轉回自己的電腦螢幕前,仔細地看著剛剛點開的網頁資料。「……長野都是山!」
 
  何曉玉無所謂的坐到椅子上、好整以暇地吃著,「還有很多盆地呢。」
  「還是內陸城市!也不能玩水!」
  「有很多河川呢。」
  「這裡說早晚溫差大!」
  「有很多避暑勝地呢,擔心什麼。」
 
  張雨鑫轉過頭狠狠地看著以女神樣子坐在自己房間內唯一的小沙發上的何曉玉,「妳明明從開完會到現在都沒有查過一次資料,妳怎麼什麼都知道!」
  何曉玉聳了聳肩,「誰像妳滿腦子都是秋葉原和銀桑。」
 
  張雨鑫鼓著一張小臉。嚶,吃我薯片也就算了,還嘲笑我腦子和我家銀桑。
 
  「那妳說說去長野縣要玩什麼。」委屈。
  「這就是妳開會睡覺的不對啦,怎麼還能罵何總呢。」何曉玉舔了舔沾滿洋芋片碎屑的手指,笑得有些邪魅,「信州善光寺,聽過嗎?」
 
  「……妳說他們供奉的本尊佛像曾被織田信長帶到岐阜、又被豐臣秀吉帶到京都,甚至還被德川家康轉移到尾張,後來才回到信濃的那間善光寺嗎?」
  「哎,日本的歷史倒是讀的不錯。」何曉玉豎起了大拇指,「就是那間。主要大家得一起去的景點是那裡,剩下的時間妳想逛輕井澤或松本城都行,就是別一個人去。莫莫和小戴是歷史系的可能會去松本城。」
  「我們之中有誰對日文在行嗎?」聽到輕井澤和松本城,張雨鑫雙眼都亮了。
 
  「阿黃是日文系的……妳自己就是英文系的妳還擔心語言不通?」何曉玉挑了挑眉。
  「我這點成績哪裡拿得出手啊……」
  「妳說什麼?」
 
  「咳!我是說,畢竟還是去日本,在日本說日文和英文當然還是不一樣的嘛!」張雨鑫尷尬的搔了搔後腦勺,要是跟這個惡魔說她根本就沒膽和外國人講英語她一定會說什麼要訓練!接著就會用各種方法『訓練』她!
 
  「是這樣嗎?」何曉玉不太相信地瞇了瞇眼。
  「當然!!!」她則忙不停迭的點點頭。
 
  「哼、姑且相信妳。」
 
  說實話,張雨鑫才不相信何曉玉真的信了。
 
  ※
 
  當天。
 
  終於走出了自己國界的張雨鑫從一大早就非常興奮,同個房間的何曉玉表示從來沒見過這個青梅竹馬那麼早起、那麼準時過,她還在刷牙呢、這個人就已經穿好小裙子也化好妝了。
 
  張雨鑫跑出房間挨個房門敲著問起床了沒的時候,何曉玉正準備要換衣服,本來想開口唸她幾句的,但看她實在是開心得不得了,無奈之於也只好自己將房門先關上。
 
  「大哥~朵朵~妳們起床了沒啊~」
 
  敲過了張語格與黃婷婷的房間並且得到了回應,她開心地到馮薪朵與陸婷的房門用力地敲著,同時用著雖足以讓房內的人聽到但卻不吵到其他旅客的音量喊著,張雨鑫停頓了三秒鐘、還把耳朵都貼上了房門,確定裡頭並沒有任何動靜後她又敲了一次門,急躁而又有些粗魯。
 
  「朵朵!起床啦!大哥!妳們要睡過頭啦!」張雨鑫簡直都快要說一個字敲一次門了,說完又把耳朵貼上門板聽著,似乎聽到了一些動靜時、剛弄好隨身行李的黃婷婷就衝了過來並且拉走了她。
 
  「哎、叉叉,別喊了,朵朵她們不會睡過頭的,妳放心好了。」黃婷婷簡直要為她捏一把冷汗。
 
  張雨鑫才剛想說自己也只是關心一下她們,睡過頭這種事情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嘛,雖然這兩人平常並沒有這個問題但是誰知道會不會就在今天一個不小心睡過頭了呢?滿肚子的話到嘴邊還沒能說出口,她就感覺到剛剛才背對著的那扇房門被人打了開來、隨即腦袋上就被人劈了一掌。
 
  「吵什麼吵、昨晚來問有沒有零食還不夠,現在我蹲廁所裡妳也要騷擾。」陸婷敲了敲張雨鑫的腦袋,「妳有準時起床我們就該謝天謝地了還沒指望妳來當我們鬧鐘。」
 
  「啊……是的大哥。」張雨鑫抱著自己的腦袋,正想給陸婷拋去一個可憐兮兮的眼神時對方卻正好又關上了門。
 
  不帶這麼冷漠的啊大哥!
 
  「好了,大家都起床了妳別替她們擔心,」怕弄亂她綁得整齊的雙馬尾,於是黃婷婷只是象徵性的拍了拍她的頭就當安慰過她了。「我還有些東西沒收完,妳乖乖待著或是回房間等曉曉吧,別再亂跑了。」
 
  「哎、阿黃妳放心!我張叉叉要乖巧可是非常之乖巧!」張雨鑫立正向她行了個禮。
  「還是妳先進我們房間等好了……?」黃婷婷想了想,總覺得把她一個人放在走廊也不是什麼太令人放心的事情。
  「沒事的,何總已經在穿衣服了也不會太久,阿黃妳還是快去整理包包吧。」張雨鑫邊說著邊把她推回自己的房間去。
 
  黃婷婷回房間整理隨身行李之後,整條走廊上就只剩下張雨鑫一個人了,相比起剛才的吵鬧現在的靜謐則是讓她不是很習慣,左顧右盼了一會兒、也還沒等到何曉玉走出房間,她在心裡偷偷唸她動作太慢,突然、就有個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哎何總您終於挑好要穿什麼了嗎?」她下意識以為是正好從身後房間出來的何曉玉,剛剛才在心裡偷偷罵過對方這讓張雨鑫顯得有些心虛,她堆著滿臉的笑容回過頭、預備天花亂墜地誇獎何曉玉今日的穿搭如何如何好看、多麼多麼女神,但轉過身才發現拍她肩膀的人並非是何曉玉。
 
  「咦……?」張雨鑫看著面前幾乎和自己平視的少女,對方穿著漂亮精緻的小袖和服,白色的高級布料配上她留到胸下的白色長髮和白皙得幾乎透明的肌膚、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非常美麗高雅的日本女孩子。「怎、怎麼了嗎?」
 
  她的視線停留在對方過於明顯的腮紅上,也許是膚色太白吧、才讓紅色的腮紅看起來太過明顯,不過這並不遮掩她的美麗。
 
  她並沒有說話,只是伸出了雪白的右手,像捏著什麼東西要交給她似的放到她的面前。
 
  「……我?我嗎?」張雨鑫愣愣地指了指自己,見女孩認真的點了點頭,她才有些遲疑地伸出了自己的掌心,滿臉疑惑地看著她將一個滿身通紅的小石頭放到自己的掌心裡。「這……這是什麼?妳是誰?」
 
  國籍不明的少女只是露出了微笑,她一時也無法理解這個少女是不能說話還是不想說話,張雨鑫只能看著她指了指自己掌心裡的紅色石頭,這時她突然想到出發前何曉玉告誡過她不要亂收陌生人給的東西,心理作用讓她覺得手裡的紅石有些燙手,於是她把手裡的東西交還給她。
 
  「我不能收妳東西啊,何總會生氣的。」張雨鑫說得十分嚴肅,同時也在心裡疑惑著為什麼何曉玉還沒弄好出來呢?黃婷婷也是,她們在做的事情不都是一下就能好的嗎?
 
  少女聽了她說的話之後不解地歪著頭,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哎妳別生氣啊,這是人之常情嘛。」
 
  張雨鑫看著似乎是有點不高興了的少女,她有些手足無措,兩人素昧平生,這個少女又不說話,她嘆了口氣,「畢竟如果妳的小弟隨便收了陌生人給的東西妳也會不高興的吧?啊,我才不是什麼小弟,只是人要成為勇者之前畢竟還是得從基層做起啊,等我變成了勇者之後我就可以跟村民拿東西啦,到時候什麼石頭都可以跟妳拿的。」
 
  少女皺著眉頭,用著某種微妙的眼神略微鄙視又有些苦惱的看著張雨鑫,她的動作有些猶豫,像是還在思考該怎麼辦。
 
  「哎叉叉啊我在裡頭就聽到了妳說話的聲音——」
 
  終於有人打開了房門走了出來,張雨鑫光聽到戴萌的聲音就下意識想要向她求救,「小戴戴幫幫我,我被一個國籍不明的少女纏上了啊!」
 
  她一臉委屈的看向戴萌,說那少女是國籍不明是因為她的穿著打扮從內透出一股日本的氣息、但是她又像是能聽懂中文似的做出反應,說實話她沒忽略剛剛那番成為勇者的言論引來了她的無語啊!
 
  「什麼國籍不明的少女?是不是語言不通?妳的英語都學到哪裡去啦?」原本還在房門口的戴萌一聽她需要幫忙,三步併做兩步地來到她的身邊,但除了張雨鑫之外她誰也沒看見,「咦?妳說的少女呢?」
 
  「這啊、和我差不多高……呢……」張雨鑫邊說邊指向白衣少女,但將過去之後卻發現就如同戴萌按說的一樣,誰也沒有。「奇怪了,人呢?」
 
  這樣短暫的時間裡,那個少女還能到哪裡去?
 
  張雨鑫不可置信地用力閉上眼睛再張開,整條走廊上依舊只有她和戴萌兩個人。
 
  「其實,我剛剛出來也就只有看見妳,沒有看見其他人。妳說她和妳差不多高,我應該不可能沒看見才對……」雖然說她真的除了張雨鑫之外一個人都沒有見到,但戴萌也並不覺得她會是在說謊。
 
  「哎……?」張雨鑫現在已經是大寫的懵了。
 
  兩個人面面相覷,張雨鑫張著嘴卻說不上話、戴萌亦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此時莫寒也正好從房裡走出,看著走廊上的兩個人面色奇異,露出疑惑的表情,「妳們兩個怎麼啦?其他人還沒好啊?」
 
  「沒事,我們只是在疑惑其他人怎麼那麼慢而已。」戴萌若無其事地擺了擺手。
  「是啊是啊,阿黃說她整理一下隨身包包怎麼那麼久……」張雨鑫接收到戴萌的暗示也急忙這麼附和著。
 
  「但叉叉不是在說什麼國籍不明的少女?」莫寒關上了門,將房卡收進背包最內側。
  「沒、一個問路的女生,叉叉太笨了沒懂她在說什麼而已。」戴萌隨口胡謅著。
  「是嗎?」莫寒疑惑的皺了皺眉,來到了她們身邊。「那個女生人呢?」
  「我們解決了她的問題,所以她離開了。」戴萌一本正經地說著。
 
  莫寒不予置評地點了點頭,卻也沒有再多問什麼。
 
  「哎?不是說好的六點十分集合嗎?」黃婷婷和張語格也從房間裡走了出來,「現在才六點五分、我回房間也不過多拿了相機進包包就和Tako一起出來了,哪有妳說的那麼久啊。」黃婷婷滿頭疑惑地對著張雨鑫說著。
 
  「遇、遇到狀況的時候總是會覺得時間很慢嘛!」張雨鑫下意識地說著,可是她卻覺得腦子不太好使了。偷偷地看了一眼手上的錶,她還記得自己六點出頭從房間轉出來,這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她竟然做了那麼多事情嗎?敲了陸婷和馮薪朵的房門被陸婷敲頭、遇到奇怪的少女、和戴萌解釋狀況……
 
  只有自己看到的白色小袖和服少女、只有自己存在的被拉長的時間。
 
  張雨鑫忍不住想起了關於旅遊社的傳聞……噢不,是『慣例』。難道她剛成為旅遊部的成員就馬上接受到事件的洗禮了嗎?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走出了房間,在莫寒和馮薪朵兩個部長的帶領之下,十人在不分開的情況下被分為兩小隊,基本上這是為了搭乘電梯或在外邊用餐時方便。於是十個少女就這麼浩浩蕩蕩地離開了飯店前往今天的第一個目的地。
 
  在擁擠的電車上、莫寒假裝無意地來到張雨鑫身邊,「能和我說說妳在走廊遇到的女孩嗎?」
 
  「……哎?」張雨鑫愣愣地眨了眨眼,「莫莫妳怎麼會對那件事情有興趣啊……」
  「妳遇到的是人還是什麼、妳也心裡有數吧?」莫寒淺淺地微笑著,「旅遊部裡沒發生這種事情的話就不是旅遊部了,妳可以放心和我說說。」
  「但我大概還是不太想去相信自己遇到了那個吧……」她露出了有些苦惱的表情,但還是盡力地描述的鉅細靡遺。「那是個很年輕的女孩,大概和我們差不多年紀。有著一頭髮質很好的白色長髮、穿著質料很好的白底紅色小花的小袖和服,皮膚白到甚至有點透明、雙頰有紅紅圓圓的腮紅,人瘦瘦的但是很漂亮,和我差不多高,但我今天穿的鞋子有點小厚根。」
 
  「小袖和服?」莫寒似乎聽出了些什麼,又重複了這個詞,「妳確定是小袖和服?」
  「我看得很清楚,是小袖和服。」張雨鑫瞪大了眼睛,特別認真的點了點頭。
 
  莫寒卻是皺起了眉頭,小巧的唇微張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又抿起了唇。
 
  「怎、怎麼啦?」張雨鑫看著她的反應,總覺得是自己遇到了什麼不得了的Boss,戰戰兢兢地盯著她看。
  「沒事,這次應該沒什麼大事。」莫寒搖了搖頭,像替她鬆了口氣的勾起一個笑容,「穿的是白色的小袖和服,應該目前還沒有什麼該擔心的,只是出現的地點有些奇怪而已。」
 
  「地點奇怪?」雖然莫寒說沒什麼大事,但是張雨鑫還是抓住了她話裡的重點,「什麼意思?她到底是何方神聖?」
  莫寒卻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也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正沒事就是了。對了妳得記得,我們出來後無論去哪裡都不要一個人,好嗎?」
 
  聽了莫寒說的話,張雨鑫本來想問她為什麼的,但想到剛剛在飯店走廊她就是一個人待著才會遇到那個少女,便理解的不去問原因了。
 
  說完這些話,莫寒算是暫時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她看向窗外急速飛馳而過的風景,暗自祈禱這兩天不要發生任何事情。
 
  安排這麼一個非常短暫的旅行,其實她也有些刻意。
 
  她想打破旅遊部每次實際社團活動時都會撞鬼的傳說,昨天晚上的班機來、明天晚上的班機回去,雖然時間非常趕、可也只安排了今天白天的善光寺一遊,其他的時間給她們自由活動,明天只要她們中午能夠回到飯店她也沒過問太多,但,要是真的在這兩天還能有狀況的話、莫寒也就真的認了。
 
  不過還是希望相安無事地直到回國吧,這麼短暫的停留時間、真的要有狀況了也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莫寒這麼想著,卻發現窗外的天氣越來越陰暗了。
 
  「不會吧?」孔肖吟的位置離窗戶很近,她眼尖地發現外面的天氣不太對,拉著身邊的馮薪朵說著,「這是要下雨了嗎?雲好低啊!」
 
  「欸?」馮薪朵瞪著自己的大眼,「氣象明明說今天天氣很好的啊?」
  「哇賽真是什麼都讓我們給碰上了。」陸婷無語地搖了搖頭。
 
  嘩——地一聲,大雨在眾人面前戲劇般的落下,而三人面面相覷,無奈看著像瘋了一般的大雨。
 
  「雨這麼大、又這麼突然,應該等下就會停了吧。」張語格忍不住這麼說著。
 
  突然降下的大雨讓周遭的空氣都有些陰涼,莫寒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她看著軟萌地待在黃婷婷身邊的張語格,露出一個有些苦惱的微笑。
 
  希望如此。
 
 



——
偷偷說一下
小袖和服少女的雛形是芸姊,但並不是芸姊~(眨眼


By 望夜(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